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年轻爸爸’带娃记

      
      孔文殊心情微妙地带着才买好的婴儿车和婴儿床还有一些其他婴儿用品来到许乐家里的时候,刚刚好是早上八点多。
      
      他才打开门,就有一个小东西像迎接回家主人的宠物狗那样兴冲冲地冲过来,一把抱住他的小腿,然后顺着他的小腿一直往上爬。
      
      他弯下腰想把小东西直接提起来,可很快就被小东西十分严肃地警告:“不许帮我!我要自己爬到你的肩膀上,我要练习攀爬能力!”
      
      感觉到小人已经爬到他的膝盖处,孔文殊默默无语,练习攀爬能力干嘛?正这么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裤头好像有点下滑,他立即一把拉住裤头,低头一看,吓!
      
      “你往哪儿抓呢!”孔文殊脸红的犹如蒸熟的虾,没忍住又想伸手把小人抓起来。
      
      许乐偏了一下,躲开他的手,嘟喃道:“不过就是抓了一下你的□□,至于这么激动吗?都说了不许帮我!我都没抓你的蛋,怕个啥啊!”
      
      “你、你!别玩了!”孔文殊被她说的;立即伸手捂着胯/间,抓、抓什么蛋?别污要优雅!
      
      许乐没把他的怒喝当回事,反正这小子一直都是这样,骂她什么的只是说说而已,根本不敢对她下重手。
      
      她攀着对方的手指,把孔文殊的高大的身体当作一个可以攀岩的山,一点点往上爬,爬到腰间的时候,她琢磨了一下他腋下一团腋毛,嘻嘻一笑,伸手一抓。
      
      “唔……许!乐!”孔文殊咬牙切齿,他护住了下三路,没注意到她的新动作,只觉得自己的腋下传来钝痛,这种好像被拔了一把头发的感觉简直太酸爽。
      
      不过也只持续了一小会,许乐已经借此一下跃到他的肩膀上了,就这么跨坐在他的肩头,“成功抵达山顶!耶!”
      
      孔文殊缓和了一下疼痛感,发现自己的脑袋被她展开双臂抱住了,听到她一贯的欢快语调充满期待地说道:“这就是爱的抱抱!惊喜吗?意外吗?”
      
      孔文殊:还真是又惊喜又意外……
      
      不过知道许乐的用意后,孔文殊又觉得这些小痛也不算什么,毕竟她现在个子这么小,要给他一个拥抱的话,想想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冲过来抱住他的腿……唔,还真的挺像一只小狗狗的。
      
      孔文殊扶额:完了,孔文殊你堕落了……
      
      他伸手拍了拍许乐的后背,“好了,快点下来,来试试这个婴儿床,还有这个婴儿澡盆,哦,奶瓶,奶嘴,奶粉……”
      
      孔文殊一边把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找出来,一边介绍着,许乐无语地看着一地的婴儿用品,非常认真的思考,孔文殊这是真的把她当作婴儿照顾了?
      
      婴儿车婴儿床一个是为了带她出门,一个是为了让她睡的更安心,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奶瓶奶嘴奶粉是闹那样?喂!学步车、口水布、布尿裤都有!大兄弟!过分了啊!
      
      可能是许乐的眼神太过哀怨,孔文殊手里拿着一个儿童玩具还在想着怎么摆放这些东西能让许乐随时都可以拿道,忽然看了过来,“阿乐?怎么了?”
      
      许乐手里指着学步车,“我需要用到这玩意?孔文殊,你是不是有点太沉迷‘奶爸’这个角色了?”
      
      孔文殊愣了一会,又听到许乐接着说:“还有这个口水布是啥玩意!我确实现在只有婴儿大小,可是我真的不是婴儿啊!”
      
      她的一番话,让孔文殊羞愧不已,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后,忽然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婴幼儿用品店的老板太热情了,一直推荐我说孩子要买什么才好,怎么样才能让孩子健康成长,所以不小心就买多了……”
      
      他当然不敢说他当时差点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正常的父亲好吗!差点就觉得自己是正在为他跟许乐的孩子买婴儿用品……
      
      过度幻想真的是病,该治。
      
      “那这些东西要怎么办?”许乐犯难道,她也没有最近要生孩子的亲戚,这些买了就是没用的。
      
      孔文殊对着手指,偷偷看了她好几眼,满脑子都是许乐恢复正常体形后,他们谈恋爱,然后和谐幸福的生活。
      
      “咳咳,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能用上呢,就先收起来吧。”孔文殊又把那些用不上的婴儿用品收了起来,只留了等会出门会用到的东西,还把早餐弄出来让许乐吃。
      
      现在许乐的食量很小,孔文殊买一只包子就够她吃了,再喝一口豆浆就吃撑了。
      
      许乐吃饱后,孔文殊也在这边学会怎么用婴儿车了,兴致冲冲地对打着饱嗝的许乐说道:“阿乐,快点过来,试试这个婴儿车稳不稳。”
      
      许乐疑惑地走过去,才走到孔文殊的脚边,就被孔文殊抱了起来,放在婴儿车里。
      
      她在婴儿车里挣扎了一下,最后又被孔文殊盖上了一张小毯子,对上他的眼睛,“怎么样?暖和吗?再把你的脸遮挡住一点,带上小帽子挡住你的头发,只露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完美!”
      
      “所以,我现在出门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了?”她迟疑问道。
      
      许乐的心情非常复杂,从发现自己缩水到现在,过了有半个月,这半个月她一直都待在家里,被孔文殊发现后,就一直由孔文殊照顾才不至于因为缩小而饿死在家里。
      
      其实她也闷的慌,特别想出门玩,可是缩水到成一个婴儿,是非常尴尬的时候,更加不可能出门,结果……
      
      孔文殊还能发现自己整天闷在家里不高兴,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许乐说不感激是假的,但是又觉得这个办法真的太囧了。
      
      孔文殊对上她复杂的目光,犹豫了一会,拿起一旁的婴儿背带,“也可以让我用这个背你出去,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让你下来放开脚步跑。”
      
      许乐:怎么有一种出去遛狗的感觉?
      
      她没说话,孔文殊以为她生气了,便马上就说:“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想出去兜兜风,不然,我开车带你也可以的,只是这样可能没那么有趣。”
      
      许乐当然想兜风,想出去撒开脚丫子跑,再逛逛街街买点什么好吃的。
      
      这段时间,孔文殊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药,居然开始对她的饮食严格把关,关于哪种菜能吃哪种菜应该多吃需要补充什么营养之类的,他说的头头是道,还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许乐总觉得她现在是真的被孔文殊当作婴儿一样呵护了。
      
      这种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许乐最后还是点头同意用婴儿车出门,孔文殊带上了墨镜,换上了休闲装,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推着婴儿车还需要稍微弯一下腰,着实有点憋屈。
      
      而许乐则躺在婴儿车里,心情无比复杂,如果这是叫做回忆童年的话,这波回忆童年还真是够彻底。
      
      出了家门,孔文殊打算坐电梯下楼,刚巧遇到社区里一群年轻的妈妈也在等电梯,便有点不太好意思。
      
      但年轻妈妈们已经看到孔文殊了,这段时间孔文殊天天往这边跑,她们也认得孔文殊,便都跟他打招呼,“孔爸爸,你也带孩子出去散步啊?”
      
      “真是少见,孩子的妈妈不跟你一起吗?”
      
      “这出去散步啊,可千万要注意,别让孩子着凉了,哟,看来孔爸爸还挺会照顾孩子的,这小娃娃包的多严实啊。”
      
      一群妈妈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她们各自的孩子也没吵闹都在安静地睡着。
      
      而许乐完全睡!不!着!
      
      她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个年轻的妈妈在这里,但是她觉得‘三个女人等于五百鸭子’叫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幸亏现在这些年轻的妈妈们也不是在跟她说话,就是不知道孔文殊的耳朵是否安好。
      
      她偷偷睁开了一点点细缝看了过去,发现孔文殊听着年轻妈妈们的话有种‘原来如此,受教了’的感觉?
      
      不不不,一定是她看错了吧!
      
      这不是育儿经啊!孔文殊你醒醒!别被洗脑了,你还没到要当父母的时候呢!
      
      只见孔文殊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还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笔记本,拿着一支短短的水性笔写写画画,一副好学生热爱学习的样子,“嗯,我明白了,还不能让孩子吃太硬的东西对吗?”
      
      “对,你这孩子几个月了?看着应该也才五六个月大吧?我跟你说啊,这么大点的孩子一定要注意营养,母乳不要这么快就断了……”
      
      “给孩子买的衣服也要多注意一点,棉质的最好,现在这大热天也不要大人贪图凉快空调开强风,孩子受不了……”
      
      “一定不能忽视孩子的表现,如果他打喷嚏了,流鼻涕了,一定马上就要送去医院检查看病……”
      
      “不要让孩子看手机,也不要拍照,有个新闻不就是妈妈给孩子拍一张照片,结果孩子眼睛刺伤了吗……”
      
      年轻的妈妈们在电梯里说,出了电梯也还在说,许乐都练成自动屏蔽年轻妈妈们话语的能力了,孔文殊还才终于把小笔记本合上,非常感激地对这些年轻的妈妈们道谢。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帮了我很多,终于知道为什么妞妞最近瘦了那么多。”孔文殊跟那些妈妈们道谢完毕,她们也推着婴儿车离开了。
      
      许乐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婴儿车里爬起来,攀着边缘目不转睛地瞪着孔文殊。
      
      孔文殊发现被小小的许乐盯着,脸慢慢转红了,还若无其事地问:“怎么了?我们已经下楼了,你接下来要去哪里玩呢?”
      
      孔文殊才说完,忽然一个路人走过,许乐立即躺倒露出懵懂的目光,待路人走过,才怒摔奶嘴,“为什么你刚才一副好爸爸正在学习带孩子经验的样子?”
      
      他嘿嘿笑了笑,“这不是演戏演全套,这样别人才会相信我是一个带孩子的爸爸啊。”
      
      许乐非常鄙夷,“这就是你最近给我吃米糊糊、不让我吃硬糖果、还没收我手机的原因?”
      
      孔文殊狂汗,要、要暴露了吗?阿乐知道他在脑子里甚至已经幻想过他们死后墓地定在哪里,会不会觉得他真是变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最浪漫的一见钟情就是:见到你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我们死后并排躺在棺材里的样子……
    不用怀疑,男主意识到自己对女主的感情后,他就已经自动进化为这样的幻想狂了2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