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万福

作者:蓬莱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嘉芙循路匆匆回了荣芳那里,坐下后,荣芳问她方才去前头的所见,她只拣见客的部分说了,跳过中途遇到老夫人的事,整个下午,再没出去过一步路。
      
      天渐渐地黑了,宾客和宗族到齐,国公府里灯火辉煌,裴修祉、二老爷裴荃,老三裴修恪以及宗族里的几位德高望重长辈于寿堂前迎客,辛夫人二夫人并族里的一些妇人则应酬过府的各家女眷。嘉芙随了母亲来到寿堂时,拜寿已将近尾声,只剩小辈女眷了,她夹杂在一群光鲜亮丽的女人中间,立于寿堂一角,抬目看去,中堂高悬一副寿匾,上有裴荃为母祝寿所书的金光闪闪“宝婺星辉”四个大字,寿桌正中的显眼位置处,摆着以黄锻铺底的御赐制物,横架一双长柄如意,两边寿桃寿饼堆成宝塔山,左右依次列着各色贺寿之礼,华冠丽服,金玉满堂,说不尽的锦悦呈祥,道不完的富贵之气,裴老夫人也不复白天嘉芙见到时的样子,今夜头戴珠冠,诰命制服,手扶着整根沉香木所雕的龙头拐杖,满身富贵,端坐正中,看起来红光满面,精神健旺,频频含笑点头,叫对面那些前来向她参拜祝寿的起身。
      
      嘉芙还是亲戚后辈的身份,排在后,随礼赞的引导,与前头人一道向老夫人拜寿。裴老夫人笑容满面,叫全都起身去后堂吃寿酒,乱哄哄一片欢声笑语里,就此出了寿堂。
      
      裴甄两家的婚事,到了今日,宗族里几乎无人不知,孟夫人和嘉芙也成了身旁人的关注焦点,裴家宗族女眷纷纷与孟夫人主动攀谈,称赞嘉芙温柔美貌,嘉芙跟在母亲身边,含羞低头,全然一副她该有的闺秀模样,暗中却一直在留意着全哥儿。
      
      仅仅几天前的那一次,并不足以说明她和全哥儿命里犯冲。在她的设想里,今晚也是一个机会。
      
      全哥虽熊的离谱,却也有着孩子天生的狡黠,知道国公府这边不像外祖母宋家那样可以任由他随心所欲,且有些怕曾祖母,看见了外祖母宋夫人,只吵着要去她边上。
      
      宋夫人今晚被人围着奉承,风头甚至压了辛夫人,辛夫人怎肯放孙子过去,叫人牢牢地牵着,带在自己边上,一步也不许离开,以致于寿筵到了尾声,陆续开始有宾客离席告辞,嘉芙却一直寻不到合适的机会和这孩子近身,不禁有点焦急。
      
      婚事迫在眉睫了,她必须要抓紧,今晚原本是个很好的机会。好容易终于等到母亲和辛夫人坐在了一起,全哥又犯了困,辛夫人叫人送他回屋睡觉,人就被抱走了。
      
      嘉芙知今晚应该没机会了,压下失望之情,只能随孟夫人继续和人应酬。
      
      亥时中,寿筵毕,留下的宾客也陆陆续续全部都被送走了,热闹了一晚上的卫国公府,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孟夫人从过来起就忙碌个不停,此时也是乏了,因儿子起先已走,带了嘉芙告辞,辛夫人向她道谢,说今日亏了有她出力,自己省力不少,要亲自送她出门,孟夫人知道她有事,极力辞送,说话间,走来一个双十年纪,穿戴体面,容貌秀丽的鹅蛋脸大丫头,笑道:“夫人,老夫人请你过去,有几句话要说呢。”
      
      这大丫头名叫玉珠,就是白天嘉芙遇到的伴在裴老夫人身边的那位。
      
      辛夫人应了声,转头喊一个信得过的管事嬷嬷代自己先去清点下人收拾预备入库的贵重用具,那嬷嬷却不在近旁,丫头说方才有事去了前头,辛夫人皱眉抱怨,孟夫人便道:“老夫人既叫,想必是有要紧事。若信的过我,我代你数点便是了。”
      
      辛夫人大喜,道了声辛苦,交待了下,转身匆匆去了。
      
      孟夫人转向嘉芙:“阿芙,你若累了,娘叫人先送你回家。等我这边忙完,应还有一会儿。”
      
      嘉芙知道母亲如此不辞辛苦地结好辛夫人,全是为了自己,心疼地道:“娘,我陪你一道吧。”
      
      孟夫人却不肯。嘉芙知是那里有搬运东西的小厮来来往往,母亲大概是怕冲撞了自己,便也不再坚持。
      
      玉珠道:“有劳姨妈,不如我带小娘子先去老夫人屋里等你可好?那里暖和,也不会有人胡乱走动。姨妈完事了来接就可。”
      
      这个玉珠,小时本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八九岁时家门破落,进了卫国公府,因容貌出众,能写会算,爽利能干,成了老夫人跟前的得力大丫头,二十岁了还不愿配人,老夫人便留下了她。有她这么说了,孟夫人自然放心,便催嘉芙过去歇着。
      
      嘉芙随玉珠转到裴老夫人的正院里,看见堂屋窗子上有几道绰绰人影,隐隐飘来说话之声。玉珠小声道:“老夫人方才把二房你姨父姨母也叫了过来,想必一齐都在里头呢。我带你去偏屋吧。”
      
      嘉芙道:“有劳姐姐了。”
      
      玉珠笑道:“怎当得起小娘子如此称呼,叫我名字就好了。小娘子跟我来。”
      
      嘉芙被引着到了一间偏屋,里面亮堂堂,暖洋洋的,玉珠让嘉芙靠坐到一张榻上,往她腰后垫了个枕,又取了条裘毯,盖在她的腿上,道:“小娘子若困了,在这里睡一睡也可,不会有人进来的。我那里还有干净的香枫茶,我去给你端一壶过来。”
      
      檀香代嘉芙向她道谢:“我去端便可。”
      
      玉珠笑着点头,带了檀香出去,刚走出门,迎面看见奶妈和丫头抱着罩了件风斗篷的全哥来了,说全哥刚醒了,哭闹着要去宋家,奶妈哄不住,抱来找辛夫人。
      
      玉珠皱眉,嘘了一声:“夫人这会儿在老夫人跟前有事呢!你先抱回去,再哄哄。”拽着这不知事的奶妈要出去。
      
      奶妈苦着脸:“我哄不住,你也知道的,哥儿闹起来的话,也就老夫人治得住……”
      
      她话音刚落,全哥儿已从她身上扭了下去,朝着脸生的檀香跑了过去。
      
      玉珠嗳了一声,急忙追了上来,喊道:“那屋里没人,哥儿不要进去。”
      
      门从里打开,嘉芙露出脸,道:“让他进来吧,我无妨。”
      
      ……
      
      堂屋里,裴老夫人坐在一张椅上,已卸去珠冠,身上的诰命服却还没换下,目光扫了一圈立在自己跟前的儿子媳妇们,道:“这些时日,为了给我老太婆过个寿,哄我高兴,你们几个辛苦了。”
      
      裴荃忙道:“娘怎说出这样的话?何来的辛苦,况且,原本就是我们的本分。”
      
      辛夫人和孟氏也点头称是。
      
      裴老夫人微微一笑:“我们家最近好事不少。我过寿就罢了,不值一提。祉儿得了缺,珞儿功课拔尖,我很是高兴。”
      
      这几年,裴老夫人身体不大好,深居简出,已经很久没像今日这样。将儿子媳妇几人都叫到跟前了,方才看她神色凝重,本以为她对今夜寿庆感到不满,几人都有些惴惴,等她开口了,原来是称赞,松了口气,都笑道:“全是仰仗了娘的福气和体面。”
      
      裴老夫人道:“我一老太太,有什么体面可让你们仰仗的,你们心里不要嫌我糊涂老不死,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话说的实在是不轻,何况今日还刚做了大寿,辛夫人和裴荃夫妇愣了下,顿时面露惶惑,裴荃道:“娘这话说的,实是让做儿子的担不起。我若是有做错了事的地方,惹娘伤心,娘尽管教训,便是打死我,也是我当受的,怎好这样咒自己?”
      
      裴老夫人沉默着。裴荃心里渐渐发虚。
      
      此次荫补,裴荃原本盼能落在自己身上,好进一进已经多年没有晋升的官职,最后却因了宋家的缘故,落到侄儿裴修祉的头上,自然失望,又听孟氏说大房花了将近两千两,心里更是生出芥蒂,自然了,表面也是和气的,却没想到今夜刚做完寿,就被叫来,又听了这样的话,不敢开口。
      
      辛夫人和孟氏相互看了一眼。
      
      裴老夫人慢慢地吁出了一口气,复道:“今日大家高兴,原本我是不该扫你们兴致的,只是心里有些话,想着今日不说,下回又不知是何时了。”
      
      “娘有话尽管吩咐!”裴荃忙道。辛夫人和孟氏也附和。
      
      “如此我便说了。今日是我出了趟屋,无意却听到几个下人背后闲话。那些话不堪入耳也就罢了,我更是不解,国公府何时开始,连个起码的规矩也没了,以致于下人松懈到了这等地步。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句话,便是上行下效。上头做家主的没有个样子,下面做下人的,自然也就变本加厉。”
      
      孟氏不吭声,辛夫人脸色微变,迟疑了下,道:“全是我的不是,没教管好下人……”
      
      裴老夫人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都忙,此刻把你们叫来说这话,不是要听谁向我认错,只是心中颇多感慨。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我年轻的时候,看着你们的老大人用命挣出了这份家业,如今一晃眼,我都已经有了曾孙。自古以来,身居富贵,能知止足者本就少,至于克己复礼,穷而无怨,更是罕有。裴家这几年,境况是不如从前了,但有一句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土相扶为墙,人相扶为家,若自己家里人都你争我斗,用不着别人如何,再过个几年,裴家自己也就先乱了。”
      
      裴荃额头渗出薄汗,辛夫人和孟氏低头不语。
      
      裴老夫人摇了摇头:“也怨不得你们。说起来,最该怪罪的,第一个便是我。这几年太过疏懒,未尽到长辈的本分……”
      
      她沉吟了下,望向辛夫人:“我知道家里进项少了,你们各自都有难处。祉儿此次为补缺用掉的钱,从我的体己里出……”
      
      辛夫人一愣,待要开口,老夫人又转向裴荃和孟氏:“也不能让你们二房吃亏。等珞儿成亲之时,花费必定不少,我如今给了大房多少,到时便会补给你们多少。我所能做,也仅此而已,若还有不公之处,盼你们体谅我,就此把事情抹过,勿再因此生着嫌隙。被外人知道,脸往哪里搁去?”
      
      裴荃上前噗通一声下跪,磕头道:“娘,这钱做儿子的万万不能要。全是我糊涂,竟和侄儿计较了起来。您莫气坏了身子。您老人家健在,才是我们裴家的福。”
      
      辛夫人和孟氏亦纷纷自责。
      
      裴老夫人眼中微微显出泪光,道:“不瞒你们说,今日这个大寿,于我是无可无不可,我是体谅你们,为了让你们高兴,才点头出来见客的,我盼你们也能体谅我的一片心。福祸无门,惟人所召。我活到了这把年纪,见多了富贵沉浮,只要一家人心向齐,今日不顺,未必明日就不会翻身了。话我言尽于此。你们若觉有理,回去了记着,比你们替我做一百个大寿还要给我添福。”
      
      裴荃磕头,辛夫人和孟氏也唯唯诺诺,满口答应。
      
      裴老夫人看向辛夫人:“全哥也不小了,过了年就满五岁,该好好教教规矩,往后不许再随意领去宋家了。”
      
      辛夫人一愣,迟疑了下:“那边自己跑来接……”
      
      裴老夫人哼了一声,盯着辛夫人:“他是姓裴还是姓宋?你只为儿子着想,怎就不为孙子着想?”
      
      辛夫人满脸通红,讪讪地低下了头。
      
      ……
      
      深夜,子时了,裴荃和辛夫人孟氏从北屋出去。
      
      等人走了,玉珠进去,问服侍洗漱歇息。老妇人却恍若未闻,依旧坐在那里,眼睛望着屋角的那个滴漏。
      
      只剩不到一刻,这一天,就要过去了。
      
      这么晚了,老夫人还不歇息。玉珠有些不解,又不敢问,在旁边陪了一会儿,忽想起白天伴着出去时遇到的那事,心里陡然雪亮了。道:“老夫人,甄家小娘子这会儿就在偏屋里,老夫人要是还不睡,我去将她叫来,让她陪老夫人说说话?”说完,见她没点头,也没摇头,仿似陷在遥远的往事回忆里,便悄悄走了出去。
      
      嘉芙进了屋,向老夫人见礼。
      
      老夫人转头,见她来了,微微一笑,道:“玉珠也是多事。这么晚了还叫你来,今日折腾乏了吧?我这里无事,你回去歇息吧。”
      
      方才玉珠告诉过嘉芙,意思是盼她能来,说几句好话,哄老夫人高兴。
      
      看得出来,无论是玉珠还是眼前的这老妇人,都没指望那个多年前离京的长房长子会在今夜归来。
      
      但是嘉芙却有印象。记得前世里,他确实就是这一晚上回来的,只是很晚很晚,至于到底晚到什么时辰,她有些记不清而已。
      
      她望着面前灯影里这个除去珠冠华服后只剩孤单身影的老妇人,有那么短暂的一刻,心里忽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算计。
      
      全哥要是发病,这老妇人今晚自然也没法好好合眼。
      
      其实自己那事,迟一个晚上也是无碍。原本应该让这老妇人好好过完六十寿的。
      
      她慢慢呼吸了一口气,道:“老夫人,大表哥会回来的。”
      
      老妇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孩子,去歇息吧。”
      
      嘉芙咬了咬唇,最后还是忍了话,福了一福,转身慢慢朝门口走去。
      
      “老夫人——老夫人——”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院外传来一个声音,在这寂静的夜半时分,听起来有些刺耳。
      
      嘉芙脚步一顿,停在了门口。
      
      玉珠急忙出去,朝那个跑进来的婆子叱道:“疯了吗?大半夜的这么喊,出什么事了?”
      
      “大爷回了!”婆子跑的气喘吁吁,表情怪异,比划着手。
      
      “我都险些认不出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明天见~另外提醒下不登录的留言是没法接收红包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