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这个名字一出口,良平与郝星龙感觉周围的空气瞬间调至冰点,原本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乔法医脸色变得阴沉可怕。
      
      良平第一次见乔子笙发火是一两个月前在刑警队里,他作为围观都被吓得大气不敢出,没想到这次乔子笙不说话却更可怕。
      
      “她在哪?”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良平不敢开口。
      
      乔法医这一副要杀人的模样,他怎么敢说厉梦珊在哪?
      
      良平咽了咽口水,装傻道:“我···我也不知道。”
      
      乔子笙盯了他两秒,抿着唇什么话都没说,转身朝法医室走去。
      
      郝星龙想开口拦住他,却被良平制止:“副队。”
      
      郝星龙回头看了眼良平:“你拦我做什么,你没看乔法医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良平咽了下口水,小声道:“我就算我不拦你,你也拦不住乔法医呀。”
      
      好像说的没错。
      
      郝星龙蹙眉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了女朋友罗君雅打了过去。
      
      ······
      青阳市解刨室门外,郝星龙和良平两人不顾形象的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刚才乔子笙给厉梦珊打了电话,让她回警察局之后去解刨室。
      
      此时厉梦珊已经进去十分钟了,刚开始里面传来两人打斗的声音,可这会却没有半点声响,郝星龙试图打开门进去,却发现门被乔子笙反锁了。
      
      郝星龙怕出什么大事,赶紧给局长打去了电话。
      
      解剖室里:
      
      解剖台上躺着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她身上被麻绳绑了个严实,嘴上粘了黑色胶带。
      
      厉梦珊双眼通红的看着倚在解剖台单手插兜的男人,他左手随意的拿着一把锋利无比在灯光下闪着森森白光的手术刀,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脸边敲打着。
      
      厉梦珊看着离她的脸很近的刀子,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乔子笙听着她呜呜的哭声,不耐烦的皱眉,手术刀敲在台子上的力气变重,吓得厉梦珊瞬间把眼泪憋了回去,不敢再出声。
      
      这时,乔子笙的手术刀抬起,朝她脸上划来,厉梦珊吓得闭上了眼睛,下意识的侧脸想要躲开。
      
      可脸上并没有传来疼痛,反而嘴上的胶带被划开一条缝让她可以呼吸。
      
      厉梦珊见自己可以说话,瞬间朝乔子笙瞪去,嘴上含糊的吼道:“乔子笙!”
      
      她开口说话扯动嘴边的肌肉,嘴周围的脸颊因为拉扯弄得很痛。
      
      但她还是咬牙痛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回去我就告诉我爸,让他罢了你的职。”
      
      “啪”一声轻响发出。
      
      厉梦珊的脸颊上传来手术刀冰凉的温度,刚才那一声就是手术刀拍在她肌肤上的声音。
      
      手术刀在她脸颊上滑动,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冰凉吓人。
      
      乔子笙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手却很稳,并没有伤到她半分。
      
      男人垂眸看着躺在解剖台上的女人,看她因为害怕不断的眨眼,睫毛不断乱颤。
      
      乔子笙满意的斜勾嘴角,语气清冷寡淡:“知道害怕是件好事。”
      
      厉梦珊终于逞强不下去了,语气里带着哭腔:“乔子笙,你想干嘛呀。”
      
      她说出最后一下字,终于忍不住哭出来声。
      
      乔子笙开口道:“你在背后说瑶瑶什么了?”
      
      厉梦珊眨巴着眼睛,语气变得吞吐:“我···我什么都没说。”
      
      乔子笙的眸子变得阴沉,站直了身子盯着她,声音冰冷:“没说。”
      
      “我···我就说她除了有个好看点的皮囊,根本···根本一无是处,根本配不上你。”
      
      “啪”乔子笙将手术刀重力拍在解剖台上,发出金属与金属相撞的清脆声响。
      
      厉梦珊吓的浑身一颤。
      
      “还有呢。”
      
      厉梦珊不敢在开口。
      
      可乔子笙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她:“说。”
      
      厉梦珊咽了咽口水:“我只是随口吐槽一句,她竟然说我没有教养,她自己装什么白莲花,那孩子就是是邓景山与赵敏栀偷情生下来的,我又没有说错。”
      
      对于厉梦珊吐槽其他人的话,乔子笙并不敢兴趣,他只想知道她到底说了瑶瑶哪里不好。
      
      厉梦珊越说越气,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不顾嘴上胶带撕扯的疼痛,大吼起来:“她一个破二本毕业的幼师有什么好,你怎么就那么喜欢她呢,我可是追了你四年,你就不能好好的正眼看看我,我哪里比不上她,我比她性感、比她学历好、比她家世好,以后也会比她对你好,我就纳闷了,你到底喜欢她哪一点?”
      
      “你根本不配跟她比。”
      
      “乔子笙!”厉梦珊怒吼道,气的整个上半身都离开了解剖台,最后重重摔了回去。
      
      “你不要太过分!”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乔子笙伸过来手,揭开她嘴上胶带的一角,缓缓道:“我不管你想仗着厉局如何娇蛮任性,但——一旦你敢打瑶瑶的主意。”
      
      “刺啦”他将她脸上的胶带瞬间撕掉,痛的厉梦珊痛呼出声,眼泪从眼眶瞬间涌出:“这就是下场。”
      
      “不,会比这次恐怖百倍。”
      
      说完他将手上的胶带捏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打开旁边的水龙头清洗一遍双手,用纸巾擦着手重新走回解剖台前,看着厉梦珊语气清淡嘴角含笑说道:“记住了?”
      
      厉梦珊抿着痛到发麻的嘴巴,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于此同时,外面响起青阳市张局长的焦急的声音:“乔子笙,你别乱来。”
      
      厉梦珊听到这声音,哭着大喊:“张伯伯救我!”
      
      乔子笙瞥她一眼,厉梦珊瞬间收了声,只敢小声低泣。
      
      这时外面传来两道女人的声音:“什么情况?”
      
      其中一道熟悉的声音让乔子笙浑身一震。
      
      这时,门外响起拍门声,谢瑶着急温软的声音传来:“笙哥,你别乱来,快开门。”
      
      乔子笙随手拿起解剖台上的手术刀在厉梦珊手腕轻轻一划,绳子断开。
      
      门外的谢瑶急的脸都红了,她没想到紧紧因为厉梦珊在背后说了她几句坏话,乔子笙竟这么大动干戈,就连公安局局长都叫来了。
      
      就在谢瑶准备再次拍门时,里面传来啪嗒一声,随后法医室的房门打开。
      
      谢瑶一抬眸就看到穿着白大褂,面无表情的乔子笙。
      
      很快她的目光移到了他的手上,他的左手上竟然拿着一把手术刀。
      
      谢瑶以为厉梦珊出事了,立刻将门推开想要进去查看,刚迈一步一只大手就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别进去。”谢瑶头顶传来乔子笙清冷的声音。
      
      这会谢瑶怎么会听他的,目光已经朝里面看去。
      
      解剖台上,厉梦珊已经坐了起来,正在努力的解着腿上的绳子,看样子不像是受了伤。
      
      听到门口的声响,她抬起头来,红彤彤的两只眼睛还流着眼泪,不过要说最惹眼的便是她嘴两边红肿的脸颊。
      
      就连嘴巴都是红肿的,谢瑶以为是乔子笙打了她,仔细看了看发现不像是。
      
      这时张局长走了进来,语气严肃:“乔子笙,你这是做什么?”
      
      乔子笙语气淡淡:“她说错了话,给她一些教训。”
      
      “胡闹,你······”张局长刚想骂两句,却想起来乔子笙和厉梦珊两个人都是从省局调下来的,根本不是他的手下,就算犯了错也不应该由他说了算。
      
      “我回去就给厉局打电话,看他怎么处罚你们。”说完气哼哼的转身走了。
      
      见厉梦珊没什么大事,众人都松了口气。
      
      不过,谢瑶的目光也瞥到了解刨室里的几个玻璃罐里,吓的尖叫出声:“啊!”
      
      乔子笙最先反应过来,右手收力,将她搂入怀中,左手将手术刀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安抚住她的后脑勺:“别怕。”
      
      这时谢瑶才算明白乔子笙为什么不让她进去了。
      
      玻璃瓶里是一个刚成形的婴儿,因为长期被福尔马林浸泡,皮肤暗黑,双眼紧闭,很是吓人。
      
      其他几个大大小小的罐子里,也全都是浸泡的人体内脏。
      
      谢瑶平时日里哪见过这些,此时在乔子笙怀里吓得瑟瑟发抖。
      
      因为她的尖叫,将门口好奇往解刨室里探脑袋的罗君雅也吓了一跳,不过在她还没看清楚里面是什么时,郝星龙已经将她拉回了身边安抚。
      
      厉梦珊从解刨台上下来,看着刚才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此时竟然动作轻缓语气温柔的安慰着怀里的女人,她的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掉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瞪了谢瑶一眼,不屑的轻哼一声,快步逃出了解剖室。
      
      荣华饭店:
      
      谢瑶脑海中还是不断的回响解剖室里的那些玻璃罐,特别是对那个婴儿印象最深。
      
      她一连喝了三杯热水,可身体依旧发抖,手指冰冷,嘴唇泛白。
      
      乔子笙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吓到的谢瑶,只能一杯一杯的帮她续热水。
      
      这时坐在对面的郝星龙忍不住开口解释:“谢瑶,你别害怕,其实那个小婴儿也是个受害者,他不到八个月就被人从它妈妈肚子里剖了出来丢弃路边,造成了一尸两命,后来受害者的家属把它捐给了青阳大学的法医专业做了人体标本。”
      
      谢瑶听完愣愣的看着郝星龙,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吃过晚饭,罗君雅和郝星龙先开车走了,路过乔子笙时还说让他好好把握机会。
      
      刚开始乔子笙还没明白机会是什么?
      
      到了谢瑶租的房子,看着谢瑶可怜兮兮的说害怕,乔子笙才明白罗君雅嘴里的机会。
      
      原来是陪不敢入睡的瑶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子笙:预测到这是无法入睡的一夜,想运动。
    啦啦啦,我要入v了~
    看到这里差不多就明白这是个病娇法医暗恋聪慧温萌小幼师六年,展开追妻之路的小甜文了。
    其实都写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这个故事你们是否喜欢,绛颜小可爱还说我是给自己压力太大,可是写文怎么可能压力不大呢。
    谁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就弃我而去了,哈哈哈哈哈。
    在这推荐一下我自己:一个爱写甜文、爱打游戏、爱睡觉的小作者。
    如果喜欢我,就去收藏一下我的作者专栏吧,么么么
    再然后推荐我的完结文:《去给媳妇开家长会》《我怀疑老公出轨了》《我的卡你一辈子都刷不完》
    以及后面要写的预收文:《容许你啃一口》
    还有,这章留评前一百,发红包~
    亲亲们,不要再养肥我了,没支持我就没动力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