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他无法阻止她因另一人掏心掏肺,正如他也说服不了自己不去饮鸩止渴的爱她一般。

作者新文:

《快穿之洗白系统》by六六六爻:带着系统去洗白!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詹 ┃ 配角:连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棵树和一头神兽的故事


  总点击数: 315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7 文章积分:698,52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18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反生香

作者:六六六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反生香

      反生香
      
      壹
      
      聚窟州在西海中,申未之地,地方三千里,北接昆仑二十六万里,去东岸二十四万里。
      ——《海内十洲记》
      【聚窟州】
      连川如以往常一样走到明詹身侧轻轻蹭了蹭。
      “明詹,今天天气真好。”
      “是啊,天气真好,没有下雨。”明詹答道却见连川在树荫下睡着了,见此,早已为常。
      明詹是聚窟州神鸟山上的一株返魂树,从灵智初开之时便在此处。
      神州仙山灵木众多,若要言明詹与其他灵树不同,那便是在明詹树下总有一只狸猫大小通身金黄的小兽在树荫之下休憩。
      “喂,你还会回来吗?”在明詹有了一点点的灵智的时候尝试着对连川说第一句话,身边小兽听到她的言语,先是一惊,而后剩下便是喜了。
      明詹忽略了小兽的惊喜,却记住了他唤连川。当小兽问她名字的时候,她似是想到了明天,便失口说出了“明詹”,后来他便唤她明詹。
      连川不知的是,当初她脱口而出“明詹”二字的时候,是希望着他明日还来。
      不过连川在第二日还是来了,而且之后的每个明天也都来了。山中不知岁月,于明詹和连川这样聚集天地灵气而生的灵物来而言千年光景仅是弹指一挥间。
      年岁久了,明詹记不起连川是何时来这树下的了,也算不清他日复一日的来了多久?只她知道的,无论严寒酷暑,连川躺在明詹的树下之时都会说上一句“明詹,今天天气真好。”
      明詹习惯了连川的问候学会了应和。偶尔风雪淹没了林子,连川依旧会选择来这里休憩,这时连川会睡在明詹的枝干上。在睡前连川依旧的会说上一句:“明詹,今天天气真好。”
      岁月静好,便不觉年岁易偷。
      明詹以为,自己这千年万年都会这么的度过。千年万年中的每一日连川都会来到这里。而她,也会在“不知生,亦不知死”之中度过千万年的寿命。
      然,这一切还是被打破了。
      
      贰
      
      山多大树,与枫木相类,而花叶相闻数百里,名为返魂树。
      ——《海内十洲记》
      那一日并无特别,连川醒后离开,想着明日再来。
      可连川走后一个步履蹒跚的男子走到了明詹的身旁,明詹听到声响的时候还以为是连川,却发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风姿俊澈的男子。
      聚窟州多仙山,千年来明詹也有缘见过一二仙人。眼前之人虽似仙人,却偏偏生了仙人之姿。明詹即便是有数千年风霜,却也不禁的多看了这个人几眼。
      “你也是来树下歇息的吗?”
      “不是。”
      “那你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呢?”明詹问道,“似乎,凡人是不能来这里的?”
      “寻仙。”他答。
      “哦。”
      她听连川说过的,这世间寻仙的凡人千千万,可是这最后能够脱胎换骨的如凤毛麟角。
      及此,明詹对着眼前之人,似是多了几分怜悯,几分不安。
      他似是察觉了几分明詹的情绪,便把话题引到了别处。
      一夜之间,她知他名唤严斯,他说了许多人间悲欢、寻仙的经历。
      天未破晓,他便离开了,而他的告别还在耳边。灵犀心动也仅仅是片刻而已,意念轻微波动,苍穹天宇间飘下了几丝雷鸣,一容貌秀美长发及腰少女从树中走出。
      翌日清晨,连川如寻常模样来到此处,然此处虽馥郁幽香依旧,但他知道,明詹已不在。
      他随着幽香寻到了她,此时的她俨然已是凡间女子模样,若不是数千年朝夕相对他真认不出她。而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人。
      “明詹……”他用只有她能够听到的声音唤着她,她果然听到了,转身便见一熟悉的身影。
      “连川,我……”明詹见了连川,一时不知如何言说,终是下了决心。“连川,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你走了,那我呢?”连川问道。
      “这山上,有那么多的返魂树,你……”
      “好,我知道了。”连川闻此,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明詹见连川离开,并未开口劝阻。这么多年,或许她真的倦了,如此,最好。
      远处,严斯正唤着自己的名字。明詹,她还是明詹,今后却只是严斯的明詹。
      明詹陪着严斯走了聚窟州很多地方,去了不少的仙山,明詹虽是灵物,但这识海也仅是尺寸之地而已。即便是她陪着,仙人依旧难寻。
      此行虽经坎坷,明詹却不觉艰辛。远处,一抹身影正为之驱散周围之野兽,唯她不觉
      “连川。”明詹欲离开聚窟州,却在离神鸟山极远之处见着了连川。
      
      叁
      连川轻轻扯着明詹的裙摆,带她去了一处,在此她听到了严斯与众人谈论的内容。
      “他在骗你,他想害你。”连川说道。
      “我知道了。”明詹听到了这一幕神色暗淡,转而淡然言道。
      “你放心,若是你愿意,他们这群人定走不出聚窟州。”连川见到了明詹神色微变,说道。
      “不用了,连川……”
      “好吧,既你不想染上因果,那我们就回去吧。”连川说道,只觉明詹心善。但是若无他控制百兽,那么这些人依旧走不出。
      “不,连川,我要离开了”明詹言道。
      “他在害你。”连川再次强调。
      “连川,在聚窟州我只是一株不知何时生,亦不知何时死的树。”明詹说道,“与其如此,还不如……”
      “即便,这一切,从一开始都是一场骗局吗?”连川问道。“即便这一切都是骗局你也不在意吗?”
      “是,与其在这里不知生死,我情愿被利用。其实,从当日我的离开,这一切不就已经盖棺定论了吗?”明詹说道,“连川,这是我的选择,与你无干。”
      明詹说着,便欲朝来时之路归去。
      “若是,我杀了他们呢?”连川说着,似乎是生气了。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干。” 明詹面色微变,言道。
      “若我杀了他们,你还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么?”
      “不会。”明詹说道,似是诀别。
      严斯等一行人已经上船,彼时严斯正唤着明詹,明詹低声应道,上了船,回首以往之一切。
      
      肆
      上船没多时,严斯原本的样子便暴露了出来。
      返魂树者,伐其木根心,于玉釜中煮,更微火中煎得震灵丸,又名反生香。明詹虽是化成了人身,可却也恰巧是其根心化成了人身,这才让严斯有机会可图。
      “为什么?”明詹问道。原本,她即便听了严斯所言,但在她心中还是执拗的原意相信这些日子的相伴,都不是假的。
      “求仙问道,本就是为了长生。”严斯说道。
      “所以你骗了我……”
      严斯没有回答,是了,他虽说没有见到明詹从树中走出的场景,但她身上所散发的幽香足以告诉他一切了。所以,他知道的,从来都知道。他起初本想着借着明詹寻到仙山,却不想到即便她在,也不曾寻到仙山。他自不甘如此无功而返,这才将这心思打到她的身上。
      彼时明詹一世被打散,成了一段森白的树心。当她再次凝聚了意识的时候,感觉到有一个人在唤着自己名字。一旁的小巧的笼子之中,一抹金黄色的影子映入了明詹的识海之中。
      “连川……”明詹无力的喊道,可是却发现,自己却是很难再去发出声了。因为她的树心,被制成了三枚反生香,而本源也受损的严重,如今之所以还有意识,是因这三枚香丸还存留明詹部分的灵气。
      “明詹,我终于找到你了。”连川说道,这言语含着悔意。他终不该去置气,不然明詹又怎会到如此地步?
      “连川,你走吧。”
      “明詹,你这又何苦?”连川说道。
      “这是我的选择,不是吗?”明詹说道,“是我沾染的因果,与你,有什么干系呢?”
      “你的事情既与我无关,那么你又有何等理由赶我走?”连川说道,“留在这里,亦是我自己的选择。”
      连川说罢,明詹便不再言语,是了,自己的事情与他无关,那么他的事情,与自己又有什么干系呢?
      就在这时,包容着明詹元神的三枚香丸其中的一枚被点燃了,明詹只觉钻心的疼。
      “为什么……”点燃反生香的严斯愤怒的摔着这房中的一切。很显然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长生。
      反生香,只能使逝者返生,却不能使凡人长生。这一次,严斯真的想岔了。
      只这一次,明安的元神确实是又少了三分。
      连川发觉这一切,不禁怒吼,声响使方圆数里的人听着发颤。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明詹都没有醒来,匣子被再一次的打开,此时她见着的人已不是严斯,她感觉得到远处微弱的震慑气息,那个堂上之人,应是天子吧。
      
      伍
      征和三年,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国王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葚。帝以香非中国所有,以付外库。又献猛兽一头,形如五六十日犬子,大似狸,而色黄。
      ——《海内十洲记》
      
      明詹依旧听见有人唤着她的名字。
      是连川。
      这一次她醒来已是离开聚窟州多年,从月氏辗转到中土,明詹不知连川在她身边守了多少年,亦不知他是如何守的这些年。
      朝堂之上所发生之事,明詹已经听不清了,她只知道彼时在自己身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连川,若有时机,你就离开吧。”明詹提起了一分力气言道, “你本不必如此。”
      这一次连川并没有说话,而是在一旁就那样的静静的听着。
      连川确实从使者手中逃开了,却并没有离开明詹。明詹也从连川的口中知道了现在自己所在是一个名唤大汉的国家,国君是一个求长生的帝王。使者寻不见连川,所进反生香又未被重视,只得是悻悻而归。
      这偌大的宫殿库房,只余下了连川陪着明詹。之后时日连川并非不曾规劝明詹,每当此时明詹便沉默不答,再后来连川也就习惯了。只觉她比较喜欢人间,便日日将这后宫之事、世间琐事讲与她听。明詹偶尔的时候会答上几句。在多数的时间,依旧静静听着。
      “连川,你可否有法子带我离开?”
      “明詹,你愿意走了。”连川听到这里,有几分怀疑自己听到的内容。
      “长安城中爆发了瘟疫,所以,我求你。”明詹说道,似乎是在诀别一般,“在这尘世漂泊,我累了,这也算是一个结束。”
      连川闻言,只觉五雷轰顶。
      就待明詹话音刚刚落下之时,有侍者前来,取走了放反生香的匣子。连川在一处看着,却终究没有出去阻拦。
      【聚窟州、返魂树】
      “明詹,今天的天气真好。”连川说罢,便睡在了树下,一如往昔。
      
      建元元年,长安城内病者数百,亡者大半。帝试取月氏神香烧于城内,其死未三月着皆活。芳气间三月不歇,于是信知其神物也。乃更秘录余香,后一旦又失,捡函封如故,无复香也。
      ——《海内十洲记》
      
      后记
      连川本是聚窟州中百兽之灵,年幼之时偶经此处,出于好奇轻轻敲击树枝,却并不如其他的返魂树一样如牛吼之声。至此,连川便歇在树下。
      明詹上船之时,他本有机会阻止,却选择观望,不想严斯动作如此快,它赶到之时明詹已被炼成香丸。
      后他仍有很多机会带明詹离开,却依旧选择尊重明詹的选择。
      不过还好,明詹被带走之时候他喊道:
      “明詹,若这一次,你未被燃尽,我带你回聚窟州可好?”
      她答:“好。”
      若是,武帝是一爱民如子的皇帝,他与明詹定然再无机会,不过那时他也已想好,若真是如此就随她而去。
      现世给了连川一个礼物,于是他带着明詹仅存的一丝灵气回到了聚窟州。
      连川用自己上万年修为把明詹的树身与树心融合。而后静静睡在了那里,这一次他不走了。
      也许百年千年之后的某一日在连川说完那句“今天天气真不错”的时候,会有声音回上一句:“是啊,天气真好,没有下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之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