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制霸影视圈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刘冶制片在摸清韩训脾气之后,专攻周易坤。
      导演说的,编剧都听,他这个制片人说的,都会接受编剧的怀疑目光——怀疑他接了徐思淼的指示,故意拐弯抹角烧钱。
      
      刘冶当了这么多年的制片人,只见过哭穷喊钱不够的剧组,还第一次见给钱不要穷节约的剧组。
      就好像戏服,刘冶分分钟就能亮出国内最专业的古装剧戏服供应商的预算,从绫罗绸缎到铠甲战衣,哪怕是金缕玉衣,这家供应商都能做出来。
      但是固执的编剧和导演,坚决要求只要粗布麻衣的戏服。
      
      周易坤有理有据的说道:“我们要拍的就是亲切、贴近生活的情景剧,不说北宋了,就说现代,也没有人天天穿高定、名牌的衣服。”
      刘冶咳嗽一声,坐直了说:“我就穿。”
      韩训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我剧本的主角都是普通老百姓,一个个见钱眼开,为了几钱银子可以出卖灵魂。这种角色,天天穿绫罗绸缎反光面的刺绣戏服,太不接地气了,太脱离群众了,一些达官贵人的小配角穿真丝戏服都行,但是主角,必须是粗布戏服。”
      编剧的话就是圣旨,哪怕他用水写在石头面上的,刘冶都要遵照执行。
      他立刻说道:“没问题,我们可以做一些不反光的接地气粗布戏服。定制,高级定制。我让他们马上出设计图,我们一件一件的挑。”
      韩训:……
      
      三千万的低成本,终于在刘冶不懈努力下变成了七千万的道具、布景、设备、片酬,三千万的后勤保障。
      
      但是没两天,徐思淼亲自送来了道具,而且烧的是预算投资之外的钱。
      几大箱做好防震的箱子里,连装道具的盒子都透着古朴,打开盒子,迎面而来一种历史厚重的感觉。
      
      徐思淼边开箱边说:“掐丝珐琅玉器宝石首饰二十套,玉器摆件六对,金镶玉铜镜三件,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还有清朝仿宋的古董茶具,我翻遍了仓库,只有一套北宋官窑的茶具,可惜是黑釉的,拍出来可能不好看。”
      
      周易坤看呆了,问道:“奥法影业拍戏都这么较真?”
      韩训无奈了,已经无法阻止这个有钱人烧钱玩的世界了。
      他说:“我也是第一次跟他们合作,东西拿都拿来了,将就着用吧。”
      
      确定好开机时间,全部演员、工作人员,集体到达飞龙影视基地,《绿林好汉》剧组包下了北宋一条街,准备就绪,准时开拍。
      开机仪式闹得轰轰烈烈,居然请了一队舞龙的手艺人,从影视基地门口,一路敲锣打鼓,舞到了《绿林好汉》宅院门口。
      一时之间,影视基地里大大小小剧组都知道奥法影业的新剧开拍,前来围观的游客、演员络绎不绝。
      虽然拍摄需要安静,但是韩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总觉得安心了。
      至少开机了,这部以“韩训”为编剧的情景剧,没有半路夭折在路上。
      
      飞龙影视基地,《水滴》电影剧组。
      导演助理一大早就通知大家做造型,等待开拍,又过了半个小时,重新通知道:“文老今早要改剧本,晚点儿到,大家在基地休息不要走远了,文老回来就开拍。”
      
      文鹤山的电影,改剧本已经是日常了,主演敖芳菲穿着一身精致的旗袍,做好了造型,穿着保暖外套,和女配岳兰欣在听助理的小报告。
      助理说:“那个《绿林》剧组好像就是奥法影业宣布的新剧,居然就在我们的隔壁,我昨天去看了,布景破破烂烂的,演员的台词听着都尴尬。”
      
      现在的影视圈提起奥法影业,想起来的不是《石佛》《昨日星辰昨日风》《一路狂奔》等叫好叫座的大片,而是钱多烧的太子爷徐思淼。
      合作伙伴陆众集团的庆功宴上,他居然宣传一部科幻武侠警匪剧。
      而且,还是情景剧。
      情景剧这种小成本的电视剧,主流的明星演员都不愿意接,老套的故事,尴尬的布景,只有老年人才会喜欢。
      可徐思淼居然投资一个亿,简直匪夷所思。
      
      话题一开场,演员们的讨论就没断过,每句话都围绕着谜一般的奥法影业太子爷。
      徐思淼英俊多金,想法奇特,在场的人没有对他不好奇的。
      岳兰欣说:“徐大少还没回来,我就听人说他在国外是个手段铁血的霸道总裁,杀人不眨眼身上背着人命的那种,还以为他回国就要把奥法影业给夺权了呢,没想到,都是谣言,看起来温柔体贴,帅是够帅,可惜尽投资一些烂片,连基本的决策眼光都没有。”
      助理笑道:“这消息一听就假,富二代怎么可能要人命,而且,徐大少一点儿也不像霸道总裁,比较像明星,特别是第一次跟徐二少一起出场的时候,我看好多人以为他是徐二少请的男伴。”
      这件事敖芳菲有印象,当时私底下还流出不少难听的话,什么徐大少是徐二少的小情人,徐二少玩腻女人玩男人了。
      后来知道那位长相俊美的男人是徐大少之后,敖芳菲还以为他会亮律师函要求花边新闻报刊道歉赔钱恢复名誉呢,没想到徐思淼一点儿不在意,还公开说道:这证明我比天垚帅嘛,多谢各位夸奖了。
      
      思及此,她说:“虽然都是徐家人,二少比大少可差多了,长相也不一样。”
      徐思淼五官立体,一双深邃的眼眸泛着金色的光芒,嘴角的笑意温柔缱绻,身材高大健硕,和当今流行的影星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天垚就差太远了,一米七的个子,连高定西装穿在身上都无法拯救他的形象,活脱脱应了那句“穿上龙袍都不像太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徐国昌两个儿子,徐思淼帅得不像亲生的,不仅身材高大、面容冷峻,还是个黄金单身汉,虽然花边新闻多了一点儿,业务能力差了一些,可是在影视界,颜值就是一切。
      
      助理比演员们八卦,他眨眨眼,说着小道消息,“听说徐大少的母亲是外国人,所以大少像妈,二少是第二任老婆姜夫人生的,就很像徐董事了,从身高到长相,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岳兰欣笑起来,“确实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身高都和徐董一样。”
      
      演员们讨论着徐家大少和二少的巨大差别,等了大半个小时,都没有等来文鹤山。
      敖芳菲待着无聊,提议说道:“既然文导没来,我们去隔壁看看吧。”
      
      《水滴》的隔壁就是不搭调的《绿林好汉》摄影基地,北宋一条街都被他们包了下来,然而这个剧组只用了其中一小间宅院布景。
      说起这部科幻武侠警匪剧,可算是最近未拍先火的热门话题。虽然火的不是剧本身,而是和徐思淼沾边的花边新闻。
      
      演员们一边走,一边聊,八卦多得说不完。
      “我听朋友说,那场庆功宴上,徐大少简直把编剧宠坏了,居然敢说这部剧全听编剧的。”
      “这世道,不就是谁受宠听谁的嘛,没错~”
      “说起来编剧长得挺帅的,报纸上的照片我都看到了,和徐大少站一起简直是金童玉童。”
      “诶,我还以为徐大少钢铁直男,回国那会儿第一晚约了蒋悠悠呢。”
      “夜会影后也不代表不喜欢男人啊,你看看外面他宠编剧的那些消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有一腿。”
      
      “嘘——”敖芳菲让他们安静,走到《绿林》剧组门外,已经能听到里面的声音了。
      来探班的几个演员和助理,蹑手蹑脚的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经过一番简单改造的宅院,连院墙上都放满了道具花瓶。
      
      “这个花瓶也太假了吧。”岳兰欣拿起旁边放着的一只花瓶,五十块批发不能再多,“这种道具摆这儿,观众看了不出戏么?”
      助理笑着说:“不然怎么说这剧是烂片呢,不止是这些花瓶,还有条凳、酒缸、石磨,大堂里更夸张,居然还有一张万马奔腾图挂墙上,怎么好意思说是北宋背景。”
      
      剧组忙碌于室内拍摄,没人阻止他们的讨论。
      敖芳菲往里面走,远远走到大堂外,就能看清里面正在拍摄的场景,还能清楚听到台词。
      
      敖芳菲从小混电影、电视剧的圈子,从没见大堂里的女演员。
      她穿着普通的粗布戏服,衣服上连个暗花刺绣都没有,完全不像电视剧里色彩鲜艳的绫罗绸缎。
      更夸张的是她头上的发钗、耳环饰品,一点儿都不透亮,反而是深沉的绿色。
      女演员在桌上拿着一套青色的首饰簪子,财迷一样说道:“这可是我娘的娘传给我娘,我娘又传给我的嫁妆,掐丝珐琅纯手工制作假一赔十。”
      和她搭戏的男演员一脸嫌弃,“假一赔十不还是假的吗?”
      
      岳兰欣眼尖,她拍过好几次古装戏的配角,对这些首饰熟悉得很。
      “太假了,真正的掐丝珐琅首饰都是厚重的深绿,这套首饰居然是青色的,一看就是塑料做的,一点儿也不透亮。还有桌上的摆件,哪儿有玉石摆件颜色是这样的。”
      助理点头赞同,“小剧组就是小剧组,刚才他们还说假一赔十呢,古装剧说这种台词,简直要把观众尴尬死。”
      岳兰欣娇笑道:“就是,我娘的娘不该是外婆吗,这点儿辈分关系都理不清楚,写的什么剧本呀。”
      
      敖芳菲没说话,她安静的盯着里面,观察着大堂里的布景。
      确实很简陋,曾经桌上配套的仿宋茶具都撤了下去,换上了不知道从哪儿淘来的便宜黑釉,旁边五十块批发的花瓶里面,插的花还是枯死的。
      这间大堂她来拍过戏,本来墙上挂着的仿宋山水画,全被换成了书法字。
      ——不杀人杀人犯法
      ——不生气生气伤肝
      
      敖芳菲:……
      身后的同伴还在叽叽喳喳的批判剧组的摆设和演员的台词,忽然从里面走过来一个穿着风衣的青年。
      他皮肤白皙看着非常年轻,一双眼睛冷清漠然,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光。
      点评团们自觉乖乖闭嘴,免得声音太大,被剧组的人听到。
      
      然而他们的喳喳议论,韩训听得清清楚楚,连大堂里面等候下一场戏的演员,都笑着看过来。
      “徐总亲自买回来的掐丝珐琅首饰再次变假。”
      “所以说我们这个剧就不该用真货,假的就挺好,便宜又实惠。”
      
      演员们已经习惯了游客的点头评足,韩训更不在意别人的评价。
      但是门外这几个人聊天音量越来越大声,可能会影响拍摄收音。
      于是,他出来平静的赶客,“请几位游客不要喧哗,打扰到我们拍摄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