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谢瑶快速将内衣收回卧室,拍了拍泛红的脸颊,佯装镇定的走去厨房。
      
      门外,乔子笙将手中的烟抽完,掐灭,扔进角落里的垃圾桶。
      
      重新进去关上了房门,隔着玻璃门可以看到谢瑶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他迈步走过来,将玻璃门打开,切菜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谢瑶听到玻璃门声,回头看他,见他正盯着自己发呆。
      
      谢瑶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男人回神:“怎么了?”
      
      谢瑶手上忙个不停,将土豆切片泡入水中:“你发什么呆。”
      
      乔子笙嘴角含笑,摇头:“没什么。”
      
      原本谢瑶以为话题会到此终止。
      
      谁知乔子笙突然叫了她的名字:“瑶瑶。”
      
      “嗯?”谢瑶一边回答,一边忙着开火。
      
      乔子笙倚在玻璃框上,看着她纤细的背影,鼓起勇气说:“我想娶你。”
      
      乔子笙说“娶”字时,正好是谢瑶往油锅里放肉片,锅里发出呲呲啦啦爆炒的声音,谢瑶没听清楚:“笙哥,你刚才说什么。”
      
      男人沉默了两秒,再次重复:“我想娶你。”
      
      谢瑶翻菜的手一顿,她是万万没想到乔子笙会在她下厨忙碌有没有形象时说出这句话。
      
      “你···你是不是饿傻了,竟然说起胡话了。”
      
      说完,她回神用毛巾擦了下手,将他退出厨房:“你先去沙发上坐会,饭马上做好了。”
      
      乔子笙抓住她纤细的手腕,表情认真:“我没有在说胡话,你知道我喜欢你·····”
      
      “乔子笙!”
      
      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乔子笙怔住,将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他知道谢瑶是真的生气了。
      
      以往她都是叫他笙哥,只有生气时才会连名带姓的喊他,虽然声音依旧轻柔没什么震慑力。
      
      “菜要糊了。”谢瑶神色慌张的将手腕从他手掌中挣脱出来,将他推出厨房,关上了玻璃门。
      
      谢瑶余光瞥到了他依旧维持着站在玻璃门外的姿势,背后也能感觉到他那无法忽视的目光。
      
      她做饭一个多小时,他就站在那里看了她一个多小时。
      
      直到她将最后一盘菜盛入盘中,身后的玻璃门打开,身后伸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我来。”
      
      谢瑶也没跟他客气,朝旁边挪了一步,给他腾出位置。
      
      饭桌上,谢瑶坐在乔子笙的对面,因为刚才的事情,气氛很尴尬。
      
      不,或许只有谢瑶自己觉得尴尬,对面的男人像是不受影响一般,默不作声的吃着饭菜。
      
      他的动作斯文,明明面前摆的家常小菜,他却如同吃西餐一般优雅。
      
      谢瑶却是一口吃不下,不停的喝水,原本满满的一杯温水此时已经见底。
      
      她想起身重新去倒一杯,坐在对面的男人伸过来了手,将她手中的杯子拿了过来,起身倒了杯水放置她面前的餐桌上。
      
      乔子笙抿着唇看着她,脸色不算好看。
      
      “瑶瑶。”他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委屈:“我说喜欢你想娶你是不是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
      
      谢瑶顿了下,沉思片刻,斟酌着怎么说:“算不上困扰,就是太突兀了,我·····”并不讨厌,只是一时无法接受。
      
      谢瑶后面的话没说完,乔子笙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直接挂断。
      
      乔子笙刚将手机放在餐桌上,手机铃声就再次响起。
      
      谢瑶瞥到了上面的备注:厉梦珊。
      
      一个女生的名字。
      
      乔子笙再次挂断,不过对方依旧不死心,很快再次打来。
      
      谢瑶不得不出声劝道:“人家一直打你电话肯定是有急事,接吧。”
      
      “是我们局里的一个小刑警,不用理会。”
      
      谢瑶看着他将手机直接关了机,抿了下唇,没有再说。
      
      一顿饭虽然吃的不是很轻松,但还是吃完了。
      
      谢瑶将乔子笙送走后,就收拾一番,躺在了床上。
      
      关上了灯,脑海里一直回想着今日乔子笙的话以及饭桌上的那几通电话。
      
      厉梦珊,应该是个女警察吧。
      
      找他是因为案子的事情,还是······
      
      次日中午,天空晴朗,阳光明媚。
      
      欢宝双语幼儿园的餐厅里:
      
      一个女老师正满脸笑容,声音清亮的让小朋友们把自己的小碗摆好。
      
      谢瑶站在自己班前随时解决需要帮助的孩子,餐厅的阿姨正在一个个的添饭。
      
      这时,门外响起一道娇滴滴的声音:“谢瑶。”
      
      谢瑶闻声望去,就看到门口的赵敏栀,她快步走出教室:“园长。”
      
      今日的赵敏栀打扮的很漂亮,原本就魅惑的桃花眼用眼线笔将眼尾微微勾翘,看人时总有种挑逗的意味,口红也是最近流行的斩男色,一头闷青色波浪长发,性感的平肩紧身裙,裙子很短,勉强遮住大腿根部的那种。
      
      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将她纤细的双腿衬得又细又直,别说男人,就连谢瑶看了都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双腿真漂亮。
      
      因为离得近,谢瑶还能闻到她身上似有若无的香水。
      
      今日的香水的味道与往日不同,看得出今日的赵敏栀在自己身上下了不小的功夫。
      
      “我想带多米出去吃顿饭,一会就将他送回来。”
      
      谢瑶听完点了点头:“好,你稍等一下。”
      
      说完进了餐厅,将正在吃饭的多米拉了出来。
      
      多米是谢瑶班的一个学生,也是园长的儿子。
      
      父母有时带着孩子出去吃顿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谢瑶并没有在意。
      
      而且过了两个小时,多米就被赵敏栀送了回来。
      
      不过另谢瑶惊奇的是,下午放学赵敏栀亲自来接多米回家,这可是少有的事情。
      
      而且谢瑶察觉她来接多米放学时比中午接吃饭时心情好很多。
      
      谢瑶无意间还瞥到了她脖颈处遮掩不住的吻、痕。
      
      这一下子提醒了谢瑶赵敏栀是小三的事实,原本脸上的笑僵住了。
      
      不过赵敏栀此时的心情大好,牵着多米的手笑着问他晚上想吃什么,根本没注意到谢瑶的不对劲。
      
      一连三天,下午放学,赵敏栀都亲自来接多米,不过谢瑶却觉得她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沉重。
      
      这天周四,第二节课是自由活动时间,院子里其他小朋友都是跑来跑去相互嬉戏。
      
      谢瑶却发现多米自己坐在远处的石阶上,看上去闷闷不乐。
      
      她走上前在多米旁边坐下,柔声问他:“多米怎么不开心了?”
      
      年仅六岁的多米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心思,谢瑶问他,他也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谢瑶哄了他很久,才听他小声嘀咕道:“妈妈这两天总是骂我没用。”
      
      谢瑶揉着他的小脑袋问:“你妈妈为什么说你没用?”
      
      多米双手抱着膝盖,将半个脸埋进膝盖里,语气沉闷:“因为爸爸不喜欢我了。”
      
      谢瑶没有多想,继续安慰他:“瞎说,你爸爸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已经对谢瑶打开心扉的多米辩解道:“他就是不喜欢我了,他从没有送我上学接我下学过,平时他也很少陪我和妈妈总跟我说他工作很忙。”
      
      谢瑶默不作声听着。
      
      “昨天妈妈说爸爸可能不要我们两个了,还骂我没用不讨爸爸喜欢,半夜我醒过来还听到妈妈在房间偷偷哭。”
      
      说道这里,多米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睛,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里有眼泪在打转,他的两只小手抓住谢瑶的胳膊,说道:“谢老师,你说爸爸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我,前天中午他和妈妈还带我去吃大闸蟹,还可开心的给我买玩具。”
      
      “是不是我买的玩具太多了惹他生气了,我···我可以把那些玩具退了,只要爸爸别讨厌我,我可以一直不买玩具。”小家伙越说越急,小眼泪也止不住的掉下来。
      
      谢瑶抿着唇,心疼的将他搂在怀中轻声安慰:“不怪你,你没有错。”
      
      原本一直压抑着的多米被谢瑶抱进怀里后,终于控制不住呜呜大哭起来。
      
      谢瑶抱着他颤抖的小身子,不知该如何安慰。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多米的爸爸应该就是电业局的副局长邓景山。
      
      不过多米说邓景山不要她们母子了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他包养小三的事情被他妻子知道了,所以他不得不对赵敏栀放手?
      
      如果真是这样,赵敏栀这几天的低落的情绪确实说的通。
      
      估计赵敏栀原本是想靠着多米留住邓景山的心,只不过没想到男人这么狠,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不要。
      
      小孩子哭累了,就在谢瑶怀里睡着了。
      
      因为多米的话,谢瑶心里一直很沉闷,直到下午放学。
      
      今天变回了她家的保姆接送,赵敏栀没有再出现。
      
      谢瑶背着包在大街上闲逛,不想回住处,她便给罗君雅打了电话,约她出来吃晚饭。
      
      两人是在生源火锅城碰的面,说起来两人也有段时间没见了。
      
      罗君雅的那篇结合现实案件写的悬疑文已经完结,正在修改校队阶段,她也就没时间出来聚餐了。
      
      两人落座后点了不少东西,罗君雅见服务员走后,表情变得神秘故意压低声音:“瑶瑶凑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爆炸性新闻。”
      
      谢瑶不解,但还是将身子前倾:“什么?”
      
      罗君雅神神秘秘的说道:“邓景山的老婆前段时间自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子笙:看到她做饭的样子,冲动了。
    想有个温馨的家,有我有她。
    红包五十,继续评论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