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7章

      .
      “他们什么也干不了,我把门反锁了,他们进不来。等我出去就早上了。”安阎临时起意,“你要是实在担心我,就睡前写上这么一条,明天早上去2009房间找安阎,把他从两男一女的杀人犯组织解救出来。”
      
      有沙沙声从听筒传来,安阎觉得有点意外,“你真的在写?”
      
      杜鸩一边写一边说道:“嗯。”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安阎的心中腾起一片暖意,握着听筒,放松地躺在床上和杜鸩说话,“我一会把手机再锁九次,装作一晚上没碰过手机,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杜鸩停了手,“你小心点,别被他们识破。”
      
      安阎“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杜鸩:“晚安。”
      
      安阎:“晚安。”
      
      以后的很长时间内,杜鸩大概都不会给他电话说晚安了。
      
      杜鸩挂了电话,安阎握着听筒,闭着眼睛回味着杜鸩的告别。
      
      过了好一会,安阎才把听筒放回座机,开始摆弄吴显的手机。
      
      直到输错了九次密码后,才住了手,安心睡觉。
      
      早上天刚亮,安阎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安阎有意晾着他们,故意慢腾腾地换了衣服,还站在窗边赏了会暴雨。
      
      直到敲门声越来越大,门外的人显然不耐烦了,才走过去开了门。
      
      周乾、杨沃、陈雅三个人门神似的站在他门口,齐齐看向他。
      
      安阎装着打了个哈欠,“你们这么早就起来啦,找我干什么?”
      
      周乾干笑道:“你和我昨晚约好了,今天早上一起想吴显手机的锁屏密码。”
      
      安阎转身走回床边,从枕头旁边拿了吴显和杨沃的手机,“走,我们去客厅说。”
      
      四人围着客厅的茶几坐了,周乾他们三个坐沙发,安阎一个人和昨晚一样坐在茶几的边缘。
      
      安阎把杨沃的手机还给他,把吴显的手机推到他们三个面前,“我的看法和昨天一样,觉得吴显手机的密码是宋陌坠崖日期的另外一种组合方式。你们有想到新的吗?”
      
      杨沃拿起他的手机,摇头道:“我没有想法,除了昨晚你们提过的那些,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数字可以用。”
      
      安阎看向周乾和陈雅二人,他的重点怀疑对象,“你们两个要是也没有,我就随便试了。”
      
      安阎伸手够手机。
      
      周乾抢先按住手机屏幕,抬头看着安阎,“会不会是他父母的生日?”
      
      安阎心中冷笑,面上故作惊讶,“你连他父母的生日都知道?”
      
      周乾顿时慌了,很快又镇定下来,“有点印象,不确定对不对。”
      
      安阎坐直了说道:“你试吧,用父母生日当密码,总比用宋陌坠崖的日期当密码靠谱一点。”
      
      杨沃附和道:“是啊!我早说了吴显绝对不会用宋陌的忌日当密码。”
      
      周乾拿起手机,紧张地扫了眼众人,不安道:“安阎,你不是说这部手机攸关我们的性命吗?里面的东西肯定很重要。如果我错了,这部手机我们就再也打不开了。”
      
      以前周乾说这种话安阎还会当真,眼下听了,只觉得周乾的不安都是装出来的,是在试探他。
      
      安阎伸了个懒腰,“无所谓,鬼来电的事我都想清楚了。”
      
      周乾顾不上输解锁密码了,抬头问道:“是怎么回事?”
      
      杨沃偏过头,眼巴巴地望着安阎。
      
      安阎嘴角噙着笑,仗着被鬼附身的人不会开口揭穿他,字字句句把眼前三个人往沟里带,“当然是……鬼打来的。”
      
      杨沃靠着沙发背缩起来,“你别那样笑着说,太瘆人了。”
      
      陈雅皱着眉问道:“你确定?我亲耳听到她说她就在我们当中……”
      
      “非常确定。”安阎致力于把他们忽悠瘸了,拿出了十二万分的自信,“没有鬼能在我面前骗人。”
      
      杨沃瞬间开心了,“安阎,既然昨天的鬼来电真的是鬼打的,那是不是说明,我们三个没有被鬼附身?”
      
      忽悠吓人两不误,安阎白了杨沃一眼,“被鬼附身和鬼来电又不冲突,她附身了还可以走啊。来来去去,想附谁的身就附谁的身。”
      
      杨沃丧着脸缩了回去。
      
      周乾皱眉道:“没有你说的这么容易吧。迷心民宿的鬼不是都很守规矩吗?只会伤害违反住户守则的人。”
      
      安阎拿出了平时讲鬼故事的本事,“附身之前要守规矩,一旦附了人的身,还不是鬼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谁也拿他没办法。”
      
      周乾愣了一下,“连你也没办法?”
      
      安阎做作地叹了口气,“哎,只能勉强自保。”
      
      安阎说完瞥了眼周乾手中的手机,“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试密码啊。”
      
      周乾低头输了六个数字,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那六位数到底是不是吴显父母的生日。
      
      唯一确定的是,密码错误,手机再也没办法解锁了。
      
      周乾:“抱歉,手机彻底打不开了。”
      
      安阎:“打不开就算了,等警察来了把手机交给警察吧,他们肯定有办法。”
      
      杨沃一心想着赶快走,瞅了眼窗外密密的雨帘,白着脸说道:“我怎么觉得雨下得更大了,我们今天还走得了吗?警察到底什么时候来?”
      
      安阎致力于给杨沃他们的悲观情绪添把火,“下雨天,留客天。你们今天想走,难。”
      
      杨沃急着问安阎,“我们今晚还能住你这里吗?”
      
      安阎严肃道:“不行,我今晚有客人要来,你最害怕的那种客人。”
      
      杨沃吓得结巴了,“你……你今晚要见鬼?”
      
      安阎点头道:“对,只说了晚上来,没说具体时间。”
      
      周乾用看精神病人的眼神看着安阎,“迷心民宿规定夜间无论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能随意给人开门的。”
      
      安阎看着他,说出了豪华挑战任务第五夜挑战的几个字,“开门会死,不开门也会死,你开不开?”
      
      周乾:“……”
      
      杨沃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就……不能不进去住吗?换个房间……”
      
      “不能,我住在哪里,他就会敲哪个房间的门。”安阎越说越恐怖,“当然,你们要是不怕被我连累的话,我今晚还是很高兴和你们一起住的。房间里人越多,我死的可能性就越小,对不对?”
      
      周乾生气了,“安阎,你不想让我们和你住就直说,我们不会厚着脸皮赖在你这里的。”
      
      “行,我实话实说。”安阎看着他,“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你们从今天起最好离我远一点。我惹上身的鬼,比齐溪难对付多了,沾到就是死。”
      
      听了安阎的话,周乾一行人离开他的房间,走了。
      
      安阎想靠哪儿休息一会,瞥了一眼他们坐过的沙发,径直走到卧室的床上趴下了。
      
      趴了不到两分钟,就听到有人敲门。
      
      安阎:“……”难道是周乾那帮人又后悔了?
      
      安阎起身晃晃悠悠地走到门口,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不是周乾他们,竟然是杜鸩。
      
      记忆清零的,手里拿着烫金红皮本的杜鸩。
      
      杜鸩垂眸,冷冷看着他,“你就是安阎?”
      
      安阎探出头左右看看,发现周乾他们不在周围后,拽着杜鸩的胳膊把他拉回了房间。
      
      关上门后,安阎立马松开了杜鸩的胳膊,“我就是安阎,你找我有什么事?”
      
      杜鸩扫了眼房间里的情况,说道:“听说一个叫安阎的人今天早上可能会有危险,过来看看。”
      
      杜鸩竟然没听他的话,还是把他有危险的事写在了纸上。安阎脸色一红,偏头躲开了杜鸩的注视,“谢谢关心,已经没事了。”
      
      杜鸩皱眉看着安阎,冰冷的音调掩饰了语气中的不安,“你脸红什么,我们很熟吗?”
      
      他的演技能骗过周乾他们,应该也能骗过杜鸩吧?安阎把头转到另外一边做出一副要打喷嚏的样子,“我不是脸红,是想打喷嚏打不出来,憋的……”
      
      演就要演到位,安阎说着说着连着打了三个喷嚏,整个人看起来轻松了不少,“啊,终于好了。”
      
      杜鸩走到安阎面前看着他,“你还没告诉我,我们两个熟不熟。”
      
      安阎抬头道:“怎么想起问这个?”
      
      杜鸩解开左手袖口的扣子,露出刻在他手腕上的安阎的名字。
      
      白的发光的手腕上,安阎两个字红的滴血。
      
      安阎刚恢复过来的脸又红了,“……”
      他记得鬼可以把身上的伤口抹掉的,杜鸩为什么不这么干?
      说好的不留任何提示,也不让安阎告诉他呢?!
      
      安阎掏心掏肺的肉麻话都在昨天说完了,对着今天什么都不知道的杜鸩,他是真的说不出口。
      
      他明明有着能把人忽悠瘸了的口才,一遇到杜鸩就成了哑巴。
      
      安阎想了好一会,憋出了最合适的两个字,“很熟。”
      
      杜鸩问道:“是哪种关系?”
      
      安阎:“你最信任的人是我,我最信任的人也是你。”
      
      杜鸩伸手指着安阎的手腕,“把你的袖子挽起来让我看。”
      
      安阎挽起袖口,左右手手腕上都没有刻字。
      
      杜鸩:“你手腕的字呢?”
      
      杜鸩为什么会觉得他手腕上也有字?
      
      他好像确实应该有的。
      
      安阎配合地伸出手腕,“还没来得及刻,我刻的不好看,你来吧,刻你的名字。”
      
      杜鸩从红皮本的笔套里抽出笔,把红皮本放到一旁。
      
      左手捏着安阎的手腕,右手握着笔对着安阎的手腕比划了一会,最终什么都没有做,一脸嫌弃地把笔装回去了。
      
      “两个朋友在手腕上写对方的名字太傻了。”杜鸩有点不高兴,“况且,你又不会失忆。”
      
      安阎伸手握住被杜鸩捏过的手腕,“其实你可以把我的名字抹掉的。”
      
      杜鸩抬手把左手手腕的扣子扣紧了,“不用,这样会让我觉得踏实一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再说一声中秋快乐。
    抱歉,今天过节和家里人待久了点,爆更失败还晚更了。
    最近副本收尾阶段的剧情和一开始的细纲有细微的差别,都是一边调整一边更的,速度会有点慢,后面我尽量快一点,争取把更新时间稳定在十点左右,争九保十吧。一般不请假就十二点以前会更,时间会推迟的话微博会通知(晋江容易抽,请假条会被误会不更,留言或者改文案也不一定能看的到,相对而言微博最保险)。
    最后,这章明天可能会看情况微调。
    惯例前排50个小红包,谢谢大家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