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看到一个拇指小人

      
      从马路这边再到公交车站,对于一个正常体形的人来说,只是两三分钟的路程,几句话才说完也就到头了。
      
      但对于体形缩小到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许乐来说,这一定是她人生中最煎熬的两分钟。
      
      她体形缩小一身衣服也脱落了,她只能临时扯了一张纸巾紧紧裹在身上,风还呼啦啦的吹过来,但孔文殊就跟聋了一样听不到她的声音,一直推着婴儿车前行。
      
      婴儿车前行时候带起来的风够她受了,一路颠簸到孔文殊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她差点口吐白沫两眼一番直接晕过去。
      
      还好她还记得自己现在是挂在婴儿车的支架上,需要爬回到婴儿车里,不然等会又得遭殃。
      
      于是,她就一手抓着被吹的皱巴巴的纸巾,一手攀着支架缓缓爬上去,终于爬到坐垫上,两手一摊直接躺在坐垫上喘大气。
      
      累死了!
      
      许乐觉得她好像爬完了整个华山,整个人都是虚的,连抬一下手指都不想,更不想再使出浑身的力气去喊孔文殊。
      
      她也发现了,她的体形变得太小,所以就算喊破喉咙,孔文殊很难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里车来车往的,车水龙马到处都是汽车轰隆隆的声音,她那点微弱的声音他能听到才怪了。
      
      许乐决定暂时就安安心心待在婴儿车里,孔文殊总不至于把婴儿车扔掉,等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她再蹦出来吓他一跳。
      
      现在她先小睡一觉,好好养足精神。
      
      许乐想的很美好,却没料到自己眼睛一闭,再一睁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挤着,挤挤的双手都张不开。
      
      同时还听到孔文殊的声音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吵的她耳朵都快聋了。
      
      “怎么会没有呢?明明都抓到了人贩子,怎么会只有一个孩子而已……”
      
      他应该只是在喃喃低语,手里抓着一小团白色的纸巾。
      
      许乐缩在纸巾里,恐惧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太,太可怕了!她会被捏死的吧!
      
      于是许乐扯开嗓子:“孔文殊!你快点放手啊!”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阿乐像我梦里所显示的那样,消失了?”孔文殊手又紧了一下,忽然把纸巾往自己的眼睛里凑。
      
      许乐那点喊话就被孔文殊自言自语的声音掩盖了,她立即用奋力蹬脚,只希望孔文殊快点发现她的存在,为什么还没手里的纸巾不太正常!
      
      孔文殊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自责懊悔,以为是自己做的梦导致许乐消失,已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了。
      
      直到他把自己从婴儿车里扯出来的纸巾送到眼前,打算擦擦眼角的泪珠——一个小小的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孔文殊眨眨眼睛,动作顿了下来,好奇地看着自己手里这团纸巾包裹着的小东西。
      
      许乐还以为自己要被用来擦嘴或者擦眼睛了,正想大呼一声吾命休矣!不料孔文殊的动作忽然顿住。
      
      她看到一个放大的黑色圆球出现在她的眼前,黑色的圆球周围是白色的,上面还有一些红红的丝线,哦……这是孔文殊的眼睛啊。
      
      哦什么啦!快呼救啦!
      
      许乐立即大喊:“孔文殊,是我啊!我没有被人贩子抓走,我只是缩水了啊!”
      
      孔文殊的眼睛一直瞪着她,忽然把手放了下来,放平了手,摊开手心。
      
      她终于恢复自由,不忘抓着纸巾裹在身上,翻了一个身,得救了!不然她就要成为第一个被男主用来擦眼睛而一命呜呼的女主了……
      
      孔文殊又眨眨眼睛,盯着手心里的小东西看了好一会,才不确定地问道:“阿乐?”
      
      这样的音量对于许乐来说,简直就是大喇叭,她捂着耳朵,生无可恋地望着孔文殊,没有回话。
      
      孔文殊没得到回复,但是感觉到确实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于是把手心里的一团纸巾放在玻璃茶几上,自己转身进了卧室。
      
      许乐被放在茶几上,低头一看,吓!玻璃栈道!不对不对,这是她家,可是为什么要把她放在玻璃茶几上啊,会让人分分钟恐高的好不好!
      
      她根本不敢再低头,只好缩成一团,裹紧了薄薄的纸巾,蹲在原地。
      
      过了一会,她觉得玻璃茶几似乎在震动,很快就看到孔文殊几步走过来了,现在孔文殊在她的眼里就是像一座山那样巨大,让她心生恐惧。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缩水最后还会缩成这个样子,现在她感到前途未卜,孔文殊不是都已经做了那个让她恢复正常的梦了吗?为什么她现在没有恢复正常反而一下子就缩成这么小了?
      
      怎么想都不太科学啊!
      
      孔文殊回来后,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许乐也看不清,只是默默转了一个身,继续生无可恋地盯着孔文殊。
      
      真的太巨大了,感觉自己的眼前突然立起了一座珠穆朗玛峰……
      
      许乐默默想了一下,一个正常体形的人等于一座珠穆朗玛峰,还是移动的会行走的珠穆朗玛峰……人生真是艰辛啊。
      
      孔文殊又坐回沙发上,把他带回来的东西放在茶几上,许乐好奇地看过去,又看到孔文殊迟疑着拿起了一个圆形的东西。
      
      然后他就拿起那个圆形的东西放到眼前,盯着她看。
      
      看了一会孔文殊那个放大了显得更加恐怖的眼睛,许乐忽然意识到孔文殊在做什么,大囧,喂,放大镜啊?至于吗!她真的会生气的好吗!
      
      她确实变得很小,但是他至于用放大镜来看吗!她明明还处于肉眼可见阶段好不!
      
      她不止这样想,还这样做了,手舞足蹈地气呼呼大喊:“孔文殊!我真的生气了啊,不带你这样侮辱人的啊!人小怎么了?人小也有尊严的好不好!”
      
      孔文殊大汗,没有收回放大镜,而是另一只手捂着眼睛,侧着头,肩膀不正常地抖动着。
      
      “扑哧……哈哈哈哈!对不起,阿乐,我不是故意的,你真的好可爱啊哈哈!”他忍俊不禁,笑的前翻后仰。
      
      许乐掰着小拳头,怎么办,即使知道现在她打不过他,还是好想打他啊,怎么会有这么欠揍的人。
      
      她就这么不动,也不说话,看他要笑到什么时候。
      
      就在她以为孔文殊终于笑够了,可以好好说话行了,没想到他看一眼自己,又自顾自地笑起来了。
      
      喂!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主角!
      
      孔文殊大概笑了十分钟,差点就光荣笑死了,才终于可以跟许乐正面谈话。
      
      此前,他还做了一个让许乐非常恼火的举动,他把一个扩音器的麦克风往她的手里很轻很轻地顶了一下下,意思是让她拿着扩音器的小麦克风。
      
      许乐抱着小麦克风,差点就怒摔麦克风,但是意识到自己现在说话的声音太小孔文殊听不到,也就忍住这股冲动了。
      
      孔文殊拨弄了一下扩音器,这才很小声地对许乐说道:“阿乐?你对着麦克风说话,我就能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刚才说话的声音太小了,我听不到的。”
      
      许乐认命了,朝麦克风吹了吹气,能听到扩音器发出“拂拂”的声音,定下心后第一句话就是:“孔文殊!我要揍你!你自己看着办!!”
      
      孔文殊满脸慈爱的把脸凑过来,“你想打哪里?用你的小拳头打我吧。”
      
      许乐看着这个放大了好多倍,已经让她分不清眼睛鼻子嘴巴在哪里的脸,小拳头攥的劈啪响,为什么她以前没发现孔文殊还是一个这么不要脸、这么欠揍让人咬牙切齿的人!
      
      她一怒之下,一拳头狠狠揍了过去,但是拳头就好像打在木板上,硬的她手背发疼。
      
      “为什么会这么硬啊!我的手好疼!”许乐眼泪汪汪,抱着自己的小拳头在茶几上滚了好几圈。
      
      孔文殊一看,也着急了,一根手指伸过去,很轻地戳了一下许乐。
      
      许乐又立即跳起来:“疼死了!孔文殊,你想戳死我吗!”
      
      “我没有啊……阿乐,你还想打我吗?”孔文殊也吓了一跳,在她缩水到只有一个小孩大小时候,他就一直觉得她很脆弱,对她不敢用力。
      
      现在他觉得自己都不敢碰她,现在她就这么点大,他吹一口气,都能把人吹倒了。
      
      “不打了!打你疼的反而是我自己,我们怎么回到家里了啊?”许乐抱着麦克风,默默觉得悲凉,现在她只能抱着麦克风说话了吗?
      
      孔文殊嘿嘿傻笑,听到她的话后,又耸耸肩很失落的解释道:“去警/察局做完笔录,还把人贩子的好几个窝藏点都挖出来,但是还是没找到你,警/察都怀疑我是在闹事,我不想惹麻烦就回来了。”
      
      “我回到你家,一直想着觉得不对劲。”孔文殊之前太着急,一直没有细看婴儿车,回到家里才发现婴儿车里许乐穿的衣服还在,唯独就是人不见了。
      
      他不禁想到自己的梦,越发觉得这是梦在应验,许乐终于缩小到直接消失了。
      
      他失魂落魄回到许乐的家里,满心忧愁,竟然落泪了,抽点纸巾正想擦眼睛,就见到一个拇指大小还朝着自己哇哇乱叫的小人,突然十分惊喜。
      
      但他也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许乐是一直都在缩小,她现在忽然这么小就已经很难让人注意到了。那么在他的梦里,许乐的‘消失’其实也只是她变得更小了,肉眼看不到了?
      
      一想到这点,孔文殊就冷汗直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把放存稿箱点成直接发表,今天的章节就提前发布了,作者被自己蠢到缩在墙角种蘑菇……
    恶搞向一句话小剧场:
    又过了一段时间,孔文殊借来一台显微镜,看到一个倒着的许乐在培养皿里呼呼大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