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踏马的破镜重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妹控5

      第五章
      
      在场的所有人,此时各怀心思。
      来宾们看着亮出来的这条充斥着乡土气息的绿叶大红花裙子,再联想到此前杜家千金说的话,都明白了什么,再看向路子依的时候,眼神里都多了那么几分不屑。
      
      路家夫妇,关芝和路文鸿的表情就更加精彩了,真是气到不行又不得不在这个场面上保持着表面的假笑,神色显得非常奇怪。
      
      当然更生气的还是杜家人。
      他们都还记得先前一家人吃过晚饭后,杜茗把这条裙子摆出来让大家评价的事情。
      
      当时他们是怎么说的?当时杜茗的表情和语气又是怎么样的?
      现在他们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杜茗当时没有说出这条裙子是从哪里来的。
      从未婚夫手里收到这样的礼物,而这份礼物还是未来小姑子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思提建议送的,也难怪她当时无意提起。
      
      杜家人想为杜茗出气,却被梁助理拦住,梁助理轻声对他们说:“老板说她可以自己解决,大家看就是啦。”
      
      众人愣住的时候,杜茗微笑地看着路子依,抬起手鼓起掌来,语气温和地问道:“大家觉得,这条裙子,能说它不独特吗?”
      “子轩送礼真是别具一格,依依的眼光也真是不同凡响,让我真是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大家说,是不是呢?”
      
      啪啪啪的掌声回响在宴会大厅里。
      其他来宾低笑起来,觉得有点意思,想起来杜家千金从头到尾说的话,用的词都很有技巧。
      她不曾直接说过她喜欢这条裙子,也没有正面说这裙子是如何好看,而夸奖路子依的眼光,仔细品鉴起来,完全就是在反讽。
      虽说也在耍心机,却不会让人反感,反而使得路子依被拉了一波仇恨。
      
      哪怕她是在耍心机打脸,脸上那也是笑着的,游刃有余,自信又高傲,耀眼地令人无法直视。
      众人回过味来,也跟着鼓起了掌,一边鼓掌一边附和着说:“确实独特,真是妙,太妙了。”
      “杜小姐所言极是,有道理的。”
      “路总和路小姐送礼,可真的是‘别具一格’,叫人大开眼界。”
      “我想,我可受不起这样的‘大礼’啊。路总和路小姐可真是‘有心’了,呵呵。”
      这些听起来像是在夸奖路家兄妹的话,现在听起来,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就连来宾们的鼓掌也很难说,到底是在为路子依的生日鼓掌,还是在为杜茗的精彩表演而喝彩。
      从来宾们看路子依的眼神来看,只怕后者居多。
      
      路子依也在保持着假笑,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被杜茗这一手搞的有多生气。
      所有人都惊叹于杜茗的操作也就算了,就连她的父母都用责备的眼神看她,好像她真的做错了一样。
      偏偏这还是她的生日宴会,她是宴会的主角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席发泄情绪,硬生生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表面上还要笑出来,凭什么她要受这样的委屈!
      
      路子轩也听出了一些不对味,眯起眼睛看了看还保持着微笑的杜茗,突然发现他看不透杜茗的真实想法和真实情绪。
      
      为了缓和这个气氛,也是为了补救自己这两个糟心孩子惹出来的麻烦,关芝和路文鸿立即招呼着客人们入席吃饭,进入下一个环节,同时也对杜家人说些充满诚意的道歉话语:“子轩和子依不懂事,让大家见笑了。我们回头就说说他们。好了好了,亲家,快入座吃饭吧,大家都饿了吧?”
      
      对上杜茗,关芝更加愧疚,她也差点气昏了。
      没想到自己就没盯着一小会,儿子跟女儿就闹出这么一件破事。
      “茗茗啊,我回头帮你好好训训他们,别气坏了身体。”关芝顺便挽上杜茗的手。
      杜茗只是温柔地笑笑,并没有回话,不过对待关芝,这个真心喜欢自己的长辈,她的笑容比较真诚。
      关芝看她不说话还是一个礼貌性的笑,叹了一声:“唉。”
      
      杜茗被关芝挽着手坐在关芝的身旁。
      关芝另一边就是路子依。
      而作为她未婚夫的路子轩并没有坐在她的身边。
      她的两个哥哥特地跟她隔开了一个座位,预留给路子轩,而路子轩却自动选择坐在路子依的旁边。
      
      有意思。
      看来,她这个未婚夫,确实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她要考虑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关芝皱起眉头看像自己那个完全没有自觉的儿子,轻咳了一声,想提醒他。
      杜茗在这时拉过大嫂叶天意,“大嫂,你来的刚好,坐在这里吧。刚好就在大哥旁边。啊,这个位置应该不是留给子轩的吧?我让大嫂坐在这里会不太好吗?”
      路子轩马上就说:“没事,我坐在依依旁边就好了,还能照料依依。毕竟今天依依是小寿星嘛。”
      如果不是在公众场合,关芝现在真想踹自家儿子一脚,在作死的路上还越走越远,一去不回头了,他是不是还觉得自己特厉害?没看出来茗茗已经不满了吗?
      
      杜茗握着叶天意的手,往叶天意手里塞了一张纸条。
      叶天意诧异看了她一眼,杜茗眨了一下眼睛。
      叶天意会意,收紧了手悄悄把纸条放进口袋里,笑道:“那我就大大方方坐在这里了,不过我想上个洗手间,抱歉,你们先开动吧。”
      
      几分钟后,叶天意回来,大家已经开动了。
      关芝想着补救一下,席间一直明示暗示路子轩给杜茗夹菜,路子轩也不是不听,但夹给杜茗的菜都是杜茗不喜欢的。
      
      这简直是在公开处刑,这一桌的主要人员就是路家人和杜家人,杜家人不仅这么看着路子轩夹给杜茗不喜欢的菜色,还要看着路子轩对自己身边的妹妹嘘寒问暖,甚至帮路子依剥虾壳,帮她挑鱼刺。
      
      杜家人越看越气,越气越吃不下,杜舟一拍筷子,同时餐桌另一边却响起‘咚’的一声,叶天意惊叫起来,“茗茗!茗茗你怎么了!茗茗,你别吓我们啊!”
      
      只见原本还在好好吃饭的杜茗突然一头栽倒在桌面上,竟然晕了过去!
      
      杜茗的突然昏迷顿时让现场乱了套,大家都吃不下饭了,或者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宴会也举办不下去了。
      梁助理冲过来第一时间冲出来,“老爷,夫人,大家别慌,我们的车就在外面,马上就可以送小姐去医院!”
      
      “怎么会突然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杜舟和庄萝都痛心地说。
      “到底怎么回事?路董,你们定的酒店饭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女儿怎么会突然晕过去?”
      
      路文鸿和关芝比杜家人还慌张,“亲家,我们跟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我们早就把茗茗当作是我们的家人了,她出事,我们心里也一样沉重。”
      “总之我们现在先等检查结果可以吗?先别自己吓自己!”
      
      得知车已经停在外面,杜家父母急急忙忙护着杜茗上了车。
      
      路家人也想跟上去,被梁助理拦下,梁助理左右为难地说:“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老板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就算会被老板骂,我也要说出来。”
      
      大家都有点好奇,不知道她突然有什么想说的。
      
      “我觉得小姐这次突然晕倒……可能是跟路总有关系。路总情人节让小姐等了一晚上,之后又给小姐送了那样的礼物。其实小姐最近都在强颜欢笑,大家都没看出来,小姐的心其实已经七零八碎了吗?小姐强撑着精神一直在忙,铁打的身体,在这样的消沉情绪之下,都撑不了多久吧。”梁助理说完。象征性擦了擦眼泪。
      “我真的好心疼小姐,路总,你为什么不能对小姐好一点?小姐为了给路小姐准备礼物,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这一点你们一定都不知道吧?”
      
      梁助理这番话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原本来宾们也只是看路子依不爽,现在看路子轩也有些不屑。
      最关键,这番话还说的路子轩完全无法反驳,他只能惭愧地垂下头。
      这一表现更做实了他在这段关系中,对不起杜茗的事实。
      
      只有在救护车上的杜家人差点笑死,茗茗这几天每天十点钟睡觉六点起床,作息不知道多规律,睡的有多香甜。
      
      “为小姐着想,你们还是不要跟过来了。我真的很担心小姐醒来,看到路总就又晕过去。”梁助理说完,就干脆利落地关上车门。
      车子开出去,车内杜家人笑成一片,包括刚才‘晕’过去的杜茗。
      
      路过一个路口,等红灯地时候,开车的男人听到他们的笑声,无奈转头看过来,“杜小姐,真没看出来,你也有这么贪玩的一面。”
      
      杜茗坐直了,婊婊地摆弄着指甲,嗲声嗲气地说:“好哥哥,人家就是看他们不爽嘛~”
      说玩自己扑哧一声笑的停不下来。
      
      笑够了,杜茗才稍微正经一点,语气漫不经心:“我也没看出来,路子轩竟然有那样的一面。上次路子依在我的订婚宴上毁了我的订婚仪式,我在她的生日宴会上晕倒,让她生日宴会乱作一团。很公平不是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宽宏大量不计较的人吗?这就叫做‘礼尚往来’嘛。”
      “她有勇气让她哥送我那种礼物,也应该做好接受我反击的准备吧?再说了,我过分吗?只是让她那点见不得人的龌蹉心思暴露在大众面前被群嘲而已,我真的很给她留面子了。”
      
      她合上双眼,靠在椅背上,“我要知道路子轩跟他妹妹怎么回事。梁助理,帮我调查一下。”
      她认真对待了这段关系,是路子轩一直在辜负,看不出一丁点想要维系的意思。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客气了。
      
      杜茗的目光转向开车的男人,“这么晚还让你陪我们一家人胡闹,麻烦你了,景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