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帝今天诈尸了吗

作者:迦陵频伽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成王府前院正厅,气氛有些尴尬,林清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难怪第一次听到万怡的名字时就觉得耳熟。原来二人竟还有这样一段往事。终究是自己负了一段少女心事,林清难得正了脸色,直视万怡,语气诚恳:“对不住,是我让你误会了。”
      
      万怡愣住,看着林清,表情复杂。成王低下了头,不发一言。皇上捏了捏额角,头疼,早知道就不应该带林清来的。众人也觉得事情发展成这样很是不可思议,只是这堂到底是拜还是不拜了?
      
      “恭喜七皇兄,小弟来迟了。”来晚的睿王殿下刚刚入了厅中就感觉到众人突然集中而来的视线。这是怎么了?突然这样盯着自己?莫非是自己的风采迷倒了众人?
      
      睿王挠了挠英俊的下巴,很是迷茫。视线前移,终于看到了扯下盖头的万怡,惊讶地发出咦的一声。
      
      “已经拜过堂了?我果然来迟了,新嫂嫂,恕小弟无礼了......唉唉唉,嫂嫂怎么跑了?”睿王看着突然跑走的万怡,很是摸不着头脑。就因为自己来迟了,居然气成这个样子?
      
      “皇兄,七皇嫂这是生小弟的气了吗?”睿王看向上座的皇上,发问。
      
      皇上先是瞪了一眼睿王,然后转向罪魁祸首:“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贵妃娘娘。”
      
      林清走下座位,来到成王面前,躬身致歉:“都是本宫的错,坏了王爷的大喜事。不管王爷怎么说,本宫都毫无怨言。”
      
      成王微微避开身子,拱手道:“贵妃严重了,只怪昕与万小姐没有夫妻缘分。”
      
      睿王依然很懵懂,挤到了前面:“怎么了这是?什么意思啊?又关贵妃娘娘什么事啊?”
      
      皇上又瞪了一眼睿王,站起身来,拂袖而去。婚事办不成,又没有热闹可看,众人见状也都纷纷离去了。
      
      顿时厅堂内只剩下了纯真无辜的睿王殿下,一个人郁闷的大喊:“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啊啊——”
      
      成王的婚事终于还是耽搁了下来,因为尚未拜堂,万怡也重新被送回了万家。罪魁祸首的林清没有随皇上和太后一起回皇宫,而是回到了定国公府。
      
      林清这次突然回来,也没有事先打过招呼,是以定国公府都没有做好迎接贵妃的准备。林清一踏进大门,就看到极为熟悉的小厮丁满睁大了眼睛,转身就跑,嘴里大声喊着:“是二小姐!二小姐回来了!”
      
      顿时府内上上下下都知道贵妃娘娘回来的消息。没一会儿,定国公夫人左薇就出现在了前厅。
      
      望着面前有些苍老的国公夫人,林清的眼睛微微湿润了。
      
      “娘——”直直的扑进左薇的怀中。
      
      “傻孩子,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跟娘说一声。”左薇看着怀中的林清,语气哽咽。
      
      林清抬起头:“提前告诉娘,娘肯定又是一顿忙碌。女儿不想看到娘操劳的样子。”
      
      “还是你最知道心疼娘了,哪像你哥,连封信都不知道寄回家。”
      
      “对啊,哥哥就是个没良心的。”林清不介意在左薇面前多说几句亲兄长的坏话。“对了,嫂嫂呢,我得去看看我的小侄儿。”
      
      左薇点了点林清的鼻子:“你呀,怎么就一定是个侄儿呢,说不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国公夫人明显很想要个孙女。
      
      林清笑着环视了府中一圈,和三年前自己离家前一样,并没有分毫变化。“怎么没有看到爹?”
      
      “哦,他在芳香小筑。”左薇的声音明显冷淡下来。
      
      芳香小筑?那不是吴姨娘的院子?也是定国公林震很少踏足的地方。
      
      “吴姨娘有了身孕,你爹这几日常常待在那里。”看出林清的疑惑,左薇出言解释。
      
      “身孕?这么久没见,爹倒是雄风不减啊。”林清笑得讽刺。“他不来见我,只好我去见他了。”
      
      芳香小筑,已经不再是林清记忆中破败颓唐的样子,屋宇明显是被修缮过,丫鬟小厮也添了不少,有条不紊,各司其职。院子里种满了花草树木,满园飘香,以至于林清一进去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声音惊动了正在扫洒的丫鬟小厮,也惊动了院子的女主人。
      
      屋内走出一位身材丰腴,面色红润的妇人。看到来人是林清,很是惊讶的走了过来。
      
      “见过二小姐。”吴姨娘微微伏了伏身子。
      
      “哦?见了贵妃怎么不行大礼?”
      
      吴姨娘一怔,扶着肚子就要下跪。
      
      “开个玩笑,姨娘怎么还当真了。”林清上前扶起了吴姨娘。
      
      看着似笑非笑的林清,吴姨娘的额头上渐渐浮起了一层浅浅的汗,几年不见,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国公府里最让人头疼的存在呢。
      
      “我爹呢?他不在吗?”林清指了指屋内。
      
      “回贵妃娘娘的话,国公大人刚刚已经睡下了。”吴姨娘的声音明显多了分恭敬。
      
      林清捂了捂鼻子:“姨娘院子里的花香太浓了,我闻着头疼,咱们出去说话吧。”
      
      吴姨娘点头称是,就要跟在林清的身后。
      
      林清立即制止了吴姨娘,往后退开几步:“别,姨娘身上的脂粉味也熏得我头疼,离远点吧。”
      
      吴姨娘脚步一顿,面色难堪,走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是谁敢在芳香小筑猖狂!”身后传来中气十足的男声。
      
      林清转头一看,那少年长身玉立,剑眉星目,面容生得像极了定国公林震。想必就是林茹的亲弟弟,林易了。跟小时候似乎不一样了,不过林清确实也没见过他几面就是了。
      
      “你是谁?竟敢这么对我娘亲说话!”少年走到吴姨娘的身前,不顾吴姨娘的阻拦气势汹汹的面对着林清。三年前还在府内之时,林清就极少踏足这一片府中偏僻之地,因为不讨定国公的喜欢,这俩姐弟也很少离开这座小院子,便是家宴,嫡出的子女也与他们二人分席而坐。是以林易几乎没有见过经常出府入宫的这位嫡姐,对眼前这位衣着不是特别华丽的女子也很是陌生。
      
      林清揉了揉鼻子,不说话。
      
      “本公子在问你话呢!你怎么不答?”少年看林清不答,很是气愤。
      
      林清依然没有回话。
      
      少年上前几步,怒了:“你竟然不回......啊——”
      
      林清终于打出了个响亮的喷嚏,很是舒爽。看着身前面有菜色的少年,笑了笑:“铃铛,快拿帕子给四少爷擦擦,啧啧,看看这脸,怎么弄得这么脏。”
      
      “贱婢别碰我!滚开!”四少爷林易极是惊恐地躲开铃铛伸过来的手,毫不犹豫地伸脚就踹。
      
      石榴眼疾手快地拉开铃铛,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脚风波及到,铃铛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痛叫出声。
      
      林清脸色一变,看着还想上前踹人的林易反手就给了一巴掌。
      
      “放肆!”
      
      林易被扇得一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口出狂言,目无尊卑,出手伤人。定国公府的四少爷就是这个样子?”
      
      吴姨娘连忙上前跪下:“求贵妃娘娘赎罪,林易还小还不懂事。一切都是妾身的错。”
      
      “确实是你的错,十六岁已经不小了,兄长十六岁的时候已经上了战场,赫赫威名传遍了整个辽东。而林易呢,同是国公府的少爷,竟被你一个姨娘教成这个不上台面的样子?”林清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吴氏。
      
      “不许你说我娘......”少年纵然已经明白眼前人的身份却还是大着胆子开口。
      
      “闭嘴!她只是你的姨娘!定国公府的夫人只有一位。难道夫子都没有教过你吗?”
      
      “我......”林易在气势逼人的林清面前有些害怕了。吴氏伸手拉着林易的袖子,摇了摇头。
      
      “都在吵什么?”
      
      台阶上,定国公林震捏着眉头出来了。太吵了,他都睡不着觉了。
      
      “清儿?你怎么回来了?这是在做什么?”看见林清,定国公很是惊讶。
      
      “爹,清儿正在和姨娘弟弟叙话呢。”林清低了低身子。
      
      叙话需要跪在地上?看着吴氏跪倒在地的样子林震不由得皱了皱眉。
      
      “吴姨娘确实是个知礼数的,快快起身吧,自家府里不需讲宫里的那一套规矩。在这里,我不是贵妃,只是定国公府的小姐罢了。”林清无视吴氏母子二人眼中的怒火,又转向林震,笑着说:“爹,林易也不小了,还和姨娘住在一起恐怕不妥,还请爹爹另拨一个院子给林易潜心学习吧。”
      
      林震思索片刻便点头同意了,林清长这么大自己确实没怎么拂过她的意思。“行,都依你。走吧,去前院。我们父女俩也许久没见了,今日就陪爹喝一杯吧。”
      
      二人缓缓离去,身后吴姨娘的眼神充满怨毒。到底是嫡出的女儿,定国公对她言听计从,她母子二人倒沦为摆设了。
      
      “易儿,你给我记牢了今日之耻,将来必定要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林易没有说话,只眼神愈发的明亮了起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前所未有的坚定。
      
      一轮弯月渐渐升空,在清冷的夜色中显得有些透明,泛着晕染一般的白光,直直照射在了院子里不知名的老树身上,树叶也披上了迷离的光彩,逐渐变得悠远、不可触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