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5

      五
      “莲,莲,莲……,”一杯酒,就让他心思迟钝,眼光半酣,朦胧地看着青灯下那人,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竟扯开一个迷离温情的笑。
      
      “你醉了。”她拂开酒盏,清酒让她双颊酡红,艳丽如桃,青灰色的僧衣穿在她身上同样绝色倾城。
      
      “没醉,”他手一挥,就着晦涩的灯影,仰面躺在禅房木地上,微眯眼,“莲,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恨我,我就有多爱你啊……可是,可是,我不能……我不能爱你啊……”说到最后,犹如丝线一般细细的呜咽声混杂着一起,便让她多年的怨恨瞬间轰塌。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鼻尖的酸涩咽回肚子,弓腰俯身与他之上,长如丝绸的黑发滑落至他的脸,明晃暗淡斑驳的光影之下,他看到她笑的纯澈,犹如开在冰水中的莲。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好好睡吧,醒了就当一场梦。”说着,她的身子越躬越低,微凉的指尖拂过他的眼。
      
      一阵沉重的困意便向他袭来,顺从地闭眼,他在想,他只喝了一杯酒,怎么就醉了?
      
      法昭寺庙的夜晚是安静的,空气里满满是香烛的味道,还有远处淡淡的诵经声飘荡。
      
      凄莲遣散所有人,回到禅房,那小脸顷刻笑靥如糖。
      
      踱到酒醉的男人身边,她抚摸过那张脸,柔情似水晃荡,她知道,他会来的,也不枉她特意准备的酒。
      
      “此去之后,怕是相见无期,即使回京,他也不会再信任你了吧,所以,今夜,只属于我们两个人,好不好?”青灯灯火跳动几下,倏地就灭了,一线青烟扑腾而上。
      
      朦胧中,便见凄莲指尖一挑细带,僧衣滑落,透过从窗户偷泄进来的月光,妙曼胴体闪烁如玉光泽,黑绸长发下是春光半掩。
      
      她卧于他旁,粉嫩的唇摩挲过他的唇,“只此一夜,终生不悔,若有来生,愿与君比翼。”
      
      尽管意识迷醉,但是人性的本能让他身一翻,压她于身下,朝着那香甜的唇就覆了下去,舌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以绝顶霸道之态,彻底的让她与他的气息交融。
      
      馥郁的女子体香在他鼻腔蔓延,柔软的身体在他身下娇弱无力,即使酒醉,依然阻止不了蓬勃爱意的喷发。
      
      “莲……莲……”他呢喃,湿热的唇舌席卷她全身,犹如火焰,灼灼的燃烧。
      
      “殷,爱我,彻底的爱我!”她弓身迎合,微凉手指插入他发,细碎的□□在整个禅房弥漫。
      
      仿佛回应她的愿望般,他腰身一挺,热烈的滚烫满满地进入她,契合的完美让两人灵魂都悸动起来,那是一种圆满,轮回千百世才能修得的圆满。
      
      肆意沉沦欲望的男女,在禅房佛陀威严的画像之下,堂而皇之的结合,这是一场见证也是一场亵渎。
      
      天明的时候,他醒来,空荡的禅房已经没有凄莲的气息,他疑惑地看着自己衣衫完好,四下干净的没有一丝可疑的痕迹。
      
      昨晚?他真做了个梦?和她有关的梦?
      
      六
      皇历四十五年秋,皇宫传来大喜,倍受皇帝宠爱的莲姬娘娘终于身怀龙种,各方诸侯对于其谣言不攻自破。
      
      而这个时候,殷手挽剑花,宛若月芽的剑芒洞穿背后偷袭之人胸膛,倏地抽出剑,点滴的猩红鲜血飞溅而起,染红半个天空。
      
      嘴角沾起的一点艳红如火的血滴,冷漠俊逸的脸更显邪魅。
      
      “多谢壮士搭救之恩。”剑才一入鞘,那在场唯一还活着身型富态的中年男人拱手道谢。
      
      “不是救你,他们——”殷手一指地下横七竖八的尸体,“打扰我睡觉。”
      
      “在下西藩王琅沐,他日定会报答壮士救命之恩。”中年男人豆眯大的眼底眸光闪过,口气诚恳。
      
      闻言,殷眉一皱,正要说什么,蓦地,他顿住了。
      
      “咕——”飞鸽的叫声在半空响起,只见殷一抬手,便有一道阴影俯冲下来。
      
      把玩着飞鸽带来的消息纸条,他眼微眯,看着西藩王琅沐,“那么,现在你就报恩吧。
      
      不给对方任何思考回答的时间,他直接又抽出了剑,森寒剑尖直指西藩王的咽喉,近的可以让琅沐感觉到地狱的冰冷。
      
      “在我有生之年,不得反出朝廷。”一字一句,字字珠圆。
      
      琅沐瞳孔一缩,脸色一变,嘴唇嗫嚅。
      
      “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眼见对方脸色死灰,阴沉,殷这才满意地收回剑,“当然,我会一直跟着你,所以,你最好别心怀侥幸。”
      
      “而且,莲姬娘娘已经身怀龙种。”扔下最后的一句,殷头也不回地离去。
      
      她,有孩子了啊?会和她一样绝色吧!
      
      皇历四十六年初秋,帝王下令普天同庆,天下大赦,只因莲姬娘娘顺利诞下一子,当即,便被立为当朝太子。
      
      那个时候,他在西藩王府一僻静小院闲坐于庭,观日落月升,饮酒舞剑,终日无言。
      
      在隔两月,皇宫传来噩耗,莲姬娘娘无疾而终,却是突然殁了,而才两个月大的太子也突然失踪,皇帝半月有余不再上朝,所因不明。
      
      他一剑斩落满树红枫的时候,再次从飞鸽上收到消息,这次,却只有两个字——救儿!潦草至极的两字却是惊雷闪电劈在他身上。
      
      紧接着是西藩王带来的消息——
      
      “殷统领,据本王得到的消息,莲姬娘娘并非无疾而终,乃是被那位给活活折磨而死,而太子也音信全无,至于具体是因为什么,宫中说法不一,有说莲姬不守妇道,太子更是与他人所生;有说……。”
      
      他恍恍的似乎什么都没听进去,但却莫名的他就想起法昭寺的那晚,那场他以为的梦。
      
      “给我一千兵马,我要进京一趟。”他听见自己淡漠的声音这样说
      
      “好!冲殷统领当年的救命之恩,你要什么,本王都无条件支持你。”说着,琅沐发福的身体摇晃着就朝手下发出一连窜的命令,眸底掩藏如鼠的精光崩然炸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