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罗君雅神神秘秘的说道:“邓景山的老婆前段时间自杀了。”
      
      听了罗君雅的话,谢瑶一愣:“自杀了?”
      
      她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大,降低了声音:“为什么?”
      
      罗君雅努着嘴摇头:“我不知道,我昨晚回家取东西,我爸吃饭时说的。”随后继续说道:“难道是她知道自己老公在外面养小三的事情了?”
      
      谢瑶蹙眉,问她:“你见过邓景山的老婆吗?”
      
      罗君雅点头:“见过呀,每年春节邓景山都会带着她来我家拜年,而且她还是我妈的牌友。”
      
      这么说来罗君雅和那个女人接触还挺多。
      
      “那你觉得她是知道老公出轨就自杀的性格吗?”
      
      坐在对面的罗君雅想了想,摇头。
      
      “不像是,她的性格很开朗,我觉得如果知道邓景山出轨,她肯定会用这件事威胁邓景山,让他净身出户。”
      
      谢瑶颇为惊讶的挑挑眉,这么说来这是个很有主见和手段的女人。
      
      按理说这样的性格她肯定会活的很好,怎么会自杀呢?
      
      脑子里有想起多米的说的爸爸不要他们母子的话,怎么都觉得有些说不通。
      
      如果他的妻子自杀,那邓景山不应该对赵敏栀更好,过几年直接娶进门吗?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要她们母子?
      
      这件事想不通的地方太多,谢瑶干脆就不想了。
      
      在两人快吃完时,罗君雅的男朋友来了,说是刚下班接罗君雅回家。
      
      说起来上个包裹案子似乎加速两人的感情,目前罗君雅已经将之前租的房子退了,直接搬到了郝星龙家里。
      
      如今两人感情如胶似漆甜的掉牙,谢瑶不想做两人的灯泡,便先提前走了。
      
      吃饭的地方离她住的地方不远,走路也不过二十分钟,谢瑶便溜达着走回去,只当消食了。
      
      她刚进入小区,就看到远处一个男人与女人正在对视,两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她还没走进就听到女生清亮的声音:“我不走,我就要跟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
      
      男人没有说话,转身继续朝外走,女人立刻小跑着跟上:“乔子笙,你怎么没有半点绅士风度,我爸让我跟着你来办案,来之前可是专门叮嘱你好好照顾我,可你现在根本就不关心我。”
      
      听到乔子笙三个字,谢瑶站住了,于此同时正朝小区外走的乔子笙也看到了她,两人相互对视。
      
      他旁边一直叽叽喳喳的女人终于察觉不对,住了口,随着男人的目光看过来。
      
      谢瑶感受到了女人打量的目光,微微侧头与她对视,礼貌的朝她笑着点了下头。
      
      谢瑶迈步朝他们走,笑道:“笙哥,你怎么在这里?”
      
      乔子笙看她的态度,眸光微闪,语气镇定:“来蹭饭。”
      
      呃,如今蹭饭也可以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了?
      
      旁边的厉梦珊看着对面这个长相清秀可爱的女生说道:“子笙,不介绍一下吗?”
      
      她嘴角噙着一抹得体的笑容,心里却对谢瑶产生了很大的敌意。
      
      厉梦珊说话时还朝乔子笙走近一步伸手想要圈乔子笙的胳膊装作亲昵,不过男人反应极快的侧身躲开,直接忽略她说的话,迈步朝谢瑶走过来,开口询问: “怎么下班这么晚?”
      
      面对此时的情形谢瑶不知道怎么应对,不过她也学着乔子笙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乔子笙接她肩包的手:“和朋友去吃饭了。”
      
      乔子笙的手僵在半空,顿了一下,缓缓收回。
      
      “瑶瑶,你别······”误会。
      
      他后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厉梦珊就走了过来,伸出手声音清脆:“你好,我叫厉梦珊。”
      
      谢瑶看了眼这个长相不错的女生,伸出手礼貌的握了一下:“你好,谢瑶。”
      
      厉梦珊,挺熟悉的名字。
      
      谢瑶脑海里响起昨晚一直给他打电话的女人,就是叫这个名字。
      
      厉梦珊不是拐弯抹角的性格,直接开口问:“你和子笙是什么关系?”
      
      谢瑶没料到她会这么直接,怔了怔说道:“对门邻居。”
      
      谢瑶看着对面这个叫厉梦珊的女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见谢瑶一副淡定没打算问她的意思,厉梦珊主动交代:“我是子笙的搭档。”
      
      厉梦珊故意找了个比较暧昧的词汇,她感觉到旁边射来一道冰寒的目光,不过厉梦珊并不在意,她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乔子笙是她的。
      
      不过显然谢瑶并没有和她争抢的意思:“这么晚了,我就不请你们上去坐坐了,晚安。”说完,谢瑶绕过两人朝家里走。
      
      一向被人夸赞聪明高智商的乔子笙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谢瑶越走越远的背影。
      
      感情空白的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如果谢瑶吃醋了,他还能跟她解释别误会,他和厉梦珊根本没什么。
      
      可对于谢瑶丝毫不在意的态度,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
      
      乔子笙看着谢瑶进入楼道,心里升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气。
      
      厉梦珊被他充满怒火的眼神吓得后退两步,强装镇定道:“你···你看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目前我们一起来青阳市处理案子我就是你的搭档。”
      
      乔子笙薄唇紧珉,迈步朝小区外面走。
      
      厉梦珊小跑着再次挡在他面前,眼圈泛红,怒吼着叫出他的名字:“乔子笙!”
      
      男人依旧不理,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厉梦珊声音里带着哭腔:“你生气你就骂我呀,你干嘛不说话,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态度让人很恼火。”
      
      厉梦珊一直做各种事情努力的想引起乔子笙的注意,可他的一直都是漠视的态度。
      
      其实被讨厌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对方根本把你当空气。没有半点情感,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你这么一个人,就算厉梦珊做再多都不可能在他心中留下半个墨点。
      
      谢瑶站在阳台上,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那个叫厉梦珊的女孩蹲在了地上把脸埋进手臂里,似乎在哭。
      
      刚才听她吼的那声乔子笙,谢瑶认出了她,是几年前在小区里大喊乔子笙名字的女孩。
      
      乔子笙并没有理会身后呜呜大哭的女生,直接打车回了家。
      
      躺在床上的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自从目睹了乔母被人用刀捅死血流成河的场面,乔子笙就会经常做噩梦变得神经衰弱甚至失眠。
      
      最严重的时候他需要服用足量的安眠药才能睡下。
      
      这只兔子布偶是他24岁生日时,谢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这只兔子仿佛有魔力一般,乔子笙每次抱着它狂躁的心都会缓缓安定下来,胡思乱想的脑子都会被谢瑶的可爱的面容占据。
      
      这么多年,这只兔子他一直随身携带。
      
      可今晚,兔子也安抚不了他慌乱的心。
      
      清晨,谢瑶起床收拾好一切出门准备上班。
      
      刚出走楼道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男人。
      
      谢瑶蹙眉疑惑,大清早笙哥怎么又在她小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子笙:我需要解释。
    这时候女主对男主还没那么深的感情,所以不会去和其他人争
    今天依旧短小,写了三千多,但一部分不能用,么么么。
    继续红包,前五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