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8章

      .
      杜鸩很快把自己收拾妥当了,彬彬有礼道:“安阎,我要先回房再看点东西,半个小时后,我们一起去吃早饭怎么样?”
      
      安阎点头道:“好,一楼大厅见。”
      
      杜鸩微微点头,转身出门。
      
      安阎看着杜鸩的背影出神。
      
      杜鸩今日对他的态度谈不上疏离,可也不像昨天那么亲近了。
      
      安阎觉得有点难受,但更多的,是安心。
      
      真好,杜鸩没有看那一柜子他找不到的自己和过去,没有再迷失在过去里不可自拔。
      
      安阎简单地洗漱后就下了楼。
      
      最近一直下暴雨,迷心民宿的一楼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息,清新的味道陪着哗哗的雨声,时而让人清醒,时而勾人昏昏欲睡。
      
      安阎站在一楼的窗口吹了吹风,坐在双人沙发上等杜鸩。
      
      大厅门口,杨沃站在那里拿着手机不停地打电话,不知道他在给谁打,只知道电话一直没有拨通。
      
      周乾和陈雅两人就坐在安阎的对面,周乾时不时地盯着杨沃所在的方向看,陈雅木头似的一动不动,周遭的事情全没进她的眼。
      
      安阎低头刷着手机,没看多久就有点困了。
      
      姿势从坐得端正看手机,变成了斜靠着沙发,左手捂着嘴,右手拿着手机梦游似的刷。
      
      “安阎,我来了。”
      
      熟悉的清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安阎瞬间精神了,手撑着沙发,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杜鸩。
      
      安阎看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的杜鸩,只觉得刚才那些催他入眠的雨声、雷声、电话声都变得欢腾起来,连空气都没那么沉闷了。
      
      安阎语气轻快,“我们现在去吃饭?”
      
      杜鸩:“嗯。”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去了餐厅,各自拿了自己要吃的那份,挑了张仅供两人使用的餐桌坐好了。
      
      得知民宿老板就是杜鸩之后,这是安阎和杜鸩吃的第一顿饭。
      
      安阎吃饭的时候只顾着盯着杜鸩和杜鸩盘子里的饭,吃炒饭吃的半勺倒嘴里,半勺掉回碗里。
      
      还好盛炒饭的碗够大,要不然以安阎的吃法,一碗饭吃完估计有一半都在桌子上。
      
      杜鸩见状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面前的饭推给了安阎。
      
      嘴里含着半勺饭的安阎:“???”
      
      杜鸩:“给你吃。”
      
      安阎:“……”他盯着杜鸩的饭看又不是因为想吃。
      
      安阎赶紧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放下勺子说道:“不用,你吃你的,我想吃自己会拿。”
      
      杜鸩略奇怪道:“你不知道我不能吃饭?”
      
      撞见过杜鸩吃饭的安阎,“原来你还不能吃饭吗?”
      
      他刚才一直盯着杜鸩看,其实就是想看看杜鸩吃饭是什么样子。
      
      杜鸩:“不能。”
      
      安阎心里一酸,“抱歉,我见你在这里一直都挺正常的,就想当然的以为人做的事情,以前你不能做的事情,现在都能做了。”
      
      “我一直没什么食欲,无所谓能不能吃饭。”杜鸩看了安阎一眼,“不过看你吃炒饭,会觉得炒饭应该挺好吃的。”
      
      安阎低头看了眼只剩下半碗的饭,“……”他为什么要吃这么快!?
      
      安阎用勺子把饭戳的蓬松了一点,显得多一点,“味道就还不错吧,没有很好吃。”
      
      安阎放慢速度吃着,用实力证明饭的味道真的只是还可以,没再盯着杜鸩的盘子看。
      
      过了一会,杜鸩说道:“奇怪,就算你一脸不高兴地吃饭,我还是觉得炒饭会好吃。”
      
      安阎顺势嘴瓢:“那你想不想尝尝?”
      
      杜鸩不解道:“怎么尝?”
      
      安阎:“!!!”
      
      想起旧事,安阎嘴里的饭差点喷了出来。
      
      脸没事,脖子和耳根却红了一片。
      
      杜鸩抽了张纸递给安阎,“你没事吧?”
      
      安阎连连摇头,脑子里想的却是曾经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安阎刚认识杜鸩的时候,杜鸩特别闷,不喜欢开口。安阎有事没事都喜欢逗他多说话,成为恋人关系后,就更喜欢逗杜鸩了。
      
      一次安阎晚上回来太晚,又忙得没顾上吃下午饭,就点了份外卖。
      
      吃饭的时候,杜鸩也像今天一样坐在对面看着安阎吃。
      
      安阎过意不去,就抱着饭坐在杜鸩旁边,两人挤在一起。
      
      杜鸩皱眉道:“你坐这里干什么,不嫌挤吗?”
      
      安阎歪头看着他,“我坐这里吃你可以看得更清楚,还能闻到饭味,多好。”
      
      杜鸩有点泄气,“我没想闻。”
      
      安阎不明白了,“那你刚才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还以为你很喜欢这家外卖,就想让饭离你近点。”
      
      杜鸩看着安阎的外卖盒,“看你吃饭,我觉得饭好像挺好吃的,只是这样。”
      
      安阎抬头看着杜鸩,跃跃欲试 ,“那你想不想尝尝?”
      
      杜鸩没有说话。
      
      安阎手撑着桌子探身过去,一张脸离杜鸩越来越近。
      
      不知不觉,两个人的鼻尖都快碰一起了。
      
      安阎一颗心跳得都快飞出来了,杜鸩却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注意到对方的平静,安阎眼神暗了暗,又不好意思退,睁大眼睛看着杜鸩,“要不我呼口气,你闻闻香不香?”
      
      安阎想,他口腔管理一直挺好的,今天吃的饭香味也是满分,不含蒜、香菜之类味道大的东西,应该不会让杜鸩闻到什么不好的味道……吧。
      
      只是安阎还没来得及呼气,就被杜鸩堵住了嘴。
      
      闻到的、尝到的,全是安阎熟悉的,属于杜鸩的气息。
      
      等杜鸩放开他,安阎抿了抿嘴,已经不记得他吃的饭是什么味了,满嘴都是一股类似冰激凌的冰甜味道。
      
      这……
      
      是他们的初吻。
      
      安阎把外卖推到对面,埋头趴在桌子上。
      
      杜鸩的声音有点哑,“安阎,你……”
      
      安阎伸手抓住杜鸩的指尖捏在手里,闷声问他,“香吗?”
      
      杜鸩反手把安阎整只手握在他的掌心,“嗯。”
      
      “就你……真的太香了……”安阎转头看着杜鸩,耳朵贴在桌子上,“我这会觉得饭都不好吃了,明明刚才我肚子还很饿,这份外卖我才吃了不到五口,全剩下了好浪费粮食……”
      
      杜鸩:“抱歉,我没忍住。”
      
      他还以为只有他想呢……
      
      安阎瞬间恢复了活力,“没事,说不定你再亲我一下,我又可以吃了。”
      
      这段回忆很短,可等安阎回味过来,那种怅然,让他觉得他好像在回忆里待了很久。
      
      安阎看到杜鸩坐在对面看着他,没有问他刚才为什么出神。
      
      安阎先开口了,“想尝味道总有办法的,等我想到了告诉你。”
      
      “谢谢你,不过不用费心了。”杜鸩看了眼面前的餐盘,又抬头看着安阎,“如果哪天我想吃什么,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安阎淡淡笑了笑,吃完炒饭后,又把杜鸩面前的饭拿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
      
      杜鸩伸手按着餐盘的边缘,“这份凉了,你想吃我帮你重新拿一份。”
      
      又听到了曾经听过很多遍的话,安阎神情恍惚地拿起餐具,“没关系,以前我们两个如果出门吃饭的话,一直都是这样吃的。点份情侣餐,我一个人吃完。”
      
      杜鸩诧异道:“情侣餐?”
      
      安阎解释道:“我们常去的情侣餐分量会比二人餐少一点,价格也比较划算。”
      
      杜鸩问道:“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出去吃吗?”
      
      安阎:“嗯。”
      
      杜鸩有点担心,“你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吃得不少,怎么这么瘦。”
      
      安阎一呆,他们上一次一起出去吃饭,好像是近三年前的事了。
      
      安阎放松道:“没有,我是吃不胖的体质,很难发胖。”
      
      吃完饭,杜鸩提醒安阎,“安阎,今晚的任务比前四天的任务危险,你做任务的时候小心一点。”
      
      安阎想起他和杜鸩看过的生死簿,“第七个客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我们那次看生死簿的时候,我没有在上面看到他的名字。”
      
      杜鸩:“抱歉,我只知道他不算是迷心民宿的鬼,他有没有其他特别之处,我就不知道了。”
      
      安阎笑了笑,“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提醒。”
      
      杜鸩说道:“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我们是朋友,我不会让你一直困在这里。”
      
      安阎看着他,心血来潮,“如果我想留下呢?”
      
      杜鸩的脸突然冷了,“安阎,不要拿这种是开玩笑,我不会让你留下的。”
      
      安阎笑了笑没吭声。
      
      他如果铁了心想留在这里,杜鸩能有什么办法?
      
      杜鸩伸手抓住了安阎的手腕,“你向我保证,会完成挑战任务,离开这里。”
      
      安阎蓦然明白,有些人,有些事,就算回忆没有了,身体却还一直记得。
      
      比如,杜鸩对所有吃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却一直觉得安阎吃的饭很好吃。
      
      比如,杜鸩很难情绪外露,每次因为安阎的事激动了,就会抓住安阎的手腕。
      
      又比如,杜鸩的生气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看起来吓人,只要安阎稍微服软,他很快就不气了。
      
      “你放心,挑战任务我肯定会尽力完成,保证把迷心民宿的鬼整得以后对我退避三舍。”安阎仰着头看着杜鸩,语气稍微软了软,“至于走不走,杜鸩,我付过租金的,你不能赶我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几乎全是杜鸩和安阎,还有甜甜的初吻回忆杀。
    下一章我们跑剧情,恐怖直播走起【又更晚了的作者顶锅盖跑
    前天过中秋节,前两章就都发红包啦,收到好多留言和祝福好开心。
    惯例前排50个小红包,谢谢大家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