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末养儿记

作者:蒙不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4:不可理喻

      在普遍重男轻女的乡下,外婆对卢燕这个女儿那真是好得没话说,卢燕之所以能有今天,全靠外婆帮她谋算,外婆受伤了,需要人照顾,卢燕自然不敢不管她的死活。
      
      把自己的亲妈带回家住,这么大的事她不敢自作主张,肯定要跟纪庆国商量一下,纪庆国本来是不同意的,卢燕费尽了口舌才说服他。
      
      这天正好是周末,纪庆国不用上班,在卢燕的强烈要求下,他不得不亲自开车到车站来接她们。
      
      卢燕把坐在轮椅上的外婆从车站推出来,就四处张望着寻找纪庆国的身影,找了半天也没看到纪庆国的人,打电话回去,也没有人接,她气得火冒三丈,耐着心在车站里又等了半个钟,才看到纪庆国带着卢秀秀风尘仆仆地赶过来。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卢燕对卢秀秀横眉怒眼的,卢秀秀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跟她们打招呼道:“姑姑,奶奶。”
      
      卢秀秀过来投奔她的事,纪晴已经打过电话告诉过她了,卢燕让纪晴想办法把卢秀秀从家里弄走,卢秀秀赖定他们家了,不管纪晴对她怎么冷嘲热讽,她都不走,逼急了她还会跑到纪庆国面前哭诉哀求。
      
      纪庆国的耳根子有点软,不然,当年纪念哀求他,他也不会把纪念带回军营去,卢秀秀就像当年的纪念一样,单纯、柔弱、不谙世事、像只小白兔似的,这种女人,最能激起男人的怜悯之心了。
      
      卢燕不在这几天,纪晴没少因为卢秀秀的事,被纪庆国喝斥。
      
      知道了自己能不能留下来的关键主要靠纪庆国,所以,这几天卢秀秀在纪庆国面前,积极表现,把他们家里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就连纪庆国的内裤,她都抢着帮他洗。
      
      卢燕是文工团的团长,平时挺忙的,而且经常要带团到外面去演出,家里的家务活免不了会落到纪庆国的身上,纪庆国有点大男子主义,根本就不耐烦做这些,然,卢燕不在,他不做也得做,再加上纪晴这个女儿自小就十指不沾阳春水,不是没有要求她做过,可每次她都找借口躲开,纪庆国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自己撸起袖子自己干嘛。
      
      军营里结过婚的男人,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让老婆孩子跟着随军,无非就是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回家就有口热饭吃的生活。
      
      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纪庆国早已不满多时,当年他之所以没跟卢燕商量就把纪念带到军营来,不得不说,也有点想把家务活推出去让纪念帮他做的想法,同意卢秀秀住在他们家里,打的无非也是这个主意。
      
      而卢秀秀最近这几天的表现,再一次证明了他的决定是对的。
      
      卢燕不知道纪庆国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们文工团有个靠着她姨妈关系进来的临时工,她姨父是个高官,她暗地里跟她姨父勾搭上了,还怀上了她姨父的孩子,由于她姨妈只生了一个女儿,姨父很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一怀孕她就辞去了文工团的职务,被她姨父送出国生孩子去了,听说她生了个儿子,现在已经带着儿子回国了,被她姨父养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日子甭提过得有多快活,姨妈知道之后也不敢大闹,只能哑巴吃黄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怕卢秀秀会成为下一个临时工,她怕她会落到姨妈那个下场,所以,她不得不防。
      
      于是,一回到家,把外婆安顿好之后,卢燕就委婉地对卢秀秀提出,让她搬出去住。
      
      卢秀秀在心里对卢燕充满了怨恨,姑父都同意她留下来了,她凭什么不同意?楚楚可怜的看向纪庆国,向他求助。
      
      纪庆国咳了一声,说道:“秀秀刚到这边来,人生地不熟的,你让她搬到哪里去住?让她住在家里又没什么,无非就是多个人,多双筷子罢。”
      
      纪庆国对卢秀秀的维护,让卢燕大为恼火,“她一个姑娘家,住在别人家里算怎么回事?谁把她带上来的,让她找谁负责去,我又要工作又要照顾我妈,就已经够累的了,哪还有精力照顾她?”
      
      “姑姑,我不用你照顾,我会洗衣做饭拖地,求你了,别赶我走,除了你们这,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姑姑,求求你,可怜可怜我,让我留下来吧,我会听话,不会给你惹麻烦的……”说着说着,卢秀秀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出来。
      
      纪庆国安慰道:“秀秀,你别哭了,这个家我做主,你想住多久都行,没人可以赶你走,好了,你去看看你奶奶吧。”把她打发走。
      
      卢燕这下对他们更加怀疑了,卢秀秀一走,她就怒瞪着纪庆国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想住久都行?你是不是想让我把女主人这个位置腾出来给她坐?”
      
      “你真是……不可理喻。”纪庆国气得拂袖而去。
      
      一楼某房间,外婆正在整理她的行李,看到卢秀秀怯生生地走进来,她就气不打一处地出,“你这死丫头,能耐了是不是,我说过让你不准过来麻烦你姑姑,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推着轮椅向卢秀秀滑过去,伸出手用力地扯着她的耳垂,疼得卢秀秀哇哇大叫起来,“奶奶,我错了,你别打我……”
      
      纪庆国正好经过这边,听到了卢秀秀的嚎叫,他马上冲进外婆所在的房间去,“妈,你在干什么?”
      
      外婆讪讪地放了手,卢秀秀连忙躲到纪庆国身后,一副瑟瑟发抖,好不可怜的模样。
      
      “妈,这里是军营,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谈举止,别给我们抹黑,这里不是乡下,容不得你为所欲为……”
      
      外婆面色一僵,脸拉了下来,打断他的话,试图解释道:“庆国,我……”
      
      没等她把话说完,纪庆国就转身走了。
      
      卢秀秀见状,马上跟了出去,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对纪庆国说道:“姑父,谢谢你,刚才要不是你解救我,我奶奶肯定会打死我。”
      
      “你奶奶对你……不是一直都很不好?”
      
      “奶奶不喜欢我爸妈,老是骂我爸蠢,骂我妈懒,我……”
      
      “你们在说什么呢?”卢燕一脸怨气地走过来,问道。
      
      纪庆国看都不看她一眼,越过她就走出门去了。
      
      目送他离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卢秀秀才把目光收回来,谁知,下一秒,就对上卢燕那双充满杀气的双眼,看着她一副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断的样子,卢秀秀感到头皮发麻,害怕地后退了二步。
      
      卢燕突然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警告道:“卢秀秀,你给我听着,你要是敢背着我勾引你姑父,我饶不了你。”
      
      “姑姑,我没有……”
      
      “滚……”
      
      *
      
      纪晴还在电视台实习,电视台那边有帮她安排住宿,她嫌宿舍太简陋了,只中午在那边休息,自卢秀秀死皮赖脸地赖在他们家害她被纪庆国责骂之后,她就赌气地住到了宿舍那边去,即便知道卢燕回来了,外婆也来了,她也不回去,卢燕去找过她,让她回家住,她说要纪庆国过来跟她道歉,她就回去,气得卢燕拿她也没办法!
      
      卢燕去纪念租房那边找过纪念几次,每次去都见不到人,她以为纪念为了躲开她,搬走了。
      
      纪念带着辰儿和季扬一起去了广州的事,只纪庆国知道,卢燕是不知道的,她一回来就跟纪庆国吵了一架,所以纪庆国也就没告诉她,这就造成了她对纪念的误会。
      
      回去之后,卢燕愤愤不平地对外婆说起了纪念的事,外婆气道:“那个臭丫头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知道当初就该把她给溺死……”
      
      “养都养大了,现在还说这个有什么用,她知道了我们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如今季扬也离开了部队,我看他们八成是想跟我们断了关系。”
      
      “断了也好,那臭丫头现在越好越邪门,跟她扯上准没好事。”
      
      “可是庆国那边,他要是问起我该怎么说?”
      
      “你就实话实说呗。”
      
      没等卢燕跟纪庆国说纪念的事,纪庆国就主动要求出去抗洪,拍拍屁股走了。
      
      这个家,除了纪庆国,没一个人待见她,如今纪庆国走了,卢秀秀在这个家里过得诚惶诚恐,家里的一切家务活都落到了她的身上,而且她还得照顾摔断了腿的外婆。
      
      外婆不是个好相与的,没少在私底下骂她打她,本就长得黑瘦的卢秀秀,很快便憔悴了下去,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默默地流泪,一次次地问自己,留在这里到底是对还是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