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末养儿记

作者:蒙不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3:一起过日子

      纪庆国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看向卢燕。
      
      他知道卢燕很反对他给纪晴订的这门婚事,她对他吹了好几次枕头风,让他去解除婚约,他不想背负忘恩负义这个罪名,所以一直没答应,直到季扬醉酒侵犯了纪念,季扬负责任地愿意娶纪念为妻,他索性顺手推舟,成全了他们。
      
      可是现在听纪念这话的意思,难道当年那个侵犯她的人另有其人?
      
      季扬微眯起双眼,眸中闪着莫名的光芒,他沉默着,一言不发。
      
      卢燕陷入两难的境界,想了想,她痛心疾首地道:“小念,你胡说些什么?当年你不是看上了季扬,吵着闹着非要嫁给他,你妹妹愿意放手成全你,你才冒险,想跟季扬来个生米煮成熟饭,所以才……”才什么,她没有再说下去,不过这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抢自己的妹夫了?明明是你们……”
      
      “够了!”
      
      未等纪念把话说完,纪庆国就出声打断了她,“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小女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大女儿却被他们视如草芥,纪念为原身感到悲哀,“爸、妈,我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吗?”
      
      纪庆国和卢燕均身形一僵,两人脸上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纪念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在心里冷冷一笑,看来,原身的身世并不简单,不然,哪有双胞胎会长得一点都不像的,再加上原身既不像纪庆国也不像卢燕,身为父母,他们对原身是那么的冷漠无情,这不得不让她怀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卢燕,她笑得勉强地道:“小念,你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当然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了。”
      
      “是吗?那么妈,你就老实告诉我,当年睡我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吧?”纪念不依不饶,“大家都怀疑辰儿不是季扬亲生的,可是我除了季扬,就没跟过第二个男人,而且孩子是在当年那次怀上的,不是季扬的那又是谁的?”
      
      卢燕无言以对,她恨死了纪念的咄咄逼人,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
      
      “小季啊,你妈他们是不是搞错了?孩子应该是你亲生的吧?”纪庆国把矛头对向了季扬。
      
      季扬张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又没有说,他转头看向窗外,久久都不语。
      
      纪庆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思忖了下,问道:“你们俩还想不想在一起过日子?”
      
      “不想。”
      
      “想。”
      
      纪念和季扬异口同声出了声。
      
      纪念惊讶地看向季扬,这男人有病嘛,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他干嘛还要跟她一起过日子?难道就不怕以后受人指指点点?
      
      季扬直直迎向纪念的目光,她为什么不想跟他过日子?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了吗?哼,想甩开他,没那么容易!
      
      “小念啊,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以后怎么生活?你又没有工作,以后孩子吃的穿的上学的费用,你承担得起吗?小季既然不计较你的事,你就好好跟人家过日子吧,别瞎折腾了。”卢燕苦口婆心地劝起了纪念来。
      
      “爸、妈,你们就不能帮我找份工作吗?你们既然能供妹妹上大学,难道帮我找份工作很难吗?”纪念故作纳闷地问道。
      
      纪庆国和卢燕对视一眼,相互交换了个眼色,卢燕问道:“小念,你想找什么工作?”
      
      纪念眼珠子一转,说道:“当然是工资高一点、工作轻松一点,上班之余还能照顾一下孩子的工作咯。爸、妈,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吧?”
      
      “这……”卢燕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纪庆国答应道:“好,爸帮你找找看看,看看有什么合适你的工作。”
      
      “辛苦爸了,谢谢你了。”纪念客气地道。
      
      “你们夫妻俩好好聊聊吧,我们就先回去了。”卢燕不欲多呆,对纪庆国使了个眼色,起身就走。
      
      纪庆国伸手,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一旁季扬的肩膀道:“小季,你提干的事,我会尽量帮你的。”抛下这么一句话,他就走了。
      
      季扬目送他们离去,待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之后,他才把目光转到纪念的身上,纪念不知道该跟他怎么相处,她有些紧张,还有些忐忑不安。
      
      两人相对而坐,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纪念败下了阵来,她问道:“为什么不离婚?”
      
      季扬说道:“你不是说了,除了我,你没跟过别的男人嘛。”
      
      “要是我在说谎呢?”纪念饶有兴趣地问道。
      
      季扬一噎,目光如炬地看着她,“你有了别的男人?”他那副样子,好象她要是敢说她有了别的男人,他就将她千刀万剐似的。
      
      初来乍到,对外面的一切都不熟悉,之前说不想跟他过了,无非就是担心他咽不下这口气,以后会拿她跟孩子出气,既然他不想离,那就算了,等她慢慢摸清这边的情况之后,再做打算吧!
      
      纪念摇摇头道:“没有。我肚子饿了,我去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吃的。”边说着,边起身向厨房走去。
      
      厨房搭在阳台边,用几块简易的平板隔离了开来,只可容纳一人,里面除了油盐酱醋,就什么都没有了,连点米都没有,用过的锅碗瓢盆堆在一起,没有人洗,散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
      
      纪念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长长地叹了一声,哎,在末世吃不饱穿不暖也就算了,莫名奇妙地来到这里,竟然还得饿着肚子,真是太欺负人了!
      
      走出厨房,纪念可怜兮兮地问道:“那个,家里没有吃的了?你知道哪里有吃的吗?我肚子好饿好饿。”
      
      “你等一下,我去食堂看看开饭了没有。”季扬朝门口走去,走了几步,他又转过身来,径直向厨房走去,见到那堆发臭的锅碗瓢盆,他一脸黑线。
      
      纪念一脸无辜地道:“孩子病了,我一直在医院守着,好几天没回家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妈和你妹妹把家里搞得这么乱。”
      
      季扬没说什么,亲自动手,洗了起来。
      
      纪念撇了撇嘴,心想,这人还蛮勤快的嘛。
      
      季扬下去打饭,纪念回房去看辰儿,辰儿还在熟睡,他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皱着,好像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纪念伸出手,心疼地抚摸他的额头,他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不一会,他就醒了过来。
      
      “妈妈——”辰儿扑到她的身上,眷恋地蹭了蹭,“妈妈,辰儿好想你。”
      
      “乖,妈妈在这呢,辰儿别怕。”纪念把他从床上抱起来,带他去洗脸。
      
      ————
      
      “营长,你来了。”
      
      “营长,今天有红烧肉。”
      
      “季营,你没事吧?”
      
      “季营,嫂子的事,不要紧吧?”
      
      “季营……”
      
      食堂刚刚开饭,季扬刚走进去,就碰到了不少同志,这偌大的地方,一旦发生什么风吹草动,大家都知道,孩子不是季扬亲生的,这事是季母曝出来的,大家半信半疑,有心想问,又怕触痛了季扬的心。
      
      季扬对大家的关心慰问,一律抱以点头示意,说实话,这事直到现在他还处在慒逼状态中,几年没回来,儿子都有了,儿子不是亲生的,这只是他妈的一家之言,纪念说她没背叛过他,他暂且先相信她,不然他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把她赶走吧?
      
      “季营长——”
      
      拿着两个大瓷盆,打好饭菜的季扬快步向家里走去,走到半路上,被纪委给叫住了,“孩子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真不是你亲生的?弟妹她是不是背着你偷人了?”
      
      季扬不想让外人插手他的家事,他说道:“吴纪委,你别听风就是雨,没这回事,我们好好的。”
      
      吴纪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识趣地没再问下去,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回到家,看到纪念抱着孩子坐在餐桌上,眼巴巴地等着他回来,季扬的心不由得一暖,微笑着向他们走过去,“饿了吧?吃吧。”
      
      “哇,红烧肉,我最喜欢吃了,谢谢你了。”纪念夸张地哇了一声,一边分饭,一边对辰儿使了使眼色,“辰儿,宝贝乖,要谢谢爸爸。”
      
      “谢谢爸爸。”辰儿的声音甜甜糥糥的,他好奇地时不时瞅一眼季扬,待季扬看向他,他又害羞地把头撇到一边去,那副可爱的小模样,萌死人了。
      
      “饭太硬了,辰儿吃不了,你能去问人家借几个鸡蛋,给辰儿蒸一下鸡蛋羹吗?”纪念不客气地使唤起了季扬来。
      
      季扬点点头,很快就出去借了几个鸡蛋回来,并自己亲自动手,给辰儿蒸上了。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心还是蛮好的。
      
      以为他知道了辰儿不是他亲生的之后,他会对辰儿有隔阂,没想到,他不但亲自帮辰儿蒸蛋,还亲自喂辰儿吃,还体贴细心地时不时帮辰儿擦擦嘴,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
      
      吃完饭,纪念主动提出到楼下去散散步消消食,季扬也没拒绝,他让纪念走在前面,他则抱着辰儿走在后面,一家三口,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开心心地在操场里散步。
      
      这一幕,令军营里的家属看了,更加迷惑,同时也对辰儿不是季扬亲生的这个谣言,表示是怀疑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家三口结束散步消食之旅,回家去洗漱睡觉,家里有小卫生间,纪念在家里洗,季扬则抱着辰儿去到公共洗澡间去洗。
      
      终于能痛痛快快地洗一次澡了,纪念这个澡,直到季扬和辰儿从公共洗澡间洗好之后回来,她还呆在卫生间洗刷刷。
      
      待她洗好出来,辰儿已经睡着了,季扬坐在床沿边,还没有睡,他似乎在等她。
      
      纪念暗叫一声不好,家里仅有一张床,这男人出去了好几年才回来,今天又对她这么好,还特意坐在床上等着她,该不会是想吃了她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