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3章

      .
      看到安阎动了,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们喜大普奔,发弹幕庆祝。
      “主播动了!他终于动了!TAT”
      “原来我刚才看的真的不是.jpg。”
      “我知道主播的腿很长很直,但我为什么要盯着他的腿看半个小时?而且半个小时过去了,我能看到的还是只有腿?[问号]”
      ……
      
      一分钟后,观众们发现他们白高兴了。
      
      因为他们的安主播,又又又不动了!
      
      安阎这次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和上次不一样。
      
      上一次是为了感受周围的变化,等鬼上钩。
      
      而这一次……
      
      是他自己不想动,舍不得动。
      
      安阎低着头屏住呼吸,安静地看着躺在他身下的杜鸩。
      
      杜鸩闭着眼躺在白色的浴缸里,被水浸湿了的眉眼浓如黑墨,一袭黑衣湿哒哒地贴在身上,勾勒出笔挺的身形,衣摆尾端在水里荡开了,随着水波微微晃动……
      
      此时的杜鸩就像是一幅绘在水中的水墨画,好似安阎轻轻一碰,他就要在水里化开了,消失不见。
      
      五分钟过去了,安阎实在受不了越来越冷的水温,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躺在浴缸里的杜鸩睁开了眼睛。
      
      他漠然地看向安阎,目光比浴缸里的睡还要冻人。
      
      安阎这才意识到他认错人了,躺在水里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杜鸩,而是疑似杜鸩的民宿老板。
      
      安阎只对占杜鸩的便宜感兴趣,知道身下的人不是杜鸩,连忙拖着躺麻的腿离开这个鬼浴缸。
      
      谁知他还没站起来,就被民宿老板掀出去,摔在了地上。
      
      安阎气得跳了起来,想要骂人,但想想眼前的人可能是杜鸩,就有点骂不出口,“你推我干什么?没看到我正要出来吗?”
      
      民宿老板从水里站起来,浑身湿哒哒地滴着水,“你刚才在浴缸洗澡?”
      
      “对啊,难道你又把玩游戏的事情忘了?”安阎看着民宿老板,突然发现事情有点严重,“呃,既然在浴缸泡澡会把你惹出来,那许霖不就是……”
      
      民宿老板打断安阎的话,“不是我。”
      
      “那是谁,总不会是人杀的吧?”安阎疑惑道:“难道你们迷心民宿每个房间的浴缸都有一个鬼,还不带重样的?这配置也太高了。”
      
      民宿老板绷着一张脸向浴室门走去。
      
      “你先别走。”安阎拦住他,“今天的挑战还没结束吧?”
      
      民宿老板冷漠道:“结束了,你赢了。”
      
      安阎:“……”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躺赢?!
      
      民宿老板:“让开。”
      
      安阎控制不住开始皮了,“你难得有正当机会弄死我,真的不动手吗?我很容易死的,你不用担心自己会输。”
      
      民宿老板:“……”
      
      安阎翻旧账,“我记得我在你心里四舍五入已经是个死人了。”
      
      民宿老板:“那就请你安静一点,死人不会说话,更不会缠着别人。”
      
      民宿老板一挥胳膊,用力推开安阎,接着离开浴室,打开安阎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安阎没心情换衣服,取下支架上的手机,坐在浴室的地板上看手机。
      
      观众们发弹幕慰问安阎?!
      “主播直播近一个小时的腿辛苦了。”
      “我刚才看到画面中好像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而且我有证据。”
      “主播你直播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今天的直播内容是表演大变活人?”
      “主播拦着小哥哥的场面,像极了碰瓷。”
      “声控给主播捏捏腿,交出刚才另外一个小哥哥的电话号码,我们就还能做朋友。”
      ……
      
      安阎嗤笑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看见他长什么样了吗?就一口一个小哥哥。”
      
      观众理直气壮。
      “他就算是鬼我也可以。”
      “主播你是嫉妒了吗主播?”
      ……
      
      安阎友情提醒,“他是迷心民宿的老板,自带恐怖光环。忘记迷心民宿老板是谁的,自己打开浏览器搜索。”
      
      弹幕仿佛一键清屏,场面一度很尴尬。
      
      三十秒后,屏幕上终于又出现了弹幕。
      “是什么让主播在迷心民宿的老板面前保住了一条命?!是肮脏的交易还是道德的沦丧?”
      “嘤嘤嘤,主播你刚才上赶着送死碰瓷的模样太帅了!”
      “啊啊啊啊啊!这铁定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见到民宿老板的机会,可我竟然没看到他的脸!”
      ……
      
      安阎看着弹幕笑出了声,“别的不提,你们没看到他的脸真的挺可惜的。他长得超帅,就比我差一点点。”
      
      观众一个接一个的疯了。
      “卧槽,那可是迷心民宿老板,主播控制住你自己,千万别去撩!”
      “平时撩撩别的鬼是秀技术,撩民宿老板那可就是玩命了。”
      “主播我不想看到你英年早逝。[抱抱]”
      ……
      
      安阎很了解他这些喜欢发弹幕的观众,“希望你们看到他的脸的时候,也能这么说。”
      
      第二夜在房间浴缸里泡澡的任务比预料中简单太多,只花费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为了凑够时长,安阎临场发挥给观众们讲了个和浴室玻璃有关的鬼故事,把他们吓得不轻。
      
      十点二十,直播结束了,安阎带着洗漱用具去公共浴室洗了澡。
      
      去公共浴室的路上,远远看见一男一女站在二楼走廊西边的窗户附近看画。
      
      安阎:“……”
      怎么今天一个两个都盯着那幅画看?
      他真的不知道一幅臭水沟玫瑰图有什么好看的。
      
      安阎走过去提醒他们,“吴显,陈雅,你们最好不要盯着这里的画看,会出事的。”
      
      吴显的状态有点不太对劲,“会出什么事?会和许霖一样吗?”
      
      安阎一本正经道:“不知道,有可能会更惨。”
      
      “要是会更惨就好了。”吴显伸手够画。
      
      安阎连忙拉住他,把画挂整齐了,“你疯了吗?”
      
      “抱歉,他的精神状况不太好。”陈雅对安阎歉意一笑,拉着吴显向他们两个的房间走去。
      
      安阎瞥了那幅画一眼,转身进了公共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安阎总觉得有点不放心,去走廊西边看了一眼,竟发现那幅臭水沟玫瑰图不见了。挂在窗户附近墙壁上的,换成了另一幅他没见过的画。
      
      安阎担心那幅画被谁拿去房间了,挨个敲门问他们。
      
      杨沃和吴显都说自己没拿画,由于《迷心民宿住户守则》第五条的规定,没有人愿意在昨天刚死了一个人的情况下给安阎开门。
      
      安阎最后一个找的是住在他对门的周乾。
      
      安阎:“周乾,挂在走廊上的臭水沟玫瑰图不见了,在不在你这里?如果在的话请你赶快拿出来。”
      
      周乾隔着门板对安阎说道:“没有,我没有拿画。”
      
      安阎叮嘱他,“你再仔细找找,我问过其他人了,画不在他们那里。”
      
      周乾:“真的也不在我这里,就快十二点了我要睡了,你也赶快回去吧。”
      
      安阎:“好,那你休息,我回去了。”
      
      忙完这一趟,安阎总算放心了。
      
      画没长腿不会自己走,既然不在他们那里,那应该就是被迷心民宿的人拿走了。
      
      安阎一觉睡到大天亮,直到警察来了才醒。
      
      警察小张喊所有人下去谈话,吴显他们聚在周乾门口敲门,敲了好几声,里面都没有人回应。
      
      杨沃脸色一白,“里面怎么什么动静都没有,难道周乾也出事了?”
      
      吴显的脸色也不太好,拿出手机拨了周乾的手机号码,拨了三次都没有人接。
      
      安阎莫名想起昨天晚上那幅找不到的画,心里一急,抬脚就把周乾的门给踹开了。
      
      杨沃,吴显,陈雅:“……”
      
      安阎一脸淡定,“债多不压身,你们赶快进去吧。”
      
      众人赶紧冲了进去,看到周乾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还以为他凉了。
      
      直到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响起,大家才确定他们眼前的周乾还是个活人。
      
      杨沃大步奔了过去,“你怎么突然病成这样了?你刚才不开门也不接电话,我们还以为你也出事了。”
      
      吴显走到床头摸了下周乾的头,“你发烧了,温度还挺高的。我们房间有退烧药和治疗咳嗽的药,我和陈雅过去拿。你这里有温水吗?没有的话我把我们房间的水壶拿过来……”
      
      周乾一脸虚弱地看着吴显,“谢谢你。”
      
      吴显用力握了握周乾的手,“许霖走了,你不能再出事了。”
      
      周乾蹙眉道:“你别担心,我只是感冒,吃点药就好了。”
      
      吴显点点头,拉着陈雅的手准备出门。
      
      刚走到门口,就被杨沃的叫声吓得回了头。
      
      只见杨沃坐在房间窗户前的地上,手指指着窗台的位置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你怎么又毛手毛脚的,拉个窗帘都能摔倒。”吴显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拽着窗帘用力一拉,洁净的飘窗便暴露在众人眼前。
      
      看到那本不该出现在飘窗上的东西,房间的里的人神色各异。
      
      安阎黑着脸走到飘窗前,拿起放在飘窗上的臭水沟玫瑰图,转头看着周乾,“周乾,为什么这幅画会在你这里?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骗我?”
      
      周乾一脸惊恐地看着安阎手中的画,语无伦次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幅画为什么会在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差不多都是九点半左右更新啦。
    惯例前排50个小红包,谢谢大家支持=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