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当做人偶玩具后

      
      不用细细体会,孔文殊都能感觉到许乐那股蠢蠢欲动的冲动,完全就像是看到了金山银海一样走不动路了。
      
      他既无奈,同时又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现在许乐体型这么小,衣食住行各方面都不方便。
      
      看她这么喜欢这种袖珍屋,而且也刚好可以给她做房子,他倒是可以考虑之后把这个袖珍屋买下来,送给她,就解决住的问题了。
      
      孔文殊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趁着还没有被家人发现,走到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低头看左胸口袋里的小人。
      
      “阿乐,你乖一点,知道你想要那个小别墅,我等聚会结束后找那个袖珍艺术家,买下来送给你住好不好?”他非常耐心地哄着口袋里的小东西。
      
      许乐高兴的眼睛发亮,“真的吗?太棒了!没想到我也能有拥有豪华别墅的一天!不容易啊!”
      
      孔文殊嘴角抽了抽,他有时候很不理解这个小青梅的想法,就好比现在,虽然说拥有的别墅只是袖珍屋,但是对于现在的许乐来说,好像确实可以等同于一座真正的别墅了,可是她这角色适应的也太快了吧……
      
      他沉默了,让许乐安分一点,才回到会场上,此时那个袖珍艺术家已经解说完毕,跟一些人聚在一起聊天。
      
      他看了几眼,就往自己家人那边走去,这个聚会据说是为了庆祝一对龙凤胎的出生,也就是满月酒。
      
      孔文殊不想回来,主要还是因为他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他父母倒是没什么门当户对的固执念头,只是每次都会催促他快点找女朋友,尤其是在家族里有别的兄弟姐妹结婚生子后。
      
      许乐可不知道孔文殊的担忧,她舒舒服服的躲在口袋里,口袋对于别人来说只能放下大半只手,但是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宽敞的移动小房间。
      
      一般很少人会注意到孔文殊的胸前,而且许乐还故意把自己的上半边脸涂成了黑色,跟孔文殊衣服的底色相近,不近看就更加看不出来了。
      
      她发现孔文殊正在走向伯父伯母,他会下意识找他的父母这也不意外,不过这对于许乐来说也是第一次经历,很新奇。
      
      好像忽然可以挖掘到孔文殊不被她所认识的一面。
      
      “爸,妈,我回来了。”孔文殊从走过的服务员的手托上拿过一杯酒,客气的朝她爸妈点了点头。
      
      孔文殊的母亲,名为桑瑶,是一个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保养得当依旧不显老的女士,她看到许久未见的儿子,并没有露出热切的表情,反而在瞄了一眼儿子的身旁和身后,发现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便冷哼了一声。
      
      “没有女朋友,你也好意思回来?”桑瑶女士非常生气,别人家的儿子和女儿都嫁娶多久了,孙子都生出来了,她家的儿子屁都没一个。
      
      孔文殊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面不改色地回道:“我正在追求她。”
      
      这会儿,孔文殊的父亲,孔正卿不满意了,“又是这话?你觉得我和你妈还会再信吗?从高中毕业就说在追求她,大学期间还在追求她,现在都大学毕业两年了,还在追求,追这么多年都没有追上,你追的是何方神圣?”
      
      桑瑶非常认同地点头,“就是,儿子啊,你其实就是用这个借口骗我们呢吧?至于吗?承认你需要相亲,我们都理解你的。毕竟你长得也太磕碜了。”
      
      桑瑶女士的审美是个谜,明明她的丈夫孔正卿和她的儿子孔文殊两个人的长相极为相似,但在桑瑶的眼中,孔正卿就是一个超级大美男,她的儿子……不提也罢。
      
      孔文殊也见怪不怪,他的母亲也不是第一次嫌弃他的长相了。
      
      可他们的对话却让许乐很好奇,她怎么不知道伯母居然这么嫌弃孔文殊的长相?要知道,孔文殊就凭那张脸在学校一站,就有不少女生上前搭讪索要联系方式,开书店之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女顾客就是为了这店主的盛世美颜过来的。
      
      她觉得很好玩,觉得自己现在的伪装非常完美,所以探出了半个头,打算看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孔文殊跟他的父母因为找对象这件事僵持不下,孔兰姝一脸高深莫测,“爸妈,你们不要着急,以后就知道弟弟的厉害之处了。”
      
      她的身边还牵着两个小孩的手,许乐还以为这是孔兰姝自己的小孩,但是她也没听说过孔兰姝已经结婚了。
      
      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是一个长相平平的女人,脸上尽是算计,一眼看去就让人不舒服。
      
      许乐缩了起来,因为不喜欢这种满脸算计狡诈的人。
      
      但很快,许乐就听到有两个稚嫩的声音在喊:“妈妈!孔叔叔的口袋里有东西!好可爱的小娃娃,妈妈,妈妈,我想玩!”
      
      许乐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小男孩还是小女孩,毕竟孩子的声音没有什么分辨率,只是下意识觉得这话也太冒犯了吧?
      
      她可得缩好了,绝对不能被发现,不能给孔文殊添麻烦。
      
      孔文殊也有点尴尬,他知道许乐有时候会露出半个小脑袋偷看,但他觉得一般人不会注意到她也由着她,不然她一直缩着也太憋屈了。
      
      可是小孩子的注意力跟大人的注意不一样,会注意到也不给奇怪,一般小孩也就当做看到玩具说说就算了,可是这两个小孩子不一样。
      
      孔文殊远在另一个城市都听他姐姐吐槽过这个两个小孩,根本就是现在人人说的那种标准的熊孩子。
      
      熊孩子通常都是由熊家长带出来的。
      
      所以小孩子的母亲听了孩子的话之后,不仅没有责怪孩子说话无遮拦,反而对孔文殊说:“哟,这不是五堂弟吗?你的口袋里都有什么啊?我儿子想看看,你就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呗。”
      
      这个女人是孔文殊堂兄的妻子,门不当户不对,大家都不看好这个堂嫂的人品。
      
      孔文殊极其讨厌和这个堂嫂打交道,毕竟是亲戚,他和堂兄的关系还算不错,可不想因为一个堂嫂就坏了和堂兄的感情。
      
      只是此时这堂嫂说话真是越来越不会看场面了。
      
      孔文殊看了一眼他的父母亲,发现父母也是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拒绝。”孔文殊客气的说,“这是我的隐私。”
      
      “不就是让你拿个东西出来看看嘛,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难怪这么好的条件连女朋友都找不到!”堂嫂马上就变脸,开始攻击孔文殊的短处。
      
      孔文殊深呼吸,看了一眼他的父母,转身就往大门走去。
      
      孔正卿知道儿子这是生气了,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人叫回来,该说的事情都还没有说呢,怎么能让他走。
      
      “你先去跟其他亲戚说说话吧。”孔正卿拉住他,使着眼色说道。
      
      孔文殊点头,刚好跟家族里的同辈聊聊近况,转移阵地。可他们这边想的是很好,那小侄子不愿了,一看叔叔转身要走,立即在地面上撒拨打滚,嘴里嚷嚷着:“哇呜……妈妈,我要孔叔叔口袋里的玩具玩,妈妈,我想玩!”
      
      堂嫂一看儿子哭了,也拉下脸,语气尤其不满:“我说三婶,五弟这什么意思啊?看着我儿子难过,也不愿意拿出那么个小东西出来,不就是一个玩具吗?”
      
      孔兰姝一看情况不对,便把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玩具小汽车塞到小侄子的手里,语气僵硬地说:“诺,这个玩具,拿去玩吧。”
      
      小侄子却不领情,一甩手把玩具小汽车甩开了,直接砸到了远处的一个人的手上,那人‘哎呦’了一声,立即往这边看过来,神色愤然。
      
      这样一来,就连孔正卿都绷不住脸色了,板着脸沉声喊了一个人的名字:“天韵,管管你的妻儿,想想这是什么场所!”
      
      孔家在本市的地位不小,跟很多豪门世家都有结交,这次聚会表面上说是家庭聚会,实际上来的人之中有一半是上流社会圈子里的人。
      
      在这里闹出了笑话,而且还是孔家本家人闹出来的,就不只是被人耻笑的问题了。
      
      被孔正卿称为天韵的男人立即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上前扯了一下妻子冉安晴的手臂,“适可而止,再闹以后所有家庭聚会你都不用参加了。”
      
      “你怎么敢这样对我!你以前明明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的,现在我们的儿子被欺负了,你不帮我们也就算了,还来教训我!”冉安晴一听丈夫不帮着自己,就更炸了。
      
      孔文殊可不管这两个人的家事,扯着自己一家人就打算远离这里。
      
      但小侄子的眼睛尖得很,一心惦记着小玩具,就盯着他了,一看他打算离开,就扯着他母亲的衣摆,“妈妈!叔叔都要走了,妈妈你快点帮我拿到玩具好不好啊?”
      
      冉安晴心疼儿子,对儿子百依百顺,又对孔文殊要求道:“五弟,你就忍心看着你可爱的小侄子难过吗?一个破玩意儿而已!”
      
      躲在口袋里的许乐表示不服:你才破玩意!你全家都破玩意儿!
      
      孔文殊站直了,轻咳了一声,不想引来太多人的关注,他抬手轻轻按了一下胸前的口袋,语气严肃,“一个破玩意儿?我确实带了一个小东西在我的口袋里,但是你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吗?”
      
      “这是我喜欢的女孩送给我的东西,她亲手做的一个小玩偶,对于我来说就相当于我的命一样重要。”孔文殊一字一句把他们说的一愣一愣的,“你说这是破玩意儿?还要我给你儿子当玩具玩?玩坏了,你把你全家家当赔给我吗?”
      
      他想来温驯有礼,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肃杀之意,冉安晴一时间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自知理亏还要狡辩:“那谁知道还有这种内情……”
      
      孔文殊没有理会这句话,只是看向他的堂兄,“三哥,平时忙于家族事业,也不要落下了对孩子的教育。”
      
      孔文殊转身远离这一块地方,孔正卿和桑瑶一听有情况,在孔文殊走了几步之后一把把人拉住,很小声地问:“你还真有喜欢的女孩子?谁家的?她都送你东西了,你怎么还没跟人家在一起?人家追求你还是你追求人家呢?”
      
      孔文殊满脸怀念,答道:“就许家那个小姑娘。”
      
      许乐一听忍不住在心里诽谤:臭不要脸的,谁送他东西了!什么时候都不忘占她便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