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凶手抓到了,并且对此供认不讳,匿名包裹案也算是告一段落。
      
      可谢瑶的心情并没有变好,反而更加烦躁。
      
      她的学生刘佳豪已经两天没有消息了。
      
      他的家人每天都在外面寻找,为此他的妈妈还辞去了工作。
      
      晚上,谢瑶吃过饭坐在书桌前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手不听使唤的就画出了一个Q版的小男孩,有点婴儿肥的小脸蛋,两只眼睛大大的,眸子里仿佛有小星星般闪闪发亮,是刘佳豪。
      
      那个腼腆内向但特别懂事的小男孩。
      
      谢瑶正盯着画发怔,她放置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乔子笙打来的电话。
      
      她将电话接起,不等她开口,对方先开了口:“瑶瑶。”
      
      她的名字从他口中吐出,隔着话筒刺激着谢瑶的耳膜,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说不出的魅惑,犹如一杯醇香的咖啡,回味无穷。
      
      谢瑶浑身如同被过电般酥麻,她轻咳一声,回过神问他:“嗯?”
      
      “明天有时间吗?”
      
      谢瑶点头:“有,怎么了?”
      
      “明天我陪你看刘佳豪吧。”
      
      谢瑶“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激动:“刘佳豪找到了!”
      
      男人甩了甩昏沉的脑袋,闷嗯了一声。
      
      “那我们现在就去,不要等明天了。”
      
      “太晚了。”乔子笙提醒她。
      
      谢瑶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了,确实有点晚,说不定刘佳豪一家已经睡下了,毕竟这些天他肯定吓得不轻。
      
      谢瑶惋惜道:“那好吧,看来只能明天中午了。”
      
      乔子笙又嗯了一声。
      
      其实他根本不关心那个叫什么刘佳豪会怎样,他只不过想找个借口和瑶瑶多相处一会。
      
      匿名包裹案已经结了,他们明晚就要回常州省了。
      
      今晚他们办了庆功宴,乔子笙喝了不少酒,脑中疯狂的叫嚣着想她,想看见她,现在、立刻、马上,他一秒钟都不想等。
      
      谢瑶见那边没了声音,试探着问道:“笙哥,你是不是喝酒了?”
      
      乔子笙从电梯里迈步走出来,倚在了谢瑶家门口:“我在你家门外。”
      
      谢瑶转头朝门口看了一眼,将电话挂断,迈步从卧室里走出来,她刚将房门打开,还没看清楚乔子笙人在哪,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一股谢瑶无法抵抗的力量将她朝外面牵扯。
      
      谢瑶整个人装进一个温暖强硬的怀抱,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清香,是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其中还夹着烟味,不过不算难闻。
      
      “瑶瑶。”头顶传来乔子笙低沉蛊惑的呢喃。
      
      谢瑶纤细的腰肢被男人箍住,男人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笙哥,你喝醉了。”谢瑶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努力的想要从他怀里挣脱。
      
      乔子笙闻着鼻尖她身上的清香,顺着她的话点头:“嗯,我确实醉了。”不然怎么敢这么抱你。
      
      谢瑶继续推他:“你先松开我,你快说说刘佳豪是怎么回事?”
      
      乔子笙抱着她没动:“我头晕,脚软。”
      
      谢瑶听出了他是故意耍无赖,无奈的长叹一口气,见他只是单纯的抱着自己并没有不规矩,谢瑶也就任由他抱着了,和醉酒的人讲不通道理,看他醉酒的样子今天是问不出刘佳豪的事情了。
      
      谢瑶很少来乔子笙家里,乔叔叔之前在青阳市做刑警,整日加班大多时候都住在局里,就算回家也都是深夜,现在直接调去了其他市里更不能回来住了。
      
      乔子笙一直呆在常州,一年不回来几次,这房子也就空了下来。
      
      他家的装修是简约欧美冷色调,倒是和乔子笙的气质很相配。
      
      谢瑶将乔子笙扶到了沙发上坐下,刚想起身给他倒杯水,手腕就再次被他拉住:“瑶瑶,你别走。”
      
      谢瑶无奈:“我不是要走,我去给你倒杯水。”
      
      乔子笙握着她的手腕摇头:“我不喝水。”
      
      这是谢瑶第一次见乔子笙喝醉的模样,没想到这么小孩子性子,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反而有点可爱粘人。
      
      谢瑶将房间打量一遍,完全看不出这里已经住了人。
      
      客厅里电视与电视柜上的遮尘布还好好的盖着,茶几上只有一个装满烟头的烟灰缸。
      
      饭桌上也是空无一物,厨房的门紧闭着,估计乔子笙回来这几天都没打开过。
      
      谁能想到在外面被人崇拜夸赞的高智商天才,家里是这么清冷,完全没有一丝人情味。
      
      谢瑶转头看着倚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依旧攥着她手腕没有松开的男人,心里莫名的心疼他。
      
      或许他的内心并不想外表这么冰冷。
      
      次日清晨,乔子笙因为宿醉额角抽痛,他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
      
      环顾四周,环境非常熟悉,他的卧室。
      
      乔子笙回想起昨晚自己做的疯狂事情,蹙起了眉头。
      
      但一想到他抱了瑶瑶那么久,嘴角又不自主的翘起。
      
      她的身子可真软,身上很香。
      
      很快,理智回归他的大脑,他瞬间收起了笑容,转头看向自己的床头柜。
      
      上面摆着一个相框,里面的女孩一身浅蓝色长裙站在海边,海风吹起她的衣裙,女孩双手伸展面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宛如海边的仙子。
      
      他整个人一僵,双手握紧了被子。
      
      瑶瑶看到了。
      
      这句话在他脑海里如同烟花般直接炸开。
      
      谢瑶将乔子笙送回房间,她就失眠了。
      
      看到他床头柜上自己的照片,心里不断问自己:笙哥是不是喜欢我呀?
      
      谢瑶知道了这个事情并没有觉得特别惊喜或者惊恐,只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到天亮。
      
      她洗漱时看着自己眼底的青色,露出一抹苦笑。
      
      谢瑶给自己画了个精致的妆容,以免被人看出她一夜未睡苍白的脸以及黑眼圈。
      
      昨晚乔子笙说找到刘佳豪了,可具体什么情况却没说。
      
      谢瑶正犹豫着要不要去问问他,可又怕两人见面尴尬。
      
      她在门口犹豫片刻,最后一咬牙将房门打开,心里告诉自己人比面子重要。
      
      结果一出门就看到了倚在她家门口的乔子笙。
      
      谢瑶惊讶:“笙···笙哥,你怎么在这?”
      
      乔子笙神情淡定,声音舒缓清冷:“等你。
      
      谢瑶原本还砰砰乱跳的心脏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慢慢平缓了下去。
      
      而她不知道的是,乔子笙的手在口袋里紧握成拳,努力压制着他内心的慌张。
      
      两个人谁都没主动提起昨晚的事情,对此事表现的十分默契
      
      乔子笙转身迈步朝电梯走去,谢瑶紧跟在他身后。
      
      电梯门关闭,狭小的空间将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谢瑶轻咳一声,主动挑起话题:“刘佳豪什么时候被找到的?”
      
      “昨天。”乔子笙简单回答。
      
      “那是谁绑架了他?还是其他什么情况?”谢瑶的心思被吸引到了案子上。
      
      乔子笙继续回答:“刘佳豪父亲上司的家属。”
      
      额···好复杂的关系。
      
      她偷偷掰手指头,心里默念刘佳豪的父亲的上司的家属。
      
      站在旁边的乔子笙瞄到了她的小动作,不由轻笑出声,开口给谢瑶解释。
      
      根据昨天中午刘佳豪的父亲的交代,目前他在一家葡萄酒厂工作,前段时间他发现一个业务经理私下偷吃回扣,还与别人串通将坏的葡萄参在精品葡萄中,送入酿酒厂内。
      
      他看不过去便给他们大老板发了匿名软件举报这件事,很快公司就将那个业务经理告上了法庭,那业务经理被判了十年的牢狱。
      
      之后这事就没了动静,他也只是听说那个业务经理的家属找去了他们酿酒厂的老板。
      
      可那家属也不知道从哪里就打听到是刘佳豪父亲举报的,就将他的孩子绑架了,想以此要挟。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会与匿名包裹案撞在了一起,乔子笙以及高晨几人就顺手将这件绑架案解决了。
      
      谢瑶听完,眉头紧蹙,担心的问:“那家人以后还会报复刘佳豪一家吗?”
      
      乔子笙肯定的回答:“会。”
      
      “那可怎么办?”
      
      男人坐在主驾驶座上侧头看她,看她因为着急,小脚不由自主的跺了两下。
      
      心里腹诽明明很平常的动作,为什么瑶瑶做出来这么可爱好看。
      
      谢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见他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疑惑的叫道:“笙哥?”
      
      乔子笙回过神:“嗯?”
      
      “你在想什么?”
      
      想亲你,这是乔子笙此时最真实的想法。
      
      “没什么。”他将目光收回,启动了车子,出声提醒她:“系上安全带。”
      
      谢瑶这才反应过来,乖乖的哦了一声,认真的将安全带系上。
      
      车子使出小区,速度加快。
      
      谢瑶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业务经理的家属如果继续报复刘佳豪一家可怎么办,这次没有出事算是走运,那下次呢?”
      
      乔子笙余光瞥见她神情越发眼神,眉头微蹙,粉嫩的小嘴也紧抿着。
      
      他抓方向盘的手收紧,喉结上下涌动,这样的瑶瑶也好看。
      
      很快,两人就到了刘佳豪家里。
      
      不过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她家今天来了不少人,都是和刘佳豪父母一般大的年纪,听闻刘佳豪找到了前来祝贺。
      
      谢瑶和乔子笙两个年轻人提着礼物走进来瞬间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原本因为伤心两天暴瘦五斤的刘佳豪妈妈此时脸上也有了笑容,拉着谢瑶走进去跟其他介绍,说是刘佳豪在幼儿园的老师,最后她还特意添了句:谢老师目前还单身。
      
      其中几个女人听到这话眸子瞬间亮了,眼睛不断的在谢瑶身上打量,看的谢瑶很是尴尬。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站在一边的乔子笙如同炸了毛的狮子,沉着脸走上前将谢瑶从刘佳豪妈妈手中夺了过来,挡在了身后,无声的宣誓自己的主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子笙:谁抢我跟谁急!
    评论,前五十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