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踏马的破镜重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妹控19

      第十九章
      
      杜茗腾出了周三上午的时间,跟路子依约在市中心的商场碰面。
      她没让家里的司机跟出来,而是让梁助理开家里的车送她。
      
      她一直有提前抵达约会地点的习惯,对谁都一样,所以她提前十分钟抵达了约好的碰面地点。
      而路子依姗姗来迟,迟到了十分钟。
      
      杜茗挂着微笑上前,发现送路子依过来的车是路子轩在开。
      杜茗已经见怪不怪了。
      反正调查过之后,也知道路子轩嘴上对她说要忙,实际上是去迁就他妹妹的做法不是一次两次了。
      
      路子依从车上下,笑盈盈地跟杜茗打招呼,张口就带着埋怨向杜茗解释道:“杜茗姐,真的好抱歉哦,我好像迟到了。都怪哥哥啦,我都说了我自己打车过来,让他去接杜茗姐,哥哥非要说打车不安全,一定要我等他亲自送我过来。”
      
      杜茗掬着笑,也不说话,就看路子依在哪儿表演。
      
      “哥哥为了送我出来,没有去接杜茗姐,杜茗姐没有生气吧?杜茗姐别气,我回家再好好说说他!怎么可以为了妹妹不管未婚妻呢!”路子依紧盯着杜茗的脸色变化,只想看到杜茗生气难过。
      但杜茗脸上还是那种云淡风轻地浅笑,毫不在乎。
      路子依就不信她真的能不在乎。
      
      杜茗一直没说要退婚,还老是劝杜叔叔和杜阿姨不要怪她哥,不就是还对她哥抱有一线希望吗?
      就连上次在林中花园里,杜家那两个哥哥向杜叔叔和杜阿姨告状,事后也没见他们继续为难她哥,路子依认为这其中肯定是杜茗在其中为她哥说尽了好话。
      
      同样都是女性,她还看不透杜茗那点心思吗?
      就是还对她哥不死心。
      路子依坚信杜茗现在不过只是强颜欢笑,只不过杜茗的演技太好,叫别人很难看出来罢了。
      
      杜茗十分大方地说:“没关系的。你是他的亲妹妹,他对你好也是应该的。我怎么会那么小心眼计较这些呢?嗨,不说这些了,别忘了今天的正事,是给聂识的妹妹聂羽挑礼物吧?”
      
      路子依在心里冷笑,杜茗不过只是装大方。
      “是的呀。我都不知道送她什么礼物比较好,想了好久都想不到。我跟聂识最近在接触,如果送的礼物能让聂羽喜欢,聂识也一定高兴的吧。”路子依也是字字斟酌着说话。
      
      杜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只手轻轻按着手腕上的‘手表’,“你有心了。那你目前有什么想法吗?是穿戴的饰品呢?还是美味的食物?娱乐方面,邀请她喜欢的明星为她表演?如果要送礼,最好还是能投其所好,你了解过聂羽喜欢什么吗?”
      
      “啊,这个我没想到。幸好我来问杜茗姐了,不然我肯定送不好这份礼物。就像上次那样,人家都送错了。杜茗姐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吗?”路子依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吐吐舌头娇俏地说道。
      
      杜茗笑的温和,语气温柔地能掐出水,“傻姑娘,我什么时候说你送错礼物了?我不是全程都在夸奖你吗?你这话说的可太冤枉我了。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快问一下吧。”
      
      路子依点点头,拿出手机问聂识。
      昨晚聂识大半夜才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什么都没解释,只对她说晚安。
      她憋了一肚子的气,故意一晚上都没给他发消息,还以为他会担心她,至少会奇怪地问她一句怎么一晚上都没有找她,结果他什么都没问,直接就是晚安。
      
      她故意等了半个小时才回他,以为他会在自己回了消息之后马上就问她怎么这么久才回复,然而他是真的说了晚安就睡觉,反倒她自己生了一晚上的闷气,到凌晨才睡着。
      一直到今天早上,她还在生气,故意不给他发早安,他竟然也不好奇不问一句,就跟她说一声早安,就去上课了。
      
      路子依一直不想没话题还硬找聂识尬聊,不然显得她一直在倒贴人家,容易被人家看轻。
      现在找到话题可以聊了,她心里还有点高兴。
      
      路子依其实高估了聂识跟聂羽之间的兄妹关系,聂识其实并不是很了解自己的妹妹最喜欢什么,只能大概说出几样她妹有点喜欢的。
      [她喜欢独特的裙子,她好像收集了很多,都是穿过一回就都挂起来收藏再也不穿了。还有一些鲜花,她应该很喜欢花,之前查出来对蝴蝶兰花粉过敏,她挺难过的。]
      
      说到裙子,聂识就想到之前在路子依生日宴会上闹哄哄的那件事,又特地提醒了一下:[不过如果你送裙子,最好别送上次你哥送给杜小姐的那种类型,我猜小羽应该是不会喜欢的。]
      岂止是不喜欢,她好像连关于这件事的表情包都用上了。
      
      路子依恨恨地抓着手机,压下心里的不满,回复:[嗯,上次只是误会啦。放心,这次有杜茗姐帮参考,一定不会让小羽失望的。杜茗姐送礼物可是很有一套的哦,非常有经验。]
      聂识:[嗯。]
      
      路子依等了一会,发现他就真的只是回了一个‘嗯’字,没有别的话要交代了。
      她不爽地把手机放回包里,抬起头后又扬起笑容说:“他说裙子和鲜花,我其实现在有一个想法,我做一条真花裙子,配上一个漂亮的花环,杜茗姐你觉得如何?”
      
      杜茗一边慢悠悠往前走,听了路子依的想法,心里在笑。
      路子依的段数未免太低,明知道收礼的人花粉过敏,还要送真花,那点心思都快摆在脸上了。
      
      杜茗斟酌了一下,温柔地劝说:“可是我听说聂羽之前才被发现对一种花过敏。你当时跟过去了,只不知道是哪种花过敏?其实我的想法是,如果能不送真花就不送,以免出意外。”
      
      此时她们刚好走到一个花店,路子依对对杜茗的劝说不以为然,拉着杜茗进入花店。
      “我知道她是什么花过敏,只要不用那种花就没关系啦。杜茗姐就放心吧。”路子依拍着胸脯打包票。
      杜茗可没这么容易松懈,依旧保持自己的观点,“我还是认为有些不太妥当。”
      路子依楚楚可怜,咬着唇说:“我也知道的啊,可是我这样做也只是想让小羽开心嘛,而且礼物送好了,聂识也可能会对我更有好感……难道杜茗姐不想看到我跟聂识好吗?”
      
      言下之意就是说杜茗不怀好意,故意反对她送最适合的礼物,想让她得罪聂羽,害她跟聂识不合。
      要听出这样的画外音,对于杜茗来说轻而易举。
      
      她好声好气解释:“子依,你真的冤枉我了。我只是提出我的看法而已,并没有阻止你啊。但是恕我没办法支持你,所以选花的事宜就只能辛苦你了。唉,我也很遗憾,帮不上你什么忙。”
      
      路子依只能尬笑着说:“没有,没有,是依依想太多了,看样子,杜茗姐是真的不希望我送这份最适合的礼物,那我们再去找别的吧。”
      “不是我不希望你送,只是风险太大,聂羽前段时间才被发现对某种花过敏,还是不要在这种关头再送可能会让她过敏的东西比较好。”杜茗语重心长地说。
      
      路子依改变主意,杜茗也没说什么,认认真真地陪她又去跑了很多家店看礼物,从饰品看到美食,又从美食看到各种新奇的小玩意。
      最后杜茗推荐了一个黑科技物品,这还是她听说了之后让人从国外带回来的概念模型,一个智能手环,这个手环跟手机配对了之后,可以直接将手机屏幕的影像投影到手臂上,甚至可以直接在手机上的投影上操作手机,是一个很酷炫的黑科技。
      
      一直逛到中午,两人在吃午饭之前结束了这次的逛街。
      
      还是今早两人约定好碰面的地方,杜茗拿出手机想叫梁助理过来,但没想到路子轩已经开车过来等了有一会。
      他主动从车上下来,走过来提议说:“一起吃个午饭吧。茗茗,你和依依很少一起吃饭吧?”
      
      杜茗不想跟路子依吃什么午饭,正想找个什么理由推脱,路子依就弱弱地说:“哥你真是笨蛋,你怎么可以让我跟你们两个一起吃午饭嘛,人家才不想当电灯泡呢。杜茗姐会生气好吗?”
      “嘿嘿,反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人恩爱啦,哥,吃过午饭可一定要记得送杜茗姐回去哦!”路子依看起来非常贴心地叮嘱路子轩。
      
      杜茗没吭声。
      路子轩不放心地说:“别闹,我怎么放心让你自己一个人回去?”
      “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嘛,我都已经十八岁了,哥不要总是把我当做小孩子好不好?”路子依嘟着嘴小声抱怨道。
      “你就是到了八十八岁,在哥的心里也还是小孩子。”
      
      杜茗听不下去了,再听这兄妹‘打情骂俏’她只怕会当场吐出来。
      “没事,我不用送,我打电话让梁助理来接我就好了,其实我等一会还需要去听一节课。”她打断路家兄妹的对话,拿着手机做出要给梁助理打电话的姿势。
      
      路子依好像生怕她真的叫来梁助理,忙抢过她的手机,争着说道:“哎呀!真是的,我是想跟同学一起回去啦,哥,你就让我自己回去嘛。好不好嘛?”
      路子轩拗不过她,就点头同意了。
      
      最后是路子轩开车送杜茗去听课。
      杜茗在上车之前其实是有点迟疑的,因为想到景休提醒过自己的那两点。
      不要跟路子轩一起坐车出门……
      如果这样做了,会发生什么?
      
      杜茗觉得景休不该提醒她,如果没有他的提醒,她就不会好奇,一旦好奇心上来了,就很难控制住。
      
      她最终还是因为好奇心上了路子轩的车,并且在车子开出去不到二十分钟之后就知道了后果。
      
      出了一个小车祸,有一辆闯红灯的车子失控般撞了过来,把玻璃撞碎了。
      杜茗坐在副驾驶座上,大腿嵌入了一块玻璃,伤口正在潺潺流血。
      
      而驾驶座上的路子轩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轻微的擦伤。
      路子轩反应过来后也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可在打出叫救护车的电话之前,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是路总吗?我们看到路小姐……好像出车祸了,您现在……”
      路子轩一听到妹妹出车祸的消息,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了,完全忘记自己原本要做什么。
      
      电话一挂,他就焦急地对大腿正在飙血的杜茗说:“茗茗,依依那边也出车祸了,我真的很担心她。抱歉,我先去她那边看看。茗茗,你这么善解人意,一定会理解我的吧?我只有这么一个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妹妹。我很快就回来,等我!”
      
      杜茗眼神平静地看着他,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但路子轩现在也没心情等她的回应,‘砰’的拉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杜茗低头看着自己流血的大腿,伸手去摸手机,发现手机被撞坏了,无法联系其他人。路子轩跑的又急又快,什么都没给她留下。
      路人都在围观,并没有人上前帮忙,交警和救护车暂时还没赶到,她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早知道就不应该作死。
      杜茗现在有点后悔,又有点怨景休说话留一半,说的不清不楚含含糊糊,要是说清楚后果,她肯定就不作死了。
      说到底,还是好奇心作祟。
      
      杜茗心情复杂,脑子里一片乱遭的时候,突然有人敲了敲半降下来的车窗,杜茗警惕地转头看过去,看到了景休一张无可奈何的脸。
      
      他‘啧’了一声,猛地打开车门,把她抱出来,略微责怪地说:“杜小姐,我都提醒您了,怎么不听劝呢?”
      
      他瞧着杜茗的脸色有点苍白,神色却跟平时没多大变化,有点迟疑地问:“你不疼吗?”
      
      杜茗直勾勾地看着景休,原本她双手无力垂下来,现在她主动勾上景休的脖子,凑到景休的耳边轻声说:“那些都先不管,我现在想先问你。你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哥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15号就要入V啦,也就是今晚零点掉落万字更新,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么么哒~
    推一下预收文,感兴趣可以戳进专栏收藏一下,爱你们~
    书名:《不好意思,上错号了》
    文案:范雀表面上是一个女大学生,过着平淡的校园生活。
    事实上,她是惩恶扬善,跟邪恶势力做斗争的凤凰侠,拥有粉丝无数。
    她有个拍档叫青龙侠,两人每次都一起行动,形影不离,不过她并不知道青龙侠的真实身份。
    只知道青龙侠每天都用大号在凤凰侠的微博下花式表白,她从未回应,但粉丝们还是把二人当作cp。
    范雀喜欢的人是影帝俞天歌,她每天都用小号在影帝微博下表白花式彩虹屁。
    某天范雀不小心上错号了。
    凤凰侠:天歌天歌我宣你,我好想嫁给你嗷嗷嗷~
    cp粉们惊了,被官方拆了cp在微博上一片哀嚎。
    范雀羞愧捂脸:不好意思,上错号了。
    神奇的是,她向影帝表白的评论竟然光速收到青龙侠回复:好的哦,宝宝,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粉丝们突然看不懂这个风向,这种时候青龙侠不是应该吃醋吗?
    几秒钟后,青龙侠:不好意思,因为太过激动,我也上错号了……
    众粉丝:???
    范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