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8章

      .
      或许只是重名?
      
      看了本条新闻中关于宋陌籍贯和学校的描述,安阎基本确定失踪者齐溪的男朋友就是同一天坠崖身亡的宋陌。
      
      宋陌坠崖当天确认死亡,上了第二天的新闻。
      
      而齐溪失踪的事,是三天后才由她父母报的案。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警察按照齐溪父母提供的线索查到云市迷心民宿之后,就查不到任何和她有关的消息了。
      
      无论是本地的村民,还是宋陌坠崖当日和他在一起的朋友,都没有见过齐溪这个人。
      
      就连周边的摄像头都没有拍到齐溪出现的画面。
      
      查着查着,警察和齐溪父母都开始怀疑,齐溪真的来过迷心民宿附近吗?
      
      能证明她来云市的,就只有一张车票而已,甚至都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齐溪曾经来过迷心民宿附近。
      
      几经搜查无果,警察换了个方向,继续调查齐溪失踪的事情。
      
      至于最后有没有找到齐溪,安阎就不得而知了。
      
      在安阎看来,齐溪很有可能是在来约会的路上被人拐卖到偏远山村了,也有可能是在来的路上遇害,犯人把尸体藏得很深,警察一直没找到。
      
      无论是哪一种,齐溪这辈子都回不了家了。
      
      关浏览器之前,安阎又看了眼宋陌坠崖的那条新闻,直觉告诉他,宋陌和齐溪两个人的案子说不定会有什么关联。
      
      安阎摇摇头,应该是他看书看太多想岔了。
      
      根据现有线索,两个案子有关的可能性真的很低,如果真有关系,他一个万年黑手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安阎之前说低血糖是骗周乾的,他这会还不饿,想先睡个回笼觉再去吃早午饭。刚躺在床上闭了眼,就被走廊上的尖叫声吵醒了。
      
      紧接着,是无止尽的嚷嚷声,几个人硬生生吵出了几十个人的效果。
      
      安阎被吵得烦透了,干脆起身开门,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吴显手里捏着被他揉皱了的住户守则,咬着后牙槽吼周乾,“这东西你昨天就看到了吧?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陈雅胆子小,你知道陈雅刚才看到这个住户守则后有多么害怕吗?”
      
      周乾红着脖子解释,“是,我是昨天看到的。我提前告诉你们又有什么用?难道我们能换一个地方住吗?”
      
      吴显也知道迷心民宿是他们唯一能住的酒店。
      他偏头看了眼红着眼睛的陈雅,说道:“至少我能让你提前把房间里的守则撕了,或者,就我一个来……”
      
      陈雅打断吴显的话,“你别胡说,我是肯定要跟你一起来的。”
      
      吴显转身看着陈雅。
      
      陈雅拽着吴显的胳膊,继续说道:“我没事,就是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被吓着了,这会缓过来了。”
      
      吴显疑惑道:“真的?你晚上敢在这里住?”
      
      陈雅点头道:“嗯,我和你住一个房间,没什么好怕的。”
      
      吴显笑了笑,刮了下陈雅的鼻子。
      
      陈雅对周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周乾,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你不用道歉,没提前给你们说清楚情况是我的问题。”周乾组织好语言说道,“迷心民宿到了晚上是有点邪门,不过只要我们按照守则上说的去做,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杨沃绷着脸说道:“真的只要按守则说的做就没事吗?只要那么做就无事发生的话,这里又怎么会有闹鬼的传闻?一闹就是几年?”
      
      许霖慢条斯理地拿着消毒湿巾擦手,“你们有时间讨论那些有的没的,不如关心一下迷心民宿的卫生问题,我在房子里拿着湿巾随便一抹,哪哪儿都有土,真不知道晚上要怎么睡了。这地方真的有每天按时打扫吗?”
      
      吴显不解道:“有那么脏吗?我觉得我的房间还好啊。”
      
      许霖调侃道:“有陈雅给你收拾,你当然不知道脏了。”
      
      陈雅脸一红,指了指安阎,对着吴显他们说道:“你们要聊天换个地方聊,别堵在路中间,没看到有人要过去啊?”
      
      突然被提到的安阎:“……”
      他其实并没有想过去,他只是在站在门口光明正大地听他们“吵架”而已。
      
      有陈雅起头,其他人都以为安阎站在那里不动是因为被他们挡了道,非但没有误会安阎有心听他们说话,各个都觉得对安阎不好意思。
      
      周乾:“抱歉,刚才只顾着和他们说话,没看到你要过去。”
      
      安阎说道:“没事,我下去吃饭了,你们继续。”
      
      安阎说完一本正经地穿过他们五个人,径直走到楼梯处下了楼。
      
      大老远的,就看到楼下前台小妹正坐在位置上发呆。
      
      安阎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桌子,“小姐,这会去餐厅有饭吗?”
      
      前台小妹抬头道:“有的,去了就可以吃。”
      
      “谢谢。”安阎犹豫再三,开口问道:“你们民宿一直是现在这个老板吗?换过的话,现在这个老板是什么时候来的?”
      
      安阎嘴上一直否认,可心里依旧对民宿老板的身份抱有希望。
      
      希望民宿老板就是他要找的杜鸩。
      
      前台小妹答得很干脆,“新老板是两年前来的,那之后,就再没换过了。”
      
      安阎心中一喜,时间和杜鸩离开他的时间点对的上。
      
      安阎胳膊肘搭在桌子上,紧张地看着前台小妹,“你知道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吗?”
      
      前台小妹一脸懵懂,“老板就叫老板啊,他没有名字。”
      
      “……”
      安阎悬在半空的心高高挂起,恐怕再也落不了地了。
      
      安阎又问道:“那你们老板平时住在这里吗?”
      
      前台小妹:“住啊,我们老板这会正在民宿后面的小院子吃饭呢。”
      
      “谢谢。”安阎的心情好了一点,开口提醒前台小妹,“你下次抬头看人的时候手扶着点头,刚才看我的时候,头都快从后面掉下来了。”
      
      以为自己装人装的很像的前台小妹,“……”
      
      像迷心民宿这种凶名在外的地方,一年都住不了几个人。
      餐厅却收拾的像模像样,饭也做的精细,一眼看过去,中西式早餐都有,色香味俱全。
      唯一可惜的,就是眼下给客人做饭的都不是人。
      
      安阎不讲究吃的,随便用餐盘端了份包子稀饭就去围观民宿老板吃饭了。
      
      一出迷心民宿后门,安阎先看到的是立在院中的巨大黑色遮阳伞。
      
      民宿老板穿着一身黑红色西装坐在伞下,身姿笔挺。
      右手端正地捧着一本烫金的红皮本,微微垂眸看着,给人一种极端自律的感觉。
      餐具和食物整齐地摆放在身前的餐桌上,没有动过的痕迹。
      
      他的气质和杜鸩太像了。
      安阎仿佛梦回和杜鸩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把眼前人当作杜鸩,大步向他走去。
      
      注意到有人过来,民宿老板单手合上红皮本的书脊,转头看向安阎这边,一身红衣衬得脸极白,一双眼睛黑沉沉的,“你是什么人?”
      
      一瞬间,安阎的梦醒了。
      
      还没确定民宿老板的身份,安阎不好意思坐他对面,端着盘子在旁边的桌子坐下了,“我是这里的租客,姓安名阎,阎是阎王的阎。我们昨天晚上刚见过面。”
      
      民宿老板:“哦。”
      民宿老板专注地看着手里的本,没再给安阎一个眼神。
      
      安阎斯文地吃着早餐。
      
      民宿老板看了一会手里的本,抬起下巴看着安阎,“那边还有桌子,请你坐得离我远一点。”
      
      安阎偏头看着他,“我坐在这里影响到你了?”
      
      民宿老板点头。
      
      安阎开始闹了,“我坐在这里一没发出声音,二没挡着你看书的光,你凭什么让我离开啊?我们好歹是一起玩游戏的关系,你至于这么不熟吗?”
      
      民宿老板放下书道:“和我玩游戏的人就是你?”
      
      安阎点头,“当然了,不信我给你看纸牌。”
      
      “你不用走了。”民宿老板闻言拿着手中的红皮本站了起来,居高临下道,“祝你用餐愉快。”
      
      安阎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你什么意思?”
      
      民宿老板回头看着安阎,“这块地方让给你了,我对死人一向很有同情心。”
      
      安阎:“……”
      真想拿手里的肉包子糊民宿老板一脸。
      可想想那张脸和杜鸩的一样,他就舍不得了。
      
      安阎冷着脸吃完饭,把餐盘送回去后就上楼了。
      
      路过许霖的房间时,一股消毒液的味道扑面而来,特别冲。
      
      房门大开着,许霖正戴着口罩、手套蹲在地上擦地,旁边兑好的消毒液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
      
      听到脚步声,许霖回头看着安阎,“不好意思,熏到你了。”
      
      安阎摆摆手道:“没关系,你一会打扫完了多通会风,要不然晚上没办法睡觉。”
      
      “好的。”
      许霖点了头,继续埋头苦干。
      
      安阎大步走到房间,想着以什么目的把二楼的所有画拿到房间,才显得不那么突兀。
      或许,他可以打着恐怖直播的幌子拿画?
      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就说他会在十二点之前还回去。
      
      晚上八点,安阎准时开始直播。
      
      观众们先发了一波弹幕表示关心。
      
      “看见主播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主播昨晚睡得是不是特别甜?”
      “我礼节性问一下,昨晚主播带回来的那幅画还好吗?”
      ……
      
      安阎:“不好,那幅画里的大兄弟已经凉了。”
      
      一片“……”从手机屏幕上飘过。
      
      安阎拿起房间里还没来得及还回去的画给观众们看,“你们看,他走了以后,这幅画都变好看了。不管是人物的脸部的线条还是颜色,都比昨天晚上好了很多,连胳膊都长出来了。”
      
      观众们一个个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半天,发现其中玄妙后,开始疯狂发弹幕。
      “那不是你自己的脸吗?主播在自己吹自己?”
      “真不是主播自己画的?”
      “我知道主播自恋,但是从来没想到主播这么自恋。”
      ……
      
      “不可能,画上的人怎么可能是我。”安阎把手机立在桌子上的手机支架上,双手拿起画框仔细看了起来,“……我去!还真的是我。”
      他早上出门前看到的还不是这张脸啊!
      
      是这幅画本来就长这样?
      还是哪只倒霉鬼悄悄进来画在上面的?!
      他今天离开的时间也不长,不够时间画这么复杂的画吧?
      
      想着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安阎先把这幅画放好了,笑着对观众说道:“既然你们对这幅画这么在意,我一会把二楼走廊所有的画都带回房间,让你们一幅接一幅的仔细看看。”
      
      回忆起昨天在走廊上看到的恐怖景象,弹幕吓到变色。
      
      “我的天,昨晚看不清都那么恐怖了,带回房间看是要吓死我们吗?”
      “主播,求放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你们应该都知道攻是谁了吧?
    最近差不多更新就是这个点了(晚上九点到九点半,字数3000+),等适应这个时段后,我看再能不能提前。
    惯例前排50个小红包,谢谢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