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恶袭人

作者:奇迹奇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⑤章

      把林珞杀了?这种话康与岳是不信的。
      
      他笑了一下,随即找来两根绳子,把龙珍的手脚束缚住,然后看了看,走进之前龙珍带着璞玉去睡觉的那间房——龙珍不愿说,没关系,无所谓,他可以自己里里外外,一间间房去找。
      
      随手开了灯,那个违和的大狗笼首先闯入眼里,康与岳顿了顿。
      
      看了看,笼子里,璞玉正在熟睡。
      
      他绕过狗笼,在不大的房间里搜索,先是那个老旧的衣柜,打开,扫一眼,是些衣服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杂物,再环顾一周,没什么能够藏人的地方了,除了那张床,床底。
      
      康与岳走过去,蹲在床边,随手将床帘一掀。
      
      就那么毫无防备的看见了,林珞熟睡中的脸。
      
      他在检查这个床底的时候没想过林珞真的会在里面,或者说没想到自己能那么迅速那么容易就找到她了。
      
      此刻林珞闭着眼睛,她的脸蛋是红的,脸颊两边各有一团异常的淡淡的粉红色,她睡得并不安稳,像是正在做噩梦,眉头皱得紧紧的,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
      
      搞了半天,她在这睡觉啊?
      
      康与岳趴下身子,钻进床底,先把林珞手脚上的绳子解开了,然后拍拍她的胳膊,林珞没有反应,他再次拍她的胳膊,这次加重了力度:“醒醒。”
      
      林珞还是没动,像个贪睡的孩子,无论怎么样都叫不醒。
      
      康与岳没了耐心,先前被龙珍撞得重重往地上摔,现在他的胸口和后背还是疼的,他直接上手,在她脸蛋上重重拍了一下,这一碰,发现她的脸很烫,像是发烧了。
      
      为了确认,康与岳把手放在了林珞的额头。
      
      他手掌刚贴上去,林珞突然动了动,睁开了眼。
      
      狭窄的空间,黑暗的床底,只有康与岳手里的手电筒散发出小小一点耀眼的光,林珞睁开眼的瞬间,习惯了黑暗的双眼有点难以适应,眼前黑了一下,然后逐渐清晰,就看见了近在迟尺的康与岳。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
      
      林珞看见康与岳脸上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还看见在那灯光的照耀下,特别清晰可见的,他的耳朵边上,竖着的那层小小的可爱的绒毛。
      
      她说:“你来了。”
      
      林珞因为发烧,难受的半眯着眼,可她的眼神是平静的,说出口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语调是轻柔的,她嘴角似乎有隐约的笑容,说这话时,语气是平淡的,平淡到就像在说任何一句日常的话。
      
      但就是这平淡的一句话,让康与岳少见的恍惚了一下。
      
      那一瞬间,他的视线好像透过了林珞,看见了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在某一天,某个地点,一个有着温暖笑容的女孩,对他张开双手,用同样坚定和信任的眼神对他说:“哥哥,你来啦。”
      
      康与岳回过神,忽而想到,林珞这句话很值得推敲。
      
      她为什么没用疑问号,比如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比如,你真的来了?再或者,来另外一个肯定句,比如,没想到你真的找到我了。
      
      为什么用的是这样一个坚定的句子?
      
      好像她坚定的相信着,他一定会来。
      
      康与岳有很多想问的,但最后,他只是看了眼林珞,“嗯”一声,钻出去了。
      
      林珞不知道康与岳的内心活动,事实上,对于康与岳能赶来解救自己一事,林珞完全不惊讶。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今早上林珞在龙珍家的厕所被一个光头用木棍给打晕,然后绑住手脚给塞到了床底下,等到林珞醒来时发现那个光头就是龙珍,她也丝毫不觉得意外,早在被打晕之前她就已经想到了,龙珍就是那天夜里跟她交手,并且一直被她误认为是个男性的,绑架了五个孩子的嫌疑人。
      
      她会想到这些,一切就是源于龙珍厕所里那把圆梳。
      
      当时她就感觉不对劲了,但一直没想清楚是哪里不对劲,直到后来她拿着那把圆梳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不对劲的点在于,那圆梳上残留有几根发丝。
      
      发丝发黄,发质粗糙,带着些自然的卷度,可林珞看见的,龙珍的头发分明是黑亮且直的,这就说明当时龙珍戴的是假发。
      
      假发这点还不足以将龙珍定罪。
      
      最重要的是,在想通了假发的事情后,同一时间,林珞还发现了一双放在暗处的棉鞋,看样子有四十码,是双男性的棉鞋,而在鞋子的旁边,有大团大团的棉花。
      
      林珞一瞬间就想通了。
      
      龙珍是个光头,但不是完全的光头,她头上还是有一些毛发的,稀稀拉拉,枯黄又卷曲,她平时会用圆梳搭理,那些头发就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缠在了圆梳上,也可能她注意到了,但是当时的她对这些小细节不以为意。
      
      为掩人耳目、混淆视听,龙珍去废屋时故意穿了双男鞋,那鞋太大,她便用棉花将空洞的部分塞满。
      
      不管是圆梳上的发丝,还是角落里的男性棉鞋,放置的如此粗心大意,都是因为她从没没想过林珞会来到她的家,当她意识到林珞进了厕所,并且有可能在那发现什么时,她偷偷潜伏在林珞身后,趁其不备将她打晕。
      
      璞玉是不知道林珞被自己妈妈塞到了床下的。
      
      也许是为了顾及自己在女儿心里的形象,也许是为了不把孩子吓到,也许是怕天真的孩子可能会把秘密泄露出去,她做这一切时都是背着女儿的。
      
      对于林珞为什么坚定的相信康与岳能赶来救自己,很简单。
      
      林珞相信康与岳是个聪明人。
      
      也是多亏了龙金萍发来的叫她回家吃饭的信息,林珞对龙珍说,龙金萍如果没有收到她的回复,很可能会嚷嚷着叫人来找她,龙珍稍微思考就答应了,最后林珞在龙珍的监视下给龙金萍回了个信息,大意是今晚要在别处吃饭,不回去了。
      
      这样的回复当然没有让龙珍起疑,甚至龙金萍都看不出有什么疑点。
      
      本来也不是给龙金萍看的。
      
      林珞曾和康与岳约定好今晚七点见面,如果她逾时不来,康与岳首先就会去龙辉家找她,那么便会知道林珞给龙金萍发的信息,继而发现疑点。
      
      疑点一,林珞有可能为了吃一顿饭爽约吗?
      
      疑点二,如果真的爽约,林珞为什么没给自己通知,而是仅仅将短信发给了龙金萍?
      
      当然,其实这也是在赌了。
      
      赌康与岳相信林珞是个诚信守约的人。
      
      也赌康与岳的失眠十分痛苦,让林珞变得足够重要。
      
      毕竟,对方可是个极度冷漠的人啊,如若不是她对他有用处,怎么样也不可能赶来救她的吧。
      
      林珞晃了晃发晕的脑袋,揉了揉发疼的手腕,慢慢往外爬。
      
      等到她用蜗牛般的速度爬出床底,康与岳已经走出了房间,来到堂屋,坐在凳子上,居高临下般盯着龙珍看。
      
      龙珍的脑袋确实不是完全的光头,除了顶部,其他地方有一些枯黄的毛发,她的手脚都被绑住了,此刻正缩在墙角,闭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轻声哼唱一首不知名的歌。
      
      康与岳有点意外。
      
      按理说龙珍做的事情已经败露,自己也被束缚住了手脚,一切都回天乏术了,她应该感到恐惧或者不安,按照她平时的性格,最起码也应该来点愤怒的嘶吼或激烈的辱骂吧,可她此刻靠在墙角,却是一副毫无畏惧,视死如归的模样,康与岳甚至还隐隐觉得,龙珍似乎好像突然间放松了下来?
      
      林珞已经走了出来,龙珍睁开眼,瞥她一眼,讥讽:“你男人挺厉害啊。”
      
      林珞跟康与岳同时看了对方一眼,又移开。
      
      龙珍挑衅康与岳:“厉害了,厉害啊,没想到我们大乐村尊贵的客人康先生,竟是个那么会演戏的人呐,谁敢相信,在世雷锋啊,本性竟是个冷酷无情,阴险狡诈的家伙!”
      
      康与岳淡淡的掀了掀眼皮。
      
      林珞走到龙珍身边,蹲下,盯着她的眼睛:“是你,你绑架了五个孩子。”
      
      龙珍点头:“是啊,是我绑架了她们。”
      
      林珞意外于龙珍竟然如此坦白,继续追问:“她们在哪?”
      
      “杀了,埋了!”龙珍哈哈大笑。
      
      康与岳适时提醒:“刚才她也说她把你杀了。”
      
      于是林珞定了定神:“你为什么绑架那些孩子?”
      
      “她们的爸妈都是可恨的人啊。”
      
      “什么?”
      
      “看来你们不了解我。”
      
      康与岳不耐:“能不能废话少说。”
      
      龙珍没有理睬康与岳,自顾自的闭上眼睛,是笑非笑:“你们听说过我,听说过多少?单身母亲,疯子,丑陋,神经病?你们为此感到过厌恶和惊讶吧,但你们不知道,你们想象不到这个世界有多疯狂……我的世界充满了疯狂!”
      
      龙珍突然愤怒的大叫,看着眼前无比淡定的林珞和康与岳,她扭曲地笑了:“璞玉是我和爸爸生下来的孩子哦。”
      
      然后,龙珍非常享受地看见,那始终淡定的两人几乎同时变了脸色。
      
      她才又轻飘飘补充一句:“那个恶心的男人,才不是我亲生的爸爸。”
      
      “但我亲生的爸爸也好不到哪去,我生下来还不足月就把我给卖了,然后我被养父母带大,他们无法生育,不,准确点说,是我的养母无法生育,我养父是个又矮又瘸的穷鬼,他讨不到别的老婆,只能将就。“
      
      “他们当然想买一个男孩,但他们怎么买得起,男孩很贵,男孩是稀有的宝贝!”龙珍讥笑,“在外人眼里,他们是极好的养父母,满足我一切需求,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当然也是这样认为,我甚至忘了自己只是个养女,我像所有同龄的孩子一样,对他们撒娇、发脾气、无理取闹……”
      
      “直到有一天,那个浑身发臭的男人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
      
      那一年,龙珍不满十二岁,上小学五年级,学校里甚至还没有教导生理结构的书,她也并不懂那只探入裙底的手意味着什么,但她讨厌养父对她那样做,因为她每次都感到十分的疼痛。
      
      养父在外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有时甚至会让人感到他是个谁都能踩上一脚的软柿子,但一回了家他就变得十分强势,也不打人也不骂脏,只是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叫当时的龙珍遍体生寒,龙珍不敢反抗那些她不喜欢的行为,在家里默默忍受,却把这积累的戾气宣泄在了学校和家外。
      
      “我的养父母就是天底下难得的好父母,而我成了脾气很差,人品很坏,经常欺负同学朋友的坏孩子。”龙珍有一会没说话,眼神空洞,盯着缥缈的远处,像是看到了自己不长却“精彩”的一生。
      
      等她回过神来,像是觉得累了,长话短说:“后来,那个穷鬼的行为越来越过分和大胆,日积月累,我的内心越愤怒,在家里越压抑,在外面就越狂妄,我很快成了村里人人嘲笑和厌恶的存在。所以,当我十五岁那年,挺着大肚子对所有人指认我那恶心的养父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我。”
      
      “他们说我恶毒,恩将仇报,说我恶心,不知廉耻,小小年纪大了肚子,我养父母也把我扫地出门……”龙珍突然看着林珞和康与岳问,“你们相信我吗?”
      
      没有人说话,一片静默,唯有狂风在呼啸。
      
      龙珍却好像并不在乎他们的答案,继续说下去:“我很幸运,我没有无家可归,我遇到一个老男人,老得都可以做我爷爷那种,他是个光棍,他答应收留我,只要我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你们无法想象,那种酸臭的味道和恶心的触感……好在没过多久,我又能回家了。”
      
      “我的养父母死了,养母发现养父的真面目,无法忍受,用一把水果刀将他捅死,然后自杀,从此他们的一切又都是我的了……”龙珍突然阴冷地一笑,“哦,他们死的位置,刚好是你们二位的脚下,那血啊,把地都染红了,不信你们低头看看,可能现在那地上都还是红的。”
      
      昏黄的光圈摇来晃去,茅草屋顶在风中颤抖。
      
      林珞低头去看,脚下那一方水泥地面上,似乎真的有隐隐的红痕。
      
      她觉得脚底微微发冷。
      
      也就是这时候,木门“砰”地一下整个被撞到地上,林珞感到背后瞬间扑来一股强风,雪花纷乱地飘荡在她的眼前。
      
      “啊啊坏了……门坏了……”
      
      “叫你推门你拆门……”
      
      等到看清楚屋里的情况,站在门口的温小沫和陈益契都愣住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