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齐宁夫妇,是一对戏很多的变态。
      
      昨天深夜周景铄说的详谈,第二天一早变成了一辆接迟稚涵放假一天的专车,车子直接开到了迟稚涵所在的公司。
      
      迟稚涵公司的老板算是个奇人,从整合黄牛排队资源起家,到现在整合微博各类大V和直播主播做经济公司,公司不算大,但是胜在有人情味,迟稚涵一直挺喜欢这家公司的。
      
      但是今天,公司被收购了。
      
      那辆车子送她到公司的目的之一,就是重新签订合同。
      
      消息太突然,公司其他同事都是分到各自人力资源部补签份协议就搞定了,唯独迟稚涵和林经武两个人,被叫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着他们的老板和另外一位木着脸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递给迟稚涵和林经武两份合同。
      
      迟稚涵看着合同上的公司法人名字,眼皮直跳。
      
      周景铄……
      
      齐家收购了他们公司。
      
      “你就是去做了十天饭,怎么就这样了?”林经武也是今天一早才收到消息,此刻压低嗓子问的咬牙切齿。
      
      迟稚涵露出了一个我也同样懵逼的表情。
      
      “你们公司的经营运作不会有任何改变,周总收购贵公司,只是想要方便管理。”精英人士很好心的解释,然后对着迟稚涵点点头,“除了法人,你们的合同细则和之前是一样的,迟小姐多了一份补充协议,您先看,觉得不妥的我们可以详谈。”
      
      那份协议,就是昨天周景铄说的补充协议,协议内容,居然只是把之前合同里命令禁止的和对门交流这一条废掉了。
      
      ……
      
      就为了这条!?
      
      “只有这条?”迟稚涵觉得自己声音都是抖的。
      
      有病?为了这条补充协议直接把她工作的公司买了?
      
      “是的,只有这条。”精英人士仍然面无表情,把手里的钢笔递给迟稚涵,示意她可以签了。
      
      她很想撕了眼前这一堆荒谬的协议扬长而去。
      
      但是现实是,她在林经武和老板你不签我们就都死定了的眼神下,咬着牙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根本没得选择……
      
      齐家所谓的详谈还真的是,很有神经病的风范。
      
      “你们老总到底想让我做什么?”迟稚涵是真的非常莫名其妙,其他做齐家私厨的人都能全身而退,为什么只有她变成这样?
      
      如果说一切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她那一句:“合不合您的口味”的话,她现在很乐意把自己掐死。
      
      “既然去掉了那一条,自然是希望迟小姐能多交流。”精英人士完成任务,收拾好东西没有任何留恋的起身,“当然,周总如此大费周章,也是希望迟小姐不要再犯错误,合同条款很细,您在齐家服务期间所有的行为都必须遵循条款。”
      
      ……
      
      公司并没有什么损失,齐家开价比市面上高,买了公司后只对迟稚涵一人有要求,其他的一概不管,老板赚了不少,对这件事乐见其成。
      
      林经武一直在叹气,拍了拍她的肩膀,最终什么都没说。
      
      而迟稚涵这一次,终于无比清晰的明白,当初齐宁为了摄像头收音这件事和她谈条件,其实真的已经给足了面子。
      
      这已经不是自尊心的问题。
      
      这家人她惹不起,更不需要试图以卵击石,听话是唯一的选择。
      
      不过就是交流,她很擅长。
      
      而且,也再也没有想要挑战齐家权威的念头,遵守合同,一丝一毫的逾矩她都不会再做。
      
      ***
      
      回洋房也是专车接送的,迟稚涵把家里酿好的豆瓣酱,米酒等需要时间制作的东西也一起搬了过来。
      
      进门的时候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扇朱红色的大门,一如既往的紧闭。
      
      迟稚涵微微抿嘴,这一次,她成功的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
      
      不管对门发生了什么,都与她无关,那不是她能管的事,她要做的,就只有交流……
      
      但是交流,应该是双方的。
      
      迟稚涵看着手里字体漂亮的菜单叹气,这已经是第三天,菜单只有六个字了,一日三餐后面都只跟了两个字:随便。
      
      对门,完全不想跟她交流怎么办……
      
      明明之前为了解释摄像头的事情,写了那么长一段话,她只是休息了一天,对面的态度似乎就完全不一样了。
      
      真的是天要亡她……
      
      面带微笑的拿着菜单走进卧室,关好门,抱着枕头龇牙咧嘴的一通发泄,然后拿出手机给好友戚晴发了一连串我要死了救命啊的表情,最后理好头发继续面带微笑的打开房门,默默的开始第三天的随便菜单。
      
      “这几天天气有点凉,适合吃一些高蛋白高热量的食物。中午用牛肉白萝卜和香菇做香辣牛肉煲,然后搭配清爽一点的清炒莴笋好么?”抬头看了眼摄像头,笑嘻嘻的,“晚餐韭菜苔肉丝,番茄玉米丁,山药鲫鱼汤,夜宵其实不适宜吃太多,煎个土豆饼好不好?我带了自己做的米酒,配土豆饼味道很不错。”
      
      摄像头空洞洞的看着她,一闪一闪的红灯看起来像是嘲讽。
      
      迟稚涵也跟着嘲讽的笑笑,第三天了,她已经自言自语到完全词穷,但是对面毫无反应。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无聊么?”迟稚涵低下头,问的很轻。
      
      也没指望对面会有回应,问完了之后笑了笑,继续自己的厨师工作。
      
      半躺在床上画分镜草稿的齐程笔尖停了一下,回头看了眼监控屏,然后面无表情的低头继续画画。
      
      发病一次会消耗很多体力,这几天他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静养,而对门那位,一如既往的聒噪。
      
      前天中饭做了青蟹炒年糕,调味的时候她自己尝了一口,然后开始滔滔不绝的夸奖自己,从蕙质兰心夸到了倾国倾城……
      
      夸得他实在画不下去,送餐过来的时候,居然也跟着尝了一口。
      
      味道虽然不至于倾国倾城,但是确实是好吃的。
      
      本来因为她隐瞒了知道摄像头收音这件事心里的那一丝不愉快,也被这味道冲得更淡了。
      
      她也只是拿钱办事而已,不知道他的病就好。
      
      哪怕他也知道,关在这里从不外出,行为举止诡异至此,是个人都会从猜测他有隐疾,但是不知道确切的隐疾名称就好。
      
      他这次发病恢复的速度惊喜了很多人,他的药全部被换掉,他自己也能感觉到,幻觉出现的频率变少,睡眠质量开始变好。
      
      家人打电话过来的的时候都欢欣鼓舞,好像下一秒他就可以出门变成正常人。
      
      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觉得治愈是不可能的。
      
      他甚至会觉得,只是维持现在这样,偶尔发病,安安静静的也挺好。
      
      结果对面那位,问他无不无聊。
      
      在明显因为他发病而被齐宁教训了之后,这位仍然很唐突,忍一段时间就会语出惊人。
      
      他大概能猜得出,赵医生应该是把迟稚涵加入了治疗计划,要不然作为他上次发病的诱因之一,迟稚涵不可能还能留在这里。
      
      他对治疗计划并不关心,只是迟稚涵在他醒来后仍然住在对面这件事,他是开心的。
      
      到底没有因为他发病害得她失业。
      
      菜单上写随便也真的不是为难她,最近他体力不支,没有想菜单的精力,之前请的几个私厨也会因为没灵感给几天随便菜单。
      
      不过她似乎挺难过的。
      
      画画的手又停了下来,齐程转头,眯着眼睛看着监控器里面迟稚涵从容不迫做菜的样子。
      
      她的姿态很适合画入漫画。
      
      所以他其实并不无聊,关在这里,看着对面生机勃勃。
      
      羡慕或许有一些,但真的并不无聊。
      
      ***
      
      迟稚涵送完绿豆饼之后犹豫了一下,到底不敢真的把米酒拿出来,换上了大麦茶。
      
      送过去确认他收到了,一如既往的安静无声。
      
      回卧室给戚晴打电话诉苦,呈大字型埋在床里。
      
      快要睡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迟稚涵睁眼,愣住,现在时间晚上十二点五十。
      
      她住的地方居然有门铃么。
      
      跌跌撞撞迷迷糊糊的冲出来开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脊背一凉。
      
      这幢房子只住了两个人,对门不可能来敲门,那么现在门外的是谁?
      
      见鬼的她居然看都没看就开门了。
      
      “迟小姐。”门外的男人眼明手快的用脚抵住迟稚涵想要关掉的房门,迅速说明来意,“我来拿米酒的。”
      
      “……啊?”迟稚涵认出门外的是洋房入口处的安保,四十多岁,看起来似乎也是刚从床上被挖起来,笑得很尴尬。
      
      “那个……”安保先生搓搓手,脸上露出了我也是被迫无辜的表情,“米酒,您之前的菜单上,有米酒。”
      
      ……
      
      迟稚涵挠挠头。
      
      安保先生也跟着挠挠头。
      
      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同时望向对面那扇朱红色的大门。
      
      “……他能喝酒么?”问的呐呐的。
      
      “不能喝为什么要加在菜单里?”憨厚的安保先生也呐呐的。
      
      “……我先打电话确认一下。”迟稚涵终于找回点理智。
      
      “……我回安保房。”安保先生挥挥手,他也快要吓死了好么,躺在被窝里被手机吵醒,里面的短信居然是住在这里的齐家少爷发的,内容诡异的让他看了四五遍才确认无误。
      
      吓死人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这章下半章开始画风开始正常
    这真的是甜文,认真脸
    这本里面没啥坏人,尤其是出现的和主角们有关联的配角,齐宁很不容易了,一个人接了齐家的生意,要操心堂弟的病,还要操心爷爷的身体,没她的话,齐程会更糟。
    只是她这种为了你好就为你下结论的性格不太讨喜,后面剧情发展了,就会发现这个角色也没那么讨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