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章

      坐在一旁的罗君雅听到他的话瞬间激动起来,不等谢瑶开口她就抢答道:“去去去,瑶瑶肯定去,那乔法医什么时候有时间呢,我和瑶瑶可以在休息室等你。”
      
      罗君雅说完,对方并没有回答她。
      
      她低头一看,对方竟然将电话挂断了。
      
      罗君雅无语的看向谢瑶,谢瑶忍不住笑出了声,为他辩解道:“他的性格就是这样。”
      
      法医室:
      
      一穿着蓝色隔离服的法医围着解剖台,解剖台上摆放着七节人骨。
      
      另一名法医拿着纸笔在一旁做记录,有三名穿着警服的男人站在一旁。
      
      虽然法医室有五人,但还是能看出站在解剖台右侧的法医是主导者。
      
      他默不作声的将七节人骨摆列,虽然残缺但大概能看出人型。
      
      乔子笙神情严肃的看着解剖台上的人骨,对身边的人淡淡说道:“死者生前照片。”
      
      记录的法医迅速在资料袋里找出,递给男人。
      
      白色的乳胶手套捏住一角,照片上是一个七八岁的微胖的男孩。
      
      他将照片递给站在旁边的一名警察,缓缓交代:“家属交代男孩名叫范兴阳,2010年9月出生,家住关华路与红林路交叉口附近,在青阳小学上三年级,之前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近半年迷上了电竞游戏,总是逃课去黑网吧打游戏。
      
      据死者父亲范盛国交代,在2月16号晚上九点左右,死者再次逃学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黑网吧,被范盛国抓住带回家挨了打,随后死者就离家出走,从那之后,范盛国夫妇就再也没见过死者,他们一个月前他们还来公安局报过案,说儿子丢了。”
      
      这话说完他转身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夹再次递给旁边穿警服的男人。
      
      “根据这些人骨以及家属叙述得出,死者死亡时间在一个月以内,人骨冷藏不低于20天,其中右上肢及右下肢有骨裂的痕迹,人在受到威胁时会下意识的手臂保护头部,所以死者生前应该受到了暴力殴打,不过致命伤目前不明,死者生前······”
      
      男人的声音镇定舒缓,不带一丝感情,完全没有像其他人对死者的惋惜和同情。
      
      十几分钟后,三名警察了解清楚情况,带着资料走出了法医室。
      
      乔子笙将人骨重新收回冷冻柜里,想起了刚才瑶瑶打来的电话,他转身对正在冲洗解剖台的法医道说:“陈法医,这个案子是谁对外写新闻发言稿?”
      
      被叫作陈法医的男人想了想,回答:“好像是张斌。”
      
      “打电话给他,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
      
      陈法医以为乔子笙是想和陈斌聊案子的事,便点头答应了,随手关了水管,摘下乳胶手套扔进垃圾桶正准备出去打电话。
      
      “等一下。”身后的男人开口制止。“不用了,把他还没发布的新闻发言稿拿给我就可以了。”
      
      陈法医很是不解,但知道乔子笙做事一向有他自己的想法,也不多问点头说了句好,就走出了法医室。
      
      乔子笙知道这顿饭上罗君雅肯定有很多问题等着他,他原本想拉出陈斌去做挡箭牌。
      
      但他一想到饭桌上陈斌讲述案件时,瑶瑶很有可能会对他露出崇拜的眼神,他就抓狂。
      
      瑶瑶只能崇拜他。
      
      韩风饭店二楼302包厢:
      
      乔子笙敲门走了进来,罗君雅见到他立刻站了起来,殷勤的引他入座。
      
      不过男人并没有按照她引导的位子坐下,而是默不作声的坐在了谢瑶旁边。
      
      罗君雅也并没有说什么,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果汁,将那份保密合同展开摆在乔子笙的面前。
      ,
      “乔法医,我就是想稍微了解一下匿名包裹的这个案件,当然前提是不违反你们的规定,其实除了为写文收集题材之外,也是想知道目前我作为受害者处于什么位置,人身是否安全。”
      
      乔子笙神情淡淡的点了下头,算是作为回应。
      
      他的话依旧不多,但罗君雅提出的问题,他也回答了,遇到不能说的问题,他会重避就轻或者直接拒绝回答。
      
      谈到命案,乔子笙的神情有些严肃,说出来的话有很多都是谢瑶听不懂的专业名词。
      
      他的声音舒缓而不拖沓,如同夏日里清澈的溪水,凉凉的,很舒服。
      
      遇到一些难回答的问题,他会敛下眼睑蹙眉沉思,浓密的睫毛在柔和的灯光下打出一道浅浅的阴影,还真像别人说的那样,认真工作的男人很帅,身上会有一股特别的魅力。
      
      这时,一杯果汁推至她的面前,打乱了她的胡思乱想。
      
      男人修长的右手收了回去,他依旧在认真听罗君雅说案子并没有回头看她,可谢瑶还是瞬间红了脸颊,她刚才竟然盯着他发起了呆。
      
      谢瑶喝了口果汁,掩饰内心的尴尬,将目光移向罗君雅。
      
      但她没注意到男人放在桌面的左手一直紧握着,从脖颈到耳尖都有层淡淡的红晕。
      
      她将目光转开后,男人的手也缓缓松开。
      
      饭菜还没端上来,谢瑶闲的无聊,便认真听两人聊起了案子。
      
      其中罗君雅猜测道:“那会不会是男孩离家出走,正好被人贩子看到将他抓走,结果他不听话别人就动手暴打,之后杀害呢?”
      
      说完又怕他们不相信,添了一句:“毕竟拐卖儿童,因不听话被杀害也是发生过的事情。”
      
      谢瑶忍不住提出疑问:“那人贩子为什么要把人分尸剔出骨头用塑料袋包裹放你们家门口?难道说是你们得罪了他们?”
      
      说到包裹,罗君雅有些胆怯,忙解释:“怎么可能,我可是三好公民,平时除了约会都不出门的好孩子。”
      
      谢瑶继续追问:“那你觉得凶手为什么选中会你?”
      
      罗君雅语塞,她又不是凶手,她怎么会知道?
      
      这时乔子笙缓缓开口:“因为凶手想要被人认可。”
      
      谢瑶和罗君雅听了都是一愣,同时朝他看去。
      
      乔子笙缓缓道:“他第一次放置包裹与第二次放置间隔了一周时间,后面的几个包裹时间相隔也都是三天。”
      
      说完他指了指罗君雅:“而她的第七个包裹与前一个仅差了一天,第八个包裹和她是同一天。”
      
      “他将包裹丢在她家门前很大可能并不是认识她或者跟她有仇,这八个被丢包裹的女孩我们查到了一个共同点,就是楼道的摄像头损坏,因为没有摄像头,小区每天人流量又很大,警察一直查找不出凶手是谁。
      
      这让他很有成就感,甚至感觉到兴奋,从刚开始的谨慎多日踩点丢人骨到现在一日丢两次包裹,可以肯定凶手最近的心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很有可能是现实工作中屡次受到打击,让他心情太过压抑,只能在杀人抛尸上寻找快感和自尊。”
      
      这明明只是乔子笙的猜想,谢瑶却觉得很有道理。
      
      目前收到包裹的几个女生都平安无事,其中几个因为生活经济的压力,每天还要照常上班,凶手也并没有对她们下手。
      
      罗君雅低着头,努力的记录着乔子笙的话。
      
      写到一半,她蹙起眉头问道:问道:“那你是通过什么来猜测凶手的心理活动呢?”
      
      “人骨。”乔子笙语气淡淡。
      
      罗君雅忙着记录,谢瑶察觉一道目光在盯着她看,转回头正好撞上乔子笙幽深的眸子。
      
      谢瑶冲他莞尔一笑,捧着果汁的双手对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用口型夸赞道:“好棒。”
      
      得到了谢瑶的肯定,乔子笙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没绷住,如同得了糖果的小孩子一般,露出一抹浅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