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袖珍生活初体验

      
      孔文殊越看越是觉得这晚餐也太寒碜了一点,但是定睛一看,发现许乐此时用一根针扎着一粒米,就好像吃烤玉米那样啃得很起劲,又莫名觉得这晚餐其实挺丰盛的?
      
      针太尖,同时跟她的身长比起来几乎已经到她的腰部了,拿着特别不方便,他怕她会不小心刺伤自己,不夸张地说,孔文殊现在觉得针孔大小的伤口都能要了许乐的小命。
      
      所以孔文殊默默起身,从许乐之前用来缝补衣服改造衣服的工具盒里取出一根没有用过的针,用铁钳把针头剪掉,废掉了好几根针才终于选中了一根长度大约一厘米的针杆,接着把针杆的两头磨圆。
      
      随后用这根针杆串一粒米——其难度堪比穿针线,因此当他把米粒成功串好时,米粒已经濒临英勇就义的边缘。
      
      他献宝似的把这串米粒送到许乐跟前,许乐看了一眼,很鄙夷地一手推开,对准麦克风说道:“针杆不错,可以用来当筷子了,但是米饭我不吃,看起来就像米糊,一定被你用手指碾过!”
      
      孔文殊看了看被□□的惨不忍睹的米粒,从卖相来说,确实让人非常没有食欲。
      
      他深知自己现在跟许乐之间体型上的巨大差距,也没跟她争论什么,只是把米粒挪出来,用相同的办法又弄了一根长短相同的针杆,凑够了一对筷子。
      
      许乐一看到真的弄出来适合她用的筷子,高兴的直蹦跶。
      
      不过现在许乐也没把这些真的当筷子用,而是把这些当叉子用,叉着米粒和豌豆,啃了米粒再啃一口豌豆,吃够了豌豆再叉土豆丁啃啃,吃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孔文殊看她没有不适应,反而吃的开心松了一口气,自己也开始专心吃饭。
      
      晚饭时间过去,就到洗澡和睡觉时间了,孔文殊再次犯难,他不清楚现在他到底要弄个什么东西给许乐洗澡。
      
      许乐吃饱喝足就坐在桌子上打瞌睡,小鸡啄米似的,倒是一副不被现状限制的样子。
      
      孔文殊单手撑着下巴看了好一会,终于轻轻拍了一下桌子。许乐立即惊醒,一边大喊着‘地震了!快跑啊!’一边没头没尾胡跑,跑了一会跑到桌子边缘也没停下,孔文殊见状立即抬手把人接住。
      
      落入孔文殊的手掌心后,许乐才醒悟过来,拍拍胸口,“什么啊,不是地震啊,你没事拍桌子干嘛?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吗?”
      
      她这会儿离孔文殊近,孔文殊听到了细小的声音,好歹分辨出她说了什么,看她傻乎乎的小样子,乐不可支。
      
      “该洗澡了,但是我不知道以阿乐你现在这样的体型,要怎么洗澡。”孔文殊首先想到的是吃饭用的碗给她当浴桶,但是如果这样的话,许乐自己就爬不进去了,需要他的帮忙。
      
      他是不介意把她放到碗里洗澡,就怕阿乐接受不了。
      
      许乐打着哈欠,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在缩小到八厘米之前,她用过儿童澡盆,但是现在儿童澡盆肯定不可能了。
      
      碗一类的容器似乎不错,但是碗好像有点太高了,她有点难爬上去。
      
      她想着想着,目光落在书架上角落的一套茶具上,那是以前她想装B买来学茶道的,结果也没坚持下来,茶具就搁置了。小茶杯形状椭圆,矮矮的她一脚就能踏进去,虽然浅但是容量大,拿来给她泡澡最合适不过了。
      
      许乐越想越觉得可行,便扯着麦克风指着那边的书架,“那边有一套茶具,,你帮我拿过来,我要用那个小茶杯当浴桶泡澡。”
      
      “那衣服之类的怎么办?还要不要肥皂和洗发水?”孔文殊了然,随即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许乐这次变小来的太突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好,现在全部都要临时弄。
      
      “我先用小手绢裹着,等会我教你先帮我弄一身合适的衣服。”许乐答道,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不用洗发水,我昨天就洗过头了。弄点沐浴露肥皂之类的吧。”
      
      孔文殊对她的话真是言听计从,先把许乐说的小茶杯取下来,放到许乐的身旁;随后用纸折了一个硬币大小的小小盒子,到浴室刮下来一小块指甲盖大小的肥皂,再端着这个迷你小盒子回到客厅。
      
      同时,客厅里的热水壶里的水已经沸腾了,他只要倒一点点水出来,再参一点冷水就足够许乐洗澡。
      
      孔文殊看着一口喝完都嫌少的水,默默感叹养这么一个小东西还真是节省资源,吃得少喝得少用的也少。
      
      客厅的茶几上,许乐站着的地方已经铺上了一块柔软的毛巾,她不会直接通过玻璃看到地板,也就不至于恐高害怕了。
      
      此时,许乐正在用自动铅笔0.5的笔芯在一张掌心大的白纸上画东西,画了好一会,白纸上就出现了一个衣服的版型,看着像是吊带裙。
      
      孔文殊没有出声,默默地看着许乐画东西。
      
      许乐画完之后就把纸张摆了起来,非常欣喜地说道:“这是我画的版型,你就按照这样的版型做一条吊带裙给我吧,对了,我洗澡的时候你不可以偷看哦!”
      
      应许乐的要求,孔文殊先把客厅的窗帘都拉上,再用两张四开纸折了小小的屏风,竖起围成一圈,把许乐洗澡的那一小块地方围了起来,最后拿着许乐画出来的吊带裙版型进入她的房间里尝试做小裙子。
      
      许乐的洗澡用具全部都是临时拼凑的,浴桶是小杯子,毛巾和浴巾都是从手绢上减下来的,发带用针线顶替,肥皂就用孔文殊刮下来的那一点足矣。
      
      她现在无比庆幸自己不是近视眼,不然还真不知道要去哪儿找到近视眼镜的替代物。
      
      许乐喜欢泡澡,她租的这套房子的浴室也配有浴缸,平时她上课累了回来就泡泡澡。
      
      后来她缩水到只有小孩大小的时候,她可以在浴缸里游泳,又小一点的她就只能用儿童澡盆。
      
      到现在,许乐觉得一个碟子大小的水坑都可以当游泳池了,不知道为神马不仅没有感到心塞,反而莫名的很兴奋。
      
      洗好之后,许乐就拢紧了剪裁过用来当浴巾的手绢,撞开了屏风,走到麦克风跟前,“文殊,我洗好了,你做好小裙子了吗?”
      
      孔文殊听到声音,立即从房间里出来,手里还抓着一抹奇怪的布料。
      
      许乐看了看,就知道这小子从来没做过这些事情,还需要她一步步教。
      
      “过来,我教你。”许乐加大了音量。
      
      孔文殊莫名被这小东西的气势震慑住了,乖乖地走过来,“阿乐,我不会弄这些,虽然我姐姐是做这行的,但是我没从她哪儿学到什么。”
      
      “我教你就好了。”许乐跟他可算是青梅竹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儿?
      
      于是许乐抱着麦克风开始教孔文殊做小裙子,画风是这样的:“什么?你连穿针线都穿不过去?哎!人长太巨大就是不好,让我来吧!”
      
      抓着对于她来说相当于绳子的针线穿过对于她来说相当于一根手指那么宽的针孔里,许乐表示非常轻松。
      
      “不是吧!你把裙摆都缝合了,这怎么穿!”来自第一次试穿的许乐。
      
      “裙摆是好了没错,可是你这里是不是多缝了一针?我的胸憋得好难受啊!”第二次试穿。
      
      ……
      
      “吊带跟整体的连接只要两针就好啦!不要怕不结实啊,你到底缝了多少针,隔得好难受啊。”第n次试穿。
      
      也多亏是孔文殊耐心足,对许乐的脾气好,才一直没有生气,反而许乐说哪里有问题就改哪里,这样折腾下来,一晚上时间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半夜。
      
      许乐终于穿上适合的衣服,感动的几乎落泪,但一看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到半夜了,她又立即感到非常愧疚。
      
      “文殊,你还要回去吗?都快半夜了,要不你今晚就在这里睡吧?”许乐担忧地抱着麦克风,对孔文殊劝说道。
      
      其实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许乐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去哪里睡觉。
      
      虽然说她现在变小了,在哪里睡觉都没有问题,但是也不是这么不讲究就在客厅的茶几上吧?
      
      让她自己一个人转移到房间里也是很不现实的,许乐自己估计了一下,觉得她就是走到天亮也不一定能走到自己的小床边上——当然就算走到了,她也爬不上去,现在的床铺高度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一道高耸入云的防护墙。
      
      孔文殊嘴角都快翘起来了,即使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阿乐留自己过夜也说明不了什么,不过就是因为她现在缩水没有安全感,但那颗心还是雀跃不已,无法自控。
      
      “可是这样的话,我就要睡在你的床上了。”孔文殊故作为难。
      
      “睡就睡吧,咱俩谁跟谁啊,其实我还要麻烦你帮我弄一个小床啦。”许乐也有点扭捏。
      
      孔文殊恍然大悟,也暗道自己真是粗心了,居然没有想到帮她弄个睡觉的小床。
      
      “你等一会,我先去找材料。”孔文殊说着走开了一小会,回来的时候就带了一把剪刀,一个大概十五厘米长,高度为五六厘米的纸盒子。
      
      他用剪刀把纸盒子的一面剪开了,再配上从手绢叠成的小枕头,和一张小手绢作为棉被,看起来就确实像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了。
      
      许乐看了看,点点头,躺了进去,点评道:“可以,虽然给人感觉比较像棺材。”
      
      孔文殊不放心把她放在客厅里,所以就把盒子做成的简易床铺拿起来,带进房间里。
      
      过了一会,许乐猛地掀开小手绢,大喊:“喂,你的手能不能别抖了?你抖什么抖呢?很冷吗?我都要被你抖晕了!”
      
      “不冷。”孔文殊深吸一口气回道,手还是抖个不停,“第一次留宿你家就能和你共处一室,睡在你床/上,有点过度期待、兴奋和紧张。”
      
      许乐:意思好像也没错,不过为什么这说法听起来怎么有点怪怪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