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万福

作者:蓬莱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这婆子嚷的实在是响,虽人还在院里,声却满屋子都听到了。
      
      嘉芙身后静悄悄,不闻半点动静。
      
      裴老夫人还是那样坐着,身影如同凝固住了,忽的持起横放在一旁的那根手杖,人跟着就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就在嘉芙以为她要迈步出去了,她却又停住,立了片刻,慢慢又坐了回去。和方才并无两样。只那只手紧紧地捏着拄杖龙头,手背现出了几道青筋,清晰可见。
      
      院中已传来了脚步声。嘉芙下意识地回头,视线透过她面前的那扇雕花楹窗,望了出去。
      
      子时中夜了,乌蓝的夜空里,斜挂了半轮淡淡镜月,初冬夜的寒霜深重,楹窗外的那株老木犀,枝梢叶头凝了层白色的薄薄霜气,一个身影披星踏月,从浓重的夜色里走来,穿过院子的门,朝这方向大步行来,在身后的甬道上投下一道颀长暗影。
      
      身影渐近,脚步越来越快,几步跨上台阶,踏入门槛,灯影一阵微微晃动,那人从楹门后转了进来。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如玉般明亮,如松般英逸。走的近了些,灯光照出了他的肤色,是血色不足般的微微苍白,但这丝毫不曾减损他眉宇间的那缕逸气,反越发显他眉如墨画,目光清明。他比嘉芙高了一头还不止,略清瘦,肩背笔直,走了进来,两道目光,看向嘉芙身畔的那扇门,越走越近,从她面前经过,与她相隔不过半臂的距离。
      
      嘉芙看的清清楚楚,霜露湿了他的鬓发,他肩上那件与夜同色的氅衣,也透出了几分湿冷的潮寒之气。
      
      方才第一眼,她就认了出来,他便是裴右安。
      
      她莫名竟感到紧张,几分自己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激动,一颗小心脏有如鹿撞,双眸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跟随他的身影移动,等他来到面前,下意识地脱口叫了出来:“大表哥!”
      
      裴右安原本似乎并没留意到她的存在,人已越过她了,闻声转头,视线拂过她的面庞。
      
      他没有回应,目光只在她的脸上定了一定。
      
      他的双瞳里,沉着夜色般的漆黑,灯火映照之下,却又清的像水般透明,虽然无法触摸,但那种微凉的冷淡之感,扑面而来。
      
      嘉芙脸庞发热,有点难堪。
      
      他根本就没认出她是谁。
      
      她张了张小嘴,还在犹豫要不要提醒他自己是谁,面前这男子仿佛终于认出了她,挑了挑两道好看的眉,朝她略略点头,以此作为回应,随即转向跟了上来的玉珠:“祖母可在里头?”
      
      他的声音温凉而低醇。
      
      玉珠点头,压低声道:“就在里头呢,这么晚了,方才还是不肯去睡……没想到大爷竟真的赶了回来。老夫人不知该有多高兴……”
      
      她的眼圈红了。
      
      裴右安转过了身,停在那道门帘前,顿了一顿,朝里道:“祖母,不孝孙儿右安回了。”
      
      屋里寂静无声。
      
      裴右安撩起衣摆,玉珠忙要给他递跪垫,他已双膝下跪,隔着门帘,朝里三叩道:“右安来迟,未能及时替祖母贺寿。祖母福海寿山,堂萱永茂,年年今日,岁岁今朝。”
      
      门帘里还是没有声音。裴右安以额触地,长跪不起。
      
      良久,玉珠道:“老夫人……地上凉,大爷想是远道赶来,身上还是湿的……”
      
      片刻后,裴老夫人的声音响了起来:“给我起来!你是想再惹上病气,叫我再替你操心不成?”
      
      裴右安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嘉芙屏住呼吸,慢慢地从门口退了出来,站在外屋门槛里,犹豫了下,正想叫了檀香一起去找母亲,却听见脚步声纷至沓来,抬眼,院里呼啦啦地来了人,辛夫人,裴荃,孟氏,以及裴修祉,裴修珞等匆匆入内,涌到老夫人那间屋的门前,停住了。
      
      “娘,方才下人说右安回了?”
      
      辛夫人背对着嘉芙,嘉芙看不到她的神色,只听她的声音绷的很紧,像是一根两头被拉住的皮筋。
      
      裴荃和孟氏并没说话,只是等在一旁。
      
      裴修祉看见嘉芙,目光一亮,走来站在她的近旁,欲言又止,嘉芙朝他点了点头,便转向和自己打招呼的裴修珞,他露出微微失望之色,随即,视线也投向了那扇门,目光带了些飘忽,神色也和平常不大一样,唇角紧紧地抿了起来。
      
      “芙妹。”
      
      裴修珞年底就满二十了,学业一向不错,文质彬彬,笑着和嘉芙点头。
      
      做亲没成,姨妈孟氏似乎有点不快,嘉芙这趟来,对她也没从前那么嘘寒问暖了,但这个亲表哥看起来和从前还是一样,应该没怎么放在心上。
      
      “娘——”
      
      辛夫人提声,又叫了一声,里头随即传出一阵脚步声,裴右安扶着裴老夫人走了出来。
      
      裴老夫人眼睛略红,脸上皱纹却舒展了开来,点头:“是右安回了。”
      
      辛夫人仿佛错愕了,望着对面那个已然完全成年男子模样的裴右安,目光一时定住。
      
      裴右安转向她:“见过母亲。我离家多年,母亲身体一向可好?”
      
      辛夫人回过神,脸上露出笑,但是就连嘉芙也看的出来,她的笑容分明有些勉强。
      
      “好,好,”她点头,嘴唇翕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她的眼睛看向裴老夫人,“年年到了今日,我都叫人打扫你的院子,就是盼着你回。今日总算回了,好,好……”
      
      “有劳母亲,多费心了。”裴右安朝她行了礼,又转向裴荃和孟氏,同样见礼:“侄儿见过二叔,叔母。”
      
      裴荃忙叫他不必多礼,孟氏更是笑容满面:“右安可算回了!你一去多年,你二叔和我哪天不在念你!方才乍见你,险些认不出了!比从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心里实在欣慰!你回来就好,再不要走了,一家人怎可少你一个?”
      
      裴右安道:“累叔父叔母为我牵挂,右安十分感激。”
      
      孟氏嗐了一声:“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感激不感激。珞儿,快来见过你大哥!你大哥比你大不了几岁,文章学问和你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可是天禧朝的进士,大名鼎鼎,当年年纪虽小,文章做的恐怕连你太学里的夫子未必都比得过!这回他回来了,你要多向他学做学问,劳烦他帮你看文章,亏的你们是兄弟,这样的机会,外人求都求不来!”
      
      裴修珞朝裴右安见礼,恭恭敬敬道:“见过长兄,还盼长兄拨冗,不吝赐教。”
      
      “我已多年未碰文章事了,于笔墨早已生疏,如今恐怕远比不上三弟你了。我这趟回来,在家中预计停留时日也不会久。你若有文章疑难,我陪你切磋切磋,倒是可以。”
      
      一直没作声的裴修祉走了上去,笑道:“大哥!回来都不说一声的,原本我该出城迎你的!怠慢了大哥,大哥勿怪我才好。”
      
      裴右安转向他,微笑道:“二弟客气了。我不在,祖母和母亲都累你事孝,该我向你言谢才是。”
      
      “哎呀,都是自家亲兄弟,哪里来的那么多见外!”孟氏笑着,上前打量了眼裴右安,叹道:“嫂子你看看,右安为今夜赶回,路上这是吃了多少的苦。娘这里既拜过了,快些带去换身衣裳,吃口热饭,其余话明日说也不迟。”
      
      辛夫人转向裴老夫人:“娘,那媳妇先带他去歇了……”
      
      忽然,偏屋里传出一阵孩童的哭嚎之声,声音尖利无比。
      
      辛夫人脸色一变:“全哥!”
      
      “夫人!老夫人!全哥又不好了!”
      
      乳母匆匆跑了过来,看见这么多人在,一愣。
      
      “全哥怎的了?”
      
      辛夫人厉声问。
      
      乳母醒悟,慌忙道:“方才全哥睡醒,要找夫人,我便抱他过来,耍了片刻,困了,又睡了过去,我怕抱来抱去吹了风,就和玉珠姑娘一道,在老夫人这里安置哥儿睡了下去,不想方才好端端的,突然又发了前次的病!嚷着浑身痛痒,哭闹的厉害!”
      
      辛夫人脸色大变,急忙跑向偏屋。
      
      裴修祉顿了顿脚,命人速去请医,裴老夫人也露出焦急之色,叹道:“怎的好端端又病了?”
      
      嘉芙压下歉疚之感,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忽听一个声音道:“祖母稍安。祖母也知,我少年时曾习医,也算略通医道,侄儿病的急,我先去瞧瞧,看太医来前,能否先帮他止些痛痒。”
      
      裴老夫人松了口气,点头:“是,祖母怎忘了!你快去吧。”
      
      裴右安朝嘉芙方才待过的那间偏屋快步而去,裴老夫人,裴荃夫妇,全都跟了过去。
      
      嘉芙很是意外,没想到裴右安竟也曾习医。
      
      他口中虽只说自己略通医道,但既然主动提出去给全哥看病,医术绝不可能真的只是粗浅。
      
      不知为何,嘉芙忽然感到心里有点忐忑,见众人都去了,迟疑了下,也慢慢跟了过去,并没往里,只站在门口,看了进去。
      
      全哥仰面躺在榻上,周围都是丫头婆子,他头脸皮肤红肿,哭的嘶声力竭,见祖母曾祖母都来了,哭嚎声更是尖锐,手脚胡乱舞踢,力气竟大的异乎寻常,几个婆子想一齐稳住他的手脚给他脱衣,都被他给挣脱开了,一个婆子不小心还被踹到一脚,哎呦一声,后退了两步,险些坐到地上。
      
      辛夫人心疼万分,眼睛里也含着泪。
      
      裴右安命人都散开,自己上前,按住了那孩子胡乱踢动的两条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屈起拇指,指节在那孩子的脚底心顶了几下,那孩子浑身便软了下来,只躺在那里哭哭哒哒,顺利脱去衣裳,只见身上皮肤冒出了一颗颗的红疹,脸庞红肿,眼皮和嘴唇也肿了起来。
      
      “前几日就曾莫名发了一次,当时请了太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今日原本已经好了,不想好端端的,竟又发了病了……”
      
      辛夫人在旁念叨。
      
      裴右安翻起全哥眼皮,观察片刻,又俯身,闻了闻全哥的衣服,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忽的仿佛想到了什么,抬起眼睛,转头竟看向立在门口的嘉芙。
      
      嘉芙一时闪避不及,对上了他的目光。
      
      他的两道目光,泠泠如水,又锐利如电。
      
      他为什么突然看自己?
      
      难道被他发现了什么?
      
      嘉芙心头一阵乱跳,就在这一刹那,手心竟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怎样,可看出来什么?”
      
      辛夫人追问。
      
      裴右安转回视线,扯被将全哥盖住,道:“无须过虑。勤将门窗打开通风,给他泡个澡,里外衣物全部换掉,我再开一副祛痛止痒的药,慢慢便会自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晚8点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