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别跑!人贩子!

      在许乐审视的目光之下,孔文殊语速极快地解释道:“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现在的体形这么小,说明你的力气也没以前那么大了,让你吃米糊糊也是为了让你省点力气,而你的食道变小,你如果吃硬糖会导致糖果卡在你的喉咙里。”
      
      “不让你玩手机,那是因为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你的眼睛有没有变得脆弱,万事还是安全为上,你说对不对?”孔文殊觉得自己这样的解释简直完美。
      
      一定可以保住他其实每天都幻想过度的秘密。
      
      许乐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企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破绽,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点破绽,倒是很快又走过来几个路人。
      
      她立即躺回婴儿车里,不敢再表现出跟正常婴儿不一样的地方。
      
      孔文殊知道她这是相信自己了的鬼话,也就慢吞吞地推着她走在小区的小道上,一直到出了小区大门,又往距离最近的公园走去。
      
      一路上都有人,许乐不敢乱动,只是一双眼睛不停地想要看到路边的景色啊店面啊,如果有想吃要的东西,她就摇晃着小短手臂指着那家店。
      
      后来,孔文殊生怕她表现过于激烈让别人看穿,于是就对她轻声说:“如果想要吃东西,就把你的奶嘴吐出来,表示你想买东西吃。表达你想吃哪家店的东西,就蹬一下你的脚,指向店面可以吗?但是,不可以吃刺激性的食物,辣的不可以吃,酸的不可以吃,又咸又辣的不可以吃,太甜的会蛀牙也不可以吃……”
      
      许乐奶嘴一吐,怒了:这样细数下来,还有她能吃的东西??
      
      结果,孔文殊一看她吐了奶嘴,把婴儿车里的奶嘴取了起来,从婴儿车的小袋子里取出一个新的奶嘴塞回她的嘴里,一脸慈父表情,“乖宝宝,爸爸马上就去给你买好吃的。”
      
      被奶嘴再次堵住嘴巴的许乐,默默给孔文殊竖了一个中指:不要脸,自称‘爸爸’还真是666。
      
      而看到被许乐竖了中指的孔文殊面露慈祥,一点点把许乐的手放回到小被子里,“乖宝宝,小手手快点盖起来,不要着凉了。”
      
      面对如此强烈的‘慈父’既视感,许乐,败北。
      
      在去往公园的路上,孔文殊不管许乐吐了多少次奶嘴,只要她要求买的东西不符合要求,他就坚决不买,无论她是假意哭闹还是用小眼神威胁自己。
      
      到公园后,孔文殊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比较偏僻一般没人过来的地方,左右又看了看,确认确实不会有人过来才把许乐从婴儿车里解放出来。
      
      许乐双脚一碰到地面,就跟飞了一样冲出去,孔文殊立即喊了一声:“别跑太疯了……”
      
      “知道啦!”许乐撒开脚丫子在公园这片草地上尽情地跑,跑了一会又在草地上滚了好几圈,滚的身上都是青菜屑。
      
      许乐都多久没有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了,一时之间非常激动,但是也很快就发现因为自己身体缩水,她现在根本就跑不快。
      
      明明就已经跑的气喘吁吁了,但是孔文殊要追上来还是只要走几步就可以了。
      
      她想到上次跟他去逛超市,那时候她还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现在直接就是一个婴儿了……
      
      这种过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啊,虽说孔文殊说了他已经做了那个让她恢复原样的梦,但是许乐还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孔文殊看她忽然不跑了,也走过来坐在她的身边,“阿乐?”
      
      “你确定你已经做了那个梦,我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了吧?”许乐忽然问。
      
      “我确认我确实做了梦。”孔文殊对上她充满期待的目光,有点顾虑;“但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效,因为在你出现缩小情况之前,我做那个梦已经有差不多十天了。”
      
      许乐沉默了,十天啊?十天她会不会直接缩小到消失了呢?
      
      又或者她其实不会消失,只是小到让正常人的肉眼再也看不到?
      
      一想到她可能会有这么悲催的未来,她就有点想哭,想哭的同时,她又觉得好像又挺好玩的,这矛盾的心里让许乐一时间也说不出话。
      
      阳光暖暖地洒在她身上,早上九点多到十点之间的太阳是最暖和最温柔的,她大大咧咧地躺在草地上,“唉,真希望可以尽快恢复啊。生活就可以恢复原样了。”
      
      孔文殊也附和道:“是啊,这样我们就可以正式谈恋爱了。”
      
      许乐:……
      
      等太阳光开始变得火辣,许乐也不想再这里晒太阳了,便让孔文殊去逛逛街。孔文殊想着一天还这么长,他今天也没有再去开店的打算,便听话的带她去逛街了。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推着婴儿推车,步调优雅的走在街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孔文殊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仿佛他就是一个初为人父的年轻青年,带着自己的宝贝孩子出来逛街。
      
      而许乐则时不时睁开小眼睛看看有什么想要的。
      
      当看到她常逛的服装店里出了新品,而新品又是她一眼看上去就特别喜欢的款式时,她激动地用力一吐奶嘴,直接把奶嘴嘣到孔文殊的膝盖上。
      
      孔文殊低头一看发现她蹬着腿指街道对面的服装店,也看了过去,看到了那条非常修身,版型设计非常养眼的淡粉色裙子,想来是许乐看上那条裙子了。
      
      “喜欢?也对,你现在穿不了,但是你恢复之后可以穿,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孔文殊笑着说,
      
      许乐也高兴,喜滋滋地幻想着自己恢复正常体形后,就有很多漂亮的衣服穿了。
      
      孔文殊慢悠悠地推着她往红绿灯那边走,准备过马路,这时候迎面走来两个大叔,挠着头一副困扰的样子。
      
      “这位先生,你知道中羊公园怎么走吗?”其中一个大叔很客气的问。
      
      孔文殊想了想,一手扶着婴儿推车,一边辨别方向,在脑子里想好路线正打算说话的时候,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年轻的妈妈,“我知道怎么走啊,你从这里过马路,到那边的公交站台坐三十八路公车,就可以在对应的中羊公园站下车,就到了。”
      
      大叔非常感谢,“真的太好了,终于知道怎么走了!感谢你们!”
      
      孔文殊什么也没帮上,红着脸挠挠头:“也没什么啦。”
      
      年轻妈妈也回道:“趁现在过马路还能赶上下一趟公车呢。”
      
      大叔又是感谢又是鞠躬,和他的同伴转身走的飞快,其中一个好像双手抱着什么东西。
      
      孔文殊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听到身边的年轻妈妈尖叫了一声:“我的孩子呢!”
      
      孩子?
      
      孔文殊也立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婴儿车,婴儿车里哪里还有许乐的影子,只剩下一团皱巴巴的小毯子!
      
      “许乐!”孔文殊瞠目欲裂,立即看向那个已经走到路中间的大叔,发现大叔的同伴果然抱着一个孩子,立即明白过来,“不要让刚才那个问路的跑了,他是人贩子!”
      
      孔文殊一边喊着一边跑过去,年轻的妈妈也恍然大悟立即追过去,只是他们耽搁了一会,等他们追到路中间的时候,两个大叔已经过到马路对面,刚好公车过来了。
      
      孔文殊可不敢停顿,看着车来车往也决然追过去,年轻妈妈顿了一下也立即追上去。
      
      路的这边,两辆婴儿车孤零零地留在原地,一阵轻风吹过,还有几分悲凉。
      
      孔文殊脚长跑的快,终于在人贩子上车之前一把扯住了人贩子的衣摆,大喊道:“司机师傅你先别开车!快报警,这两个是人贩子!怀里抱的孩子是刚才偷走的!”
      
      车上很快就有人报警,孔文殊死死抓着人贩子的衣服,人贩子还在狡辩着:“什么偷来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你们没有证据不要诬赖人!”
      
      此时年轻的妈妈也追了上来,不敢用力从人贩子的怀里抢过孩子,只好哭天喊地地大喊:“夭寿啊,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你胡说什么,这是我的孩子,你们才是人贩子吧!欺负我人少!”人贩子反咬他们一口。
      
      孔文殊担心许乐安危,可不管这人贩子的什么套路,趁着人贩子双手抱着孩子不方便,狠狠一拳打在人贩子的脸上。
      
      人贩子痛呼一声,双手也松开了,孔文殊立即小心翼翼把孩子接住,然后就对上了一双圆溜溜,充满好奇的眼睛。
      
      他欣喜,差点就要喊许乐的名字,却发现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是一个真正的奶娃娃。
      
      孩子的母亲从他怀里抱过孩子,对他千恩万谢,孔文殊只是心情沉重的上前给那人贩子又抡了一拳头,“还有一个孩子呢!”
      
      又被打了一拳的人贩子满脸疑惑,“我就抱了一个,哪里还有第二个啊?别这么诬赖人啊!”
      
      “给我说清楚,还有一个孩子呢,你们转移到哪里了!”孔文殊暴怒又揍了几拳头那个人贩子。
      
      人贩子被他全力揍了几拳头,脑袋一歪直接晕过去了。剩下那个人贩子恐惧地往后退,很快被公车上的乘客拦住了嘴里一直在说:“别过来!孩子你们都抢回去了,别打我!我们只抱了一个!”
      
      还没说完,孔文殊心里一怒,又是一拳头过去,人贩子哀嚎一声,也晕死了。
      
      孔文殊看着晕过去的人贩子,无比懊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他真是大意了!明明之前那么多年轻的妈妈都教育过他,带孩子出门一定要注意,不要被人贩子盯上!人贩子动作神速一个不注意孩子就会被偷走。
      
      他无视周围一群人充满崇拜的目光,摇摇晃晃下了车,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做的是等警/察挖出人贩子的老巢,早日救出许乐。
      
      孔文殊下了车,回到马路这边,婴儿车还好好地停在原地,但是婴儿车里已经没有一个婴儿大小的许乐了。
      
      他推着婴儿车,在案发现场等候着,还沉浸在懊悔的情绪里。
      
      许乐此时此刻感到非常艰辛,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嗖’的一下,周围的东西都变得非常巨大,她立即猜到自己是又缩水了,而且还是缩到身体变得很小很小的程度。
      
      刚才一阵轻风吹过,她差点就被吹跑了,还好她及时抱住了婴儿车的车架。
      
      一看孔文殊回来了,许乐便立即使出浑身力气大喊:“孔文殊!我在这里啊!别特么推婴儿车了,风太大了!我都要被吹飞了!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孔文殊推动婴儿车的动作没有停下,只是呢喃了一句:“是错觉吗?总觉得好像听到阿乐的声音了……阿乐,等我!我一定会把你从人贩子的魔爪里救出来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从今天开始就要日更啦~每天更新时间是早上八点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