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恶袭人

作者:奇迹奇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④章

      仅仅一个月,大乐村已经连续失踪五个女孩。
      
      村民们人心惶惶,走在路上已经不见多少孩童,偶尔碰见,也是大人跟随在身边,或一群大孩子小孩子结队而行。
      
      几乎家家都门庭冷落,除去严家。
      
      严家丢了女儿,村民们自发前来慰问,林珞轻易就找到严家的所在,此时严家大门外村民集结,林珞藏在暗处,静静聆听,理清了大致经过。
      
      早上六点半,严父醒来已经不见女儿严妍,可分明一家四口睡一个房间的,严妍没有惊动任何人,说明是偷偷摸摸起的床。
      
      严父问自家三岁的小女儿:“知不知道你姐哪去了?”
      
      小女儿说:“姐拿玩具去。”
      
      严父莫名其妙:“谁给你姐拿玩具?”
      
      小女儿说:“姐不告诉。”
      
      敏感时期,严父一听就知道不对劲,自家女儿怕是被坏人骗了,赶紧发动大家伙在村里寻找,结果一找找到十点,村头村尾村周围都找遍了,这女儿真是找不着了。
      
      严妍很可能是赶来小篮球场的路上丢了。
      
      林珞手心冒汗,她必须抓到凶手,要快。
      
      林珞回了龙家,她现在不能有任何动作,不能做任何调查,因为警察很快会来,如果有异常举动,很可能被警察怀疑。
      
      这一天过得格外漫长,为不引人注目,林珞做了所有符合她“身份”的事:看剧、午睡、闲逛,偶尔跟龙金萍聊两句。
      
      可到了半夜,林珞坐不住了,躺着睡不着,干脆开了后门去吹北风。
      
      意外的是,夜猫子不止她一个。
      
      不远处一条黑影闪过,对方鬼鬼祟祟、形迹可疑,林珞想也没想,跟了上去。
      
      林珞的跟踪本领高强,一路悄无声息、犹如鬼魅,被跟踪的毫无察觉。
      
      竟跟了有大半小时,对方走进一座古风建筑。
      
      有牌匾,林珞仔细在暗中辨认,认出来两个字:雪庙。
      
      瞬间知道对方是谁了,早上问路的摩托男。
      
      摩托男进了雪庙,跟某人接头,而对方早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东西呢?”对方声音清冷。
      
      摩托男说:“这呢。”
      
      林珞稍微移了移位,瞥了一眼,摩托男正掏出什么东西,而跟摩托男见面的男人斜靠在柱子上,双手交叉抱臂,表情很淡,眼神冷酷。
      
      林珞小小的惊讶了,但惊讶一瞬即逝。
      
      戴着面具生存,表面一副模样,背地另一副模样,林珞是这样,大乐村的英雄,康与岳为什么就不能呢?
      
      当然,他可能不是康与岳,是跟康与岳长得一模一样、声音一模一样,但气质完全南辕北辙的另一个人:一个温和友善、接纳所有,一个冷漠寡淡、排斥所有。
      
      但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双胞胎,林珞更愿意相信对方就是康与岳。
      
      摩托男担忧:“那天发生什么了吗?”
      
      康与岳说:“哪天?”
      
      “前晚,你发了个呕吐的动态,是不是又……”
      
      康与岳冷笑:“没,那天亲到猪耳朵。”
      
      门外,林珞的耳朵忽而痒痒,想起前天晚上第一次见康与岳,听他说话时不小心被亲到了耳朵。
      
      猪耳朵,说她?
      
      摩托男又说:“还要待多久?我看这村子古怪。”
      
      康与岳淡淡:“连续失踪五个孩子,当然古怪……谁?”
      
      说着,迅速掷来一块石子,林珞懵了一下,石子破空而来,她侧身避让,却躲避不及,手背被擦了一下,又立即弯腰,双手捡起碎砖块,同时发力,往不同方位扔出。
      
      康与岳避开第一块,被第二块砸到手背。
      
      突如其来的互掷,空气都静谧下来。
      
      林珞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背上一道新鲜的伤口,还在往外冒血,她立即掏出创可贴粘上。
      
      里面两个人已经走了出来,林珞看了看康与岳左手背上的擦伤,跟她手背伤得程度差不多:挺好,没有占他便宜,也没让自己吃亏。
      
      见到林珞,康与岳没有太意外,甚至没有真面目被撞破的窘迫或气急败坏,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林珞,我跟你没有利益冲突。”
      
      对方气势很强,语气淡漠,眼神甚至有点挑衅。
      
      对比以往那副温和友好的模样,林珞竟然觉得眼前这个不遮不掩的他更好对话,起码坦诚。
      
      对方坦诚,林珞也坦诚:“我不确定。”
      
      康与岳说:“我找妹妹,你找凶手,互不干扰,没有冲突。”
      
      他果然对她有些了解,想起前几次的巧遇,林珞懂了,那不是巧合,是他刻意而为,也是在一次次的“偶遇”中,他得知了她来此的目的,也确认了她对他不构成威胁。
      
      把寻找妹妹的秘密也说出来,他很有诚意:即使他所谓的寻找妹妹是撒谎,那也无关紧要,他早知她的目的却不打扰,已经足够。
      
      林珞说:“我今晚没见过与人为善的大乐英雄。”
      
      康与岳笑了一下。
      
      真是奇怪,笑容是一样的,连浅浅的酒窝也仍在,整个人的感觉却跟以往大相径庭了,好像连酒窝都带着一丝怠慢。
      
      他说:“我跟离家出走的富家女不熟。”
      
      因为以上两句话,盟约无形中成立:互不干扰,互不出卖。
      
      林珞忽而说:“猪耳朵,是我?”
      
      “当然。”康与岳嘴角一扯,酒窝浅浅,那表情似乎在说:这还要问?
      
      旁边噗的一声,是摩托男忍不住笑喷:这两人怎么回事,如此认真讨论着如此低级趣味的问题,实在坦诚得过了点分了。
      
      两人同时看过来,摩托男捂嘴:“吕盟系续。”
      
      两人同时移开视线,林珞说:“关于失踪案,你知道些什么?”
      
      “没人报警。”
      
      “什么?”
      
      “所有案件都没人报警。”
      
      林珞立即转身,那一瞬间差点说出“再见”,又在开口前收回,她飞速离开。
      
      于是在其余两人眼里,事情是这样:康与岳回答问题,林珞得到答案、利用完人后不说半句谢谢,离弦之箭般掉头就走,其中利落至极,连个缓冲都没有。
      
      看着林珞头也不回的身影,摩托男皱了皱眉:“这女的有点奇怪,又好像有点厉害,她什么来头?”
      
      康与岳掀了掀眼皮,表情淡淡,仿佛在说:什么来头都好吧,无所谓。
      
      林珞以最快速度赶到严家。
      
      严家人已经睡下,床头是靠窗的,林珞直接祭出红蜡烛,点燃放在窗台,在屋子周围绕了一圈,可惜,窗户有栏杆,木门是从里边上了闩的,林珞进不去。
      
      再次返回窗口的时候,林珞骇然地撞上一双黑瞳。
      
      屋里有人醒着。
      
      好在,是严妍不到三岁的小妹妹,颤巍巍趴在床头柜上往窗外看,大眼睛黑黢黢,好奇地盯住红蜡烛,时不时费劲地伸手戳蜡烛,戳着了发出“哇啊”的惊叹声。
      
      林珞第一次见有人能抵抗红蜡烛的催眠。
      
      女童含着手指,好一会,手指从嘴里滑出来,带出丝丝口水,林珞这才发现,她不是在含手指,是在吃东西。
      
      她手上拿了颗巧克力球,拿来舔舔,又往嘴里送。
      
      桌子上散落着彩色糖衣,很像林珞给严妍的巧克力球的包装纸。
      
      瞬间,脑海自动勾勒温馨画面:向来抬起下巴看人的骄傲女孩,得到心心念念的巧克力球,却大方让给她的妹妹,体贴地为妹妹剥掉糖纸,温柔地将巧克力球送入妹妹嘴里。
      
      严妍微笑:“乖,张嘴,啊。”
      
      妹妹软软张嘴:“啊,啊。”
      
      林珞声音不自觉变得轻柔:“姐姐给你的?”
      
      女童双眼懵懂:“洗了。”
      
      “洗了?”幻想终究回归现实。
      
      女童点头:“姐,洗了,埋地下了。”
      
      姐,死了,埋地下了。
      
      “谁说的?”林珞脱口而出。
      
      “爸说,妈说。”
      
      林珞还想问什么,但女童的眼皮套拉下来,小嘴微张,嘴里化了一半的巧克力球滚落,口水滴答往下掉,最后,头磕到桌上,深深地沉睡。
      
      林珞才知道,没有人能抵抗住红蜡烛的威力,只是入睡的时间早晚不同。
      
      接下来又要到哪里去寻找线索?孩子失踪的速度出乎林珞的意料,村民对待失踪事件的反应也不合常理,她竟觉得一时之间有些无从下手了。
      
      这时刺耳的响声划破静谧,是屋里某人的手机铃响。
      
      林珞飞快拿走蜡烛,吹灭,闪到一边。
      
      铃声还在继续,音乐一分钟重复一次,久久不见停歇,严父严母也悠悠转醒。
      
      “老公,闹钟关了,吵耳朵。”
      
      灯亮了,铃声停止,翻动声,惊叹声:“娃怎么睡桌上?”
      
      女童被严母抱到了床上,手指含在嘴里时不时吮吸,还在沉睡。
      
      严母:“老公,是时候了,拿上东西走吧。”
      
      严父:“趁娃娃没醒抱嫂子房间去,娃不能离了大人。”
      
      屋里响起脚步声,开门声,翻找声,好一会,房门吱呀一下被关上,大门被打开,严父严母提着两个藤编篮子出门。
      
      林珞不近不远跟随在后。
      
      这天夜里没下雪,他们走的是上山的路,路上铺满枯枝败叶,一脚踏上沙沙响,幸亏大风遮盖了踩踏声,严父严母也完全没想到会有人跟踪的样子,一路上警惕性很低,只管往前走,连头也没回一个。
      
      风大有好处,也有坏处,林珞听不清他们讲些什么,只知道低沉的对话声一句接一句,在暗夜深山的衬托下,像鬼怪在唱压抑的歌。
      
      林珞忽然心闷。
      
      心闷很快转为心惊。
      
      林珞看见严父严母在山顶停下,而他们身前有一块黑色的模糊,看轮廓,那是一座坟墓。
      
      他们夜半来上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