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1

      第一世,夭只是一株桃树,被青衫书生一把锄禾一瓢水地种在庭院,那时候他开无数烂漫桃花,书生在树下煮酒赋诗
      
      第二世,无数的日升月落,朝露晚霜,年轻的将军铠甲归来,与容貌倾城才学无双的当朝公主共结连理
      
      此后,英雄美人,舞剑弄墨,一地翻飞的桃叶
      
      第三世,夭终能化形为人。
      
      银丝垂地恰似丝滑绸缎,星目挺鼻唇若朱砂,红衫曳动,眉眼之间,呼吸之瞬,都是精致如瓷的入骨风流
      
      很多年之后,居离都记得那一天,与夭初见的那一天——
      
      那日,天气阴沉,湿寒无风,他携宝剑与宿敌在高山之颠生死一战,整整三天三夜,最后他以断剑砍断对方大刀,拼着废一臂的代价将宿敌一掌穿胸获胜
      
      两败俱伤的局面,他失血昏迷滚落悬崖之际,看见缤纷桃花落英,漫天飞舞,大红衣衫的男子醉卧桃枝,银丝随风轻晃,风情如画
      
      他还想,莫非是遇见了天人,要不然,悬崖之间怎么会长着这么突兀的桃树
      
      呵。
      
      他听见男子轻笑出声,红衣翻飞,银丝舞动,那一睁眸,便是璨若星辰的绝世风华。
      
      然后,他陷入深沉的昏迷之中,入鼻的全是满满桃香
      
      可算找到你了……
      
      似乎在梦境里,居离听见有人这样说话。
      
      江湖有一痴,名“剑痴”。据说此人视剑如命,据说此人剑法卓绝,据说此人无情无心,据说……
      
      其实,剑痴名叫——居离。
      
      居离,居离,离群索居。天生注意寡情无所属的人,或者在他现今的生命中只有一样东西真实存在,那就是剑。
      
      可如今,这把剑断了。
      
      居离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后就一直看着眼前的断剑,不吃不喝,几天几夜。
      
      “立个剑冢吧。”夭坐在桃树上,喝着桃花酿,眼睑半合间淡淡的提议道。
      
      居离看着夭,认真的思考半晌,然后才道,“好。”
      
      剑冢被立在居离获胜的高山之巅,然后像守灵一样他守了七天七夜,夭背靠着他,看了七天的日升日落。
      
      那七天,居离鼻尖萦绕不去的全是清冽的桃花酒香,不淡不浓,却有些醉人。
      
      七天之后——
      
      “我没地方去,你带着我吧。”桃花眸子光华流转,夭眉宇间一汪温柔春水。
      
      居离沉默,望着面颊泛粉有潮色的夭,他分不清这句话是真话还是酒话。
      
      “悄悄告诉你,”夭靠近居离,几乎整个下巴都搁在对方肩膀上,“我能帮你寻得绝世宝剑。”
      
      闻言,居离眼里迸发出无比伦比的光彩来,浑身气息一转,像活过来了一般,他任凭夭像没骨头般倚靠在他身上,一把抢过桃花酿大喝一口,然后斩钉截铁的道,“好!”
      
      夭笑了,笑的眼角都浸出水雾。
      
      他绝对不会跟居离说,他嫉妒他那把断剑,可以陪伴他那么多年,可以让他如此在乎。
      
      此后,流水之涧、青松荒野、瀑布峡谷、荒漠花海……无数的地方,红袍翻飞,清洌的桃花香,随时随地的桃花酿,还有居离开始越来越多的关注视线,无处不在。
      
      夭不提寻剑的事,居离不问,似乎“剑痴”种种已经烟消云散。
      
      “你的桃花酿喝再多还是那么好喝。”泛舟江上,居离半敞衣襟,酒意微酣。
      
      “呵,我如果说,你想喝一辈子都行你信么?”夭半眯着眼,靠在居离背上,状如无骨。
      
      居离没说话,转着手里酒瓶,细看之下那瓶身还雕刻着精致的桃树。
      
      夭起身,红袍皱褶延展,银丝微动,风华无双的气度之下仍掩盖不了的顷刻疏离。
      
      “夭喜欢我吧?”在夭躬身进船之际,居离声音悠悠传来。
      
      “我从未掩饰过。”转身,看着那人背影,夭挺立天地间,面对世人唾弃的断袖之情他承认的竟毫无半点羞愧,坦坦荡荡。
      
      那样一种天人之姿让回身的居离看得目不转睛,尔后,他眼眸泛红,低吼一声,像野兽一般扑过去推到夭,并蛮横地口肯咬上他的唇、他的颈、他的锁骨……
      
      “呵呵呵……”夭双眸晶亮堪比最吸引人的黑曜石,他抱着动作粗暴的居离,笑的畅快无比。
      
      “同为男子,夭可觉不愿,可觉委屈?”衣衫除尽,满舟越发浓郁桃香,居离伏在夭身上,双手撑起问道。
      
      连修长手指都带着清洌的冷香,穿过居离黑发,让彼此黑银发丝相缠,夭才说,“因为是你,千般都愿,万般皆可……”
      
      “卿不负,从今尔后,隐居山野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最后的呢喃都化为喘息,在碧波江上只余摇晃小船向天际。
      
      行舟二日,忽闻江边求救之声,居离蹿出小船梭地踏波急去,他没看到的是夭明灭不定的眼眸。
      
      求救的居然是武林盟主和其小女,衣衫破烂,浑身血迹,好生狼狈。
      
      夭缓行而来,看到的就是虽然落魄但依然掩盖不了如花貌美的盟主千金正万般娇羞的给居离行礼。
      
      看到夭的出现,他们都一愣。
      
      嘴角含着隐约笑意,夭淡淡地看着居离不着痕迹地抽回扶住盟主千金的手,然后问道,“还继续游舟么?”
      
      “武林危在旦夕,居然还有心思风月情怀!”留着络髯胡须国字脸武林盟主脸色一变,突兀的厉喝出声。
      
      桃花眸子光华流转,夭看向居离。
      
      “盟主说江湖最近出了一穷凶极恶的魔头,据说此魔头会阴阳采补之术,已经祸害了很多年轻姑娘。”居离解释道。
      
      闻言,夭一挑眉,轻抚胸前银丝,举手投足,韵味天成。
      
      这风情,让居离心口一跳,不自觉的就想到前几日两人在江上的风流快活来。
      
      “昨日此魔头想掳走小女,老夫拼死一战才逃出,魔头武功极高,已经刀枪不入,唯有千年绝世神兵方可破其防御,今日得居少侠相助,老夫听闻剑痴少侠有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恳请少侠出手相助天下武林。”说着,盟主拱手就要跪下。
      
      “使不得,”居离连忙阻拦盟主所为,“不是我不想帮,实在是我那宝剑已经断了。”
      
      犹如晴天霹雳般,武林盟主身体摇晃起来,盟主千金悲泣一声,抱着自家爹的手臂嘤嘤哭起来。
      
      夭看得无趣,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转身就想招呼居离离开,这当,武林盟主大喊一声——
      
      “有办法了!”随后他激动地抓着居离的手,“这天下,还有一物可堪比神兵——千年桃心木!”
      
      居离决定找到千年桃心木为武林除去魔头,从头至尾他没有问夭的任何意见,就带着他一同住到盟主别院,然后便日出晚归的寻神兵。
      
      居离没问夭当初许诺帮他寻找宝剑的事,夭也绝口不谈千年桃心木。
      
      每日,在夭未醒之前,居离出门,在夭睡着之后,他回来,然后在床上动作一番,舒爽之后睡去。
      
      夭记得问过居离,那些真那么重要么?
      
      夭,等我做完这件事,就带你真正的归隐山林。
      
      居离是这么说的,但是说这话的时候他却不肯看夭一眼。
      
      这件事?找到绝世神兵?还是为民除害?
      
      这种无论哪个回答都会让自己伤心的答案,夭不会问,他只是觉得自己要不要成全居离,毕竟千年桃心木,普天之下只有他这桃妖才会有。
      
      眼见整个武林人心惶惶风雨飘摇,指不定哪天魔头就杀上门来,而还没有半点千年桃心木的消息,居离日渐消瘦,唇上也急起了火泡,晶亮晶亮的特别痒。
      
      “你非要千年桃心木不可么?”夭拉住天还未亮便要出门的居离再次问道。
      
      居离沉默,衣袖拂过,便要离开。
      
      “我给你。”在居离踏出门房之际,夭起身,银丝晃悠,油灯之下暗影绰绰的看不清他的表情。
      
      居离回身,夭就看到他双眸晶亮如那扑腾的油灯火苗。
      
      那一战,可谓天崩地裂,所幸因千年桃心木制成的宝剑厉害无比,魔头伏诛,除魔的居离成了整个武林的英雄,并直接成为新一任的盟主。
      
      而当他回到别院之时,房间里徒留一件大红衣袍,连桃香也没丝。
      
      居离记得,他是亲眼看着千年桃心木从夭的胸膛抽出,那刹,整个天地的桃花开放,盛极一时。
      
      然后,夭化为灰烬。
      
      “烧了这房间。”他这样跟下人说,然后转身走进前院欢天喜地的成亲礼堂。
      
      今天,是他跟前盟主千金成亲的日子。
      
      半夜时分,芙蓉帐暖便是春宵一度,粉红帘帐之内,传来咯咯碎吟娇笑。
      
      “夫君,好坏,夫君,人家想知道你那千年桃心木宝剑怎么找到的……”
      
      “别人送的。”
      
      “嗯……不会是……夫君那那……银头发的……”
      
      “他可不是人……是桃妖……”
      
      “夫君……骗人……坏死了……
      
      “怎么也喝不完的桃花酿……还有……还有周身桃花香……不是妖怪是什么……”
      
      “嘻嘻……夫君……嗯……真……聪明……”
      
      “再跟你说个……秘密……我早知道……千年桃心木制的武器……会是绝世神兵……”
      
      ……
      
      三世情深,灼灼其华,抵不过,凡世一沙。
      
      ——全文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