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万福

作者:蓬莱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嘉芙慢慢地吁出了一口长气。料他不会主动在老夫人面前提及自己来过慈恩寺,又想到今早母亲去了那边,到了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回了,急于想知道结果,便转身,匆匆往前殿拾路而去。
      
      甄耀庭正在那里晃荡着,左顾右盼,忽见嘉芙带着檀香回了,眼睛一亮,迎了上去:“怎样,可见着老夫人了?可是让我去拜见一番?”
      
      嘉芙摇头:“老夫人睡了,不便打扰,我也没见着。娘想必要回了,我们快些回去吧。”
      
      甄耀庭大失所望,实在不想就这么走了,道:“妹妹你饿了吧,我叫和尚准备素斋去,咱们吃完了,再走也不迟……”
      
      嘉芙已朝外去了:“哥哥你自己吃吧,我先回了。”
      
      甄耀庭望着妹妹朝着山门去的背影,回头看一眼身后,顿了顿脚,无奈跟了上来,兄妹二人进城,回到了家,一问,孟夫人果然早就回来了,此刻人在房里。嘉芙顾不得换衣,忙忙地找了过去,还没到,恰好见刘嬷嬷从游廊上走来,脸色瞧着不大好,便停了下来。
      
      刘嬷嬷抬眼,见兄妹回了,忙走了过来。
      
      “嬷嬷,亲事说的如何?何时定亲,何时过门?”
      
      刘嬷嬷今早和孟夫人一道过去的,故甄耀庭开口就问。
      
      刘嬷嬷欲言又止,叹了口气。
      
      嘉芙便猜到了,压下心底涌出的一阵激动,急忙拉她进了自己的屋,盘问了起来,很快就知道了经过。
      
      原来今早,孟夫人到了国公府,发现宋夫人也在,开口不是议亲,竟拿嘉芙来了后,全哥便生病的巧合来说事,言下之意,就是嘉芙命硬,恐怕日后有克子之嫌,自己女儿已经没了,只留下这么一点骨血,如何能放的下心。孟夫人脾气再好,再肯委曲求全,听宋夫人当着自己的面竟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怎么可能还忍的下去?就回了一句,说自己女儿八字先前已经被裴家要去过的,合的极好,何来的命硬克子之说?宋夫人便不咸不淡地说,听说先前有些人家,为了借婚事攀上高枝儿,拿假八字出来给人,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
      
      她说话的时候,一旁辛夫人始终一言不发。
      
      孟夫人便忍气,问辛夫人,她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叫她给句话。辛夫人便道,自己也是为难,因全哥的病,确实来的没头没脑,先前一直都是好好的,让孟夫人不要着急,先回去,自己再拿嘉芙八字好好请高人看一看,别的,等过些时候再说。孟夫人当场便起身,出了国公府。
      
      刘嬷嬷讲完了经过,愤愤不平:“也太欺负人了!谁家孩子没个头疼脑热的?就他们家的金贵,居然怪到小娘子你的头上!我见夫人气的脸都白了,回来就进了房,晌午都没吃过一口饭。”
      
      嘉芙过去,推门而入,见母亲正坐在梳妆台前,还是早上出门前特意换上的那身衣裳,一手攥着帕子,一手撑着额头,背影一动不动,想到母亲性子一向柔弱,原本满怀希望过去,却这样回来,心里五味杂陈,走了过去,从后抱住母亲的肩,道:“娘,全是我的不好,连累你受气了。”
      
      孟夫人刚从国公府回来的时候,气的手都还是发抖的,这会儿才缓了回来,拭了拭眼角,转过声,见女儿一双美眸望着自己,眸光满含愧疚,心里又一阵发堵,将嘉芙搂住,道:“我受气倒无妨。我是听她们这么诋毁你,我又没办法,我这个做娘的,心里实在是……”
      
      她的眼圈又红了。
      
      嘉芙抬手替她擦眼睛。
      
      “娘,我一点儿也不难过,你也别难过了。我从前不知道,如今越和那边来往,我便越不想嫁去他们家。随便他们怎么说,我不在乎。只是你不要气坏了身子。”
      
      孟夫人只觉女儿懂事肯体谅自己,心里更是难过,道:“罢了,只怪咱们时运不济,正好过来就遇到全哥出事儿,亲议不成就罢了,还凭空往你身上泼污水。我叫人给你祖母传个信吧,过两天收拾收拾,咱们准备回泉州……”
      
      “夫人!裴家世子来了!说求见夫人。”
      
      门外忽传来刘嬷嬷的声音。
      
      孟夫人一愣,和女儿对视一眼,嘀咕道:“他这会儿又来做什么?”飞快拭了拭眼角,叫刘嬷嬷先将人请进来,自己到镜前,往脸上扑了些粉,看不出异样了,转身道:“阿芙,你且回房。娘去瞧瞧,他来做什么。”说着出去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解决了半路杀出来的裴右安,才回个家,把母亲安抚了下来,裴修祉就又来了。
      
      嘉芙刚下去的心,又悬了上来,怎会真的回自己房里等着,片刻后悄悄来到客堂,藏身在窗外,朝里看了一眼,见裴修祉坐在母亲斜对面的一张椅上,正说着话,道:“姨妈,我一听到这事,立马就赶了过来,我知道姨妈你今日受了气,求姨妈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全哥的那点事,怎会和芙妹有关?我母亲本也没这样的想法,你也知道的,她对芙妹极是喜爱,一心盼着她能早日过门的,全是宋家那婆子从中作梗。她是巴不得我再不要娶妻,这才从中作梗,姨妈你若是就此冷了心,岂不是中了她的下怀?”
      
      孟夫人因今日事,连带着对裴修祉也有些不满了,勉强道:“世子,不是我这边要冷了心,实是你那边生事在先。嫁娶之事,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两厢情愿。我们两家议婚,原本就门不当户不对,是我甄家高攀的,如今连那样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亲还怎么做的成?我们甄家虽门户低微,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也当眼珠子似的宝贝着。你母亲那边这样的态度,你在我这里再说什么,也是没用。”
      
      裴修祉自那日见过嘉芙,便日思夜想,心中爱极,眼见宋家那边作梗,自己母亲听信,孟夫人这边看着也萌生退意,心中焦急,竟从椅子上起来,几步到了孟夫人跟前,单膝跪在了地上,道:“姨妈,求你看在我的面上,再等等!我对芙妹一片真心,日月可鉴!只要我娶了她,我必定会待她好一辈子的!姨妈你体谅我,容我几天,等我回去和我母亲好好说,我母亲定会听我的,若你就这么冷了心走了,叫我怎么办?”
      
      孟夫人没想裴修祉竟向自己下跪恳求,吓了一跳,忙扶他起来,裴修祉却不肯起身,依旧跪在那里,只道:“姨妈你若不可怜我,我便不起。”
      
      嘉芙看的双手紧紧捏起,见母亲似乎左右为难,看起来竟有些被他给说动了的样子,恨不得自己冲进去当场给拒了,正着急时,只听一声大吼:“欺人太甚了!当我甄家人都死光了吗?”话音未落,“咣当”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嘉芙望去,见哥哥甄耀庭闯了进来,噔噔噔地冲到裴修祉面前,怒道:“我妹妹不嫁了!实在没人要,我养她一辈子,也不要她去你们家受这样的气!你快走!”
      
      孟夫人见儿子两眼瞪的滚圆,额头青筋直跳,忙叱骂:“你来做什么?出去!这里没你的事!”
      
      裴修祉从地上起来,心里恼他无礼,只是为了嘉芙,勉强忍住了,维持着平日风度,微笑道:“是二弟啊,二弟消消气,确实是我那边不好,我过来,原本特意就是为了向姨妈赔不是的。”
      
      甄家是泉州数一数二的大富,与州府关系经营的也好,甄耀庭出去了就是大爷,无人不奉承,一向混惯了的,方得知母亲去国公府议亲的经过,怒火中烧,怎还忍得住,径直就闯了进来。见裴修祉一脸的笑,并不买账,抡眉竖目地道:“我妹妹好好一个姑娘家,被你们这么污蔑,泼了一身脏水,你倒是给她一个交代?”
      
      裴修祉脸色渐渐难看,不再说话,孟夫人高声叫张大进来,把发浑的儿子强行给拖了出去,一阵乱哄哄后,按捺下心中纷乱,转向裴修祉,道:“我今日心里乱,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你且先回去吧,容我再想想。”
      
      裴修祉知道自己再留也没用了,临走前,又再三地向孟夫人保证,说自己会说通自己母亲,被送出甄家大门,一路眉头紧锁地回了国公府,进了门,得知祖母从慈恩寺回来了,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便往北屋去了。
      
      ……
      
      裴右安送祖母回来,安置妥,回了自己这趟回来暂时落脚的旧居,没片刻,一个丫头过来,说老夫人请他过去,裴右安又去了,见裴修祉也在里头,叫了声自己大哥,便点了点头,唤了声“二弟”,转向老夫人道:“祖母叫我,可是有事?”
      
      裴老夫人道:“你侄儿这两回的病,来的是有些没头没脑的,好在没大碍,今天已经活蹦乱跳了。但宋家那边却怪在了甄家女孩儿的头上,说什么命里犯冲,她来了,全哥便没得好。你娘糊涂,也是信了,事情闹的很没意思。我虽不会看相,但看那女孩儿,容颊光丰,落落大方,不像是会克人的。宋家那边胡说八道,应是想借机发难,拆了她和你二弟的姻缘。你既替全哥看了病,可知病症到底是因何而起?如何根治才好?”
      
      裴右安望了眼裴修祉,见他朝自己投来两道热切目光,迟疑了下。
      
      他从小以才名得到姑父天禧帝的青眼,憾先天体弱,故从小除习武健身之外,也开始学医,曾偶得一西域医经,经里详载不少古方,包括各种药材的功效、禁忌,内中有一味,便是被归为香料的冻龙脑。当时他颇感兴趣,特意找来冻龙脑加以验证,所以不但对它色香味了然于胸,也知此药性状,极少数人并不适用,接触会出现眼口肿胀,通体出疹等症,若误服,轻者心悸晕厥,严重甚至窒息死亡。
      
      上天有所夺,便有所赐。他虽出世多病,以致于父亲舍“修”字排辈,为他单独取名“右安”,取“佑安”之意,但他不但天资过人,博识强记,且眼力嗅觉,都异于常人,极其灵敏。裴老夫人大寿的那个晚上,他连夜赶回,进屋后,在经过甄家那个表妹身前时,便闻出了她身上散发的冻龙脑的熏香气味,当时并不以为意,但等全哥发病,见到他的病状,再闻到全哥衣物上的残留香气,立刻便知道了原因。
      
      当时之所以没有直接说明病因,是因为经过这个甄家表妹身前,被她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大表哥”给唤停了脚步,转头和她短暂对视的一刻,她令他印象深刻。
      
      一开始他确实没认出她是谁,等见她脸庞羞红,显然因了自己的冷淡感到尴尬时,他才想了起来,眼前这少女,便是多年前那个曾数次来国公府走动的二房叔母孟氏的外甥女。
      
      那时他已是少年,紫芝风流,名动京华,而她给他的全部印象,还是个没有褪尽婴儿肥的萝卜丁,皮肤奶白奶白,眼睛又圆又大,两只瞳仁像养在水里的冰晶葡萄,水汪汪的,剪着整齐刘海,乌黑头发分垂在两只小肩膀上,看见他就远远地躲,如此而已。却不料多年过去,这里又见,她已长成亭亭少女,容貌自然还是不错的,但令他印象深刻的,不是她仰着望他的那张脸蛋,而是她的一双眼睛。
      
      当时她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眸子里流露出满是感激和信赖的欢喜之色,这种感觉……
      
      就如同他和她从前曾有过不浅旧交,而今不过是久别重逢而已。
      
      她的异常热络令他感到有些不适,但也不算如何反感,只是印象深刻。推断出全哥病情和她身上熏香有关后,出于他一贯的谨慎,没有当场道明,而是隐瞒了下来。
      
      显然,这会儿祖母忽然叫他来,问起全哥的病症,应该是裴修祉求她出面做主了。
      
      原本他自然会据实说明。但想到慈恩寺里的一幕,沉吟了下,终于还是道:“全哥的病因,我还不得而知。”
      
      裴修祉露出失望之色,裴老夫人微微蹙眉,忽然,院中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又隐隐听到争执,似是有人强要进来,却被婆子给阻拦住。
      
      玉珠在老夫人房门外,听到院落门口起了嘈杂声,出去道:“怎么回事?吵吵嚷嚷?老夫人屋里在说着话呢!”
      
      一个婆子跑来道:“姑娘,甄家那个公子来了,嚷着要见老夫人,凶巴巴的,你快去瞧瞧。”
      
      玉珠一怔,急忙到了院门口,果然,见甄耀庭被几个婆子挡在那里,一脸怒色,便上去道:“甄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呢?大闹天宫不成?老夫人这里,也不是凌霄殿!”
      
      甄耀庭抬眼,认出是那日见过的那个大丫头,高声道:“我妹妹遭了不白之冤,我要见老夫人!”
      
      玉珠听说了些今早孟夫人过来后的事,因从前就与孟夫人关系好,心里本就暗暗有些不平,原本恼他举动鲁莽,出言略讽刺了下,等听他这语气,似乎过来是要替妹妹出头,忙道:“你稍等,莫吵嚷,我先去替你传个话。”说完匆匆入内,片刻后出来,道:“随我来吧。”
      
      甄耀庭立刻跟着玉珠进去。到了门前,玉珠看了他一眼,小声道:“等见到老夫人,你有话好好说,老夫人不是不讲理的,别鲁莽冲撞了她。”叮嘱完,才上前道:“老夫人,甄家公子到了。”
      
      甄耀庭入内,见裴老夫人坐着,边上是裴修祉和裴家的那个大爷。
      
      方才在家里,他虽被孟夫人给赶了出来,心里的一口气,却实在咽不下去,越想越是不平,脑子一热,自己就来了,裴家门房不知他来的目的,因是熟人亲戚,自然放入,他便径直闯来这里,又被婆子给拦了,原本怒火冲天,此刻真到了裴老夫人的跟前,终究还是不敢造次,先是跪了下去,规规矩矩地磕了个头,听到老夫人叫他起身,问他事,爬起来道:“回老夫人的话,我娘今日过府,如何被对待,想必都知道的,我也不说了。我妹妹的亲事成不成,还在其次,只是她原本好好一个人,才来这里没几天,稀里糊涂这样遭了不白之冤,我实在是气不过!话既说到了这地步,我也不怕得罪人了!你家不是说我妹妹八字不好,克了全哥吗?敢不敢把你家哥儿再抱我妹妹跟前一次?这回我就睁大眼睛盯着,要是他再和头两回一样,不用你们家开口,我们甄家人今晚自己就麻溜地滚回泉州,往后再没脸进你们国公府一步路!要是哥儿没事,我们也不敢想别的,你们收回那些话,再不许说我妹妹一个字的不好!”
      
      屋子里鸦雀无声,只剩甄耀庭站那里,呼哧呼哧地不住喘气。
      
      “耀庭!我看你是疯了不成,竟跑来老夫人这里撒野!你这说的都是什么浑话?”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帘被人掀开,甄耀庭转头,见自己母亲和辛夫人一道进来了。
      
      辛夫人脸色阴沉,孟夫人的脸色也很难看,上来狠狠就打了一下儿子的头,立刻扯着他,要他和自己一道,朝裴老夫人跪了下去,流着泪道:“实在是我没把儿子教好,瞒着我自己竟就这么跑了过来,满口胡言乱语。”一边说着,一边要他磕头认错。
      
      甄耀庭脸涨的通红,道:“我哪里说错了?我就是见不得妹妹被人冤枉!”
      
      “你给我住口!”
      
      孟夫人按他脑袋,甄耀庭直着脖子,一动不动。
      
      “罢了!”裴老夫人忽道,“也没什么,这孩子也是出于爱护妹妹的心思,急了点,起来吧。”
      
      孟夫人松开了儿子,甄耀庭却又不起来了,自己朝老夫人磕头,道:“求老夫人做主!让我妹妹再和全哥处一回!是好是歹,我都认了!”
      
      辛夫人终于忍不住了,不快地道:“你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好好的怎又咒起了我全哥儿?”
      
      “都住口吧!”
      
      裴老夫人出声制止,沉吟了片刻,缓缓道:“甄家孩子这话听着荒唐,仔细想想,也未必没有道理。就照他话,让两人都过来,在我跟前,再处一回,到底如何,也就清楚了!”
      
      这话一出,众人无不吃惊,辛夫人急忙道:“娘,不妥!万一全哥又发了病,岂不吃苦?”
      
      老夫人道:“全哥是我曾孙,我自然疼的,他是要紧,但若因此冤枉了甄家女孩儿,我也于心不忍。就这样吧,去把全哥带来!”
      
      屋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孟夫人心口乱跳,忽而欢喜,觉得女儿冤屈能够得到昭雪了,忽而又紧张无比,手心里不住地往外冒汗,终于定住心神,对甄耀庭颤声道:“老夫人的话,你听到了?快去把你妹妹接来!”
      
      甄耀庭嗳了一声,从地上一蹦而起,转身就跑了出去。不到两刻钟,在外头的玉珠进来,轻声道:“老夫人,甄小娘子来了。”
      
      裴老夫人点了点头,命屋里闲杂人等都出去。裴修祉要留,也被请了出去。
      
      “右安,你留下。”
      
      裴老夫人吩咐了一声。
      
      嘉芙人站在门外,还是有些不在状态,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一波三折,竟然变成了这样。见里头的人纷纷出来,只低着头,等玉珠叫了,慢慢走了进去,抬眼就见辛夫人坐那里,将全哥紧紧搂在膝上,用戒备厌恶的目光盯着她,裴右安站在窗边,两道目光扫了她一眼,随即背过身,眺向窗外。
      
      “你坐吧。不必害怕。”
      
      裴老夫人朝她微微一笑。
      
      嘉芙低声向她道谢,坐在了一张凳子上。
      
      ……
      
      这个午后,终于还是熬了过去。
      
      对于孟夫人来说,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哪一天的午后,会像今天这般漫长而煎熬。
      
      天渐渐地黑了,国公府里开始掌灯,玉珠快步走了过来,笑容满面,凑到她的耳畔,低声道:“姨妈,全哥没半点不好!这会儿已经睡了过去!老夫人说,干脆让小娘子今晚再留下,在她屋里睡一夜,等明日,你再来接她回去吧。”
      
      孟夫人眼泪唰的流了出来,紧紧抓着玉珠手不放,被玉珠慢慢地送到了国公府的大门之外,回了家,一夜无眠。第二天清早,又早早地来,见女儿已经起身,站在抱厦口等着自己。初升的朝阳照在她的身上,她俏生生地立着,娇嫩的像是春天新发的一枝嫩柳。
      
      孟夫人接了嘉芙走,行到国公府二门口,辛夫人身边的一个亲信婆子匆匆赶了上来,陪着笑脸道:“太太,我们夫人有请,叫你回去,和你再商量原先那事。夫人说,宋家那边不必管了,这是咱们两家自己的事。”
      
      孟夫人脚步定了一定,看向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的女儿,抬手爱怜地摸了下她的秀发,慢慢转头,说道:“请妈妈代我传一句话,我家阿芙也不算大,这两天我忽然想明白了,不舍这么早就将她嫁出去,和世子原本也无婚约,故不敢耽误世子,请夫人为世子另结良缘,我带女儿先回泉州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爆字数了,好爽。
    发红包好像也会上瘾,,继续。
    明晚八点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