语恶袭人

作者:奇迹奇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⑦章

      康与岳被人扶着走进房间,那人交代一句“好好休息”,走了。
      
      关了门,酒菜肉香、喧哗嘈杂和猜拳声被隔绝在外,同时,康与岳醉到迷离的双眼秒变冷漠。
      
      他不善酒力,今夜喝了三杯白酒,他醉了。
      
      这是他让别人知道的。
      
      事实上,他厌烦了这一整天的酒肉交际,早上那场饭局才在中午一点结束,晚饭又在五点半开始了。
      
      伪装的微笑持续太久,脸都要僵掉。
      
      现在是傍晚六点,房间里没有开灯,很暗,康与岳的手机呼吸灯一下一下闪着绿光,提示音“嘀嘀”两声,有短信进来。
      
      他看一眼,还没点进去,屏幕自动跳出一句话:我能治失眠。
      
      发件人是林珞。
      
      康与岳点进短信页面,手指刚停在输入框上,下一句跟着又来:来废弃洋房,请你帮个忙。
      
      康与岳把灯打开,懒洋洋在输入框里打出一个“不”,发送了。
      
      林珞那边在同一时间蹦出来一句:包做好梦。
      
      康与岳冷淡地看一眼,略微思考,飞快打下一个“好”,发送。
      
      然后关灯,出门。
      
      从后门走,路过公厕背面时听见不远处的水塘边有人在谈话,听声音是温小沫和陈益契。
      
      气氛有点不对,温小沫声音低沉:“我就说那么眼熟,你猜她是装得不认识我们,还是真的不认识?”
      
      陈益契愣愣地:“不是啊……林小姐她真的是集话师?”
      
      集话师,是什么?
      
      这个问题在康与岳心里出现了一秒,继而沉下去了。
      
      他不关心这些,继续走。
      
      温小沫:“不是给你看照片了,瞎啊?这个林珞就是那个林家疗愈所的林珞,我们的同行,集话界有名的钉子户、花瓶林。”
      
      “什么‘钉子户’、‘花瓶林’啊……”陈益契很迷糊。
      
      “真是菜鸟,这都没听过。钉子户,说的是林珞家族业绩不行,四十年来都没升过职、走出过高河镇、花瓶林呢,说的是……”
      
      温小沫语气突变,话里带刺:“林珞漂亮啊,你不是早上才说过我比不过林珞美?人家像朵玫瑰花啊,鲜艳夺目啊。不过可惜,工作能力几乎没有,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康与岳脚步都没停顿一下,走过去了。
      
      “那是谁?”温小沫皱眉,她刚刚似乎看见不远处,一个挺拔的黑影无声又飞快地融入黑暗。
      
      陈益契不以为然:“康先生啊。”
      
      “谁?康与岳?他不是喝醉了吗……”温小沫沉吟不语,半晌,紧盯着前方的黑暗说,“快,菜鸟,你跟上去,注意了要小点心,别让他发现了。”
      
      陈益契惊讶地瞪大眼睛,想问为什么,在触及到温小沫凌厉的眼神后,恹恹地“哦”了一声:“知道了。”
      
      陈益契想追又不敢放肆追,怕被康与岳发现,不追吧又怕跟丢了人不好跟温小沫交差,于是只好踮起脚尖、探头探脑地小跑跟上去。
      
      此刻他那一小步一小步飞快交叉点地的双腿、耸起的双肩、缩紧的脖子,一跳一跳小跑着的样子,活像只正准备偷吃大米的,又坏又蠢的大老鼠。
      
      于是温小沫讽刺:“丢人现眼的家伙。”
      
      陈益契听见了,蹑手蹑脚的跑姿里添了一股颓靡之气,无力的囧字眉更套拉了下去。
      
      ……
      
      林珞藏在一个山坡背后,看一眼废弃洋房,大门外那两个村民正把冒着烟的火堆踩灭。
      
      早上她来到这栋废弃洋房外,被这两个村民发现并驱赶,她曾离开了几个小时,下午她再来,竟发现他们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弄来了火堆,围坐在火堆旁吃瓜子聊天,看样子分明是在看守这栋废弃洋房。
      
      这废屋里必定有村民们不愿曝光的秘密,林珞的出现让他们有了秘密被撞破的担心,但他们不敢肯定她是故意来此探寻,还是无意路过一时地好奇张望,反正冬季闲来无事,干脆一边烤火一边看守。
      
      直到现在,大约七点,他们才终于要离开了。
      
      正好,省了林珞费心思去想怎么引走他们,其实她之前请求了康与岳的帮助,想着以他在村民心中的地位,随随便便都可以把村民引开,但她被康与岳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他一个“不好”还分成两个短信来发。
      
      也许是为了表达他完全不想帮忙的坚定态度吧,林珞当时这样想。
      
      这会那两个村民已经走了有十五分钟,现在正是晚饭时间,并且看样子他们已经完全放下戒心,只把林珞当成一个好奇心过重的旅人,他们有很大的几率不会再次返回。
      
      但凡事都有例外,林珞觉得进入废屋查看事不宜迟。
      
      没有更好的办法,林珞挑了块断成一半的砖头,以尽量小的动静把那个原先就破洞的窗户开了个更大的洞:好在这屋子地势较为偏僻,周围没有相邻的房屋,这动静完全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那砸出来的洞口足够容纳一人跻身进入。
      
      林珞爬上窗台,手脚并用,最后轻轻落地。
      
      光亮在夜里是最能吸引人注意的,所以林珞没敢开手电筒,只是把手机屏幕调到最亮,猫着腰拿着手机照地面,一点点照过去,很快找到了,那个反射五彩亮光的巧克力糖纸。
      
      林珞把糖纸展开,对着光照,确认了,是她给严妍的巧克力的糖纸。
      
      也就是说,严妍曾经来过这里。
      
      林珞的心一下提起来:严妍和失踪的孩子们也许此刻还在这里,凶手也可能就在这屋子里的某个地方潜伏着。
      
      这时候林珞突然意识到,这个房间的地面上是没有任何脚印的,一切东西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崭新的只有那耀眼的巧克力糖纸。
      
      也就是说,那糖纸也可能是被严妍随手从破洞窗户里扔进来的。
      
      但林珞还是更偏向这是严妍给出的线索,是她留下的求救信号。
      
      严妍这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凶手因为害怕留下印记,不会让任何人进入这个能被人看见的房间,于是故意将糖纸扔进来,既可以被别人发现,又不被凶手注意和捡走。
      
      林珞熄了屏幕,站起身,盯着黝黑的房门,走过去。
      
      她站在门边深呼吸,为接下来可能跟凶手面对面开打而做心理准备。
      
      轻轻推门。
      
      咔擦,房门发出微小的声音。
      
      门开了一条缝,一股常年憋闷的气味冲入鼻腔,这异味里还隐约有股腐臭和尿骚味,令人作呕。
      
      林珞刚刚走出去两步,一个黑影毫无预兆的扑来,动作迅速,没有声音,一只手很快捂住林珞的嘴巴,用身体的冲击力把她推至墙角。
      
      林珞反应过来,右手抬拳,直冲对方面门。
      
      拳头被对方牢牢握住,他靠近林珞耳畔,低声说:“我。”
      
      语气里嫌弃、烦躁、不耐皆有。
      
      林珞马上安静下来,又疑惑:“你怎么会来?”
      
      康与岳才意识到,自己回复的短信她理解成了“不好”,但他只是轻轻回了个“嗯”。
      
      由于刚才的拉扯,林珞的手机屏幕亮了,淡淡的光印出康与岳黑亮的眸子,见她盯着他看,他低声嘘一句:“有人。”
      
      屏幕暗下来,两个人靠在门角维持着面对面的姿势,不动。
      
      果然,废屋外有人在走动,脚步声一下接一下地响,那人好像在围着屋子转,转了一会后,走了。
      
      脚步远去。
      
      两个紧挨着的人瞬间拉开距离。
      
      林珞忽而想到什么,说:“我们合作吧。”
      
      康与岳打开手电筒,灯光朝向林珞,并不直射她的双眸,好像只是为了看清她此刻的表情。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林珞眯了眯眼,逆着光,她看见他眼神冷淡,但嘴角挂一抹不明意味的浅笑,带出同样冷淡的酒窝。
      
      “首先,集话师是什么?”他轻晃手电。
      
      林珞用手遮住晃过来的光,连同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愕:她好久没听见“集话师”三个大字了,更别说这词出自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口中。
      
      林珞没说话,似在沉思,值不值得为跟这个人合作而透露某样秘密。
      
      空气中一片静默。
      
      康与岳主动打破沉默:“你能治失眠?”
      
      林珞看着他,点头:“能。”
      
      “噩梦?”
      
      “可以。”
      
      康与岳缓缓扯了扯嘴角:“好啊。”
      
      一秒过后,林珞才意识到那个“好啊”,代表着她跟康与岳的合作关系,正式确定。
      
      林珞也知道了,康与岳一定有很严重的噩梦困扰。
      
      与人合作,倒是第一次,一种陌生的奇妙感受。
      
      这时康与岳打着手电筒“噔噔噔”往楼梯口走去,那昂首挺拔的姿态和气定神闲的模样,让人有种错觉,好像他正在游览自己家的后花园。
      
      林珞惊了一下,怕动静引来凶手,想出声提醒。
      
      康与岳站在楼梯口回过头来:“我比你来得早,这儿没人。”
      
      又把手电光照向楼梯:“不用检查二楼,全是厚灰,起码有好几年没人上去过了。”
      
      康与岳拐进离楼梯口最近的厨房,林珞默默跟进去,见他正打着手电东照西晃,然后突然蹲下去,对着地上一个塑料袋在查看。
      
      “你有后门钥匙?”林珞问。
      
      之前两个村民一直看守在前门,他能比她更早进来,只能是从后门进入。
      
      康与岳点头,却不说钥匙哪里来得,林珞倒也不好奇。
      
      “有人近期才来过这里,面包袋上的日期是前天。”康与岳示意地上的面包包装袋,又站起来往前走,停在地板下的一滩水迹前,回头看林珞,“他们几个小时前刚走,凶手被你打草惊蛇,挪窝了。”
      
      林珞表情突变,立即凑过去看。
      
      刚刚接近便闻到一股淡淡的异味,应该是小孩的尿液,半干未干的样子,由此推断出,孩子们离开的时间应该在四五个小时之内。
      
      也就是说,今早上林珞来此查看,被凶手察觉,然后立即把孩子转移了。
      
      林珞有些懊恼,打开手机手电筒,自己到别处搜寻。
      
      现在想直接抓到凶手有些难了,先从这栋废屋查起,看能不能从中找出谁是嫌疑人。
      
      先前还不觉得,一个人转悠的时候林珞才忽而感到有股寒冷,自内而外窜出来,遍布全身,却不知因为什么。
      
      很快,林珞才明白症结所在。
      
      这屋子太古怪了。
      
      虽说是废弃的房子,里面如何杂乱无章也应该不足为奇,但这屋子已不是杂乱一词能形容得了的,脏乱是肯定的,除此之外有几点怪异之处:地板甚至沙发上都泼洒有大面积的红色油漆、墙体随处可见污秽不堪的刻字、许多木质家具上有被刀砍割的痕迹。
      
      像是有一群人刻意搞过破坏。
      
      处处痕迹都透出一个信息:房屋主人遭人记恨。
      
      当然,如果这是房主自己干的,那他肯定精神有点问题,异于常人。
      
      林珞在沙发垫下搜索到一个便利贴,用手电照着,歪歪扭扭的文字透出一股莫名的恐怖,上面写着:去死啊去死啊,这话钻进耳朵眼里,出不来了。
      
      又翻一页:去死啊去死啊,跟着进入我每个梦里。
      
      再翻一页:我吃饭的时候,有人在我耳边唱歌,他唱着,去死啊死吧死吧。
      
      最后一页:这屋子里有一间房,房门背后有个嘴巴,对我一张一合,它说它要杀死我。
      
      没看懂,但林珞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那不可名状的诡异。
      
      林珞看过去,康与岳正一脚迈进洗手间,走了进去,忽然又脚步一停,像是感受到了她正在注视,转过头来看她。
      
      他表情像在询问:看什么看,有事吗你。
      
      林珞轻轻摇头,表示:没什么事,单纯看看。
      
      于是康与岳冷漠地转身,进了洗手间。
      
      林珞走进一间空房,随手轻推房门——推不开,准确点说是,推开了一些,又弹了回来,像是有人在门后,铁了心跟她对着干,一个要推门,一个要关门。
      
      也许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林珞再次轻轻一推。
      
      吱——呀,推开了。
      
      吱——呀,刚推过去的门又缓缓返推了过来。
      
      林珞突然掌心出汗,她似乎听见门的背后,传来一轻一重,刻意压制的呼吸声。
      
      康与岳不是说了没人?那里边是谁?
      
      林珞下意识往门缝看去,手电的光正好照到那处,她看见一个红色的嘴巴在一张一合。
      
      颤抖着说:“杀了,灭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