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孔家的家庭聚会

      一个和谐又美丽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许乐醒来的时候看着对于她来说仿佛远在天堂的天花板,渐渐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缩水到身长只有八厘米的事实。
      
      她坐了起来,扯开“小被子”,跨出这个小盒子,往她的床那边张望,昨晚孔文殊把她放在床头桌上了,现在看过去,孔文殊还没起来,她也没指望自己现在的音量能把对方叫醒——孔文殊昨晚忘记吧扩音器带进来了。
      
      许乐的床头桌上本来摆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有她平时爱吃的零食,还有她之前缩小到小孩体型时孔文殊擅自给她买的玩具,和许乐自己买个自己的玩具,反正这些东西堆在一起,看起来肯定不整洁。
      
      但是孔文殊来了之后,就默默把这些东西都分类放好,摆放地整整齐齐,瞬间让许乐都差点变成强迫症了。
      
      她之前捡回来的石头还在微微发亮,她变小后看到一些东西的样子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看到这个石头只觉得这特么的像是一块巨石。
      
      许乐看着这块圆形的石头,玩心大起,准备攀爬这块石头,于是左右开弓在做准备运动。
      
      这时候,孔文殊也从床上坐起来了,他首先就往床头桌看了一眼,发现许乐原本捡回来的石头上面,趴着一个小人影,挡住了光,而又背光,看起来黑黑的,活像一条壁虎趴在上面。
      
      孔文殊刚起床,脑子里还有点迷糊,一眼看过去,下意识就伸手一抓,心里还在想,这壁虎挺有特色,两条尾巴呢。
      
      许乐正在努力的爬啊爬,很快就能抵达“小山丘”的顶部了,就在这时候,忽然感到光线一暗,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在逼近。
      
      她正在疑惑的时候,仰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黑压压的五指山冲她袭来,“哇!”她大叫了一声,无奈声音太小,回过神的时候天翻地覆已经被孔文殊捏着小脚丫子倒挂在半空中。
      
      许乐只来得及马上拉住吊带小裙子,气的哇哇大叫,可她这边气的肺都要炸了,孔文殊还有后知后觉,嘟囔了一句:“怎么感觉这个触感不像是壁虎的尾巴呢?怎么好像还有声音,像是阿乐的声音呢……”
      
      “就是我啊,孔文殊!是我啊!你别抓我的脚了啦,我的脑袋都要充血了!好晕啊!”她听到对方的嘀咕,也不骂了,立即很大声的解释,差点喊到断气。
      
      这时候,孔文殊终于“咦”了一声,抓着她的手凑近了眼睛,孔文殊的事先渐渐清晰,终于看到了一个被他倒着提着,已经气的满脸通红的小人。
      
      孔文殊冷汗直冒,立即把许乐放平了,让她站在他的手心里。
      
      许乐一恢复正常的方向,终于没有那种头脑昏涨充血的感觉了,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
      
      不过,她也不会这么快就消气的,这个要命的孔文殊,把她当做壁虎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她倒着抓起了!
      
      孔文殊知道小人什么都不说,正在生气,当然,又或者是她说了什么,他没听到。
      
      为了防止这个可能,孔文殊只好把小人往耳边凑了凑,“阿乐?你在说话吗?我忘记把扩音器带进来了,你就在我的耳边说说吧,这样我就能听到了。”
      
      许乐看着近在咫尺的巨型耳朵,暗戳戳地伸出手掐了一把肤色如白玉般近乎透明的耳垂,心里得意地想:让你把我当壁虎,我就拿你的耳垂出气!这么用力一掐,看你不疼死!
      
      就在她等着听到孔文殊发出哀嚎的时候,她反而听到孔文殊似乎很难耐地发出一声短促的呼吸,声音有些不稳:“阿乐,你做什么呢?”
      
      “掐你的耳垂,看你疼不疼。”许乐恼怒的回道,他怎么一脸发/春的样子?
      
      孔文殊的耳朵就以许乐肉眼可见的速速变红了,“那个,阿乐,人家的耳朵很敏感……”
      
      “靠!能不能别这样说话了,听的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许乐大喊,既然掐他的耳垂只是在让他享受,那么她就要使出绝招了!
      
      许乐的目光转移到孔文殊的短发上,现在头发的粗细对于她来说,差不多相当于一根不粗不细的绳子。
      
      “你刚才那样倒着挂我,我很不高兴,所以我现在要拔你一根头发,作为报复。”许乐义正言辞。
      
      孔文殊正在疑惑她为什么忽然没有声音了,正想问就听到许乐咬牙切齿的话语,心里暗暗发笑,拔一根头发?她还真想的出来。
      
      “那好吧,你拔吧。”孔文殊憋着笑回道。
      
      许乐搓搓手,看中了一根白头发,现在的年轻人有时候回有那么一两根头发,平时看不出来,近距离才看地出来。
      
      她跳上孔文殊的耳尖,一手抓着两三根头发往他的头顶爬,孔文殊意识到她的举动,也没恼怒,而是动作很轻地下床,又把床上的被褥整理好,正在转身离开卧室。
      
      轻车熟路来到厨房,孔文殊动作熟练地开始做早餐,一直到做完早餐,他也没感到自己的头发被拔。
      
      许乐爬上他的头顶之后也没有声音了,他疑惑地轻声问:“早餐都做好了,阿乐,你拔头发了吗?”
      
      许乐发现孔文殊的头顶是个很好的藏身地点,他的头发有段时间没有修剪了,有点偏长,她可以把他的头发当做草堆在里面呼呼大睡。
      
      听到孔文殊的声音,许乐才立即醒过来,手里抓着一根白头发,她老早就拔掉这根白头发了,孔文殊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太失败了吧!许乐非常沮丧,决定下次孔文殊再让她不高兴,她就要拔两根头发!
      
      吃过早餐后,孔文殊就要回家参加他姐姐昨天说的家庭聚会,他已经翘了很多次家庭聚会了,这次不能再找借口不回去,不然他家人可能会直接杀过来把他架回去。
      
      可现在问题来了,如果他去参加聚会,许乐要怎么办?
      
      他倒是可以提前做好一些事物放在家里让许乐饿了就拿出来吃,可是现在许乐又不是小孩子的体型了,已经缩小到从餐桌上摔下去都能摔断手脚的地步了。
      
      而她又是大大咧咧不知道注意的性格,他可真是一点都不放心许乐离开自己的视线。
      
      思来想去,孔文殊还是跟许乐商量之后,打算带许乐一起回去参加家庭聚会。他先回了他在这里的住的家一趟,期间就让许乐待在自己的头上,他戴着一顶镂空的帽子,不至于带上帽子就让许乐待在一片黑暗里。
      
      到家后,他又千挑万选,终于挑了一件口袋足以放下许乐的马甲,同时在马甲左胸的小口袋里夹一支钢笔,把口袋里的空间撑起来,这样许乐在里面就不会挤了。
      
      许乐非常激动,虽然她跟孔文殊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但是她还真的没怎么去过他家的主宅,更没有参加这种家庭聚会。
      
      在孔文殊开车回家的路上,许乐也不必待在他的口袋里,而是在车的操作台上这里看看哪里跳跳,有时候还会跟孔文殊说话。
      
      “你们家为什么这么喜欢开家庭聚会啊?”许乐印象中,好像一年就要开个三五次,不过一般孔文殊都不喜欢参加。
      
      大概是从孔文殊毕业之后,他就一直找借口不喜欢回家。
      
      “因为家族庞大,总是有人生日啦,有人出生啦之类的事情,家族里为了表示重视,就会举办一次家庭聚会,而且家族里很多人都觉得这样可以让我们的家族更加团结,也不觉得有什么烦的。”
      
      孔文殊家的家族族内气氛很和谐,没什么明争暗斗,大家都和和气气的,讲究和气生财。
      
      车开了几个小时,孔文殊终于把车倒入停车场,许乐艰难地趴在车窗往外看那座对于她来说可能有全世界那么大的豪华别墅,发现已经有人在走动了。
      
      孔文殊撇了她一眼,指了指他马甲上左胸的口袋,许乐吐吐舌头,任命地顺着对方的手指爬到手臂上,再从手臂上爬到他的胸口,最后缩在他左胸的口袋里。
      
      孔文殊深伸出一根手指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经过一天的适应,他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道了。
      
      “稍微忍耐一下,聚会上虽然很多繁杂的人,但是也有很多好吃的。你没事不要露脸,不然容易被发现。”
      
      许乐点点头,不过还是扒着口袋的边缘找到机会就往外看,一双几乎不会被人注意到的小眼睛转的飞快。
      
      孔文殊下车后,马上就有几个人过来打招呼,许乐憋屈地缩回脑袋,只能在口袋听外面他们的谈话。
      
      好在她是在口袋里,还有一点点隔音的效果,不然她的耳朵都要聋了。
      
      过了一会,孔文殊才摆脱了那几个年轻人,继续往别墅大门走去,许乐也冒出了一个小脑袋,看了好一会,忽然惊喜地“哇”了一声,两眼放光。
      
      孔文殊察觉她在拽他的衣服,便顺着她拽动的方向看去,只发现聚会上,摆放在大厅的一个圆桌上,正在展示着一个迷你娃娃屋。
      
      同时,桌边还有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眉飞色扬的介绍着这个娃娃屋。
      
      “这是我仿造孔家主宅别墅制作的超仿真袖珍屋,缩小比例为1/12,力图做到极致的仿真,这个门是可以打开的,这里的灯也是可以亮起来的……”
      
      年轻人一边解说,一边又是打开袖珍屋的小窗户,又是打开灯的,一系列展示下来,还真让人觉得这别墅除了缩小了之外,其他的功能一个没少。
      
      许乐此时的表情已经不能单单用两眼放光来描述了,她的感觉就好像是饿了几天的狗狗见到了梦寐以求的骨头大餐,如果给她一双翅膀她就能直接飘过去抱着袖珍屋非常痴汉的蹭啊蹭。
      
      这哪儿是袖珍屋啊!根本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超级豪华别墅好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非常抱歉今天有事耽搁,迟了半个小时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