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8

      第二年的春,依然很冷。
      
      夏暇坐在医院走廊的塑胶椅子上,看着报纸的头版头条,依然是关于闵氏集团的报道,报上说,一个月前,闵氏总裁涉嫌偷税,并将公司机密出卖给竞争对手后挪用公司大笔资金,闵氏集团董事会革除其董事职务,而接下来等待他的便是法律的制裁,可是还等不到对他的宣判,便于次日跳楼而亡……
      
      报上还有一张小小的闵烙之照片,夏暇视线胶着在上面。
      
      他,好像清瘦了。
      
      出了这般的事,不知过的如何。
      
      终究,自己是亏欠于他。
      
      夏暇,夏暇,你竟然还有愧疚,还有良知来愧疚。
      
      她对自己如此自嘲,不留情面。
      
      “夏!”意外的声音从走廊另一头传来。
      
      她转头,定定地看了许久,尔后露出笑容,“小染。”
      
      女子挽着发,脚步轻盈,仿若踏着时光而来,一如她们的昨天,还在笑着说,安小染是夏暇的安小染……
      
      明明才一个月,却已经仿若千年。
      
      “你怎么来医院?”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小感冒……”
      
      “我怀孕了……”
      
      又几乎是同时出声回答。
      
      愕然了那么半分钟,夏暇视线停驻在安小染脸上,她问,“你怀孕了?”
      
      一拂耳边的发,安小染回答,“是的,闵烙之的孩子。”
      
      心,忽的成了一个旷野,熟悉的黑暗又出现在眼前,夏暇听见自己声音空泛的说,“恭喜。”
      
      闵烙之和安小染。
      
      还有他们的孩子。
      
      可是不等她有任何的情绪升腾,便已经被安小染抱住,“夏,你能对我说任何话,但是,拜托,别跟我说恭喜,这是你说过的,所以,闵烙之是闵烙之,孩子是安小染的孩子。”
      
      久违的情谊发酵,安小染还是那个时候的安小染啊,那个一如母鸡护崽般维护她的安小染。
      
      “闵烙之出国了,他母亲抑郁成疾,他说,他不回来了,他还说,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了。他不怪你,夏。他对你,只有爱过……”
      
      “夏暇!”
      
      安小染还在说什么,她听不见,眼前也看不见,只是听到医生再叫她,然后她转身,额头便撞上了墙壁。
      
      “夏!”耳边传来安小染的尖叫,然后她才感觉她拉住了自己的衣服,“你的眼睛?你的手臂?”
      
      “看不见了,不在了。”她说的云淡风清。
      
      其实,怎么能够跟安小染说出口呢。
      
      多年前,四个零车牌的宾利车撞死了她的父母亲,幸福的家庭一夜破碎,她醒来后,被告知双眼植入了父亲的眼睛,但也只能有几年的光明而已,她哭闹着要找凶手,却被人以神经错乱的病症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接受治疗。
      
      于是,一夜之间,她想通了,不哭不闹,安安静静,所有人都以为她接受了,并让她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上学。
      
      父亲是计算机工程师,作为女儿,她很荣幸的继承了这一天赋,于是通过网络手段,她查清那四个零车牌的宾利车正是闵氏总裁的私车,而事后的第二天,闵氏总裁便以考察的名义在国外呆了半年,整个车祸事件从头至尾都是他花钱找人压制处理。
      
      然后她遇到了闵烙之,接近闵烙之,进一步的接近闵父,她知道他们都爱吃抹茶慕斯,而且闵父还对海苔过敏,粘一点点便如醉酒。
      
      抹茶的芬香和海苔极其相似,于是那块嵌着鲜红樱桃的抹茶慕斯便是特地加了海苔粉末,然后在书房制造出疑为□□的场景。
      
      于是事后,闵父不得不和她进行单独的谈判,而谈判的结果便是她成为他包养的情妇,代价便是离开闵烙之,不能对他透露那晚书房的任何事。
      
      闵父知道,如果闵烙之知晓后,他肯定偏听夏暇的话而质疑自己的父亲,而且他并不相信夏暇和闵烙之在一起,只是单纯的爱情。
      
      女人,在他眼里,都是势利的物种。
      
      而当闵烙之在大街上撞破两人后的那晚,夏暇更是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和毒打,闵父在报复,他包养她,但以折磨为乐,他要让夏暇知道破坏他家庭的代价便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于是,那晚,夏暇因闵烙之失去一只眼睛后,在闵父的暴力下,她失去了自己一只手臂。
      
      同样是那晚,夏暇用一只手,打开了闵父电脑。
      
      紧接着,第二天,但是各大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然后闵父的被捕,在夏暇面前,她看着他被人抓起来,然后拿出那个有夜光字眼相框的照片递到他面前,说:“认识这个两个人吗?这才是结束。”
      
      所有的一切都在她计划中发展,唯一不受控制的便是自己对于闵烙之的感情。
      
      可是,即使现在说,谁又能相信自己是真的爱过。
      
      爱上了,便是万劫不复,何况,她要走的路本就如地狱行步。
      
      将安小染关在诊室之外,夏暇背对着她,然后打了一个电话,“何律师吗?请将我的遗产继承人写上安小染的名字以及她肚里的孩子……”
      
      “夏暇,你的眼睛情况很不好,以前移植的眼睛已经开始老化,不取出来的话最后会腐烂,最好尽快准备手术……”医生的话语悠长。
      
      “手术成功几率多大?”她问。
      
      闵烙之,我真的有所红顶的房子,面朝大山,种满绿茶,可以做抹茶……
      
      “你的视神经压迫着一根脑神经,很棘手……”
      
      “失败就下不了手术台了么?”
      
      然后,我把它留给你和安小染的孩子可好……
      
      “哎……你要早点做好准备……”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安小染在诊室外面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她看见夏暇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云淡风轻,然后她便觉得冷了,起身看着走廊窗户外。
      
      仿佛今年的春似乎永远也等不到暖阳。
      
      ——全文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