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末养儿记

作者:蒙不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孩子是谁的?

      “嫂子,你快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对,你快说孩子到底是你跟哪个野男人生的野种?”
      
      ……
      
      纪念一睁眼,就看到两张陌生的面孔义愤填膺地瞪着她,她们脸上那毫不掩饰的怒火令她感到茫然又无措。
      
      这是哪?她们是谁?她怎么会在这?
      
      “妈妈——”
      
      这时,一个小人儿突然冲过来,瑟瑟发抖地钻进纪念的怀中,他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会不要他似的。
      
      纪念慒了!
      
      喂喂喂,小家伙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呀!
      
      “妈妈,辰儿怕。”小家伙的声音带着哭腔。
      
      纪念下意识地反抱住他,他太瘦了,抱着都咯得慌。
      
      这也难怪,末日爆发,吃不饱穿不暖,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敢奢求什么?
      
      等等,这种大花油漆脸盆、还有这种老旧的电灯泡、缝纫机、收音机是怎么回事?这种老古董不是早就被淘汰了吗?
      
      纪念心里咯噔一跳,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记得她是出任务的时候不幸被丧尸咬伤,趁着还没失去理智,她冲进丧尸群,打算自爆身体跟丧尸来个同归于尽,结果一眨眼,她就出现在了这里。
      
      她这是,穿越了?
      
      “纪念,你别给我装傻,我知道你怀里的这个小野种根本就不是我哥的,你竟然敢混淆我们季家的血脉,到底有何居心?”年轻的女子质问道。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敢背着我儿子偷人,我打死你。”说着,年老的女人就扬起手掌,欲要打纪念。
      
      怀里的小家伙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滚——”
      
      纪念忍无可忍地冲老妇人大吼了一声。
      
      老妇人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而后一屁股坐到地上,鬼哭狼嚎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儿媳妇做了这种恬不知耻的事,不但不知悔改,还欺负到婆婆头上来了……”
      
      邻居们听到他们的争吵声,纷纷好奇地挤到门口看热闹。
      
      “出什么事?”
      
      “听说孩子不是季营长亲生的。”
      
      “啊?不会吧?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谁知道?”
      
      ……
      
      孩子的哭声,老妇人的咒骂声,邻居们的议论声,令纪念的脑子里一团乱,无数的记忆涌了上来。
      
      这里是八零末,这具身体的主人跟她一样,也叫做纪念,今年才二十一岁。
      
      原身的父亲叫做纪庆国,母亲叫做卢燕,二十多年前,他们结婚,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大女儿还没满一岁,就被丢到了乡下外婆家去抚养,小女儿则被他们留在身边长大。
      
      原身就是那个大女儿,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她日子过得并不好,小小年纪就开始帮外婆分担家务,洗衣做饭、照顾接连出生的表弟表妹,还被人骂是没人要的孩子,时常受人欺负,上到小学毕业之后外婆就不让她上学了,而是托了关系把她送到裁缝店里去当学徒。
      
      从十三岁到十八岁,当了五年的学徒,前三年一点工资都没有,所以经常遭受到舅妈的白眼,骂她是个吃白饭的,每天天还未亮就推她起床,让她去做早餐、洗衣服,或上山去割猪草、喂猪,晚上从裁缝店回来之后还不让她歇着,让她摸黑去挑水。
      
      原身的父母好几年才回来一趟,不过他们每年都会寄些穿的吃的东西回来给原身,可惜,这些东西都被舅妈给搜刮去了,根本就到不了原身的手上。
      
      原身从小到大,见到父母的次数趋指可数,而且他们每次回来呆不到半个月就走了,对原身的处境,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反正他们回来那段时间,外婆和舅舅、舅妈他们就假惺惺地关心原身,不让她做任何活,还警告她,不准她向父母告状。
      
      原身怕父母走后,舅妈他们会虐待她,所以忍了下来,什么都没对父母说。
      
      就这样,原身在外婆家过了十几年水深火热的苦日子。
      
      原身十七岁那年,无意中听到舅妈跟舅舅商量,打算把她许给一个死了老婆、孩子只比她小一岁的老男人,因为那个男人愿意出六千块聘礼娶她。
      
      正当原身一筹莫展的时候,在这边搞军事演习的纪庆国刚好抽空过来看望她,于是原身苦苦哀求他,让他把她带走。
      
      纪庆国这个时候才知道外婆家一直没给原身上户口,原身至今仍是个黑户。
      
      纪庆国心里有愧,于是通过关系给原身单独办了个户口,搞了张身份证,然后就带着原身离开了外婆家,去了军营。
      
      双胞胎妹妹当时已经考上大学,对原身这个乡下来的姐姐很反感,好在她没怎么为难她,只是不搭理她而已。
      
      卢燕这个母亲也不喜欢原身,尤其是知道纪庆国给原身起名叫做纪念之后,她还在私底下暗示过原身,让她去改名。
      
      妹妹的冷漠,母亲的不喜,令刚到军营的原身很难过,她包揽了一切家务,企图以此来获得亲人的肯定,然,不管她怎么做,母亲和妹妹对她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
      
      妹妹有个未婚夫,叫做季扬,季扬曾救过纪庆国一命,所以纪庆国在纪晴十六岁的时候,就把纪晴许配给了季扬。
      
      纪晴不喜欢季扬,认为他是大老粗,配不上她,尤其是上了大学,见识了很多优秀的男人之后,纪晴就更不想嫁给季扬了,可是她又不敢跟纪庆国明说。
      
      有一天,纪庆国请季扬到家里来吃饭,两人谈得高兴,喝醉了,季扬被留在了家里的客房休息,谁知一觉醒来,季扬发现原身赤身裸体地睡在他的身边,迫于无奈,季扬只好娶了原身。
      
      顶着抢了妹妹的未婚夫的罪名,原身嫁给了季扬。
      
      婚后没多久,季扬就出任务去了。
      
      一个多月后,原身发现自己怀孕了。
      
      怀孕三个多月,季扬的老家打来电话,说季扬的爷爷去世了,原身代替季扬回去奔丧。
      
      在季扬老家呆了半个多月,原身就呆不下去了,婆婆劝她,让她留在老家,等生产完之后再回军营去,原身不肯,执意要走。
      
      到这里,原身的记忆出现了断层,将近一整年的时间,原身去了哪,做了什么事,都记不起来了。
      
      再次回到军营,是在孩子七个月大的时候,而季扬一直在外出任务,没有回来,他不知道原身失踪的事,原身的父母一个是军长,一个是文工团的团长,忙得很,他们一直以为原身是在季扬老家待产。
      
      季扬只有一个妹妹,叫做季婷婷,原身失踪那年,季婷婷正准备高考,公公婆婆把心思都放到了女儿身上,根本就没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原身这个儿媳妇。
      
      所以,原身曾失踪过一年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一个多星期前,正逢放暑假,季婷婷带着季母到军营这边来玩,原身热情地招待她们。
      
      季婷婷问原身借钱,原身身无分文,没有借,谁知这引起了季婷婷的不满,季婷婷开始挑刺,处处针对原身。
      
      原身三岁大的儿子为了维护原身这个妈妈,就跟季婷婷吵闹了起来,吵闹之间,孩子不慎摔伤,流了很多血,需要输血。
      
      孩子是AB型血,而原身是B型血,季扬是O型血,OB型血的父母不可能生出一个AB型血的孩子出来,于是,季婷婷就怀疑孩子不是季扬亲生的。
      
      这不,原身刚去医院把孩子接回来,一进家门,就遭到了季母和季婷婷的质问。
      
      原身被气晕了过去,纪念一睁眼,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原身身上醒了过来,至于原身去了哪,纪念表示,她也不知道。
      
      ————
      
      “啪——,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儿子偷人了?”
      
      刚刚接收完原身记忆,冷不丁地就被季母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纪念疼得呲牙咧嘴,接着,一巴掌又扇了过来,纪念迅速地躲开,没让季母打着,这可惹恼了季母,她拳打脚踢,再次攻向纪念,还意图把孩子从纪念怀里扯出来。
      
      “这个野种是你跟谁生的,你说啊,你竟然敢给我儿子戴绿帽子,让我儿子帮你养野种,纪念,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把这个野种给我,我把他带回去,找户人家收养……”
      
      季婷婷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邻居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纪念可不是原身,自卑又懦弱,被欺负了也不敢还手,她生活的末世,向来讲究的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
      
      末世爆发的时候,她才十六岁,还是个高中生,家里是开餐馆的,也算是小有资产,父母恩爱,还有一个才二岁多大的可爱小弟弟,后来,父母为了保护她和小弟,死了;她独自一人带着小弟逃亡,然,她终究没能保护好小弟,小弟才过完三岁生日没几天,就被队友抛给丧尸,被丧尸咬死了!
      
      在末世里挣扎着生活了十几年,这十几年间,再没有新生儿出生,对那个即将走向灭亡的人类世界,纪念一点都不留恋,孩子就是希望,孩子就是未来,没了孩子,再努力奋斗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怀中哇哇大哭的孩子,令纪念看到了希望,既然她代替了原身,那么她就会尽全力保护好孩子,抚养他长大。
      
      一边闪躲,纪念一边生气冲季母吼道:“滚开,我的儿子我自己会抚养,你凭什么把他送人?”
      
      “你们在这干什么?”
      
      “季营长,你回来了。”
      
      一见季扬回来了,凑热闹的邻居们纷纷识趣地离去。
      
      季母扑到季扬的身上,告状道:“儿子,你媳妇偷人了,辰儿不是你亲生的。”
      
      “小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问这话的人是站在季扬身后的纪庆国。
      
      纪念轻轻地拍了拍孩子的后背,安抚他,而后瞥了一眼纪庆国和季扬,辩解道:“我没偷人。”
      
      “你没偷人,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敢发誓,孩子是我儿子亲生的吗?”季母咄咄逼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