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踏马的破镜重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妹控17

      第十七章
      
      路子依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聂识对她有所不满,专注地低着手机给她哥发消息。
      
      她并不是很担心路子轩,更多的是看杜茗不爽。
      上次在她宴会上的事情,杜茗让她成为笑柄,被所有人用异样眼光看待。
      就连她的一些朋友知道后也对她阴阳怪气,甚至还能看到网络上用来专门嘲讽她的表情包。
      她早就已经恨杜茗恨到不行了,
      
      或许她哥跟其他人都看不出来,但她保证,杜茗今天的所作所为绝对都是故意的。
      不然怎么杜茗最无辜,什么都错都没有,所有错都是别人的。
      这不就是杜茗惯会的手段吗?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好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让旁人为她打抱不平,再顺势抹黑她哥。
      
      她看不下去了,忍受不了杜茗这么嚣张。
      经过观察和分析,路子依认为杜茗对她哥还有感情,还舍不得她哥,不然也不会在看到那个匿名视频之后一边心痛一边还是原谅了他。
      不然也不会拖着一直不愿意退婚,甚至表现出一副害怕被逼退婚的样子。
      
      综上所述,路子依认为只要她能点醒她哥,让她哥意识到杜茗在耍他,是故意戏弄他,他哥就不会再被杜茗欺骗,还会处处为难杜茗。
      杜茗不是还在乎她哥吗?那就让她体会一下被喜欢的人厌恶的感觉。
      
      [哥,你今天不觉得杜茗姐好像很奇怪吗?] 路子依才发了一条消息,就开始在脑海里想象杜茗哭着求她哥不要退婚的样子,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路子轩:[哪里奇怪?]
      路子依:[就是……就拿她做的那一桌饭菜来说吧,你觉得她给喜欢的人做饭,会不事先尝过味道吗?哥,你吃那一桌菜的时候,表情可不像是那桌菜很好吃的样子。她有没有可能是故意做一桌看起来卖相很好,但实际上很难吃的饭,就是为了故意刁难你?]
      
      她隔了一小段距离看都能看出她哥吃的很痛苦,而且吃完她哥就跑去卫生间了,足以说明那桌菜很有问题。
      
      接下来就是看她哥怎么回复了。
      
      路子依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看起来就好像在守着心上人的消息。
      
      聂识心里不是滋味,电影快放完了,他想出去透气,顺便继续参观这个面积广阔的林中花园。
      他妹趴在桌面上睡着了,她一睡着就要大半天才会醒,他还想趁这个机会跟她两个人单独相处。
      他也以为路子依约他出来,也是想跟他增进感情的。
      
      聂识想叫她,但看她那么专注,就作罢了。
      聂识这个人其实是这样的,他心里有一个打分表,会根据相处时对方的表现进行扣分加分。
      不管在心里加分还是扣分,他都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提醒对方,对方做错了不会说,做的好了也不会夸。
      直到达到一个界限,对待扣分的人,他就突然变得很冷淡。
      对待加分的人,他会突然变得非常热情。
      
      路子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都没注意到聂识已经走出去。
      手机弹出新消息,她哥终于回复了。
      路子依充满期待地点开,随后笑容瞬间凝固。
      
      只见路子轩给出的回复是:[依依,茗茗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你别乱说,你没看到她的手都变成那样了吗?双手受伤还要坚持为我做饭,做出来的饭菜就算确实不好吃,但那也是她的一番心意。就算她是故意的,那我也认了,是我对不起她在先。]
      
      路子依死死地抓着手机,不敢相信这会是她哥说出来的话。
      为什么?他竟然一丁点都不怀疑杜茗,甚至还在为她说话?
      这不是他哥的画风。
      
      明明之前在生日宴会上,她稍微煽动一下,他就去质问杜茗了。
      
      路子依的眼睛都瞪出来了,心情暴躁,可又不能崩了自己在哥哥心中乖巧妹妹的形象,只能继续憋屈地回:[哥,你是在怪我吗……我也是只是看你太难受,心疼你才会稍微问一两句的。]
      [我相信哥在视频里跟那个女人只是做戏而已,我都懂的道理,为什么杜茗姐都看不懂,还要这样刁难你,难道就不心疼你吗?]
      
      路子轩:[你别想太多,哥怎么会怪你。知道你是心疼我了,别担心,我没事。你好好跟聂识聊,你不是对人家很有意思吗?可要抓紧这次机会。]
      
      路子轩的回复仍旧不是路子依想要的。
      但她继续说下去就可能会引起哥哥的怀疑,只得咬牙作罢。
      不过她不会就此放弃的,绝对要找到反击杜茗的办法。
      
      路子依:[好吧QAQ哥哥要小心一点哦。聂识他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生气的啦。]
      
      路子依发完消息,把手机放回包里,转头才发现旁边的座位已经空了。
      她有点慌。
      聂识怎么悄悄离开了?
      
      **
      
      杜茗并没有离开很久,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家庭医生,目的是让别人知道她离开并不是为了别的事,而是关心路子轩,亲自去帮他叫医生。
      
      只不过杜茗刚回来,就发现篷房周边的人都有些躁动,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见到她身后穿着白大褂的家庭医生,就直接把医生拉走了。
      
      杜茗找到二嫂高果了解了一下。
      高果耸耸肩,“有个人好像是花粉过敏,可能原先没有接触过某种花,所以不知道会过敏。现在急急忙忙找人先做一些急救措施,已经打120了,放心,你大哥和二哥会处理好的。”
      
      杜茗点点头,环视了一圈,发现没看到路家兄妹,而高果见她在找人,问道:“在找路子轩他们?”
      “嗯。”
      “嗨,就那什么,过敏的人是那个聂家的小姑娘,叫做聂羽。路子依好像是喜欢小姑娘的哥哥吧,就那个叫做聂识的男生。人家妹妹过敏了,当哥哥的当然要去处理,路子依也跟过去了。然后路子轩可能不放心,也跟在路子依身边。”
      
      杜茗继续点头,想了想问:“花园里花的种类很多,二嫂,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说是什么花过敏?”
      高果‘啧’了一声,皱起眉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没有去医院检查过过敏原也很难知道是哪种花吧。要不我们跟进一下聂羽那边的治疗进度?到时候把情况反馈一下,就知道她是什么花过敏了。”
      
      “没事。”杜茗摆摆手,“不用麻烦了,确定聂羽已经接受治疗平安无事就好。这是我们的失误,应该提前提醒一下,这样行不行,为表歉意,聂羽的医疗费由我们承担吧。”
      “嗯,我跟你二哥也是这么想的。”高果对此表示赞同。
      
      和二嫂沟通过之后,杜茗才招招手带上梁助理,去画作的展区巡视一下。
      
      景休这次的画展很成功,并没有受到她这边跟路子轩纠葛的影响,有不少懂艺术的大咖都表示对他这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
      杜茗过去之后也是跟景休谈这个问题,关于他的作品什么时候进行拍卖。
      
      中途杜茗还会拿出手机象征性给路子轩发几条消息表示想念他,关心他。
      并且非常大度的表示并不介意他中途离开,非常理解他不放心妹妹一定要跟过去的心情。
      
      一直到傍晚画展结束,杜茗等工作人员把展览区收拾整理好才在最后离开花园。
      
      回家的路上,路子轩才回她的消息,对她的理解表示感谢,并且提了一下路子依的心情不好。
      [她心情不好,我也跟着烦躁。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哄她开心。]路子轩还向杜茗求助,[茗茗,你说我该怎么哄她开心?]
      
      杜茗对此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让梁助理去深入调查了路子轩的事情后,她才发现早在她发现端倪之前,路子轩就已经为了他妹放过她很多次鸽子,每次都以突发急事有理由,她还一直给予他信任。
      
      [那她是因为什么才不开心的呢?]杜茗对怎么哄路子依开心没什么心情,她对路子依心情不好的原因很感兴趣。
      只要看到他们都不好过,她就放心了。
      
      路子轩:[我也不知道。可能跟聂家那个小子有关系吧。]
      
      跟聂识有关?
      杜茗稍微想了一下,[我猜,是不是因为聂识的妹妹今天过敏,导致她跟聂识的约会被迫中断,而聂识又一直在关心他妹妹,她被忽略了,才会生气的吧?]
      
      大家都同为女性,换位思考一下,杜茗不难猜出路子依的想法。
      
      当初她和路子轩订婚宴上,路子依明知自己海鲜过敏还吃海鲜导致她的订婚宴中断。
      现在路子依特地约聂识出来约会,聂识的妹妹是不知道自己会过敏,不小心过敏闹出了事,导致她跟聂识的约会被毁。
      聂羽还不是故意的呢,路子依都能气成这样。
      这就叫做现世报。
      
      路子轩有一会没回她,几分钟后回她说:[我刚才去问了她,茗茗,还真给你说对了,我按照你说的就那么一说,她就委屈地直掉眼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杜茗心想,之前我们的订婚宴被你妹破坏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来安慰我?
      
      转念一想,杜茗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笑嘻嘻地打字:[嗨,这有什么啊。子轩,你就让她多理解理解聂识,体谅他嘛。聂羽可是他的亲妹妹,唯一的亲妹妹哦,这能比吗?你看,当初子依在我们的订婚仪式上不也是过敏了吗?我们的订婚宴因此半途中断,我不也没说什么嘛。]
      
      [喜欢一个人呢,就要大度一点,受点委屈不算什么的。最不能做的就是因为一点小事就生闷气,就无理取闹。子轩,你自己想想,如果我是那样的女人,你是不是就不那么喜欢我了?诶,这就是一个道理的嘛。你这样劝她,我保证,她就能想通了。]
      
      编辑完毕,点击发送,杜茗盯着路子轩回过来的‘好好好’三字,心情甚为舒畅。
      哎呀呀,她这个人,真是太坏了,嘻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