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他很穷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来呀!撕B啊!谁怕谁

      王莹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到底还只是青春期的少女,也比较冲动,说话语气一下子变得非常冲:“什么?你难道没有看到我给你留的字条吗?就算你不知道我们去哪儿了,你就不会给我们打个电话吗?”
      
      听听,这是跟表姐说话的语气的吗?
      
      宋安青现在是觉得有其母必有其子,这说话的语气都跟她老妈一个德性。
      
      她抱着碗筷,瞥了自家爸妈一眼,发现爸妈的脸色也不太好。
      
      她的爸妈,可护短了。
      
      “王莹。”宋母拉下脸,喊了一声那少女,连同少女身边的人也看了过来。
      
      两男两女,其中有两个是宋安青不认识的,剩下两个就是表弟和表妹。
      
      而看他们的样子,那两个不认识的人似乎就是表弟和表妹的对象了。
      
      看起来也不过就是高中生的样子,现在早恋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吗?
      
      王莹对上长辈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好,有点尴尬,但是还硬着头皮回了一句:“大姨,怎么了?”
      
      “你就是这样对表姐说话的?你妈妈没有教过你要懂礼貌吗?”宋母语气也没多重,语重心长,只要是个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看的出,宋母是真心教诲他们的。
      
      可不过就是这么一两句话,王莹的眼眶就开始湿润了,睁着大眼睛似乎有眼泪要掉下来。
      
      “可是,又不是我们的错。”王莹很小声的争辩:“明明就是表姐就跟眼瞎了一样,那么大的便签都看不到……”
      
      宋母都快被王莹这么一句话气晕了。
      
      什么叫做眼瞎了一眼?还不是他们的错?
      
      宋母把宋父拉过去,“你来说,我再说下去就要拿鸡毛掸子了。”
      
      宋父就简单了,“你们的母亲已经回去了,虽然说她本意是想让我们照顾你们一个寒假,但是我们家没有多余的房间,也没有多余的碗筷,实在没有办法好好招待你们,所以……”
      
      宋父拿出钱包,夹出几百块,“我送你们今晚在外面定一个酒店房间住下,明早我和你们大姨送你们去车站。”
      
      王莹和王英逸都一脸惊恐,宋父又接着说:“你们表姐很忙的,她的男朋友天天都要找她约会呢,如果因为要教你们英语耽误了她和男朋友约会,导致她被分手了,你们也赔不了她一个男朋友。”
      
      宋安青:男朋友??在哪儿?跟我啥关系??
      
      这番话一出来,王莹和王英逸各自身边的男孩女孩就纳闷了。
      
      “莹莹,你不是说你大姨和你表姐人都很好吗?现在他们居然要赶你们走?明明就是他们明知道你们还没有回家,故意不给你们留饭菜!我就没见过这么小气的人家!连一顿饭都不舍得给。”说话的是一个少年,模样还算周正,就是声音不太好听,正处变声期的公鸭嗓。
      
      同时,王英逸身边的少女也十分不满地说:“这么抠门的人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买得起这套房子的!”
      
      王英逸就盯着宋父手里的钱,过了一会,忽然笑嘻嘻地说:“大姨父,大姨,是我们的错。我们应该给你们打个电话的,可是我们不能睡在外面的酒店啊,外面的酒店多不安全。”
      
      宋父和宋母都以为王英逸还算是没长歪,结果就听到人家下一句:“你们家不是还有另外一套房子吗?听说都装修好马上就可以入住了,反正现在你们这边够住,没有地方的话,我们可以在那边凑合一个寒假的。”
      
      宋父和宋母都对视了一眼,气都气笑了。
      
      他们家确实还有一套房子,也确实是才装修好没多久,但他们都还没有住过一次,王英逸居然就能说出这话来?
      
      还凑合?说的好像他们新房子的条件多差似得!
      
      那可是宋父和宋母花了将近一辈子的积蓄全款买下来的一套别墅区里的小别墅,装修精美,格局设计巧妙。
      
      宋安青则是被恶心的不行,这表弟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表弟和表妹来这里怕不是就是来占尽各种便宜的?
      
      跟他们的母亲还是完完全全一个德性!不,甚至比他们母亲还要可恶!
      
      宋母皮笑肉不笑,实际上宋母也觉得跟这两个小孩太较真显得她幼稚,但她是真的火大了。
      
      “那可不行,我们都没有住过的地方,怎么能给你们住?”宋母呵呵地干笑着,“要么住酒店,我们明早送你们回去。要么现在我们现在就送你们去火车站。”
      
      什么狗屁忍耐,什么狗屁都是亲戚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要撕破脸,宋母才不管,要不是十四姨这边赶着往上赶,他们这辈子都见不上几次。
      
      宋安青都要为母亲拍手叫绝了。
      
      这气势直接把四个少年少女唬住了。
      
      王英逸一把扯过宋父手里的钱,“我们现在就去开房间。”
      
      “砰!”一声,门被用力甩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宋安青立即跑过去查看门坏了没有,要是坏了,可要找十四姨赔偿损失。
      
      还好,这个小区的门还是很坚固的,并没有被摔坏的痕迹。
      
      宋安青去洗了碗出来,发现爸妈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着看着都睡着了,连澡都没洗呢。
      
      她有点愧疚,爸妈白天工作已经很累了,还要回来处理这个破事,明天还要送他们回去?那不是更累了!
      
      宋安青推醒老妈:“妈,我关电视了,你们回房睡啊,在这睡着了要感冒的。”
      
      宋母被推醒了,下意识就踹了一脚宋父:“不是让你去看看那两个孩子有没有找到酒店吗?你怎么睡着了?”
      
      宋父被踹醒了,下意识抓住老婆的脚,另一手揉了揉额头,神情有点茫然,似乎不知今夕是何年。
      
      “艾玛?我睡着了?”宋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累的睡着了。
      
      宋安青扯了扯嘴角,叹气道:“我去看吧,爸妈,你们就好好休息吧,明天也让我去送他们回去吧。”
      
      这真是什么破事,什么破亲戚啊!宋安青拢紧了衣服,在心里疯狂吐槽,这大晚上的,冷的直哆嗦,表弟和表妹还没有给她电话号码。
      
      这要怎么去找?
      
      宋安青走出了小区,往热闹的街区走去,别看现在冷,晚上那些烧烤摊撸串的可都热闹着呢。
      
      正走着,忽然胳膊被拉了一下,宋安青转头一看,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赵文哲?”
      
      赵文哲点点头,“这么晚了还出来找什么?”
      
      宋安青其实是有点惊喜的,自上次和赵文哲道别后,到现在都过了快有一个月了。
      
      不过也有点尴尬,虽然在网上可以毫无顾忌地聊天,但是现实面对他,反而有点羞赧。
      
      “找人。”她很小声地说,“我跟你说过的表弟表妹,我爸妈回来后,跟他们撕开了。不让他们住我们家,让他们出来找酒店住。但是他们摔门出去了,我爸又一时太累睡着没追出来。怕他们没找到酒店,人生地不熟的遇到危险,我就出来找找。如果他们遇到危险,到时我们恐怕也说不清。”
      
      赵文哲安静地听着,另一只手绕在她的后背,轻捻她的发丝,动作非常轻,甚至没有被宋安青发现。
      
      “你表弟和表妹叫什么名字?年龄是多少?”赵文哲又问。
      
      “表妹叫王莹,表弟叫王英逸,大概也就十六岁吧。未成年,我琢磨着他们未成年也开不了房间,才会出来找的。”宋安青说到这里重重叹了一声,“虽然觉得他们确实罪有应得,可是又觉得我们一家人对付两个未成年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她的意思并不是不对付就忍着,而是觉得好像对付两个未成年,不需要全家都出动。
      
      如果她可以一个人就解决了这件事那就更好了。
      
      赵文哲低头看着她线条柔和的侧脸,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眉目间淡淡的愁绪。
      
      “那你的意思是想怎么样?”他忍住想要揉乱她头发的冲动,又压低声音问。
      
      “我想一个人解决。”宋安青也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你跟我来。”赵文哲下意识想牵上她的手,手伸到半路,忽然非常客气地询问:“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几年不见他是变得更加纯情了吗!就算礼貌也不是在这种时候礼貌吧!
      
      宋安青欲哭无泪,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啊!
      
      她有些别扭地说:“随便你!”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只大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变化了一下角度,就变成了十指相扣。
      
      砰砰!砰砰砰!
      
      心跳真的好快啊,宋安青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身侧的赵文哲。
      
      他为什么要做这么暧昧的举动?她可以问吗?如果直接问的话,会不会导致现在的关系也无法保持?
      
      宋安青也不年轻了,不明白为什么对上赵文哲,就好像忽然倒退了几岁,纯情的就跟十几岁的--哦,不,现在十几岁的孩子都不纯情了。
      
      不过就是牵牵小手而已!她的心脏到底在激动个什么劲儿!
      
      明明人家看起来就非常镇定!
      
      因为心里小鹿乱撞,宋安青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坐在路边烧烤摊摆的小椅子上了。
      
      老板热情的招呼他们,一见着赵文哲,就高兴的哟呵了一声:“哎嘿,还是老样子吗?”
      
      老样子?宋安青疑惑,赵文哲是这家烧烤摊的熟客?难道他也住在附近,所以经常来?
      
      “加两个烤玉米。”赵文哲笑道。
      
      老板应了一声便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宋安青有点懵,赵文哲把她拉到这里来做什么?
      
      赵文哲似乎看出她的疑惑,指了指她的背后。
      
      宋安青顺着他指的方向转身看过去,发现她背后那桌人居然就是表弟表妹和他们各自的对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不不,赵文哲怎么可能镇定,他的心里明明就有一万头小鹿正在蹦迪 :D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