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2

      三
      这是她第二次站到他面前。
      
      浓烈的一袭朱红纱衣宛如丹砂艳丽,长长的黑绸青丝松松垮垮地挽着斜搭在肩,明眸如吸人魂魄的黑曜石,还有的容颜全遮掩于似隐似现的面纱之下。
      
      “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宛如清泉的声音带着让人迷醉得淡淡药香,心神清凉得同时又忍不住沉醉。
      
      这香味……
      
      猛然间,毫无预警的,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进他的记忆,冷漠轰塌,第一次,在他脸上出现了意为惊疑得东西。
      
      当然,一闪而逝,没人看见。
      
      “起来吧,莲妃就在里面,进去看看。”他又不急不缓地回身坐下,甚至连起身去探望一眼都没有,仿若那不是他的妃,可是他却可以为他的妃而杀人。
      
      这种矛盾没人敢议论,也只有心底嘀咕一番而已。
      
      真正爱或不爱,或许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似乎有什么躁动在心底乱窜,指关节敲打案几的声音比之先前急骤了些,终是睁眼,看向粉红帷幔的里间,他起身走了进去。
      
      淡淡的,沁人心脾,不甜,不腻,不浓,带着丝常年累月与药材打交道的药香,恰如其分得刚刚好。
      
      这该死得刚刚好!
      
      就是这淡淡的药香,让他魂牵梦绕多少个日日夜夜,也让他记恨了多少个春秋。
      
      床上一容颜姣好的女子安静婉约,多日来地昏迷已经让她脸色憔悴,甚至嘴唇干裂,原本饱满眼眶更是淡淡地凹陷下去,如扇型的睫毛形成暗影,更显娇弱。
      
      端坐于床前,浓烈的朱红将整个里间的黯淡冲刷掉,伸出如葱纤细的手指,圆润的粉色修长指甲柔若无骨得搭在莲妃脉搏。
      
      好一会,面纱外的眉轻皱,然后,她起身,看着床上的女子,声音很淡地道,“莲妃娘娘身中世间罕见之毒。皇上要尽快做好准备,晚了,就来不及了。”
      
      在女子看不见的背后,他眉一挑——
      
      这声音……果然,和记忆中地半点不差。
      
      她移步,纤手执笔,朱红水袖挥舞,刷刷得几下,浓郁的墨深深浅浅在白皙的纸上氤氲开来,挥笔得流畅一点一顿都洋溢着特有地优雅韵味,实在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事。
      
      这时候,莫名的,他死盯着她手里的毛笔,竟开始莫名其妙的嫉妒起来,那手,本该被握在他手里啊,现在却握着毛笔。
      
      淡淡的怨念在空气弥漫,这异样地静谧终让开药方的她感觉不对,于是——
      
      “皇上,务必在两日之内准备好这些药材,并按药方服用,虽短期内不能清除娘娘体内之毒,但是不出三天,娘娘自会醒来,日后,只要调理得当,娘娘康复是迟早的问题。”
      
      丝丝缕缕的药香随着她音如清泉的声音一点一滴地缠绕上他,越来越浓,他口燥地舔舔唇,费了好生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上前去质问她。
      
      “什么毒?”原本清朗威严的嗓音渲染着低沉的喑哑。
      
      可是,该死的,她却觉得有磁性极了,以致于她笔一顿,一黄豆大小的墨点突兀得便凝滞在纸上,煞是碍眼。
      
      “血雾毒。”她飞快得道,“西域奇毒之一,此毒无色无味,经常会中毒而不自知,中毒者通常会一直昏迷不醒,直到慢慢的血涸而亡,一般不会超过七天,我听说娘娘已经昏迷数天了吧,所以,皇上要尽快。”
      
      半垂眸,唇微扬,仿若春花的明媚,冷硬的脸沿霎时柔和异常,让他的颜更显俊美无比。
      
      “你叫什么?”他漫不经心的问。
      
      她一愣,他的淡笑让她眼角微润,似乎有什么悸动迅疾地蹿过整个身体,“月泠。”
      
      听到这个名字,原本就所料无二,可是,他还是失态地往前一步,阴冷的气息瞬间爆发,那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记恨,还有多少个春秋的思念,如毒蛇般大口吞掉他的理智,伸手,他就要摘下她的面纱。
      
      她回身,惊慌后退,可身后的床沿硬是断了她所有的逃避。
      
      “舍得出现了?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暴虐突如其来,眼见她眸底的惧意,他大掌一顿,转了个方向,遏制住她纤细如白瓷的颈。
      
      掌心微凉的温度,与颈相贴,高高低低得暖意相互传感,原本满满的怨恨一霎湮灭,心底如死水微澜的柔情蓬发。
      
      遏制不自觉化为温柔地抚处,终是,他忍不住一把将她抱在怀。
      
      “你为什么就离开我了呢?”
      
      轻语地呢喃伴着温润的呼吸拂她的每个毛孔,她很想说——不,突然的脑海闪过某个画面,于是,她唯有轻叹。
      
      “你给我理由,你当年离开的理由!”得不到回答,暴虐重新被挑起,他禁锢着她的肩,看着她,眼也不眨,仿若就这样要看到她心底的最深处。
      
      半晌,她面纱下的唇弯起,明眸水漾清澈,“皇上,容臣告退,臣还要去为莲妃娘娘亲自抓药。”
      
      一句“皇上”,将他抛向万劫深渊。
      
      “滚!”他怒吼出声,强迫自己转身,在看她一眼,他怕,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就此掐死她。
      
      将心底钝钝地疼压下,清澈眸子浮起恍如水雾波光的情愁,尔后,她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去。
      
      那翻飞得朱红衣衫翩然如落叶,凄清忧伤,不复热烈。
      
      四
      那年,她十三岁,不知天高地厚,仗着江湖医圣传人的身份四处晃荡,见惯生命地生老病死,成就她生性淡漠的性格,没有什么在乎,也就无所谓最后地失去。
      
      她,淡漠已成雪。
      
      一日,市井之行,张贴的皇榜,无意中让她留了意。
      
      当今太子,身患奇病,御医束手无策,于是开始张贴皇榜,大肆邀请江湖市井游医。
      
      于是,她心动了,只因师父曾说,世间第一医书《医经》藏于皇宫之内,能观阅此书,是历代医圣共同的心愿。
      
      她接榜了。
      
      很多年后,她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次初见。
      
      未及弱冠的太子,气若游丝,脸色病态的白,缱绻的睫毛,暗影低垂,玉雕般精致俊逸的容颜。
      
      她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咚得跳了一下,然后她开始期待那双眸,睁开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如她所愿,许是她地到来惊动了他。
      
      他睁眼。
      
      睫毛抖动,破碎一地的光影,琥珀色的眼珠,晶莹得能让晨星失色,可是却哀伤满溢。
      
      “我是不是要死了?”他看见她走来,朱红绸衣艳丽的倒影在他眸,于是,轻若浮羽地笑意出现在他眉梢。
      
      “不,我会治好你。”她凑近他,温言细语,对于受尽病痛折磨的生命,她都心怀怜悯,尽管她漠视生命最后地消失。
      
      闻言,他笑意更浓,那张脸便霎时明媚起来,恍如春日里暖人的阳光。
      
      “如果你能治好我,我以后封你做皇后,万人之上的尊贵。”犹如玩笑嬉戏的承诺,让她莞尔。
      
      而月泠,终究没想到得是,那承诺最后禁锢地便是两人彼此纠葛不清的一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