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朕是傀儡

作者:贺端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苍临把伏玉扶回了营帐,伏玉抱着水杯坐在地上面色惨白。苍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一盘生肉会让他吐成那个样子,但还是很有眼色的将食盒的盖子盖好。
      
      伏玉又喝了一口水,抬起头看见苍临的动作,微垂下眼帘,低声道:“即使藏起来,也是要吃完的。”
      
      苍临整个眉头都皱成一团,他盯着伏玉那张没有一点血色的脸看了一会,缓缓地说道:“我来吃。”
      
      伏玉明显一愣,他抬眼看着苍临:“你来吃?你知道这是什么肉吗?”
      
      “不管什么肉都必须吃不是吗?这帐内就咱们两个人,你现在的样子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下去了,那就我吃好了。”苍临说完伸手去掀食盒的盖子,随口道,“反正总不会是人肉吧。”
      
      明显的调侃却没有得到回应,苍临掀盖子的手不由停住,下意识地转头去看伏玉,伏玉低着头,半天才小声道:“要是,真的是人肉呢?”
      
      苍临的手指捏紧,又缓缓地放开:“就算是人肉,不是也得吃下去吗?”说完,他顺手掀开了食盒的盖子,将目光重新落到那盘生肉上。
      
      刚刚两个人都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因此也并没有真的去辨别一下这到底是什么肉,苍临用筷子夹了一片肉,仔仔细细地看过之后,才开口:“这不是人肉,是鹿肉,我以前见过。”
      
      伏玉抬起头有些不敢确信地看着苍临:“真的?”
      
      苍临点了点头,低头在食盒里又看了看,果然找到一个装着一点酱料的小碗:“有人专门喜欢这么吃,新鲜的鹿肉挑最嫩的部分切成薄片,嗯,还专门配上酱料。”
      
      伏玉鼓起勇气又看了一眼,虽然他看见生肉还是隐隐作呕,但好歹知道了那不是人肉让他心底最不舒服的那种感觉散去了一些。不过是鹿肉,生着吃下去对现在的他来说,也实在是有点困难。
      
      他面上的犹豫落入苍临眼底,苍临朝他笑了一下,顺手将那片鹿肉塞进口中,快速咀嚼了几下吞了下去,然后朝着伏玉道:“你救我一条命,我替你吃点生肉,怎么说都是我占了便宜。”
      
      伏玉看着他微微皱着眉头吃那鹿肉,从心底升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其实他之前救下苍临都是在一念之间的事情,因为对他来说无论如何都不太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苍临因为自己而被杀害,但也不至于就把苍临当成忠叔那样的自己人。但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即使他与苍临并不愿意,但从今日开始,他们两个息息相关的现实是无法逃避的了。
      
      他明白这一点,苍临大概也已经明白了。
      
      他们已经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必须联手在那个可怕的皇城里保住他们这两条小命。
      
      伏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朝着苍临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了。”
      
      那鹿肉其实不算难吃,苍临也没有伏玉刚刚的心理阴影,虽然并不算习惯,但还是很痛快地将那盘鹿肉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伏玉一直抱着自己的水杯看着苍临,这一会的功夫他脸色已经好了不少,微微地恢复了一点血色,还保持着刚刚的坐姿发着呆。
      
      苍临喝完了水回过头看他,忍不住问道:“就算你吃不下鹿肉,但午膳毕竟还有别的东西,你折腾了大半天不吃点吗?”
      
      伏玉想要点头,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如果之前是陈原对他的警告与惩罚的话,那不得不说这办法着实有效。别说是生肉,在忘掉木笼车里的画面之前,伏玉大概吃不下任何的东西。
      
      苍临盯着他看了一会,最终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言。其实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也是这几日与伏玉朝夕相处,现在又算的上是同生死的关系,这才难免话多了一点。但是归根结底,他们也不过是才认识了几日。
      
      他原本只是想跟着这个逃难的小皇帝一起,保住自己的一条命,甚至,如果将来这个小皇帝能够重掌朝政,他能利用这个小皇帝了结积压在自己心头的那桩心事。可是连日相处下来,加上今日落入陈原之手他才明白,这个小皇帝早就是自身都难保了。
      
      苍临觉得自己应该丢下这个小皇帝然后去逃命,但他整条命都是这小皇帝救下来的。即使再不情愿,他也只能老实地留在这小皇帝身边,保住他的命,也保住自己的命。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两个人还是在这营帐里住了下来。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当日在长乐宫,一日三餐有人准时送来,除了不能出门,好像一切都由着他们两个随心所欲。
      
      除了他们两个人,大营内所有的人好像都忙忙碌碌的,陈原一直没露面,甚至连那个荀成都没出现在两人面前,直到第三日。
      
      帐门被人掀开的时候,伏玉与苍临还在睡梦之中,这两日二人无事可做,睡睡醒醒,连话都说的不多。
      
      苍临小小年纪睡眠却格外的浅,他听见声响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瞪着仿佛凭空出现在营帐中的陈原和他的手下,愣了愣神才想起来伸手推了推伏玉。伏玉有些不耐地睁开眼,看见陈原脸上的笑意立刻清醒过来:“舅父。”
      
      陈原笑了一下:“陛下,赵将军已经驱逐了叛军,您终于可以起驾回宫了。”
      
      “回,回宫?”伏玉结结巴巴地重复道。
      
      陈原点头,微挑眉:“在外耽搁了数日,陛下难道不高兴吗?”
      
      伏玉微微垂下眼帘,低声道:“高兴,朕也想回宫了。”
      
      “那就好。”陈原伸手摸了摸伏玉的头发,回头吩咐道,“准备御辇,护送陛下回宫。”
      
      为了逃出宫费劲力气,没想到回去却这么容易。伏玉掀开车帘朝外面看了一眼,随口对苍临道:“那个贺鸿仪不是什么大将军吗?怎么这么快就被人打跑了?”
      
      “贺鸿仪大部分的兵力都还在西北,他在那里基本算得上自立为王。此番他攻打都城被就是趁陈原不在的突袭,路途漫漫粮草有限,带的兵力对付禁军容易,对付赵将军所率的大军却是有些吃力。”苍临淡淡地说道,“他此番攻打都城或许只是为了你,只要把你带回西北,就可以效仿当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控制了你就占了所谓的大义,到时候再对陈原动手也更名正言顺。却没想到你又落回了陈原手中。而贺鸿仪此人最是想得开,尽管他目的没实现也可以退回西北,与陈原对峙,所以绝不会在此刻与陈原就拼个鱼死网破。”
      
      伏玉慢慢放下手里的车帘:“所以这也是陈原绝对不肯放过我的原因?”
      
      “是。”苍临道,“贺鸿仪需要你,陈原也需要。他们现在势力相当,都没有办法除掉对方完全掌控天下。贺鸿仪占据西北,陈原把控朝政,文武百官不敢得罪任何一人,只能沉默。但只要有一人对你动了手,起了取而代之的念头。另一人就可以借题发挥,以为你复仇为由,借天下之手,以剿除叛臣为名,名正言顺地实现自己的野心。”
      
      伏玉听完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若有所思。良久,他抬起头看向苍临:“我发现你年纪虽小,却对这些事格外的通透。”
      
      苍临侧过头避开他的视线:“先前,先前听别人说过。”
      
      伏玉笑了一下,也没有再逼问,又重新掀开车帘向外看了一眼,那些他一路来不及细看的景色从窗外掠过,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所以,按照你的话说,在他们两个除掉对方之前,我的命暂时是可以保住的。”
      
      苍临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最起码现在陈原不会杀你。”
      
      “那就好。”伏玉笑了笑,面上却没有一点欣喜的样子,似乎是在劝慰自己一般,“能活着就好。”
      
      苍临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问道:“你还是想离开都城吗?那么多人都想要那个皇位,只有你坐到那个位置,为什么你还是想要逃?”
      
      伏玉像听见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笑了起来:“这几天看下来,你觉得我这个皇帝当得有什么意思?”
      
      “就算是这样……”苍临犹豫道,“你也可以想办法除掉陈原,把这个江山这个天下重新掌握在自己手里,当一个真正的皇帝,把那些所有欺侮过你的人都踩在脚下。”
      
      伏玉歪着头看了苍临一会,最终摇了摇头:“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即使是那样,我也不想当这个皇帝,我也没有那个本事。”说到这儿,他笑了起来,“不过你要是有这个本事,倒是可以试试,到时候这个皇位让给你来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终于要回宫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