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妇

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巧遇

      秦素梨坐在车厢的倒座上,身子靠在车壁上,与前面赶车的陈三郎说话:“舅舅,城里面有没有好些的瓷器铺子?”
      
      陈三郎一边赶着车,一边道:“城里倒是有几家瓷器铺子......最好的那家叫碧青瓷行,在城南清水溪边,他家的瓷窑也在那边,老板姓李,大名唤作李济,我倒是和他熟得很,他买咱家的花木盆景,我买他家的花盆瓷缸。他家修园子时我送过几株海棠和几株桃树,后来到了秋天又送了些桂树盆景过去,今日我正好再去挑选几个大花盆......”
      
      秦素梨见自己不过问了一句,舅舅就嘴似淮洪说了一大通,忍不住笑了,末了又觉得胸臆之间暖洋洋的——原来,她是真的重活了一世啊!
      真好!
      
      陈三郎赶着车要过一个狭窄的石桥了,他这才住了嘴,小心翼翼赶着驴子过了石桥。
      
      秦素梨忙趁舅舅还没开始叭叭叭,忙又问:“舅舅,那咱们把别的事情都忙完,回家时去一趟碧青瓷行吧!”
      
      陈三郎满口答应了下来,道:“恰好我也想去他家一趟,看看以前送去的盆景用不用修剪,再选一些花盆。”
      
      进了城门,陈三郎先赶着驴车去了游龙街的一家玉器铺子。
      驴车驶入了游龙街,眼看快到那家玉器铺子了,陈三郎忙交代秦素梨:“素梨,等一会儿舅舅停了车,你不要下来,坐在车厢里看着车就行!”
      外甥女长得太漂亮,可不能被外面的人乱看。
      
      秦素梨满口答应了下来。
      
      马车停下之后,陈三郎搬了一盆松树盆景进了玉器铺子。
      
      玉器铺子的掌柜见了,忙让伙计去帮忙,伙计刚走到车厢门前面,便见里面一个极美丽的小姑娘,正双手搬着一个比她身子宽不少的大柏树盆景递了过来,笑容灿烂:“这是另外那盆柏树盆景!”
      舅舅刚才说了,这家玉器铺子订的是一盆松树盆景和一盆柏树盆景,取的是松柏长青之意。
      
      那伙计年青得很,一时有些心神恍惚,心慌意乱接过柏树盆景,发现沉甸甸的很是坠手,不由一愣:咦?这娇怯怯的小姑娘力气可不小啊!
      
      陈三郎收了银子正要离开,却被那伙计给拉住了。
      伙计眼睛发亮:“小陈,你车里那个姑娘是谁呀?”
      
      陈三郎笑着道:“是我外甥女,早许了人家了!”
      说罢,他拱了拱手,转身出去了。
      素梨这么美丽可爱懂事勤快,自然要寻个各样俱全的好外甥女婿。
      走到了驴车前,陈三郎扭头往后看了一眼,见那伙计还殷殷往这边看,不由心中暗笑:小子,你长得不够俊,我家素梨是看不上你的,就不要想太多啦!
      他可是清楚得很,别的姑娘嫁人也许会看婆家有没有银钱,素梨却不是这样子,她第一看的是脸,第二看的是人品脾性......
      
      秦素梨并不知道方才那一眼已经有人动了心,兀自问陈三郎:“舅舅,接下来咱们去哪儿?”
      
      游龙街街道弯弯曲曲,两边全是瓷器铺和古董店,街上行人来来往往。
      陈三郎小心翼翼赶着驴子往前行,生怕车子碰到了行人。
      待出了游龙街,前面的街道宽阔起来,陈三郎这才道:“过了书院街就是县衙了,咱们去给知县大人内宅送盆景去!”
      
      秦素梨没接话。
      前世李王妃还没嫁进来的时候,端王府内宅都是她管着。
      京郊的花匠一年四季都要往端王府送应季鲜花、花木和盆景,她亲眼查看过那些鲜花、花木和盆景,也发放过对牌好让王府管事给花匠结账,却没亲眼见过花匠是怎么把这些送进端王府的。
      如今想来,恍若隔世......其实真是隔世了。
      
      驴车驶进了一个铺着青石板的小巷。
      小巷里种着不少梧桐树,紫色的梧桐花盛开着,到处弥漫着甜蜜的梧桐花香,蜜蜂嘤嘤嗡嗡来回采蜜。
      秦素梨很喜欢这种甜蜜浓郁的香气,撩起车窗上的布帘,深深吸了一口气:“好甜!”
      
      陈三郎勒紧缰绳,驱赶着驴子放慢速度:“驭——”
      待马车在一家不显眼的黑漆大门外停了下来,他这才道:“素梨,梧桐巷尾有一家是放蜂的,等一会儿舅舅去给你买罐新鲜的梧桐花蜜。”
      
      秦素梨还没来及答话,那黑漆大门正好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眉目清秀身材高大的少年走了出来,头戴方巾,身穿青色盘领袍子,脚蹬皮扎,再加上宽肩细腰长腿,看着很是英姿飒爽。
      这少年一见陈三郎,便笑了,道:“陈三,我正要出门呢,你来得正好!”
      
      陈三郎忙跳下马车与这少年见礼:“小人见过三衙内!”
      原来这少年正是巩县知县韩大人的三儿子韩星。
      韩星爽朗一笑,径直往车门边走,口中道:“你我不必多礼!”
      他说着话,抬手就拉开了车门,却见车厢内一双水光盈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自己。
      不知为何,韩星心脏跳得有些快,他忙后退一步看向陈三郎:“这......这是......”
      
      陈三郎也没想到这位知县公子居然要亲自去搬盆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忙上前侧身挤到了车门前,背对着韩星示意素梨把里面那一缸碗莲递给自己。
      
      秦素梨会意,忙搬起那养着碗莲的大瓷缸就递了过去。
      
      韩星比陈三郎高了大半个头,见车厢里的那个美丽娇弱的女孩子居然搬起大瓷缸递给了陈三郎,不禁大吃一惊,忙道:“还是我来吧!”
      
      陈三郎也不和他推辞,转身就把大瓷缸递给了韩星。
      
      韩星把大瓷缸搬到了影壁内,让小厮搬到内宅去,自己出来寻陈三郎结账。
      他把碎银子递给陈三郎,忍不住低声问道:“陈三,车厢里那位......那位是......”
      千万不要是陈三郎的娘子啊!
      
      陈三郎原本打算随便搪塞他两句的,可是见韩星连耳朵都红了,显见害羞得很,便老老实实道:“是我的外甥女。我今日带她进城有事。”
      
      韩星“哦”了一声,讷讷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看着陈三郎赶着驴车离开了。
      
      等车子驶到了梧桐巷尾,陈三郎这才和秦素梨说道:“素梨,方才那位是知县大人的三公子,叫韩星,今年十八岁,不爱读书,入武学肄业,做了生员,每日习学弓马,倒是好武。”
      
      素梨却道:“舅舅,这个三衙内脸上有一对酒窝!”
      长得高高大大肩宽背阔,却长着一张娃娃脸,外加一对小酒窝,怪好玩的!
      
      陈三郎:“......”
      他忙下去买梧桐花蜜去了。
      
      接下来要往药铺送玫瑰花,陈三郎便直接赶着驴车去了城隍庙。
      城隍庙附近热闹得很,巩县城内的生药铺、胭脂水粉铺子、成衣店、绸缎行和卖首饰的金银楼都在那一带。
      
      送罢玫瑰花,陈三郎便要带着素梨去成衣铺子买衣裙。
      
      母舅大如娘,秦素梨也不和舅舅客气,笑盈盈便随着舅舅进了一家成衣铺子。
      她和她娘这次回到陈家,只有身上穿的一身衣物,连换洗衣服都没有,不买还真不行。
      等以后她挣到银子了,再还给舅舅不就得了?
      前世的时候,舅舅疼爱她照顾她,后来她有了能力,也待舅舅、舅母和小表妹很好。
      
      陈三郎一天到晚和花卉盆景打交道,自我感觉对色彩搭配什么的还挺有心得,他打量了素梨一番,觉得她肌肤白皙五官明艳,便道:“素梨,你肌肤白,什么颜色都衬得,就连大红大绿也撑得起。”
      
      秦素梨抿着嘴笑——她虽生得不错,却也不敢大红大绿地乱搭。
      她一向偏爱素雅颜色,便选了件青杭绢窄袖衫,又配了一条白绸裙儿,然后又给她娘选了件白绫衫子、一件翡翠绸比甲和一条白挑线绸裙。
      
      选罢衣服,秦素梨又拉着舅舅进了一家专卖胭脂水粉花翠的铺子。
      
      陈三郎趁着素梨看那些胭脂水粉,悄悄跑到隔壁绸缎行买了一匹白绫——他姐姐和外甥女总得做几件白绫中衣呀!
      
      秦素梨把铺子里卖的香膏、香脂和香油看了一遍,觉得和自己前世做的那些品质差得远,心里更加笃定了。
      
      她从胭脂水粉铺子出来,提着装了新衣裙的包袱上了车子,这才发现车辆里已经放着一匹用粗布裹好的松江白绫了,心中百感交集,敲了敲车壁,轻轻道:“舅舅,谢谢!”
      谢谢你收留我们母女,谢谢你照顾我们......
      
      陈三郎一边赶着驴子,一边道:“母舅如母,我是你舅舅,和你娘是一样的,你和我客气什么!”
      
      秦素梨:“......舅舅,是‘母舅大如娘’!”
      
      陈三郎爽朗地笑了起来。
      他虽然只比素梨大一岁多,可是他是素梨的舅舅,舅舅就得有个舅舅的样子嘛!
      
      陈三郎带着秦素梨直奔城南清水溪边的碧青瓷行。
      碧青瓷窑的老板李济今日有事出门了,不在店里,是伙计接待的陈三郎和秦素梨。
      秦素梨一进碧青瓷店,却发现铺子里四面墙齐齐整整摆放着红漆架子,架子上摆着大小不同造型各异的碧青瓷花盆、缸子、钵子、瓶子。
      她细细看了一遍,终于选定了盛放香脂香膏的盒子和盛放玫瑰香油的瓶子,问了价钱,盘算了一下,买下了二十个碧青瓷盒子和二十个瓶子。
      伙计用桐木箱子盛放这些盒子瓶子的时候,秦素梨问道:“这样的盒子瓶子能不能订做?我自己来设计,在瓶子上盒子上画一一枝玫瑰花,写一句诗什么的。”
      
      闻言伙计笑了:“当然可以,不过价钱要贵一些。”
      
      秦素梨心中有数了,结了账便和舅舅一起离开了。
      碧青瓷店的价钱挺公道,她买了这些瓶子盒子,总共才花了八钱银子。
      陈三郎和素梨一起把两个盛瓷器的桐木箱子搬到了车厢里,开开心心道:“素梨,该中午了,舅舅带你去吃好吃的。”
      
      秦素梨忙了半日,腹中也有些饥饿,便答应了一声上了车。
      
      陈三郎喜爱美食,带着外甥女进城一趟,自然要带着她吃一些在家吃不到的美食了。
      
      车子停稳之后,秦素梨下了车子,才发现眼前是一个郁郁葱葱的竹林,竹林外竖着杏黄幡,上面写着“清水渔村”四个字,竹林间有一条曲曲折折的铺着青砖的小路,小路上人来人往,竹林内丝竹悠扬,倒是热闹。
      这个地方她前世来过好几次,小舅舅带她来过,赵序带她来过,每次过来,都是为了品尝这里有名的清水麻辣鱼。
      秦素梨抬眼看着在风中哗啦啦直响的杏黄幡,心中百感交集。
      
      这时早有机灵的小伙计迎了上来,指挥着人把驴车赶到了一边的棚子里,由专人看管照顾,然后引着陈三郎舅甥俩往里走:“客官里面请!”
      
      陈三郎笑着看向素梨:“走,素梨,舅舅请你吃巩县有名的清水麻辣鱼!”
      
      秦素梨不再思想前世之事,眯着眼睛笑了——既然重生了,何必再纠结前世?努力挣钱,开开心心快快活活过日子吧!
      
      想到这里,秦素梨答应了一声,脚步轻捷随着舅舅沿着青砖小径进了竹林。
      
      穿过竹林间的小径,眼前是一座建在清水溪边的两层楼阁。
      
      陈三郎带着素梨随着迎客的伙计进了清水渔村。
      清水渔村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楼上楼下坐满了客人,难得寻到一个空桌。
      一楼靠门处好不容易腾出一个位置来,陈三郎和苏梨就被安排在了那里。
      
      陈三郎自然点了清水渔村的招牌菜——清水麻辣鱼,又把菜牌交给秦素梨:“素梨,你再点几个菜。”
      素梨爹爹是秀才,素梨自小读书识字,看菜牌自然不在话下。
      
      秦素梨正在看菜牌,忽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看自己,她抬头看了过去,恰好看到了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柳翎。
      一时四目相对。
      柳翎微微一笑,略一颔首,继续上二楼去了。
      他今日陪金先生出来见朋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秦素梨。
      
      秦素梨低下头,继续看菜牌,谁知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便是清朗的男声:“陈三,你和......令甥女也来这里了?好巧啊!”
      她抬头一看,却见上午刚见过的那位知县三衙内正扶着一个中年妇人站在中间铺着红毡的过道上,中年妇人另一边立着一个有着娃娃脸小酒窝的少女,三人长相颇为相似,这中年妇人和少女分明是三衙内的母亲和妹妹。
      秦素梨想了想,记起这位三衙内大名唤作韩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留言~



    你好,土豪!
    我的完结现言,我的竹马是土豪!



    妒后养成史
    古言新文,穿越少女走向皇后宝座的漫长历程



    小户女的青云路
    我的完结古言《穿越之贤妻难当》



    我的男人是狐狸
    漠漠完结文,废柴女主被狐仙老公鞭策九世的励志爱情故事。



    天之娇女
    我的完结古言,爱上美貌侍卫的天之娇女的苦逼故事。



    南安太妃传
    我的穿越种田文,已经完结~



    桃花劫
    我的奇幻爱情文,已经完结~



    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的完结现言,小强女和腹黑男不得不说的JQ故事



    月季花开
    我的完结现言,平凡天然呆女和别扭男变态男长期斗争的故事,保证日更



    春水流
    我的完结古言,小丫鬟的江湖之旅!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