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踏马的破镜重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妹控8

      第八章
      
      杜茗把话说完之前,谁能想到她的后半句是这个意思?
      
      路子轩当场僵住,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不敢置信地看向杜茗。
      
      而景休心情好转,甚至有点想吹口哨。
      这个杜家大小姐,怎么每次都能给他不一样惊喜。
      别人都觉得她笑的很有距离感,不太好接近,他现在却觉得她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于是,管家才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位祖宗终于想起来要回避,结果景休又转回去了,管家差点胡子都气直了。
      “景先生,您这样不太好吧?”管家暗搓搓咬着牙提醒道。
      景休指着湖心亭后面那片林子里飞起来的白鹤,笑盈盈道:“我只是在看风景,哪里不太好?”
      这话说的管家没法接,甚至觉得景先生此时的画风有点像他们家大小姐。
      
      再回到湖心亭上,因为杜茗的不按套路出牌,路子轩一时间也说不出话,甚至只能保持弯腰微微昂头的姿势挫愣地看着杜茗。
      杜茗歪了歪脑袋,眉眼弯弯,眨了眨眼睛语气很嗲的问:“是我吓到你了吗?你一定以为我一点都不在乎你吧,竟然真的让你自我惩罚。”
      
      路子轩只是摇头,现在他已经不敢乱说话了,就怕杜茗又不按套路出牌。
      但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难以接受。
      她就一点都不心疼他吗?竟然让他自己打自己?真的有这么生气?她明明那么善解人意,怎么会说这种话?
      
      杜茗叹了一声,指着管家那边,忧愁地说道:“这并不是我本意,我也是逼不得已。你看到那边穿黑色燕尾服和白色西装的人了吗?”
      穿黑色燕尾服的是管家,穿白色西装的是景休。
      路子轩听她这样说,顿时有一种起死回生的感觉,重新燃起希望。
      
      他也往这边看了一眼,确实如杜茗所说看到了两个人。
      “他们是……?”路子轩也看不清那两人的脸,只是感觉不是认识的人。
      杜茗脸色沉了沉,回道:“那是我爸妈派过来检验你认错态度的人。”
      路子轩一听更加迷糊了,“什么意思?”
      “我那天晕过去,醒来之后,我父母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杜茗擦了擦眼角,“是谁多嘴说了什么话吗?我爸妈突然对你很有成见,他们觉得你不是我的良配,还在商量退婚的事情,态度很强硬,根本就不听我劝说。”
      
      一说到退婚,路子轩就紧张了。
      他想起宴会那天杜茗被送上车后,他们被她的助理拦下来,那天助理说过的话。
      肯定是那个助理说的话让杜茗的父母对他抱有成见,认为他对茗茗一点都不好。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伯父伯母消气?茗茗,你放心,我会向他们证明的。”路子轩现在只想补救。
      杜茗也很配合地露出一个欣慰的浅笑,继续解释道:“所以这就是我让你自己惩罚自己的理由。你不做的话,我爸妈是不可能相信你的。他们就是这样,听不得那些好听的话,你漂亮话一句话都别说,用行动来证明,他们自然就能感受到你的诚意了。”
      
      路子轩若有所思点点头,有点羞愧自己居然差点就误解了茗茗的一番好心。
      他就知道茗茗是一个善解人意,贤惠大方的人,根本就不会因为这点事情为难自己。
      “茗茗,你对我真的太好了。幸好你有你提点,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哄伯父伯母开心。”路子轩庆幸地说。
      “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看着你受伤,用这么极端的办法证明自己。”杜茗‘心疼’的吸吸鼻子,“我不打算现在退婚,如果我能说服我爸妈就好了,可是我爸妈怎么都不肯,非要替我出头。”
      
      路子轩站直之后,从背后抽出了一条荆条,软绵绵地朝自己上臂甩了一下,没留下一点印子,仿佛只是在挠痒痒。
      他一边用这样的方式自己抽自己,一边大声地发表忏悔宣言,生怕别人听不见:“茗茗,我错了,原谅我吧。”
      “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我绝对不会再为了依依的事情抛下你。我用我的人格起誓。”
      
      路子轩用这种不痛不痒的方式连续打了好几下,发现那两个远观的人还没离去。
      
      他的表演太卖力,现在都累的喘气了。
      路子轩暂时停了下来,压低声音问:“他们怎么还没走?”
      杜茗往那边看了看,然后拿出手机给某个联系人发了一条消息,收到回复后,脸色顿时就变了,看起来很为难,欲言又止。
      
      路子轩更懵了,“怎么了?你给谁发了短信?”
      杜茗叹气说:“给那两个人其中一人,我问他还不够吗?”
      “那他怎么说?”路子轩立即问,看向那边,确实看到那个白色西装的男人正在低头查看手机。
      杜茗沮丧又愤怒地捶了一下桌面,咬牙道:“他说他们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他们认为你刚才的忏悔不够真诚,没有达到我父母的标准。可恶!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你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要你怎样?”
      “那伯母伯父的标准是什么?”路子轩是铁了心要让杜家夫妻心服口服,也杠上了。
      “他说,你不够用力,不够狠,看起来只是在作秀,不要脸!”杜茗发短信问过后,咬牙切齿的说,又给那人发了一条短信,“我帮你说情。”
      短信很快得到回复,杜茗更加沮丧,“什么油盐不进的东西!”
      路子轩看她为了帮自己说情做到这地步,还为了自己如此愤怒,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用力抓紧了荆条,这次打算来真的,使出吃奶的力气往自己身上甩了一下。
      这一下太疼了,路子轩都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他接着又来了一下,额头上开始冒出一层汗。
      第三下,杜茗冲上去抓住他的手,十分‘心疼’的说:“够了,别打了,已经够了。”
      “你看,他们已经离开了。”
      
      杜茗指向刚才那个方向,此时,站在那个方向的两人已经走远。
      
      景休看着自己刚才拍摄的片段,路子轩用力抽打自己,而后杜茗心疼的冲出来阻止他自我惩罚。
      任谁看了这个小视频,都会站在杜茗这边,认为杜茗是一个善解人意,不忍心看着未婚夫自我惩罚伤害自己的好女人。
      至于路子轩?他做了那些伤害杜茗的事情,几乎人人皆知,看到他自罚也只会认为他有自知之明,却不会认为他冤枉或者他可怜。
      
      他好像渐渐有点明白杜茗的用意了。
      
      不过,他一直没走,还留在原地拍了视频,让管家心很累。
      管家有点着急地建议着:“景先生,您刚才拍了什么……有没有拍什么不该拍的东西?小姐不喜欢被别人偷拍,如果被小姐知道,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景休拿着手机,关闭了短视频,笑着反问道:“那如果这是杜小姐让我拍的呢?”
      管家一脸震惊,突然想起来刚才景休确实低头看了一下手机,还打字回复了什么。
      
      当时小姐也是在看手机,而且小姐还说是给他们其中一位发了短信,他还以为只是小姐在开玩笑。
      
      景休嗤的一声轻笑,把短信页面调出来。
      只见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
      杜茗:[想请你帮个忙,就站在那儿不要动,一直看着我这边就好。]
      景休:[好。]
      杜茗:[等一会看我消息行事,帮我拍一个小片段的视频。]
      景休:[好的。]
      杜茗:[开始吧,到我冲上去阻止他就停止拍摄。谢谢你,麻烦你了。]
      景休:[嗯,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杜茗一共给景休发了三条短信,也对应了杜茗每次发完短信收到回复的种种反应。
      
      管家看完短信记录,汗颜的发现,小姐表现出来的跟短信的内容完全是两回事……
      紧接着他更汗颜的发现,景先生似乎对此并不意外,甚至乐在其中,十分配合。
      
      景休在注意到管家的表情惊愕后,对管家微笑着警告道:“我想管家也是聪明人,就算看到了这个记录也不会说出去的,对吧?虽然我也没完全看出杜小姐的意图,但如果你不小心破坏了她的计划,不太好吧?”
      管家小鸡啄米一样重重地点头,“我懂的,谢谢景先生提醒。”
      
      看到路子轩确实狠狠往自己身上抽了几下,留下几道血痕,杜茗心里舒坦多了。
      她也不是真的那么蛮不讲理,马上就让人送药膏过来给路子轩涂上。
      路子轩又是一番感动,让自己助理把他母亲要他带过来的补品送给杜茗。
      
      之后两人在湖心亭里都保持着诡异的安静,杜茗是对路子轩太失望,觉得无话可说。
      路子轩是因为自己不会找话题,原本他们相处时,也是杜茗说的话比较多,而且只要他不想听了,觉得烦了,让杜茗闭嘴,杜茗也马上就没有怨言地安静下来。
      
      真是奇怪,杜茗话很多的时候,他觉得烦,不想听,觉得她翻来覆去总是说一些废话。
      现在杜茗什么都不多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不再粘着他,不再天天给他发很多消息。
      他是有了很多自由的个人空间,但他却浑身不舒服。
      路子轩酝酿着话题,可不管什么话题,都离不开他妹妹的事情,最后路子轩只多待不到二十分钟就悻悻地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景休从女佣的手里接过水果盘,上面摆放着从国外空运过来的新鲜葡萄。
      他走到杜茗旁边,水果盘放在一旁的石桌上。
      杜茗罩着眼罩,躺在躺椅上像是睡着了。
      
      景休以为她睡着了,不想打扰她,想转身悄悄离开,便听到她轻声说:“是景休吗?坐下,聊一会,可以吗?”
      杜茗留意了一下景休最近对自己的态度,发现他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渣男的表演很卖力,女主也不遑多让2333
    今天太累,一躺下就睡着了,忘了把更新放上来,非常抱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