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3

      五
      当莲妃娘娘日益痊愈的时候,月泠又隐身于御医堂,终日与草药为伍,闲时便去御医阁,日夜不出,没人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
      
      几乎所有的御医都不愿进御医阁半步,虽然那是收藏民间医书的地方,但是里面积压的灰尘,以及众医对自己身为皇家郎中的优渥感,什么民间游医,能有他们御医厉害么!
      
      她乐得清闲,事实上,当她第一天被赐为太医开始,整个宫内的御医便开始排斥她,这也很正常,谁叫她是女儿身,而且还是个江湖游医。
      
      她只负责整理草药而已,如果不是这次被人想起而叫去给后宫娘娘医诊,她几乎不出御医堂半步,几年如一日。
      
      《医经》的博大,远超乎她的想象,如海绵般,她如饥似渴地参阅,几年来,沉淀得不止是她的医术,还有她的心。
      
      可是这会,半天的时间过去,她看着这页的草药形状和介绍,怎么也记不住,不自觉的她又想起他的眸。
      
      十五岁的他,十八岁的他。
      
      几年时间的空白在那日一眼地重叠,瞬间便填补满心底某个空落的地方。
      
      她想起一两年前,他即位,他娶妃,整个宫庭的热闹她不是不知道,深沉得将自己裹在这个御医阁内,半步不出。
      
      自欺欺人得以为这样便不会难过。垂眸,修长粉色指甲无意识地划过纸张。
      
      他的妃子,很漂亮。
      
      莲妃中毒,他为她可屠尽整个御医堂。
      
      他很喜欢她吧……
      
      撕扯得疼痛从心脏开始蔓延,纤指划过书页边缘,指尖热辣的刺疼抵消心疼得感觉,猩红如珊瑚珠般的血珠拥挤着冒出来。
      
      滴落书页,散成艳丽的花朵。
      
      她漠然地看着,仿佛那是别人的伤口。
      
      “该死的,你在干什么!”败坏得吼声从门口传来。
      
      她回头,便看到明黄的人影逆着光冲进来,阴影覆盖地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阿七,”她愣愣开口,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他脚步一顿,确认自己刚才没有幻听,她叫他“阿七”,一如三年之前,那种时间空间带来的距离瞬间在她唇边的轻言中消失。
      
      “你手怎么流血了,御医,御医!”执起她手,他便再也舍不得放开,皱眉看着那伤口,他小心翼翼的一如呵护易碎的瓷。
      
      眼见脚步纷沓而至,她倏地抽回手,盈盈一拜,声音清冷,“叩见皇上,请皇上恕罪。”
      
      很好,很好,她总是这般轻易得就将他打入地狱,总是这样冷言冷语地就将他心底最深处的暴虐挑起。
      
      “皇上,皇上……。”惊慌的声音传来。
      
      他嘴唇嗫嚅,就被打断。
      
      “皇上,刚才……。”年老的御医狐疑的看看月泠,又看看眼前的帝王,诚惶诚恐。
      
      “出去!”斩钉截铁的两个字赶走一干人等,他的视线一直焦灼在她身上。
      
      那老御医回身悄悄的瞥了月泠一眼,走出去后,小心的将御医阁的门关上。
      
      瞬间,光线暗淡,她与他,遥遥而立,仿佛隔了万水千山般的遥远。
      
      看着那袭记忆中抹不掉的朱红绸衣,他勾起嘴角,面无表情得让人看不透。
      
      随意地走到房间唯一的椅子坐下,他道,“过来!”
      
      抿抿嘴唇,她踟蹰一下,而后缓步到他面前。
      
      她只觉一阵踉跄地晃,根本不待她反应过来,她便已经坐到了他的怀里。
      
      狠狠的在她颈吸了一口气,这缠绕他几生几世般久远的药香,满满地蔓延到他整个心间。
      
      “泠泠,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能再见到你,可笑得是,你就在我眼皮底下,我却从不知。”双臂收紧,他用力拥抱得想要将她揉入骨髓一般。
      
      鼻一皱,在那怀里紧闭的眼眶便湿润,她,何尝不是,这怀抱,怀念那么久,久到她根本就不敢让自己忘记一丝一毫。
      
      “你为什么都不来找我,明明我们都离得那么近。”他似孩子的贪婪,只这一会他便一辈子都不想放开。
      
      “我说过要封你为后,可是,当年,为什么你就突然消失不见,我没想到,再见之日,你居然是太医,封女子官职,这么罕见得大事,我不可能不知道。”
      
      他放开她,灼灼而视,期待她能给他一个答案。
      
      心底悠悠的叹息,苦楚一笑,她疏离地离开他的怀抱,虽然那么温暖。
      
      “皇上,还是别问了,我无话可说。”冷淡的话语打破刚才建立得温情。
      
      话才落,他眼神瞬间犀利如鹰,“难道你就没任何话想跟我说?”
      
      她刚想摇头。
      
      他便迅疾地起身掐住她的下颚,逼她与他对视,容不得她半点逃开,“听着,你没有,我有!我说过封你为后,那么你便做好为后的准备,隔日我便下旨迎娶你为皇后。”
      
      奇异的,她咧嘴笑了起来,在他的盛怒之下,她眸笑成月,好看得弯弯弧度。
      
      “太后,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娶一个江湖女子为后。”说出得话却和她的笑截然相反。
      
      闻言,他眸底寒光闪过,“容不得她不答应。”
      
      颇为不赞许地眨眨眼,唇线明暗之间轮廓诱人,“我也不会同意。”
      
      这话将他的怒意涨到最高,眉一挑,唇一勾,肆意邪佞地看着她冷笑起来,摩挲着她娇嫩的蜜唇,他凑近,已经挨到她的唇瓣。
      
      “如果,你已经身怀龙种了呢。”缱绻低喃犹如最缠绵的耳语,却如惊雷般让月泠双眸圆睁,吃惊的小嘴微张,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
      
      这深沉的诱惑,让他眸幽暗,原本就几乎贴合在一起的唇,甜蜜得就已经让他难以自持,然后微张的小嘴,里面可见粉色的小舌,更是驱使他去占有。
      
      唇角弧度上翘,他用手轻轻得遮掩她的眸,然后头一低,顺从心底最原始得感觉,占有她的唇,让彼此的气息混合缠绕,再不分你我。
      
      掌下的眸眼睑盖上,这样——
      
      也好!
      
      此生无憾!
      
      她终可了无牵挂地离开这里,隐居山野,有他们的孩子陪着,这世不会孤独。
      
      感受到她的顺从,他加深这吻,仿佛要把空白的几年全都补偿回来。
      
      整个房间光线越加的暗,隐隐绰绰氤氲一片,深深浅浅的黑相影横斜。
      
      “叱啦”绸衣撕碎得声响,纷飞得朱红衣衫碎片飘舞如蝶,夹杂浅浅的低口今,犹如一场最唯美的歌舞。
      
      “泠泠,不要再离开我!”言语中隐藏得淡淡不安,让人心疼。高高在上的帝王呵,终究也是平凡的人而已。
      
      “好。”她听到自己轻言出声,泪弥漫而起,抚上他的脸沿,她主动口勿上他,柔情似水。
      
      既然决定放纵这一次,那么便彻底地放纵到底,如果他不是帝王;如果她不是江湖女子,这样多好。
      
      吻去她的泪,他展颜,一如多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那般明媚,“此生,不离不弃!”
      
      这个诺言犹如沉重的枷锁束缚两个人,她满心欢喜,满心感动,还有满心的疼痛。
      
      她同样听见自己回答道,“好。”
      
      疼痛中,她听到花开的声音,静谧无声,又暗香涌动。
      
      真的。
      
      这样就好。
      
      此生无憾!
      
      她月泠,一生淡漠无求,要的真得不多。
      
      这样就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