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万福

作者:蓬莱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辛夫人这些时日,忙的是焦头烂额。
      
      头几年老夫人一直不过寿,逢这日,不过随意吃顿寿面而已,今年六十整,在儿孙辈的请求下点了头。大寿的筹备自然是辛夫人的头等之事,除此,她一直在等吏部的消息,前些日终于盼到放文,裴修祉得了从六品上奋威都尉的缺。
      
      虽不过是个恤荫的缺,职位也不起眼,和卫国公在世时不可同日而语,但如今的情况,与早先也是不同了。开国功臣,八公列侯,至今都三四代了,子孙里能靠本事挣功名的毕竟不多,剩下全都望着祖上的恤荫,朝廷正经官衔就那么些个,都有例制,僧多粥少,以卫国公府如今的情况,裴修祉还能得到这空缺,已是不易。
      
      照说这是好事,到寿日那天也能增加体面,该庆贺才对,但二房却有点不乐意了,说到底,也是被个钱字给闹的。裴家还没分家。裴修祉得了缺,虽说宋家也出了力,但需要走动的钱,半分也是少不掉的,为了这个,前后统共花出去了两千两。概因裴家早先有制,凡涉及族中子弟升迁或者进学的支项,一概走公账,这里去了两千两,二房自然肉疼,碍于老夫人还在,明面上不敢显露太过,私下难免抱怨,话传到辛夫人耳朵里,又是一阵闲气。再,甄家人进京了,议婚便迫在眉睫,处处要仔细盘算。辛夫人可谓心血耗费,忙忙碌碌,还没来得及喘出一口气,孙子全哥儿前两日又落了这个不好。
      
      今早一觉醒来,辛夫人的一边牙帮子都火肿了,但想到今日是国公府的头等大事,自己长房当家,除了二房,宗族也都看着,不可出半点的岔子,便又精神抖擞,忙的似个陀螺,过午听下人说孟夫人来了,不复头天初见时的托大,飞快地出去相迎,亲亲热热地将人接了进来。
      
      孟夫人这趟来京城,虽不过才三四天,但走动个几次,就觉出两房失和,比早几年更甚。她本和二夫人也算是姐妹相亲,互通家事,自从儿女之事弄出尴尬后,这回进京,况味总觉大不如前,何况她一个外人,故装作不知,面上一概如常,此刻到了,只尽力地帮着料理杂事,忙碌了起来,嘉芙便被领到二房,得知姨父裴荃的妾荣芳没去前头,于是找了过去。
      
      荣芳原是孟家的丫头,先伺候了嘉芙母亲几年,后来到了姨母身边,姨母嫁人,她便做了陪嫁丫头,她忠心能干,后来姨母让她做了裴荃的通房,如今年纪渐大,下人都叫她芳姨娘。嘉芙小时来卫国公府就和她认识了,荣芳因了孟夫人的缘故,对嘉芙也格外的好。今天这样的场合,她原本自是要帮着管事的,只是不巧,前几天正好滑了一跤,脚腕子扭到,走路不便,只能在屋里养着,正做着针线,见嘉芙来了,很是欢喜,忙让小丫头端来云糕和麻糖,捡了一块,磕去上头沾着的糖粉,递到她的嘴边,笑道:“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了。”
      
      嘉芙笑道:“姨娘你腿不好,别乱动。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你喂我。”
      
      荣芳也笑:“是。小娘子就要嫁人了,自然不是小孩子了。”
      
      嘉芙笑笑,没说话,荣芳以为她害羞,便也不打趣了,两人一边做着针线,一边闲话,说说笑笑间,时间过的飞快,孟夫人边上的丫头来了,叫嘉芙到前头去,说来了熟客,叫她过去见个礼。荣芳忙催她,嘉芙放下针线,带着檀香去了,陪在孟夫人身边,见完客又回来,穿过垂花门时,远远看见裴修祉站在自己方才来的那条路边,身边也没跟着人,只不住地往这边张望,想起昨日他来过甄家,自己避而不见,疑心他在那里特意等着自己,不欲和他单独碰头,立刻转了身。
      
      回的路上有裴修祉在等着,也不知道他会站那里多久,嘉芙掉头便折往后园。
      
      因今日前头忙,园子里也不大见得到人,随意走了片刻,看见前头那座石桥,下去就是一片竹林。
      
      她对这里的路,自然不会陌生,想起过竹林有条路,虽要绕个弯,但却能避开裴修祉回去,便拐了过去,下了桥。
      
      这里平常似乎不大有人走动,竹竿青黄斑驳,脚下的石道两旁爬着苍苔,地上积了落叶,入目萧瑟。行经竹林旁的院落之前,看见两个婆子挥着竹帚在那里扫径,一边扫,一边说着话,隐隐约约,听到似乎提及了自己,便停了一停。
      
      “……甄家要结成亲事了,把姑娘嫁世子,”一个婆子啧啧了两声,“也是一步登天了。”
      
      “你才来没几年,知道什么?”另个婆子接话,“从前他们家姑娘还小,领着一趟趟来,我就知道了,迟早是要亲上加亲,把人送进来的,只是当时以为他家想的是三爷,如今竟攀上了世子,也是想不到的……”
      
      一阵风过,吹的竹枝沙沙作响,掩了婆子的声。
      
      檀香不忿,待要现身,嘉芙摇了摇头,示意从竹林里的岔道走,却听那俩婆子的说话声又传了过来。
      
      “你瞧瞧,这院子大白天都凉森森的,晚上恐怕鬼都要跑出来了。要不是今日前头事多,要把人差断了腿,我也不会揽下这活……”
      
      “夫人也是不易,想必一直牵肠挂肚。我来几年了,年年到了这日子,夫人必定叫人打扫,想是预备大爷回来给老夫人祝寿的,偏哪回见到了人?老赵,我听说,大爷当年是被削了世子之位给赶出去的?”
      
      那个老赵嘘了一声,压低声音,声随风,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
      
      “……国公爷的热孝还没过呢……实在是难看了点……平日里是半点也看不出来的……那个姨娘不肯活了,半夜就吊死在你靠着的树枝子上,当时我跑来看,一脸的紫,舌头都吐到脖子下,吓的我几夜都没合眼……”
      
      “我的娘哎,你不早说!怪不得凉飕飕的!”
      
      另个婆子跳了起来,一蹿三尺高,忙远远避开,才转身朝树拜了一拜,嘴里念念有词。
      
      嘉芙知道这院落从前是长房长子裴右安的居所,这些年一直空置,平日也门扉紧闭。路过这里,无意听这俩婆子嚼舌,若单单只说她的闲话,她也懒得计较。自己祖母确实就有这打算,也怨不得被人在背后议论。
      
      但跟着,这俩婆子却又议论起了关于裴右安的是非。这令嘉芙不禁想起了那段往事。当时兵荒马乱,自己孤身陷入囹吾,绝望恐惧之中,意外得到了一个原本并不抱希望的人的帮助。至今想起,那种犹如身处悬崖而得伸来一臂的感觉,至今印象依旧深刻。尽管最后自己又被送到了萧胤棠的手里。但那是后话,两回事了。
      
      那男子给她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了她,也是因为他的做派和风度,令她印象深刻。
      
      后来,嘉芙人在深宫,也听说了些关于他的事情。
      
      皇家三兄弟的博弈里,云中王成为最后赢家,登基改元后,以裴右安在昭天事变里立下的功勋和新帝对他的器重,富贵荣华,不在话下,他本完全可以位极人臣,但没过多久,先是祖母裴老夫人离世了,丧后不久,恰逢突厥再次袭边,他便自请离京,以节度使之职戍卫关外。
      
      按说当时,突厥之乱虽来势汹汹,但以他的身体状况考虑,关外气候并不适宜他久居,他也并非新帝面前唯一可用之人,本完全可以另派他人的,但最后,依然还是他离了京城繁华,远赴边城,终节度使一任,安边抚民,深孚众望,名动塞外,直到最后病死任上。
      
      说实话,嘉芙有些不信,那样一个男子,竟会在少年时做出如此遭人唾弃之事。现在听到议论,颇感刺耳。
      
      她原本已经转身走了,忍不住又停住脚步。
      
      “……听说那会儿还惹怒了老夫人,被打了出去。虽说这样吧,今日老夫人大寿,连八辈远的亲戚都来了,也不见他回。那么些年,讯儿都没来一个,可见还记恨着。本不该我们多嘴的。小时候做了那事,如今羞于回来见人,也是情有可原,但也可见孝心如何了……”
      
      那老赵倚老卖老,在那里絮絮叨叨之时,忽听身后传来脚步声,闭口转头,看见嘉芙带着个丫头走了过来,一愣,急忙放下笤帚,上来赔笑道:“今日前头热闹,小娘子怎会来这里?”
      
      嘉芙笑了笑,道:“赵妈妈,原本也是不该我多嘴的。只是既然路过了,便是见怪,我也是要说一句的。今日老夫人大寿,你们被差来收拾院子预备大爷回来住,不好好做事,都胡乱在说什么来着?你们是打量着夫人忙,没空理你们,偷懒不算,还嚼起了家主的舌?你们说的那些都是什么?捕风捉影,以讹传讹。我不信国公府里没个规矩,会放任你们这样不敬家主!”
      
      老赵和那婆子面色微微一变。
      
      要是从前,自然不用忌惮这甄家女儿,不过二房的姨亲戚罢了,但如今却不一样了,阖府上下都知,等老夫人大寿做完,立马就轮到亲事了。甭管背后怎么议,这甄家小娘子很快就会嫁入裴家,再不济也是正经的国公府世子夫人,听她那话说的重,也不知方才到底被听去了多少,不禁心虚,急忙低头认起了错:“是,是,小娘子说的是,方才是我们嘴贱!再也不敢了!”
      
      既忍不住站了出来,也就不怕得罪人。何况,等退了亲,往后再不会和这家人有牵连了。前世所有被压抑住的天性,这辈子仿佛慢慢都出来了。
      
      嘉芙看了眼那扇半开的门,见里头院落虽刚扫了一遍,却不过划拉几下做做样子而已,地上连落叶都没清干净,更不用说洒水除尘了,索性又道:“今日老夫人六十大寿,大爷必定是要回来的,有嚼舌躲懒的闲工夫,怎不去把屋子里外打扫干净?”
      
      赵婆子资格老,突然吃了年轻姑娘这么一记不客气的教训,心里虽在腹诽这甄家女儿还没过门就着急摆威风了,面上却不敢显露,口里说着“这就去,这就去——”,拖起地上扫帚,转身鼓着嘴进去了。另个婆子见状,忙也跟了上去。
      
      嘉芙见俩婆子哗啦哗啦又扫起了地,知等自己走了,接下来就算再嚼舌,必定也只会说自己的不好了,便掉头朝前继续走去。
      
      “方才咱们出来时,看那俩婆子的脸,真是痛快。就是怕招怨,说小娘子你手长呢。”
      
      檀香又觉解气,又有些不安,在旁说道。
      
      嘉芙道:“怨就怨,我不在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表哥别管怎样,都轮不到人这些人乱嚼舌头。”
      
      “小娘子你说大爷今日要回,真的?”
      
      檀香想起她方才笃定的语气,有些好奇。
      
      “我想必会回的。”
      
      “小娘子怎知道?”
      
      “我啊,昨晚梦见大表哥回来给老夫人过寿了,你信不信?”
      
      她玩笑了一句,拐过弯,脚步生生地止住了。
      
      就在竹林畔的拐角,对面不过几步之外,一个华发老妪手拄拐杖,被身边的大丫头扶着,正立在路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已站了有些时候了。
      
      这老妪便是裴老夫人,今日的寿星,嘉芙对她自然不会陌生,却不知她竟转来了这里,前头宾客来了不少了,她身上却还穿了件半新不旧的常服,便不似要做寿的样子,一时没防备,倒吓了一跳。
      
      嘉芙小时来国公府走动,裴老夫人对她只是一般的亲戚对待,不见厌恶,也无特别之处,每每来时,跟着母亲向她磕个头,去时再去拜个别,如此而已。嫁给裴修祉后,她也不大要嘉芙这个孙媳妇在跟前服侍,常日独自留在佛堂,加上没多久,遭逢战乱,嘉芙离了裴家,此后便再未见面。对她的印象,可以说是淡而疏远,此刻不期这样碰头,见老妇人站那里,望着自己不做声,神色不辨喜怒,慌忙后退了一步,带着檀香向她见礼。
      
      老夫人没作声。
      
      嘉芙想起方才自己的语气,不禁有点后悔,便垂下眼睛,耳畔只听风穿竹林的飒飒之声,片刻后,终于听到她开口了,问道:“你是甄家那丫头?”
      
      嘉芙低声道:“是。数日前我和母亲过来,老夫人当时在佛堂清修,故没去拜见。”
      
      老妇人又沉默了片刻,慢慢地道:“这里多年没人住了,有些荒,你早些回去吧。”说完转身,在那大丫头的搀扶下,慢慢地走了。
      
      嘉芙抬头,望着老妇那道略微佝偻的背影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竹林尽头,慢慢吐出一口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
    先前有读者要我理一下时间轴和人物关系,看到评论里也有亲写过,今天码完字早,有了空,我这里再列一下,主要是皇家可能有点复杂。
    几个皇帝的次序如下:
    天禧帝(元后就是裴老夫人的女儿,早亡),接下来承宁皇帝(少帝萧彧,天禧皇的儿子,注意不是元后所出),再是永熙帝(顺安王,本文故事开场于这个皇帝,永熙三年),以及接下来的世宗(云中王)。
    天禧帝、永熙帝、云中王是兄弟的关系。
    天禧十八年,少帝萧彧继位,年号承宁。
    随后,辅政的顺安王上位称帝,年号永熙。
    芙妹就是重生于永熙三年,故事开始。
    2.看这里看这里,新文上月榜的关键期,小红包准备好了,每章发表后的24小时内留言送,芙妹和大表哥需要你们的打CALL,,^_^
    3.感谢 越越 的手榴弹
    感谢 蒜蒜只想做一条咸鱼x17、烟雨遥x13、emmx4、ccx2、梧桐清影x2、等等x2、瞌睡的猫x2、麦圈圈x2、大仁x2、宫商角徵羽x2、lina爱、陆包梅子、amiaoer、揽天阙、无所谓、Avalon、缇安、makesyuan、想你的云、旧时的花儿、Nell、荔枝、斯卿 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