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妇

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桃花(2)

      秦素梨绕过影壁,这才问道:“谁呀?”
      
      外面传来带着童音的声音:“素梨姐姐,是我,王四儿!”
      
      秦素梨打开门,让王四儿进来,先问:“什么事呀?”
      不等王四儿回答,她就又问道:“你饿不饿?渴不渴?”
      
      王四儿的肚子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秦素梨话音一落,马上咕咕响了一声。
      王四儿不由有些尴尬,挠了挠头:“素梨姐姐,我......是有点饿了......”
      
      素梨便笑了,引着王四儿往灶屋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道:“我先带你去点吃东西。”
      王四儿没爹没娘孤儿一个,也就靠给人跑腿送信挣点吃的,这个时候过来,怕还是饿着肚子呢!
      
      到了灶屋,素梨舀了水让王四儿洗手,自己拿了一个馒头和一碟黄豆酱,又端了一碗凉茶,招呼着王四儿吃。
      
      王四儿着实饿了,拿起馒头先咬了一大口。
      
      素梨待他吃了几口,这才问道:“是我祖母或者四姑姑让你来传话?她们要我和我娘回去?”
      
      王四儿一仰脖子,咽下口中的馒头,又拿起碗喝了一口凉茶,眼睛里都是笑:“我的姐姐,你猜对了,就是秦老太让我来跑这趟腿,说让你们娘俩回去呢,还说了,你娘是做儿媳妇的,儿媳妇伺候孝敬婆婆是正理,若是再不回去,等你爹回来,让你爹休了你娘。”
      
      秦素梨听了,冷笑一声,大眼睛里满是讥诮:“她想得美,我们就是不回去伺候她,被她们母女欺负!”
      
      王四儿点了点头,道:“素梨姐姐,我正要和你说呢,你还是别回去好了,你不知道你和你娘这几日不在家,她娘俩过的什么日子!”
      
      秦素梨对秦老太和秦四姐母女俩一点兴趣都没有,当下转移了话题,温声问王四儿:“四儿,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王四儿有些茫然,“我原想着等到了十四岁,就去城里做学徒......”
      
      秦素梨心里早有打算,便问王四儿:“我和我舅舅要雇一个人帮忙做各种琐碎活计,一个月二钱银子工钱,以后干得好工钱还会涨,包吃住。跟着我舅舅一起吃,住在花圃的暖房里帮着看花圃,你愿意么?”
      前世王四儿后来投奔了她,随着她和赵序去了边城,后来就留在了边城军中。
      
      王四儿眼睛亮晶晶,连馒头也忘了吃,连声道:“我愿意!我愿意!素梨姐姐,不给我工钱我也愿意!”
      
      素梨笑了:“傻孩子,不给你工钱可不行。”
      又道:“等你吃完,我带你去见我姥姥和我娘,你不要说是我祖母让你来的,就说你是来我舅舅这里找活干的。”
      
      王四儿机灵得很:“姐姐,放心吧,我知道,你担心你娘要回去,回去又会被秦老太那老婆子欺负。”
      他三口两口把馒头吃完,又端起碗把凉茶一口饮尽,一抹嘴:“走吧,素梨姐姐!”
      
      陈老太打量着眼前这个长得还挺清秀干净,只是衣衫甚是褴褛的少年:“我家倒是正要寻一个伙计......”
      
      陈氏在一边笑道:“娘,四儿很可靠懂事的。”
      
      素梨也道:“姥姥,四儿可是我的小跟班呢!”
      其实她很愿意自己雇了王四儿,可是她才比王四儿大两岁,怕人说闲话,这才想着用舅舅的名义雇佣王四儿。
      
      陈老太听女儿和外孙女都这样说,便让素梨带着王四儿去花圃找陈三郎,让陈三郎做决定。
      她又吩咐素梨:“你舅有几件衣服穿着小了,我收了起来,都是干干净净收着的,等一会儿你们从花圃回来就过来拿吧!”
      
      素梨答应了一声,带着王四儿从后院门出去了。
      陈家花圃同陈家后院连着,后院门出去就是陈家花圃。
      
      花圃里一望无际,到处是各种花木,而且井然有序,这一块地是玫瑰,这一块地是月季,这一块地是腊梅......一时也看不清陈三郎在哪里。
      
      秦素梨刚要开口叫舅舅,谁知陈三郎正在不远处的葡萄架下修剪盆景,见素梨分花拂柳引着王四儿来了,忙高声道:“素梨,我在葡萄架这儿呢!”
      
      秦素梨让王四儿留在外面,自己先去葡萄架下找舅舅去了。
      
      王四儿听说素梨想要和他一起雇王四儿,他管吃住,素梨管工钱,便笑着答应了:“这孩子帮你跑过几趟腿,又勤快又机灵,难得的是心底也好,就留下吧,你带他去安吧,让你姥姥把我以前的衣服找一找给他,暖房里有铺盖就不用另拿了......”
      
      秦素梨见舅舅又开启滔滔不绝模式,便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走到葡萄架外,招手示意王四儿过来。
      
      待王四儿洗了澡换了洁净衣服出来,陈老太一见,先喝了声采:“我说呢,人靠衣服马靠鞍,你看这四儿,拾掇一下多精神!”
      
      王四儿到底有些不好意思,便道:“姥姥,该做晚饭了吧?我去做饭吧!”
      
      素梨笑道:“我去做晚饭,你帮我烧锅。”
      
      陈老太忙道:“今日家里多了四儿,咱们得吃些好的,素梨,你去庄子里的王记卤肉铺买一分银子的卤肉,再买一分银子的卤猪蹄,顺便再给你姥爷打一角酒。”
      
      秦素梨答应了一声,却不肯接姥姥递来的碎银子,笑吟吟带着王四儿出去了。
      前世她娘去了后,她在陈家庄住了两年,对这里自然熟悉得很,一出门便沿着河往王记卤肉铺去了。
      
      一路上自然遇到了不少村民,他们见了素梨,认出是花儿陈家的外孙女,纷纷和素梨打招呼。
      
      秦素梨笑容可爱一一答话。
      
      前面是一棵百年白杨树,巨大的树冠遮出了一大片树荫,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大树下的石桌上有人在下棋,周围围了一大圈人,七嘴八舌各种出主意,热闹非凡。
      
      秦素梨指给王四儿看:“四儿,那儿就是王记卤肉铺,他家的卤肉肥而不腻,软硬正好,特别美味。”
      
      王四儿咽了口口水:“我知道,我早就闻到肉香了。卤肉香可是世上最好闻的香气。”
      
      秦素梨见他馋成这样,眯着眼睛笑了。
      前世她在边城的时候,偶尔还能吃到卤肉,后来进了京,住进了端王府,却再也没吃过了。
      卤肉这样的粗糙食物,又怎能上得了端王府的黄花梨木餐桌。
      就像她,即使进了王府,戴着珠冠穿着华服,也依旧是巩县乡野的农女......
      
      王记卤肉的老板王屠户正在给客人切肉,见素梨进来,忙笑着招呼。
      
      秦素梨走了过去,买了二分银子的卤肉,二分银子的猪蹄,又买了一分银子的卤大肠。
      王屠户称好卤肉、卤猪蹄和卤大肠,一一放在圆木墩上,拿起沉甸甸的刀飞快切了,一边用油纸一一包了,然后拿了纸绳子一一捆了,一边和素梨搭话:“秦大姐儿,听说你爹爹在胡大官人宅里坐馆,胡大官人甚是倚重你爹爹,如今进京去做生意,也带着你爹去了!”
      
      秦素梨闻言,笑了笑,道:“嗯,我爹过年时才回了一趟家。”
      胡大官人是巩县首富,先前还在巩县城里住,后来巴结上了京城李太尉府的管家做亲家,便阖家进京谋划前程了。
      秦素梨的爹爹秦义成就是随着胡大官人去了京城的。
      
      王屠户一脸得意:“你爹端午节就要回家了。”
      他女儿王莲娘本是胡大官人得力伙计来福的娘子,后来做了胡大官人的外室,因此王屠户知道胡大官人宅里的不少事情。
      
      秦素梨自是知道爹爹端午节要回家的事,只是笑,又让王屠户另切了块卤肉称了:“这块不用包,切片后放在荷叶里就行。”
      
      出了王记卤肉铺,秦素梨把用荷叶包着的卤肉递给王四儿:“四儿,你先尝尝味道吧!”
      
      王四儿用手拈了一片卤肉吃了,只觉又香又鲜又美味,简直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秦素梨听了,忍不住道:“说起世上最好吃的东西,其实是鲜鲥鱼......真的特别好吃。”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昏暗,晚风渐起,河边白杨树的叶子被风刮得“啪啪”直响,素梨的布裙也被刮得“呼啦啦”作响。
      素梨正觉得惬意,却听到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前面传来,逐渐往这边过来了。
      她凝神看去,却见有两个人骑着马过来了,当先一人正是刚在城里见过的知县衙内韩星,与韩星并辔而行的则是一个身穿红衣的青年。
      
      秦素梨不想与韩星有过多接触,便低下头,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
      
      韩星目力甚好,早已认出了秦素梨,心中欢喜,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搭讪的话,可是等他下马拦住了秦素梨,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了,脸红耳朵也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随着韩星一起的青年见状,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当即牵着马走过来,把韩星往一边一拨,自己笑吟吟向秦素梨拱了拱手:“秦姑娘,在下秦霁,这位是在下的世侄,巩县知县韩大人的三公子韩星,我这世侄想和你认识认识!”
      
      韩星没想到秦霁居然会这样唐突,当下俊脸红得发紫,眼泪都快出来了,用力拉着秦霁就要走:“秦叔,您老人家说什么呢!”
      
      看着眼前容颜昳丽红衣似火的秦霁,秦素梨心跳很快:为何秦霁会出现在这里?
      秦霁是当今泰和帝的亲信大太监,前世常去端王府传旨,还曾经开玩笑,非要和她连宗......
      
      电光火石间,秦素梨已经想起来了:如今秦霁看着二十来岁的模样,怕是还没到泰和帝身边伺候,他是宫里大太监蔡旭的干儿子,大周的宦官除了在内廷任职之外,还能出任各种外差使职,秦霁这时候应该也是出任外差使职。
      
      王四儿见状,忙拉了拉秦素梨的衣袖,上前一步,挡在了秦素梨前面,大声道:“我姐姐是良家女子,若是敢再胡言乱语,我们叫了族人把你们打个臭死!”
      
      秦霁正被韩星推着走,闻言扭头冷笑一声:“敢威胁老子,活得不耐烦了你!”
      
      韩星都快哭了,一边用力搡着秦霁离开,一边低声求告道:“秦叔叔,秦大哥,小弟求您了,别说了,好不好!”
      
      秦霁扭头瞪了秦素梨一眼,却见暮色苍茫中,秦素梨清澈眼中似有一丝茫然,风吹着她的衣裙,她孤零零站在那里,瞧着分外瘦弱纤细。
      他的心猛地一颤,瞬间抽疼了一下。
      
      秦素梨见韩星拽着秦霁上了马离开了,便和王四儿一起回去了。
      这时候夜幕已经彻底降临了,前面传来陈三郎的声音:“素梨,快回来吧!”
      原来是舅舅来接她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朵桃花也出现了哟~



    你好,土豪!
    我的完结现言,我的竹马是土豪!



    妒后养成史
    古言新文,穿越少女走向皇后宝座的漫长历程



    小户女的青云路
    我的完结古言《穿越之贤妻难当》



    我的男人是狐狸
    漠漠完结文,废柴女主被狐仙老公鞭策九世的励志爱情故事。



    天之娇女
    我的完结古言,爱上美貌侍卫的天之娇女的苦逼故事。



    南安太妃传
    我的穿越种田文,已经完结~



    桃花劫
    我的奇幻爱情文,已经完结~



    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的完结现言,小强女和腹黑男不得不说的JQ故事



    月季花开
    我的完结现言,平凡天然呆女和别扭男变态男长期斗争的故事,保证日更



    春水流
    我的完结古言,小丫鬟的江湖之旅!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