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他很穷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巧……真巧

      赵文哲非常乐观,虽然技能冷却时间过长,但他的前女友并没有成为别人孩子的妈,那就说明一切还来得及。
      
      接下来继续往下看,第二点:重新建立吸引,让她重新注意到你。
      
      [冷静一段时间后,你应该让你的前任了解到你的转变以及你现在过的很好。你可以参加派对,和一些朋友旅行,学一门特长,并且把这些社交活动和改变发到你的朋友圈上,并且适时加上一些看似鼓励自己的鸡汤文字。
      
      当然,要注意频率切忌频繁,一周两次足以,需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如果在某些场所偶遇,也不需要刻意避开,要大方的和她打招呼,还要表现出自己很忙被朋友招呼抽身离开。
      
      如果你有一定的把握,也可以故意和一些女性朋友表现的比较亲昵,看看她的反应。
      
      但这招不能用的过度,否则就会导致她认为你已经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你就真的没有挽回机会了。]
      
      [当你们已经从点赞,打招呼,再到可以短暂的聊天时,就说明你们的关系已经开始缓和,但是不要急着暴露你的目的,而是创造一些非常‘偶然’的机会和她偶遇。比如说刚好遇到下班的她,你也刚好路过,随意聊两句,一起喝杯咖啡。
      
      当你们见面的时候,要充分把握机会展现你的改变,如果你以前非常抠门,现在就要表现出你非常大方的一面。]
      
      赵文哲受益匪浅,甚至有些蠢蠢欲动。
      
      他早就该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当初怎么就这么傻觉得她真的会自杀呢!
      
      除了她说分手是真的分手之外,她有哪一次不是只是在假意威胁他?
      
      好吧……他是真的被分手了。
      
      赵文哲又扎心了。
      
      ----
      
      宋安青一路到公司都没有再收到过赵文哲的消息,一开始她还会一次又一次拿出手机假装看新闻实际上是想等他的回复,等不到之后,她感到这样的行为很愚蠢,就把手机放回包里。
      
      如果她下一次遇到赵文哲,就试试她刚才查到的办法套路一下吧。
      
      她今天去上班只是递交辞呈,并且交接一下工作。
      
      新老师还没有来,她可能还需要再上一两节课,上完后,宋安青就收拾自己的办公桌。
      
      虽然在这里工作了几年,但宋安青却没有留恋的感觉。最初到这里工作的时候,她就觉得她不可能在这里做一辈子,做一段时间积累经验就可能跳槽了,或许再也不会做这个行业。
      
      她本身并不喜欢带小孩子做课外培训,现在太多小孩的父母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给孩子报各种兴趣班,小孩基本就没有课外去玩的时间,在学校里上完课还要参加各种补课班。
      
      虽然这些事情跟宋安青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她没有办法干涉家长做出的决定,而这个行业恰恰就是靠家长们的这些心理盈利。
      
      但是她每次上课,看到小小的孩子背着大大的书包,抱着一沓书,就觉得看不下眼。
      
      他们还只是小孩子啊,她的童年就是在游戏和欢笑中度过的,根本就没有厚厚书本和写不完的作业。
      
      因为教学进度的原因,家长又时不时会在外面监督培训老师是不是真的教了有用的东西,她也不可能在班上让孩子们玩游戏放松,敢这样做,那她就等着被炒。
      
      她大概是善心太泛滥了。
      
      内心煎熬又挣扎了这么久,终于下定决心辞职了。
      
      收好东西,宋安青跟同事们一一告别,从那栋高楼出来的时候,冬日的暖光洒在她的身上,宋安青感到一阵轻松。
      
      接下来她打算先试试看能不能在年前找到别的工作,如果找不到就等年后再找。
      
      公车在对面,宋安青要过马路才能到公交站台。
      
      等公车的时候,她拿出手机打算刷刷消息,当然也顺便看看赵文哲有没有继续给她发消息。
      
      她不只是搜索了套路前男友有没有新女友的套路,还搜索了‘很久不联系的前男友忽然联系自己是因为什么?’。
      
      然后发现一般只有几种可能,要么是想复合,要么就是炫耀,小部分可能是想借钱,无聊了。
      
      宋安青首先就排除了对方想复合的可能,几年前说分手,赵文哲可一点都没做错,是她无缘无故甚至差点掰出自己移情别恋的借口要跟人家分手的。
      
      怎么看都是她这边出了错,赵文哲绝对不可能是找她复合的。
      
      再结合赵文哲的自身情况,宋安青觉得他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首先他其实想把钱要回来,然后他现在可能已经有新的女友了,并且现在的条件看起来应该还过得去,所以想报复她炫耀一番。
      
      透露出一种‘看,我就算没了你,我依旧过的好好的,你算个毛线!’的报复气息。
      
      这么一想的话,宋安青又有一股想删了赵文哲的冲动。
      
      总之,先看看他有没有新女友吧。
      
      宋安青坐在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一辆又一辆公车路过,愣是没看到她想乘坐的那一趟。
      
      而在对面来跟一个教育培训机构谈合作的赵文哲却看到了坐在长椅上,望着来往车辆长叹的宋安青。
      
      和身边的助理说了一声后,赵文哲步行过去。
      
      宋安青心里也憋着一股气,她倒是要看看她等的那趟公车什么时候才能来,左看右看,目光忽然锁定在斑马线那边。
      
      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正往马路这边走来。
      
      嘿,不是赵文哲吗?
      
      还真是巧了,在这儿都能遇到。
      
      但很快,宋安青就默默觉得或许……对方是故意来围堵她的。
      
      趁着赵文哲还没有过来,宋安青立即打开手机在搜索栏打下几个字“甩了前男友……”
      
      还没有输入完毕,下面就探出了很多相关搜索:
      
      #甩了深爱我的前男友,我后悔了#
      
      #因为前男友太穷,我甩了他,现在他非常有钱,但是带着他的新女友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该怎么办?#
      
      #我甩了我前男友,我很后悔,我可以去找他吗?#
      
      #后悔抛弃前男友#
      
      #好后悔错过前男友#
      
      不行了,再看下去,宋安青觉得她都要后悔到无以复加了。
      
      宋安青默默退出搜索页面,还没有把手机放回包里,就感到好像有一个人坐在她旁边。
      
      难道赵文哲也是打算过来坐公车的?
      
      而不是故意过来找她的?
      
      对嘛!毕竟刚才隔了这么远,他怎么可能看到她嘛。
      
      宋安青低着头,思索到底要不要主动跟人家打招呼。
      
      同样的,赵文哲也在思索怎么把这场‘偶遇’变成真的偶遇。
      
      不能太刻意了,但他真的没办法,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往她这边走来,而且完全不想回头。
      
      意识到她几年前根本就只是吓唬他而已,他就控制不住想要靠近她的心情了。
      
      赵文哲需要庆幸当年她用自杀威胁他,否则刚分手那会儿,他绝对会死缠烂打。
      
      冷静?
      
      不存在的。
      
      宋安青又不可能真的不抬头,她还要看她等的公车有没有要过来。
      
      想想当年一起毕业出来的同学,当初没有选和专业挂钩的工作的人现在好说好歹都有一辆自己的出行工具了,而她还要挤公车,也够悲催的。
      
      她觉得公车大概都跟她有仇,刚才不来,现在才来,她站起来打算把车晃停,赵文哲也跟着站起来,也抬起手挥了挥。
      
      等公车停在站台边上,宋安青也想装作没看到赵文哲的样子,但赵文哲就在她后面上车。
      
      宋安青有点着急,想找到自己的公交卡,但是她今天收拾了办公桌上的东西,自己包包里塞了一些小玩意,要找到公交卡就没那么容易了。
      
      她堵在门口,后面要上车的乘客已经有些不满,就连司机师傅也粗着嗓子说了一声:“别挡着后面的人上车啊,让一让!”
      
      宋安青越是被催就越是着急,尤其是感觉到排在后面的人都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她就更着急了。
      
      忽然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语气里有几分调侃的笑意:“我帮你给了,快找个位子坐好吧。”
      
      是赵文哲。
      
      宋安青‘嗖’地抬起头就看到赵文哲往投币箱里塞了一张一百块,在一片青色里红的有点刺眼……
      
      她一时脑抽,趁着那张一百块还没有被完全塞进去,马上就伸手抓住赵文哲的手腕,另一只手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包里抽出来,拿着公交卡‘刷刷’的在刷卡器上刷了两下。
      
      做完这一切,宋安青盯着自己抓着人家手腕的手,才意识到她做了什么傻事。
      
      羞愧得连头都抬不起来,默默地往后挪,找了个椅子坐下。
      
      宋安青感到头顶上方一直有一道目光落在她身上,但她怂的一句话也不敢说。
      
      赵文哲这时候才莫名其妙说了一句:“好巧,你也坐这趟车。”
      
      宋安青掬起一个苦笑,“啊哈哈,巧,真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赵文哲当然知道坐公车才一两块钱,可是他没有零钱,他又想在宋小姐面前装B(微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