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万福

作者:蓬莱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孟夫人将登记所造的账册交接了,看着管事锁库门,交了钥匙,事毕,已是子时,人腰酸背痛,想着女儿还在等自己,马不停蹄又赶来北正院,到了才知,方才自己人在库房的时候,这里竟出了这么多的事。离家多年的裴家长孙裴右安不期而归,全哥儿又发病,于是找了辛夫人,交待几句,便带嘉芙回了家。
      
      方才和辛夫人辞别时,见她强作笑颜,只随口道了几句谢,也没说送她几步,态度敷衍,孟夫人知她为全哥糟着心,自然不会在意被慢待,回来路上,坐在马车里,只和女儿议论今夜的所见所闻,说了几句,便谈到了今夜回来的裴右安,忍不住叹一声:“可见人不可做错一步,一步错,步步错。这孩子当年的风头,我至今记得。若不是一时糊涂做出那样的事,如今也不至于有家难归。他自己吃苦,更是可怜了做长辈的,老夫人不用说了,我记得她从前最是疼爱他的,夫人也是不易,当年十月怀胎,产下双生,一个出来就没了,只剩他一个,体格又从胎里便带出不好,自小多病,夫人原本自也是拿他当心头肉的,只是我听说,这孩子打小就和旁人家的儿子不同,自己不肯和夫人亲近,夫人后来生了你二表哥,二表哥和她亲,做娘的,自然也就更疼小的了……”
      
      她说着这些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裴家旧事,发觉女儿心不在焉,似乎怀着心事,便停了下来,问她所想。
      
      今晚裴右安那侧目一顾,令嘉芙感到忐忑不安。
      
      她疑心他或许知道了什么,但又觉得不大可能。自己的这个计划,可谓天衣无缝,他不信他能瞧出什么端倪。
      
      他那一瞥,或许纯属无意,自己疑神疑鬼罢了。
      
      回来路上,嘉芙不断这样安慰自己,但心里的那种忐忑之感,始终无法消除。听到母亲问话,才回过神,抬起眼,见她端详着自己,便努力做出笑颜,道:“没想什么。只是有些累了。”
      
      孟夫人心疼地搂住女儿:“你先眯一眯眼。今日大寿做完,你便没事了。娘估摸着,等全哥病好了,那边应该也就要说亲了。既是说亲,你一个姑娘家,也不方便再出入那边了,过两天娘自己过去探病,你不必同行,留在家里好生歇息。”
      
      嘉芙不吭声,靠在母亲怀里,闭上了眼睛。
      
      隔了两日,出于该有的礼节,孟夫人果然自己过府,去探望全哥。
      
      裴右安于医道,确实有独到之处。这回照了他的医嘱处置,才两日,全哥病情便大好,这原本是件好事,但孟夫人却得了一肚子的气,因刚过去,就从一个和她交好的管事嬷嬷那里听到了点风声,说前日,宋夫人得知全哥又发病了,一早急火火地来看,后来和辛夫人在屋里说了些话,等人走了,这两日,慢慢就有闲话在暗地里传开,说宋夫人疑心甄家小娘子和全哥命里犯冲,否则为何先前全哥都好好的,没有半点不妥,这回她一来,碰了两回,全哥就发了两回这怪病。
      
      辛夫人本没想到这一层,被宋夫人给点醒了,半信半疑,今日见孟夫人来了,态度又冷淡了下去,孟夫人草草坐了片刻,回到家中,越想越是不快,却担心让女儿知道了难过,故在嘉芙面前,半句也不敢提,却哪里知道,自己回来还没片刻,嘉芙就已经从她身边的丫头那里,得知了消息。
      
      事情果然顺着自己当初的设想在发展,这两天,她原本最担心的裴右安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那夜他的侧目一顾,或许真的只是无意为之。只是因了心虚,想的太多,自己吓着自己而已。
      
      嘉芙绷了两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但看母亲分明生着闷气,又怕让自己知道的样子,心里难免愧疚,正想怎么安慰她,一个婆子跑进来禀话,说国公府老夫人身边那个叫做玉珠的丫头来了。
      
      孟夫人知玉珠必定是受老夫人差遣而来,忙叫人领入。没片刻,见玉珠穿一袭水蓝衣裳,带着两个小丫头,提了食盒,笑眯眯地进来,便亲自迎了几步。
      
      玉珠慌忙道:“姨妈你坐着就是了,我不过一个伺候人的下人,怎敢劳动姨妈亲自出来接我?”
      
      孟夫人牵着她手,道:“接你几步又能如何,我腿断了不成?我看你站出来,哪一点比不上正经的小姐,就是命不济,比不过旁人罢了。”
      
      玉珠笑道:“我一个伺候人的命,得了姨妈这样的夸,也算没白活了。”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暖屋里坐下,玉珠命小丫头将提来的食盒呈上,笑道:“姨妈,老夫人说,你们家小娘子很好。这里头是她平常吃的几样吃食,今日特意叫厨房多做了一份出来,命我送来给小娘子。就是不知道口味咸淡。叫小娘子吃了告诉她,下回照小娘子的口味做。”
      
      小丫头将食盒打开,里面是一碟燕窝香蕈鸡丝,一碟酥油豆麦,一碟桂花萝卜糕,并一盏羊乳奶皮酥,都还是热的,冒着丝丝的白气。
      
      孟夫人又惊又喜。
      
      东西倒在其次。她岂会看不出来,这当口,老夫人忽然特意叫人送这些吃食过来,还夸赞了自家女儿,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表示了她的态度。
      
      就在数日之前,自己刚到京城,带着女儿过府去拜望老夫人,她也没见面,态度淡淡的,没想到才这么几天,忽然就表示出对自己女儿的肯定之意。虽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就这么几天里,自家女儿到底那一点入了她的眼,但终究是件好事。
      
      孟夫人心里宛如涌过一阵暖流,早上在辛夫人那里受来的气,也一下消去了不少,忙唤来嘉芙,指着那几样菜品,笑容满面地转述了老夫人的话。
      
      嘉芙脸上带笑,心里却在叫苦。
      
      万万没想到,老夫人忽然来了这么一下。
      
      她自是好意,嘉芙心里明白,但这恰恰是她现在最不想要的。
      
      “哪天方便,我带阿芙过去,给她老人家道谢。”孟夫人笑道。
      
      “姨妈不必客气。等我回去,转个话就好了。”
      
      “那就有劳你了。”
      
      两人又拉了一会儿的家常,玉珠笑道:“我听说小娘子不但精于女红,还是描画的好手。我有一个图样,自己总画不好,想向小娘子请教。”她说着,朝嘉芙使了个眼色。
      
      嘉芙何等的聪明,立刻知她应是有话私下想和自己说,压下心中的不解之意,起身说带她去自己屋里教,孟夫人自然说好,嘉芙便带着玉珠到了自己的闺房,进去后,屏退丫头,请玉珠坐下,自己要去拿图样,果然被她阻拦,称赞了几句屋里摆设雅致,靠过来压低声道:“小娘子,实不相瞒,我这趟过来,另外还有一事。方才临出门前,大爷忽然叫我过去,让我私下和你说一声,往后再不要熏你如今用的香了,对人或有不利。”
      
      嘉芙心房突然打了个鼓点,人也激灵了一下,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玉珠:“这是何意?大爷可有跟你详说?”
      
      玉珠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她方才暗中闻了下甄小娘子的体香,幽幽入鼻,沁人心脾,似是辛夫人房里惯用的龙涎。
      
      女子所用的熏体之香,虽可闻,但看不到,摸不着,且容易叫人联想到着里的小衣,故亦算是闺房隐私之一。这甄家小娘子虽从了二房,称呼大爷为大表哥,但毕竟关系不熟,何况就要和二爷议亲了,大爷刚回来没几天,忽然却管起了甄小娘子的体香之事,未免叫人诧异。
      
      但大爷如此吩咐了,玉珠自然照办,传话后,听嘉芙问,摇头道:“我也是不解。大爷只这么吩咐我,叫我转告你,让你务必照做。”
      
      刚刚消失没片刻的那种不安之感,再次从嘉芙的心底油然而起。
      
      原来根本不是自己的多心。
      
      现在她完全可以确定了,那天晚上,裴右安确实当场便洞察到了自己身上的熏香和全哥犯病的内在联系。
      
      但是他到底知道了多少关于自己的秘密?他这样通过玉珠来传话,是出于善意的提醒,还是不满的警告?
      
      这些都还是其次。
      
      最让嘉芙担心的,还是他会不会说出全哥犯病的真实原因?
      
      从玉珠此刻的口气可以判断,他还没对别人提及。但保不齐他接下来不会说。
      
      万一,假设万一,他说出全哥生病的真实原因只是因为冻龙脑,那么自己这些时日以来所有的苦心谋划,都将毁于一旦。
      
      她的这个计划,原本可以说是步步为营,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却没有想到,眼看就要收尾,却突然生出了这样一个致命的变数。
      
      天气寒冷,但嘉芙的里衫却被冷汗紧紧地贴在了后背之上。
      
      她勉强定住心神,微笑道:“多谢姐姐传话,我有数了,既然不好,那就不用了。”
      
      玉珠笑了,点了点头:“大爷也是奇怪,有点没头没脑。但他通医,既这么说了,想必有他的道理,小娘子不见怪就好。我也没别的事,传了话,也该回去了,准备收拾东西,明日一早,大爷要送老夫人去慈恩寺拜佛还愿呢。”
      
      嘉芙心乱如麻,随口称了句善,便送玉珠出来。孟夫人和玉珠站在客堂前相互话别,恰甄耀庭从外头晃荡进来,看见母亲和一个穿着水蓝裙衫的美貌姑娘在说话,一边拿眼睛看,一边朝孟夫人叫了声“娘”。
      
      玉珠从前没和甄耀庭打个照面,听这一声,知他是甄家那个儿子,见他生的也是一表人才,只是举止流于孟浪,立那里,两只眼睛盯着自己,便朝他福了一福,叫了声“爷”,随即转向孟夫人,笑道:“姨妈留步,那我走了。”
      
      孟夫人笑着叫她走好,命婆子送她出去,等她身影消失,见儿子还扭头望着,骂道:“一早你又去了哪里?这会儿才回来!这里不比泉州,可以让你横着走路,你要是给我惹出是非,你自己也知道!”
      
      甄耀庭满口应承,说自己早上只是去城隍庙逛了一圈,给妹妹买了些玩的,随即嘻嘻一笑,凑来来问:“娘,刚才那小娘子是哪家的姑娘?”
      
      孟夫人因玉珠刚走了这一趟,心情好了些,见儿子嬉皮笑脸,知他喜好拈花惹草,揪住了他耳朵,骂了一句:“那是裴老夫人跟前的大丫头,你敢打主意,我立马就把你送回泉州!”
      
      甄耀庭哎了一声,慌忙脱开孟夫人的手,捂住耳朵,一边往里去,一边道:“我不看行了吧?我去找妹妹!”
      
      ……
      
      这一夜,嘉芙彻底失眠了。
      
      次日一早,她起身梳洗完毕,去了孟夫人的屋里,母女没说上几句话,外头传来一阵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下人的声音传了进来:“夫人!国公府那边来了人,说请你过去,有事呢!”
      
      嘉芙心头一阵狂跳,勉强定住精神,跟着孟夫人走了出来。
      
      来的是辛夫人身边那个和孟夫人关系不错的婆子,说话间,嘉芙渐渐听明白了。
      
      原来是辛夫人请孟夫人过去,说要商议婚事了。
      
      听着婆子的口吻,全哥的事儿,应该还没有被捅出来。
      
      嘉芙那颗狂跳的心脏,终于渐渐定了下来。
      
      孟夫人忙去换了衣裳,命甄耀庭在家老实待着不许出去,让嘉芙帮自己看着,随即带了几个下人,上了马车,往国公府去。
      
      嘉芙目送母亲身影消失,回来坐那里,一动不动,出神了片刻,忽然站了起来,对甄耀庭道:“哥哥,反正无事,你陪我去个地方。”
      
      甄耀庭是那种在家一刻也待不住的主,没心没肺的,正在想着怎么说通妹妹让自己出去不要告状,忽听她主动开口要出门,正中下怀,问了地方,得知是慈恩寺,哈哈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想拜佛求神,保佑婚事顺利?成,哥哥我这就送你去,保管让你称心,嫁个如意郎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红包还在继续送,,送到明晚8点前为止。谢谢大家支持,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