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只包子做皇帝

作者:青月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惩奸

      风雨欲来,乌黑厚重的密云布满整片天空,将本就浓重的夜色又刷染上了一层肃杀。
      
      逼仄幽深的小巷里突然窜出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为首的黑衣人做了个手势,众人旋即在将要出巷口时停下了脚步,躲在商铺高高的墙壁后面窥视着不远处的城楼。
      
      “于副将,怎么办?!”有人压低了声音,紧张地问为首那人道。
      
      于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心谨慎道:“先看看再说。”
      
      “是。”提问那人悄悄隐至身后。
      
      于昭摸摸腕上系着的红绸,极目望向了城楼之上。
      
      果不其然。
      
      平日里这城楼上,都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每哨之间还有弓箭手时刻准备。如果有人贸然靠近,欲行不轨,恐怕还没等到了跟前,就已经被弓箭手射成了筛子。
      
      今日护国公嫁女,大宴宾朋,特许三军休假一日,岗哨也减为只有二十步一哨,还往军中送了不少的美酒佳酿,难得休闲,大部分人都已放松了警惕,醉得不省人事。其余不得不在班值岗的,亦皆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魂都几乎被护国公的美酒给勾走了,守卫比往常松懈了不止一倍。
      
      而这,就正好给了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可乘之机。
      
      于昭心中暗喜,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目不转睛的看着,生怕错过城墙外面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渐渐的,渐渐的,他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终于,在城外突然响起的一阵杀声震天的呼嚎声中,这丝笑容渐渐的绽开,怒放,最后扭曲,变成一个阴森可怖的人形恶魔。
      
      “于副将,大汗已经开始攻城了!我等还是快些去接应吧!”说话的人语气里难掩兴奋,仿佛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已近在眼前。
      
      “不急……”于昭奸邪的笑着道,“这仗才刚刚打起来,胜负还未可知,再等等……”
      
      那人愣了一瞬,旋即便又明白了他要“再等等”的意图。
      
      大汗若胜,他便是帮助大汗里应外合拿下北胜卫的一等大功臣,若败,他便是英勇守城护卫边境的一等大忠臣。
      
      于副将的心思,真是不可谓不深沉。
      
      那人由衷佩服着一抱拳,重新退至身后。
      
      城楼上的守兵一个接一个倒下,城外,火光忽明忽暗,厮杀声震天动地,一面四方大旗被人插/上城头,上书白底黑字,“金”。
      
      于昭两眼发光,比见着了亲娘还要高兴。
      
      “走!随我,去接应大汗!”得意洋洋地笑着紧了紧腕上的红绸,率先走了出去。
      
      “是!”
      
      “是!”
      
      剩下的人立刻马不停蹄跟上。
      
      一行十几人脚不点地奔到城楼下,于昭却渐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扬手制止众人再继续前行,他环视一圈,心里又慢慢警惕起来。
      
      不消片刻。
      
      “于副将,你这是,要去哪啊?”
      
      一个不紧不慢的纤柔女声从漆黑的门洞深处徐徐传来,却将于昭一行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
      
      “谁?!是谁?!”于昭迅速抽剑出鞘,剑锋直指前方深不见底的黑暗。
      
      “我们可是差点就成了夫妻的人,怎么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女子缓步从城楼下的阴影中走出,低头轻轻,将头上戴着的披风帽褪去。
      
      与此同时,她手上的火把骤然亮起,明亮的火光瞬间将城门前的整个门洞照的通亮,也照亮了女子还未来得及洗去红妆的面颊。
      
      “沈辞?!”
      
      于昭虽惊,但见她孤身一人,却也没有了初时的恐惧害怕,蔑笑一声道:“你不是该在晏府跟那个傻小子洞房花烛呢吗?为何,会跑到这里来?”
      
      十分不屑的将剑重新收回到了剑鞘之中。
      
      对付她一个弱女子,哪里还需要他亲自动手?
      
      有的是想用她的头去领功的人。
      
      “呵呵呵……呵呵呵……”众人见他如此,便也跟着放松下来,纷纷出声嘲笑对面女子。
      
      沈辞不急也不躁,微微一笑道:“沈辞听说,于副将今日要出城?故,特来相送。”
      
      “哦?呵……”于昭冷笑一声道,“以前拒婚的时候,倒不见你对于某如此上心。怎么,嫁给了那个傻子之后,才知道于某的好了?现在想后悔?晚啦!哼……”
      
      众人旋即毫不掩饰的哄堂大笑。
      
      笑过之后,于昭惊觉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
      
      斜眼皱眉,狐疑道:“你说你知道,我要出城?”
      
      “呵,沈辞不才,偶然得知了此事。”
      
      “偶、偶然?”
      
      “呼!”一声,沈辞身后不知有什么东西猛地动了一下,陡然掀起的风尘将她红色披风的下摆轻轻带起。
      
      “没错,就是这小东西,‘偶然’劫回了于副将用来给金国大汗传递消息的信鸽。”
      
      她勾唇一笑。
      
      “沈辞也是因此才得知,于副将你,原来是打算在沈辞出嫁这日,卫城守备松懈之时,跟敌国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卫城,进而长驱直入,直捣世梁国皇城……”
      
      前世,是你我的成亲之日,今生你未能得逞,便选了我与栩儿成亲这日?
      
      沈辞冷笑。若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会如此轻易地就答应了李生贵与晏栩的婚事?若没成这亲,恐怕,还不能如此轻易的就逮着了你这只老狐狸吧?
      
      众人顺着她若有似无的一个眼神望去,这才发现,就在沈辞所立之处不远,有一个特制的猛禽站架,上面赫然栖息着一只已经成年的猎隼!
      
      而刚才的那阵风尘,正是这畜生微微抖了一下翅膀,舒展身体时闹出的动静。
      
      已经有人开始心里发怵,缓缓的向后退去。
      
      沈辞笑道:“不知沈辞,可有冤枉了于副将?”
      
      “原来你早就已经知道了……”于昭知道事情不妙,但也并未有丝毫胆怯。冷笑一声,右手不动声色的悄悄摸上了自己腰侧那把佩剑的剑柄。
      
      沈辞笑了笑,答道:“没错。”
      
      “那,城外一派外敌入侵的景象,也全都是假的了?你们只是,为了诓我自己出来自投罗网?”
      
      “也不全是。”沈辞慢条斯理道,“既然于副将已经请了客人过来,护国公府岂有拒不接待,让客人空手而回的道理?自然是,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哗”一声,那帮乌合之众已被吓得乱了心神,纷纷丢下于昭四散奔逃而去。
      
      “你!你们……这群废物!”于昭望着众人离去的身影,恶狠狠咒骂道。
      
      却不想,那些人还未跑多远,便又齐齐顿住了脚步,接着便一步一步的又退了回来。细一看,原来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架上了几把明晃晃的钢刀,瘆人的寒光几乎将整个夜空照亮。
      
      十几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士兵,手执钢刀从黑暗里缓缓走出。
      
      人群中间,沈平一把扯下面罩,几个大跨步走上前来,剑指着于昭就开始骂:“你这狗贼!原本,辞儿拿着截获的书信来找我们时,我父子几人还是十分不愿相信的,深以为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
      
      “没想到,你这狗贼竟真的做出了此等卖国求荣的勾当!”
      
      “自你十五岁上来了卫城,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我沈平一直把你当成亲兄弟来对待,我爹,更是一直将你作为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来培养,我护国公府,可曾亏待过你?”
      
      “你这狗娘养的葬良心的东西,居然真的胆敢勾结敌国,出卖父亲,出卖卫城,出卖整个国家,你……”
      
      “哼!”于昭冷笑一声,反问道,“出卖国家?”
      
      “这个国家可是对我有过什么大恩大德了,我不能将其出卖?!我自幼丧父,与母亲小弟三人相依为命。大灾三年,民不聊生,朝廷非但不赈灾救济,还频频出台各种苛政杂税。我母子三人,不得已背井离乡出走他方,靠着沿途乞讨才到了这北胜卫城。”
      
      “可谁知刚进城,小弟就不小心冲撞了一个士绅,被他不分青红皂白一顿毒打,没熬过一夜就死了。母亲也随之一病不起,没几日,也死了……”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卫城!我不出卖它,难道还指望我为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
      
      “还有你护国公府!”
      
      “别以为,你们说的这样冠冕堂皇,我便真的会信了你们‘将我当做好兄弟、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的鬼话!不是说好了要将沈辞许配给我的吗?结果呢?结果怎么样?!”
      
      “为了那傻子名下丰裕的财产,你们不还是将沈辞嫁给了他?!我呢?我得到了什么?!”
      
      “我不过是你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狗!呵,只要有你护国公府在一日,我便永远只能是一只跪在膝前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所以,当金国大汗许你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时,你便轻而易举的投诚了?”沈辞淡然接话道。
      
      却仿佛掷地有声。
      
      于昭愣了一瞬。
      
      沈辞将手中火把扔进旁边的火盆,不紧不慢的从背上的萧套里拿出长萧。
      
      短促有力的萧声突然响起,仿佛有什么神仙助力一般,一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站架上的猎隼听到号令,瞬间展翅,腾空而起,蚕豆大小的黑色鹰眼闪着凌厉的光,直勾勾盯着被人群包围的于昭。
      
      片刻后,飞到了一个适合的高度,猎隼身影突然急转直下,像一只离弦的箭,径直俯冲向地上惊慌失措挥舞着佩剑的那人。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
      
      于昭捂着一只眼睛跌到地上,鲜血淋漓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滴落地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猎隼是一种大型猛禽,就跟鹰差不多,比鹰小一些,感兴趣的宝宝可以自行百度。
    下面推荐一本好基友的文文:
    《通天大学》作者:米玥
    文案:
    在通天大学,云舒是个另类,因为她是这个学校唯一的“人”,而且是个白白瘦瘦,身娇体软的“人”。
    龙族痞帅少主以为自己遇到软糯可人的小白兔,却不想是个随时炸毛的冲天椒。
    ……
    少主口中叼着烟,壁咚小白兔,邪魅一笑:“同学,晚上陪哥一起吃饭啊。”
    小白兔防狼喷雾一出,不慌不忙推开“眼瞎”的少主:“蛇妖同学,你尾巴露出来了!”
    面目因疼痛而扭曲的少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