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妇

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博弈

      听了柳翎小厮秋枫那几句话,秦义成心中又急又气。
      他骑在马上,右手发颤,抬手打了一鞭,那马跳跃着往梨花坳去了。
      
      快到村口的时候,秦义成已经冷静下来了。
      秋枫说陈氏有了身孕,这可是好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也得有一个儿子了,单是这一点,就不能休了陈氏。
      自己的娘和姐妹是什么人,秦义成心里清楚得很,却无可奈何——毕竟是他的亲娘和他的姐妹。
      再说了,大周朝以孝治天下,他还要继续往上考呢,“不孝”这顶大帽子他可受不了。
      
      想到这里,秦义成对妻子陈氏有些不满:别人家的婆婆也不见得多慈和,可是人家的儿媳妇就能把婆婆伺候得妥妥当当,为何偏偏陈氏做不到?
      还有素梨,人家的孙女都能孝顺祖母承欢膝下,偏偏她秦素梨,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祖母骂两句打两下,作为小辈你受了就是,偏偏秦素梨就要跳起来不服。
      陈氏和素梨这母女俩,可真不让人省心啊!
      
      见到儿子秦义成,秦老太欢喜得很,她一把接过秦义成的褡裢,掂了掂,发现沉甸甸的,就更欢喜了,把褡裢递给秦四姐:“四姐儿,把你哥带回来的东西收起来!”
      
      秦四姐捏了捏褡裢,笑嘻嘻答应了一声,拎着褡裢进了正房西暗间。
      
      秦义成瞅了一眼,垂下了眼帘——他这次回来,东翁胡大官人一共赠送了二十五两程仪,他放了十两在褡裢里,其余十五两都换成银票贴身收着了。
      
      把秦老太/安置在堂屋圈椅上之后,秦义成利利索索给秦老太跪下磕头:“儿子不孝,母亲受累了!”
      
      秦老太见状,双手拍着膝盖,放声大哭:“我的儿,义成啊,你不在家,不知道你娘被你那不孝的媳妇和闺女给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啊!”
      
      秦义成跪在地砖上,听着自己的亲娘一边哭,一边控诉着陈氏和秦素梨。
      若是他没在秋枫那里听到内情,这会儿说不定还真相信他娘了。
      
      秦老太见儿子跪在地上,低着头,羞愧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便乘胜追击:“义成,这陈氏实在是不孝,她这是要害死你娘啊,不能留她了,你写封休书送到陈家,休了陈氏,把素梨带回来。义成,你放心,休了陈氏,娘再给你娶个温柔贤淑能干的娘子!”
      休了陈氏,那十亩地以后就归她了。
      素梨也可以嫁人了,接回家下半年就把她嫁出去,这小蹄子生得好,到时候几十两聘金还是能赚到的。
      她儿子可是秀才,不知道多少姑娘家争着抢着嫁呢,到时候再带一份嫁妆过来,这份嫁妆早晚还归她老人家。
      
      秦义成没有吭声,一直等到秦老太哭不出眼泪了,他这才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灰尘,心道:陈氏和素梨不在家,家务活都没人做了,堂屋这地可真够脏的。
      
      见秦四姐拎着空褡裢出来了,秦义成便开口吩咐道:“四妹,你去端盆水进来,我服侍咱娘洗脸。”
      
      秦四姐哪里愿意干活?
      她走到堂屋门口,倚着门唤春霞:“春霞,接一脸盆水过来,大爷要服侍老太太洗脸!”
      
      秦义成心里疑惑:哪里来的什么春霞?
      
      过了一会儿,一个描眉画眼乔模乔样的女孩子端了一铜盆水进来了。
      她走到秦义成面前,屈膝行了个礼,先撩了秦义成一眼,娇声娇气道:“大爷,水准备好了!”
      
      秦义成一见她,顿时呆住了——这个春霞,原来是先前胡大官人宅子里撵出去的丫鬟春霞!
      这春霞先是被胡大官人收用了,却又和胡大官人的男宠书童狗扯羊皮在书房厮混,恰好被胡大官人捉奸,书童倒是没事,春霞却被打了一顿,让媒婆带走卖掉,却原来被他家买了过来。
      
      春霞早知秦义成的身份,也爱他相貌英俊立身端正,因此很愿意跟了秦义成,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瞟了秦义成一眼,声音都快滴出水来了,又说了一遍:“大爷,水准备好了......”
      
      秦老太见状,以为儿子一眼看上了这春霞,心中大乐,道:“义成,这是娘给你买的丫鬟,以后放你屋子里侍候吧!”
      
      秦义成:“......”
      他娘可真是什么脏的臭的都往他屋子里塞啊!
      
      晚饭是春霞煮的,盐水煮白菜,咸得蛰嘴;鸡蛋面汤,锅底糊了;白面馒头没发好,瓷实得能当砖头用了。
      秦义成吃着这样的晚饭,深刻体会到了陈氏和素梨的好——这娘俩又干净又勤快,厨艺又高妙,除了性格不好,不孝顺老太太,实在是家中珍宝。
      
      到了晚间,秦义成洗了个澡就睡下了。
      他刚在床上躺下,秦老太就来了:“义成啊,你怎么才拿回家十两银子?这怎么够咱们一家的嚼用啊!”
      
      秦义成起身穿上外衣,服侍秦老太坐下,一脸恭谨:“娘,束脩是到年底才发放的,这十两银子还是儿子求了胡大官人预支的。”
      
      秦老太想起被那群该死的小太监搜去的银子,心里恨得牙痒痒:“义成,家里实在是没钱了,你明日先把那十亩地给卖了吧!”
      卖了地拿到的银子才能收进她的钱匣子里,若是不卖,万一休了陈氏,陈家来要嫁妆,这十亩地说不定保不住。
      
      秦义成心里清楚自己的娘的那些小算盘,敷衍道:“娘,如今地里的麦子都黄了,眼看着要割麦了,咱们先把麦子收了再说卖地的事吧!”
      
      送走秦老太,秦义成心事重重又睡下了。
      睡到半夜,他被吵醒了——外面有人在“笃笃笃笃”敲窗,接着便是春霞的声音:“大爷,奴给您送水......”
      
      秦义成:“......给我娘送去吧!”
      
      天不亮秦义成就起来了。
      他背着手散步到了金水河边,刚立了一会儿,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扭头一看,原来是柳翎拿了一本书洒然走了过来。
      
      柳翎堪称秦义成的知音,寒暄罢便把话题引到了胡大官人身上:“胡大官人如今做了提刑所理刑副千户,来往的人也要往上走了,表兄追随胡大官人,知县大人、提学副使这样的人物,也是常见的吧?”
      
      秦义成一听柳翎的话,如闻仙乐,一夜的郁闷一扫而空,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清凉舒适:“那是自然,前日胡大官人请客,愚兄忝陪末座,在席上见到了宗主提学李老先生!”
      
      柳翎奉承他:“‘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表兄飞黄腾达之日将至,到时候可得提携小弟一二呀!”
      
      秦义成被他奉承得浑身熨帖:“放心放心!”
      
      柳翎趁机转移话题:“表兄,胡大官人宅邸甚是宽广,表兄下处怕也宽敞得很,即使携了家眷前去,应该也能住下吧?”
      
      秦义成闻言,心里一动——胡大官人还真的提过要给他安排宅子!
      
      素梨拉着车子进了院子,心中谋划着。
      等素梨把车子拉到了草棚下面放好,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陈老爹从后院薅了不少菜过来,要去灶屋做晚饭。
      素梨接了盛菜的竹篮,搬了个小凳子坐在廊下和姥爷一起摘菜。
      
      素梨摘去芹菜上的黄叶:“姥爷,今晚用腊肉炒芹菜么?”
      
      陈老爹笑眯眯点头:“是啊,你娘最喜欢吃这道菜了。”
      
      素梨听了,当下便开口道:“姥爷,我爹从京城回来了,他要是来接我娘和我回去,我们能不能不回去呀?”
      
      陈老爹看向素梨:“当然不能回去,你祖母和你那几个姑姑不会放过你娘俩的。”
      他一向慈和的脸变得严肃起来:“素梨,你和你娘尽管在家里住,姥爷能挣钱,养得起你娘俩。”
      
      素梨大喜,道:“姥爷,那我爹若是来接,你可得帮我呀!”
      
      陈老爹当年想着秦义成是年轻有前途的秀才,又生得好,因此媒人一说,他就同意把女儿陈二姐嫁给了他,现如今早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因此斩钉截铁道:“我早想了,你和你娘得和你祖母她们分开住,不然以后日子没法过......等你爹来了再说吧!”
      
      素梨虽然想要娘亲和爹爹和离,可是她知道娘亲甚是依恋爹爹,她不可能逼着娘亲和爹爹和离,因此她的底线便是娘亲与祖母分开居住。
      前世这个时候娘亲已经被姑姑们害死了。
      重活一世,为了娘亲和娘亲腹中的弟弟或者妹妹,她一定要阻止爹爹接走娘亲。
      
      得了姥爷的准话,素梨又急急跑到后院找她娘陈氏去了。
      
      后院小楼已经点了灯,陈氏坐在窗前竹榻上,正对着油灯给素梨缝制裙子。
      素梨不讲究,两身衣服换着穿就行了,可是她做母亲的不能不替闺女考虑,素梨她姥姥已经托了里正娘子给素梨说亲,得给素梨准备一身好看些的衣裙了。
      
      看到素梨晶莹肌肤上沁出的细汗,陈氏忙拿了帕子去拭素梨额角的汗:“跑那么急做什么?看你脸上的汗!”
      
      素梨双目盈盈看向她娘:“娘,我爹回来了,我舅舅出城时看到他往梨花坳那边去了。”
      她说着话,观察着陈氏的反应。
      
      听到丈夫回来的消息,陈氏眼睛一亮,可是这亮光渐渐又黯淡了下去。
      她绞着手里的帕子,声音中满是彷徨:“素梨,你爹......你爹会不会......会不会听你祖母的,把咱们娘俩赶出秦家......”
      素梨正是要说亲的时候,若是跟着她被赶回了娘家,会不会被人家挑剔?
      还有她腹中的孩儿,一出生就没了爹爹,以后可怎么办?
      
      看着娘亲瞬间苍白的脸,素梨心里满是怜惜——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娘亲都是把丈夫当做了天。
      这世上的女子大都如此,岂不知女子也要自强,一味只是依附男子,哪里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
      
      她伸手去握陈氏的手,发现明明是夏季,陈氏的手却是凉的。
      素梨紧紧握住娘亲的手,沉声道:“娘,我爹不会休你的,也不会把我赶出秦家,可是他会把咱们娘俩接回去,让我祖母和姑姑们继续害你,让她们继续把我卖掉。”
      
      陈氏低下头,一滴温热的泪水滴在了素梨的手背上。
      她知道素梨说的是真的。
      即使她把用陪嫁和秦义成的束脩买的那十亩地给了秦老太,秦老太和她那几个女儿也依旧要卖掉素梨。
      
      素梨眼睛酸酸的,鼻子也酸酸的。
      前世无数次午夜梦回,她都在想,若是长大了的她,能够回到过去,给她年轻的娘亲出主意,帮她娘亲摆脱秦家母女,那该多好......
      她娘也不至于一尸两命惨死家中......
      
      如今的她,终于能够握住娘亲的手,安慰她,帮助她,照顾她,让她不至于彷徨无助,被夫家的人随意欺辱。
      
      素梨深吸一口气,逼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声音温柔而坚定:“娘亲,您若是想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就听我的,好不好?”
      
      河道总督金云岭在金水河边的别业里,赵舒终于醒了过来。
      骨头是疼的,肺是疼的,明明是夏季,他却觉得冷得很,身上的锦被也不能令他温暖一些。
      
      跟随赵舒来到巩县的太医沈寒之神情专注立在榻边,一根根拔出插在赵舒身上的银针,浸入盛了药汁的瓶子里,口中道:“王爷,巩县毕竟简陋,贵妃娘娘又一直担心您,王爷不如早日归京......”
      
      赵舒闭上了眼睛,声音飘渺:“不。”
      母妃每次见他,都要偷偷流泪,他若是不在京中,母妃见不着他,也不用常常难过了。
      他是早晚要走的人,须得让母妃开始适应他的离去。
      
      沈寒之看向赵舒,见他肤白如玉,眉眼如墨画,都病成这样了,看上去还是一朵水墨桃花,不由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
      
      该用饭了,阿保指挥着侍候的人提了食盒进来,在黄花梨木小炕桌上摆好:“王爷,午膳准备好了,您多少用一些......”
      
      赵舒哪里吃得下,他看了一眼,轻轻道:“汤。”
      
      阿保忙盛了半碗汤喂他。
      
      赵舒吃了两口,便摇了摇头,不肯再用。
      
      阿保指挥着人把杯盘碗碟都送了出去,又回来服侍赵舒漱口。
      他动作麻利,口中也说个不停:“王爷,奴才取了银子给陈家做谢礼,陈家不肯收。奴才回来后和别业的管家说了,让他们以后去陈家买花木盆景......”
      
      赵舒没有说话,想起陈家那个小丫头力气那么大,他心中很是羡慕。
      那小丫头居然毫不避讳地抱着他就跑,那时他似乎触到了她的身前,那里好像软软的,有一种他从来不曾闻到过的香气,那香气会令人心跳加快......
      赵舒的脸泛起些红来,他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是病糊涂了,居然对着一个乡下野丫头胡思乱想......
      
      阿保兀自呶呶不休:“......陈家那个小姑娘的鸡汤面做得好吃,王爷您都用了大半碗,这可是奴才侍候您这么多年来,您用得最多的一次......咦?不如奴才出面,去把那叫素梨的小姑娘给买回来,专门给王爷您做饭——”
      
      “滚。”
      
      阿保的唠叨戛然而止。
      他不敢违逆赵舒,抱头鼠窜,“滚”了出去。
      
      阿保一向是个鬼灵精,虽然被赵舒给撵出去了,却依旧想着自己的小心思:王爷都十五岁了,一般这个年纪的王公贵族,房里不知道都放多少美人儿了,王爷因为体弱久病,从来都没动过这种心思,可王爷还是得......留后啊!
      贵妃娘娘如今还没下决心,可是连家的人却已经按捺不住了,总不能连氏一族经营多年,最后都为端王作嫁衣裳吧?
      其实皇上也是这个心思啊!
      只有王爷,也许是怕毁了人家姑娘一辈子,也许是身子不允许,至今不肯妥协。
      
      因为怕房内药味过浓,赵舒的房间总是摆着各种水果,用果香冲淡药味。
      一刻钟后,阿保又热热闹闹滚了回来。
      他先拎着一篮子仙桃试探着溜了进来,见王爷在专心看公文,并不理会他,便在桃子清香中自言自语道:“这桃子是专门贡上的庄子里产的,又大又香又甜,不知道花儿陈的外孙女秦大姐儿爱不爱吃桃子......”
      
      赵舒似乎没有听到,依旧专注地看着面前的公文。
      他因为身体病弱,自忖是早夭之命,因此不欲过多参与朝政,可是父皇却不肯放弃,一直让他参与政务,先前让他参与东北军务,如今又让他管着疏通修缮运河之事......
      
      阿保偷偷瞅了赵舒一眼,见他依旧不搭理自己,便又悄悄出去了。
      他命人叫来别业的管家金福,低声吩咐道:“你明日去陈家庄花儿陈家订购花木和盆景,顺便送一篓贡桃和一篓樱桃过去,就说是别业出产的,一时吃不完,给他们捎去些。”
      
      金福知道这位阿保小爷年纪虽小,却是王爷的心腹,不敢造次,当即答应了一声,自去安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庆祝收藏满八百,两更合为一更奉上~
    超过五个字的正2分评送红包哟~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菲~ 5瓶、不舍昼夜 5瓶、簪纓の豆腐愛讀書 4瓶、肖肖 1瓶、多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你好,土豪!
    我的完结现言,我的竹马是土豪!



    妒后养成史
    古言新文,穿越少女走向皇后宝座的漫长历程



    小户女的青云路
    我的完结古言《穿越之贤妻难当》



    我的男人是狐狸
    漠漠完结文,废柴女主被狐仙老公鞭策九世的励志爱情故事。



    天之娇女
    我的完结古言,爱上美貌侍卫的天之娇女的苦逼故事。



    南安太妃传
    我的穿越种田文,已经完结~



    桃花劫
    我的奇幻爱情文,已经完结~



    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的完结现言,小强女和腹黑男不得不说的JQ故事



    月季花开
    我的完结现言,平凡天然呆女和别扭男变态男长期斗争的故事,保证日更



    春水流
    我的完结古言,小丫鬟的江湖之旅!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