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4章

      .
      安阎面色稍缓,语气比刚才温和了一点,“昨天晚上我问你画在不在你房间的时候,你有没有检查过飘窗?”
      
      周乾咳了几声,“我……我不记得了,应该检查过吧。”
      
      安阎无语了:“……”他走的是什么运,最近遇到的人一个比一个记性差。
      
      安阎又问道:“昨天晚上我走后发生的事情你还有印象吗?”
      
      周乾有气无力道:“你走以后我就睡了,没发生什么事。”
      
      安阎走到飘窗前打开窗户,探出身看向窗户两边。
      
      周乾房间的东边是空房,西边是杨沃的房间。虽然两扇窗户之间有段距离,但依旧有从杨沃房间的窗户爬过来,把画通过窗户放到周乾飘窗的可能性。
      
      昨天听了安阎关于画的故事后,杨沃的第一反应可是问他周乾知不知道这件事,急着想去提醒周乾,让他别碰画。
      
      想到这里,安阎脑壳有点疼。
      
      安阎转头问周乾,“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有人来过你的房间吗?”
      
      “昨天下午杨沃来过。”周乾想了想说道,“今天早上吴显和陈雅来过一次,那会我身体没这么难受,就爬起来给他们开门,让他们进来了。”
      
      安阎瞥向吴显陈雅二人,“你们早上来找他干什么?”
      
      吴显知道安阎问这句话的意思,自嘲道:“我不会把画放到周乾的房间,就算放,也是放我的房间。”
      
      “我们是来喊他下去吃早饭的,周乾说他不舒服还想睡一会,我们就走了。”陈雅看了眼周乾,犹豫再三后问道,“违反住户守则的后果不是很严重吗?周乾的感冒应该只是着凉了,和那幅画没关系吧?”
      
      安阎拿不准该怎么回答陈雅的问题。
      
      二楼走廊那么多画,安阎唯独没见过臭水沟玫瑰图中的鬼,甚至不清楚这幅画中到底有没有鬼。他只知道画中鬼找人玩游戏是为了得到人的身体,具体得到以后会有什么反应,他也不知道。
      
      过了这么久,深受惊吓的杨沃缓过来了,插嘴道:“快别说了,在这里聊这幅画怪瘆人的,趁着它还没造成什么后果,赶紧把它还给迷心民宿的工作人员吧!”
      
      周乾面色苍白道:“杨沃说的对,你们把这幅画拿出去吧……我有点不舒服,想睡觉了。至于画怎么来的,以后再说也不迟。”
      
      安阎明白,周乾不想追究这幅画是怎么来的了,至少现在还不想。
      
      亦有可能是,他不想当着安阎的面追究。
      
      杨沃站起来伸手拿飘窗上的画,手快碰到的瞬间又有点不敢,胆怯地看向站在他身侧的安阎。
      
      这帮人还真是有趣。安阎啧了一声,随手提起飘窗上的画拎在手里,“碰都不敢碰,你至于吗?”
      
      杨沃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向旁边跨了一步给安阎腾开出去的位置。
      
      安阎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臭水沟玫瑰图出现在周乾房间,要么是周乾自己被画蛊惑了找死,要么是他们当中有人把画放进他的房间想要害死他。
      
      其中的意思他都明白,可周乾明白吗?其他三个人明白吗?
      
      无论他们是否明白,安阎似乎没什么立场去挑明这些埋在他们关系里的暗疮。
      
      该提醒的他昨晚提醒过了,该点拨的他刚才也点拨到位了。至于其它的,他再过分强调,就是不知分寸惹人厌恶了。
      
      想到这里,安阎不再纠结,大步出了门。
      
      正巧碰到保洁大妈过来,便拿着画凑了上去,“阿姨,这幅画是你们民宿的画,你收一下吧。”
      
      保洁大妈看了眼安阎手中的画,摇头道:“你搞错了,这不是迷心民宿的画。”
      
      安阎懵了,“可这幅画昨天晚上还挂在二楼走廊最西边的墙上啊。”
      
      保洁大妈:“二楼的东西我最清楚了,你说的那个位置挂的不是这幅画,不信你去看。”
      
      安阎知道昨天晚上他洗澡的时候,那里挂了一幅新画,“……那以前挂的那幅画你还记得吗?”
      
      保洁大妈一脸你别无理取闹的表情,“那墙上只挂过一幅画,哪来的别的画。你快别胡搅蛮缠了,我还要打扫卫生呢。”
      
      安阎想起自己房间的那幅画,“阿姨你等一等,我还有一幅画给你看。”
      
      安阎匆忙打开门拿出自己房间里的那幅肖像画,递给保洁大妈,“阿姨,这幅画是你们民宿的画吗?”
      
      保洁大妈看了眼安阎手里的画,又抬头看了眼安阎,“这不是你的画吗?不是迷心民宿的。”
      
      安阎像大妈道谢,“行,我知道了,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保洁大妈一高兴,嘴角就咧得没边了,典型的鬼式笑容,“没事,不麻烦,以后有事尽管问我。晚上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安阎想起他今晚确实需要叫人工服务,点头道:“你放心,我肯定会打的。”
      
      保洁大妈喜滋滋地走了。
      
      安阎带着两幅画回到自己房间,坐在沙发上沉思着。
      
      肖像画肯定是迷心民宿的画,后来里面的鬼被民宿老板处理了,画才变了样。
      
      而这幅臭水沟玫瑰,也确确实实是他挑战任务当日从墙上拿下来过的,当天晚上三十二幅画,只有这幅画没出现鬼。
      
      是因为两幅画中都没有鬼,保洁阿姨才认为它们不是走廊的画?
      
      可目前的难题是,安阎偏偏不知道这幅臭水沟玫瑰图中到底有没有鬼。
      
      如果有鬼,他完成任务的那天晚上,这里面的鬼为什么不出来?
      
      如果曾经有过鬼,又因为没有鬼而被保洁大妈认为不是这里的画,那其中的鬼去哪里了?又是哪一天消失的?
      
      安阎破罐子破摔地把两幅画一起放在梳妆台上,他还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若这画中有鬼,总会出现的。
      
      “咚咚咚——”
      
      有人敲门。
      
      安阎打开门一看,是陈雅过来找他了。
      
      陈雅:“警察小张在楼下等着,就差你一个了。”
      
      安阎出来关上了门,“好,我这就跟你下去。”
      
      安阎和陈雅一起下楼去了一楼大厅,竟然发现生病的周乾也在那里,面色苍白地坐在吴显旁边,手里握着一杯热水。
      
      吴显另一边的位置显然是陈雅的,安阎瞥见杨沃身边的位置有点小,径直走到他们对面的双人沙发坐了下来。
      
      杨沃拼命给安阎使眼色,“你坐在哪里干什么?那是民宿老板的位置,他一会回来还要坐……”
      
      安阎不怎么想和民宿老板坐在一起,可要是这会站起来,就等于告诉别人他忌惮民宿老板。
      
      回忆起民宿老板昨天晚上的表现,安阎干脆一个人瘫在双人沙发上把位置占满了,让民宿老板一会坐无可坐。
      
      和警察小张一起来的还有一位女警,就坐在小张身旁。
      
      小张瞅见人来得差不多了,拿出纸笔说道:“关于许霖死亡当天发生的事情,警方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现在还有几样东西,需要你们确认一下。”
      
      小张接过女警递过来的手机,找到他需要的视频后,把手机先推到了离他最近的周乾身边,“许霖死亡当天泡澡的时候正在玩手机,根据拍摄时间判断,这段视频是他在死亡过程中不小心按到按钮,拍下来的。你们都看一下,认识不认识视频中的这个……人。”
      
      吴显抢先把手机拿到自己手里,“我先看吧。”
      
      陈雅闻声紧张地贴着吴显坐着,想看又不敢看。
      
      吴显看了她一眼,低头按了播放按钮,咕噜咕噜的水声从手机的扬声器中穿了出来,伴随着的还有电流似的刺啦刺啦的声音。
      
      “鬼啊!”
      
      吴显只看了三秒,就一脸惊惧地把手里的手机扔得飞了出去。
      
      安阎一抬胳膊,手机便到了他的手中。
      
      由于他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屏幕,一瞬间,视频的播放音被拉到了最大,瘆人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让人头皮发麻。
      
      差点被吓出病来的吴显遭到二次摧残,简直快要厥过去了。
      
      “不好意思,手滑了。”安阎连忙把手机的播放音量调低,“反正手机都到我手里了,我就先看了啊。”
      
      怪不得吴显叫得那么大声,他喊的很对,视频拍到的根本不是人,而是鬼,还是一个血淋淋的长发女鬼。
      
      她只有在视频一开始的地方露了脸,且只露出了右边的眼睛。
      
      之后,视频中就只能看到她飞舞的黑发、血淋淋的身体。
      
      当她从画面中消失的时候,许霖浑身是血、支离破碎地躺在浴缸里,周遭满是鲜血,一片狼藉。
      
      只有水龙头的水还缓缓的、细细的流着……
      
      安阎把手机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我看完了,我没见过她,更不可能认识。”
      
      包括警察小张在内的所有人跟看怪物似的看着安阎。
      
      小张赞赏道:“安先生真厉害,能一脸淡定地看完整个视频的人,我只见过两个。”
      
      安阎难得遇到和他胆子一样大的人,问道:“是谁?”
      
      小张:“当然是迷心民宿的老板。”
      
      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安阎转头一看,就看到民宿老板拿着他的烫金红皮本,从楼梯上下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按时按量更新啦,开心。
    听说马上就开学了,为了安慰下还在补作业的同学,这章前100发小红包。
    谢谢大家支持,比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