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1章

      .
      被安阎踹坏的门已经修好了。
      
      安阎轻轻扣了几下门。
      
      周乾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安阎和杜鸩,微微愣了一下,“你们是来看吴显的吗?”
      
      安阎点头道:“嗯,怕昨晚有什么遗漏,再过来看看。”
      
      周乾让开了站到一边,“我们怕影响调查,没动吴显的尸体,里面的状况和昨天晚上一样。”
      
      安阎、杜鸩一前一后进了门,向床边走去。
      
      如周乾所说,除了吴显尸体的僵硬程度有些变化,安阎、杜鸩下午进门看到的,和安阎昨夜进门后看到的一样。
      
      陈雅低着头坐在吴显尸体旁边的地上,垂下的散发几乎挡住了整张脸,只能看到苍白的下巴和毫无血色的嘴唇。
      一副了无生气、冷冰冰的模样,好像这世上再没有什么能和她扯上关系了。
      
      陈雅都这样了,他还怎么问昨晚发生的事情?
      
      安阎落后半步跟在杜鸩身侧,觉得他还跟着杜鸩一起研究尸体比较好。
      
      杜鸩一直向前走,直到脚尖几乎贴上吴显的膝盖,才停了下来,低头注视着吴显的尸体,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
      
      安阎凑到他耳边悄声问道:“有没有什么发现?”
      
      “不是人干的。”杜鸩面无表情道,“杀死他的是鬼。”
      
      安阎懵了,“是迷心民宿的鬼还是外来的鬼?”
      
      杜鸩:“外来的,迷心民宿的鬼都要遵守住户守则的规定,不能随便杀人。”
      
      安阎:“其他两个鬼是不是也有可能是他杀的?你能找到他吗?”
      
      “很有可能是他。迷心民宿有很多野鬼,能藏鬼的地方更多,除非他主动现形,否则很难找到。”杜鸩微微皱眉,“我在意的是,野鬼只有在零点以后才能在走廊晃荡,根本进不了民宿的房间,他是怎么杀人的?”
      
      安阎有点头痛,“成死局了。”
      
      杜鸩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陈雅,“不一定,昨晚的细节是关键。”
      
      安阎不想问,“你去问?”
      
      杜鸩沉默了一会,说道:“我问你记。”
      
      安阎:“没问题,保证不管你什么时候问,我都能回答的一清二楚。”
      
      杜鸩瞥了他一眼,“两年前的事你都记不清楚。”
      
      安阎没吭声,他连和杜鸩初遇时的场景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会忘记两年前的事。
      
      他就是记得太清楚了,才更要慎重开口。
      
      万一说太溜不小心嘴瓢把他们的关系说了,就尴尬了。
      
      杜鸩走到陈雅旁边站定了,“陈雅,麻烦你详细地给我们说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陈雅头也不抬,就跟没听到似的。
      
      周乾见状走过来,“陈雅这会心里正难受,你们就别戳她的痛处了。”
      
      安阎为难道:“我也不想问她,可是不问清楚,我们大家今晚都有危险。”
      
      “为什么?”周乾迷茫了,“只要我们不违反住户守则,就不会有事啊。”
      
      杜鸩没有和周乾搭话的意思,安阎只好越俎代庖,给周乾解释一下,“吴显不是因为违反规则被鬼来电杀死的,是被其他鬼杀的。”
      
      周乾不相信安阎说的,“不可能吧?昨晚房间的电话线是你进来后拔的,在拔之前我们也确实从听筒里听到了鬼说话的声音……”
      
      安阎:“这是我们到了以后看到的,要拼凑出昨晚的真相,就得知道在我们进去之前,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乾偏头看向陈雅,面露不忍,“不行,这会让她回忆昨晚,真的太残忍了。”
      
      杜鸩斜斜瞥了周乾一眼,垂眸看着坐在地上的陈雅,“趁我心情不错,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吴显死得不明不白,你不想知道害死他的人是谁,不想让凶手付出代价吗?”
      
      听到杜鸩的话,陈雅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露出一张毫无神采的脸。
      
      杜鸩冷冷看着她,“你只有一次机会,我没耐心等你。”
      
      陈雅终于开口了,“害死他的人是我,是我害死他的。”
      
      陈雅说完这句停了下来,泪水止不住地流着,落了一地。
      
      杜鸩皱眉道:“说清楚。”
      
      陈雅的头垂得很低,双手紧握,手背上全是被她自己抓出来的血痕,“我昨晚……忘了……忘了拔电话线。”
      
      杜鸩:“他不是电话鬼杀的。”
      
      陈雅抬起头,整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杀死他的就是那个打电话的鬼!”
      
      陈雅说完痛苦地捂着脸,“电话铃一直响一直响,响了一遍又一遍……我让他不要接,他就要接……然后……话筒里就传出来一个女声……”
      
      陈雅说着说着整个人抖成了一团,“她说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那声音实在太刺耳了,我怕得不行,捂住了耳朵……可我还是能听到那个声音……我闭着眼睛大喊救命……等我睁开眼,吴显他……他就躺在那里不动了……”
      
      陈雅说完呜呜地哭个不停,一副随时要厥过去的样子。
      
      安阎开口问陈雅,“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你在床底下?”
      
      陈雅:“为了躲听筒……那个鬼杀了吴显还不肯罢休,一边喊着一边向我缠过来……我没有地方躲,就钻到了床底下……螺旋线卷着我的腿把我往外扯……直到你们在外面敲门,她才走了。”
      
      “你听到了我们的敲门声?那后来我们在房间里喊你名字,到处找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应声?”安阎觉得陈雅的话有问题,“你当晚说的她来找你们了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说冤有头债有主?”
      
      陈雅突然害怕极了,往吴显的尸体旁边缩了缩,“那些……那些都是她说的话……我来找你们了,不会放过,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所有人都要死。还有一句,还有一句是……”
      
      陈雅忽然停了下来,嘴唇抖了又抖,哑着嗓子说道:“我就在你们当中。”
      
      陈雅接着说道:“我当时真的太害怕了,一想到找我的人里可能有鬼,就不敢应声……”
      
      周乾的脸瞬间白了,整个人抖如筛糠,“你的意思是,这个鬼……就在我们当中?”
      
      周乾说完一步步退到了墙上,警惕地看着房中的其他三个人。
      
      杜鸩凉凉道:“能让一个鬼疯成这样,肯定是死仇,你们两个心里就没什么人选吗?”
      
      周乾否认得很快,“没有。”
      
      陈雅抬头看了眼周乾,说道:“没有。”
      
      “你们这么不合作,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杜鸩只有在看安阎的时候,眼神中才有些微暖意,“安阎,我们走。”
      
      安阎神情复杂地望了周乾和陈雅他们一眼,跟着杜鸩出了门,随手把门关上了。
      
      安阎自然地抓住杜鸩的胳膊,“走,去我的房间,我有事要跟你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写的比这个多,但是后面有一部分还得好好研究下,只好挪到明天更了。
    惯例前排50个小红包,谢谢大家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