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皇子绑回家(重生)

作者:众凌老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蛊虫(已修)

      “你做什么随便进人家房间!谁让你进来的!”秦蓁蓁躲在被子里,又是羞怯又是窘迫,强撑着气势嗔道。
      不过,难免有些色厉内荏就是了。
      
      “……我一直都能随意进出你的房间。”刘子佩神色淡然,嘴角却悄悄上扬了几分。
      除去那次秦蓁蓁受伤,自己被陌生的侍卫挡在了营帐外。在平时,因为伺候秦蓁蓁的人都认识“深受小姐宠爱的刘公子”,自然也没有哪个缺心眼的来拦住他。
      
      “你……你……”秦蓁蓁支吾了半天,躲在被子中羞的脸头皮都要烧起来了,“登徒子!”
      刘子佩变了!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刘公子…… ”胡太医打断了室内二人的争执:“刘公子方才说你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胡太医的错觉,总感觉在把话题掰正之后,刘子佩的面色好像凝重了一些。
      难道这蛊虫很难取吗?胡太医的心被吊了起来。
      
      “知道什么?”秦蓁蓁被闷在鼓中。
      熏风吃不准这蛊虫的来历,方才在检查中担心秦蓁蓁得知后过于害怕,就刻意瞒着没告诉她。
      
      “蓁蓁……”刘子佩踌躇了一会,还是道:“你的伤口被人做手脚了。”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这辈子女帝要提前下手了?秦蓁蓁的心中涌上一阵惶恐,脑海中第一个猜测居然是这个。
      
      不!不可能!父亲现在的权势根本没有被女帝收走。女帝不可能这么傻,贸然对秦家出手,更不会先从她身上下手。
      秦蓁蓁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 你不要紧张。”刘子佩隔着被子,看不见秦蓁蓁脸上的表情,只当她是害怕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走到秦蓁蓁的床边微微弯下腰,微微犹豫了会儿后,伸出手隔着罗帐和红绸被,循了个大致的轮廓,轻轻握住了秦蓁蓁的手。
      
      “不要怕……”他垂下纤长的睫毛,轻声喃喃道:“只是一只小小的虫子,很快就能把它取出来……”
      “有我陪着你。”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极轻,更像是自言自语。如同冬天里飘落的第一片轻盈雪花,从天穹而来,无声无息的融化在秦蓁蓁的心头。
      他手中的温度隔着两层布料传到了秦蓁蓁的手背上,秦蓁蓁忽然觉得伤口没那么痛了。
      
      就是……心跳的的有点厉害。
      
      “ 我不怕。”秦蓁蓁躲在被子中,明明知道他看不见,还是弯了弯嘴角。
      
      “刘公子,这蛊虫应该如何取出来?”清溪看见秦蓁蓁情绪稳定了下来,才轻声问道。
      
      刘子佩收回握着秦蓁蓁的手,直起身来走回他们身边。
      
      其实这也是胡太医想要问的,只是他人老花了眼,方才竟见到这位刘公子和小姐之间,莫名出现了很多粉色的梦幻泡泡。
      他揉了揉眼。
      哪有什么粉红色的泡泡,果然是自己老眼昏花,产生了幻觉。胡太医心想道。
      
      “其实也不难。”刘子佩又恢复成了之前那副淡漠清冷的样子,似乎方才那些纤弱的情感都是错觉。
      “这虫子叫鎏金赤炎虫,怕酒,只要在伤口上撒上度数高的白酒,它醉了就会自己爬出来。等它爬出来,照常处理就伤口就是了”
      
      “原来如此。”胡太医恍然大悟。
      “这虫子早取早安心,不如奴婢现在就去报了老爷,再去准备酒?”熏风拧着眉头道。
      这么诡异的一条虫子 ,熏风光是看着,心中就觉得瘆得慌,更是无法想象秦蓁蓁这个宿主是什么感受了。
      
      “现在已经可以取了。”刘子佩颔首。
      
      “就是……”他看向那罗帐中鼓鼓的一团被子,皱起了秀逸的眉。
      
      “会有些疼。”
      
      *
      
      当秦禄赶到秦蓁蓁的营帐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秦蓁蓁正穿着白绸睡衣靠在枕头上,闭着眼睛听熏风给她念书。
      而刘子佩则坐在梨木雕花桌旁,一个人下着围棋,他眉间轻蹙,似乎对于棋盘上黑白两方的的局势颇为苦手。
      
      哼!算这小子识相,没有对蓁蓁动手动脚,也没惹她生气。
      秦禄不动声色的往刘子佩那边甩了几个眼刀子。
      
      “老爷……”熏风听见动静,见是秦禄来了,忙起身行礼。
      
      “嗯。”秦禄挥了挥袖子,对着正刚从棋盘上回过神来的刘子佩道,“你且先同老夫一道出来,老夫有话问你。”
      
      “是。”刘子佩放下两指之间拈着的白玉棋子。
      
      “爹……”
      “放心,爹不会为难他的。”秦禄有些吃味。
      居然为了个小白脸怀疑他,他难道像是那些暗中伤人的那些蝼蚁吗?
      
      秦蓁蓁见秦禄没有要为难刘子佩的意思,便放下心来。
      秦禄同刘子佩一前一后的走出内室,在外室坐下后,才开口问道:“熏风说你认识这种蛊虫?”
      
      “是。”刘子佩面色淡然,秦禄的问话在他意料之中。
      “草民虽然幼年体弱,但也跟随父亲一道出去走南闯北过,因此有幸比旁人多了些见识。”
      
      “那根据你的了解,这背后的人是用什么样的法子给蓁蓁下的蛊?”秦禄的眼中深沉如海,开口问道。
      
      “草民家中的一位客人曾被这虫叮过,因此草民知道个大概。”
      
      “这虫名叫鎏金赤炎虫,与寻常的蛊很有不同——它并不是蛊,而是蛊的后代。”
      众所周知,在制蛊时,人们会将百余只毒虫放到一个极小的瓦罐中,让毒虫们因为拥挤和饥饿相互争斗吞噬。最后胜出的那只便叫做蛊 。
      
      刘子佩接着说道:
      “下蛊之人会将那只蛊的卵,放置在受害者的皮肤破损处 。虫卵一遇到人的体温便会破卵而出,钻入体内,直至长成成虫,将五脏六腑吃空。”
      “蓁……秦小姐体内的蛊虫因为年纪尚幼,还无法完全钻入体中,才会被我们发现。”
      
      秦禄虽不曾见过那蛊虫到底长什么样,但是也听见熏风描述过,那蛊虫是极为细长的一条。
      就这样还只是幼年,若是成虫该有多大?!
      
      秦禄又惊又惧,一怒之下将杯子猛地挥落在地。
      
      到底是谁如此阴毒?!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害他的女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儿奴发怒了……(手动狗头)
    *
    作者君差点被码字软件锁住出不来了。
    嘤嘤嘤……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就给作者君一个收藏和评论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