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齐程为了写那张字条,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勇气。
      
      他生病后第一次主动,最后推了他一把的,是那天晚上那碗热气腾腾的馄饨。
      
      上面撒着紫菜,虾皮,蛋丝,没有用高汤,很普通的一碗馄饨。
      
      真的是迟稚涵自己做给自己吃的夜宵,并没有用太多的精力,他却连汤都喝得精光。
      
      他觉得这碗馄饨和工作无关,纯粹的,只是隔壁多煮了一碗而已。
      
      为了礼尚往来,他应该把摄像头还有收音功能这件事告诉她。
      
      所以他把自己逐字逐句斟酌了七八天时间的话,认认真真的抄到了每日菜单上。
      
      递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水里捞出来一样,冷汗直冒。
      
      他很忐忑,这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任何一个人隐私被泄露,应该都会觉得愤怒。
      
      可是,迟稚涵完全没有,看完后甚至很俏皮的对着镜头比了个没事的手势。
      
      在镜头里,眉眼弯弯,笑得一切如常,连切菜的手势都没有停过,像是完全习惯被摄像头盯着的样子。
      
      十天而已,这位新厨师似乎适应力惊人。
      
      他盯着监控的表情突然僵住。
      
      然后非常缓慢的放下了用来画分镜的笔,起身,径直走入了画室,关上门后,空旷的空间里只剩下迟稚涵一个人在监控里面跟傻子一样哈哈大笑。
      
      一整天,直到晚饭送饭的铃声响起。
      
      齐程起身,他的腿因为长期蹲坐的姿势有点麻,走路的时候姿势很怪。
      
      打开小窗,和平时一样拿过饭菜,却再也没有像平时一样打开食盒尝一尝,这段时间,他经常会因为新厨师做的菜太合口味,索性放弃自家刘妈妈做的营养饭菜。
      
      他晃晃悠悠的拎着食盒,经过垃圾桶的时候,直接丢了进去。
      
      看都没有再看一眼。
      
      天色变黑,家里人帮他装好的自动感光灯都陆续点亮,他缓缓走过,一盏一盏的摁灭。
      
      又恢复了黑暗。
      
      唯有监控器亮着,迟稚涵在客厅吃自己的晚饭,ipad上面正在放不知名的综艺节目,笑声夸张。
      
      齐程自嘲的笑,他早就应该想到的,哪里有人会快乐成这样,洗个菜嘴里都能哼着歌,十天没出过门,却仍然一点颓废的样子都没有,每天按时起床,衣服的颜色搭配大多明亮粉嫩。
      
      而且,只要吃饭,就一定会看这种笑声特别夸张的综艺节目。
      
      她明明早就知道了监控能收音的事,相处十天,她原来一直和他身边所有的人一样,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治疗。
      
      治疗不是坏事,他渴望被救赎。
      
      但是这几年,他身边所有的社交行为,都和治疗相关。
      
      连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也终于知道了住在对门的,是一个永远不敢出门的怪物。
      
      那么那天晚上,她问他合不合胃口的时候,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的?猎奇?还是真的关心?
      
      眼底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的冷了下去,齐程在黑暗中摸索着进了衣柜。
      
      他有他应该待着的地方,本来,就不应该怀着不切实际的幻想,除了家人,所有对他友善的人,都收了齐家人的钱,都是因为他的病。
      
      他是病人,被妥帖的关心着的,放在玻璃箱里面随时害怕破碎的病人。
      
      ***
      
      迟稚涵发给齐宁的微信一直没有回应,因为齐宁的高冷,她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连着两晚,迟稚涵都在做同一个诡异的梦,梦里面,一位无法说话的老人,在黑暗中伸出苍白年轻的手,颤颤巍巍的向她求救,而她所能做的,就只有用力的向老人投掷肉包子……
      
      醒来的时候总是一头的汗。
      
      这种荒诞到搞笑的梦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让她心里沉沉的。
      
      有钱人的事情,她不应该八卦,但是这样真的好么,把一个活人流放在廖无人烟的地方,每天早晨会有一个五六十岁慈眉善目的女管家进对门,然后下午离开。
      
      十天了,对门的这个人除了她和那位女管家,没有见过任何生人,他自闭到她突然开口,就吓得四处逃窜。
      
      到底什么样的病,严重到需要这样不见天日。
      
      脑洞开始不受控制的往阴谋论方向狂奔,迟稚涵用力的拍拍脸,第一万次的提醒自己,她只做一个月,对门这个人,活的比她好很多,衣食无忧,大房子,专人伺候,各种精致美食。
      
      就比如,他今天夜宵的菜单,他点的是枣泥眉毛酥。
      
      费时费工吃起来又油又甜的点心,讲究的是心如眉,形如眉,酥皮必须层次分明一点都不能马虎,才能在最后油炸的时候炸出层层分明类似眉毛的效果。
      
      一个爱出那么刁钻方子的有钱人,应该,不可怜吧。
      
      对门送夜宵的时间,通常是半夜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晚上十点是迟稚涵最忙碌的时候,给齐家做的点心肯定不能用片状玛琪琳这样的人造黄油,对门又是个不吃猪油的,所以采购单子上迟稚涵写了无盐黄油。
      
      S市的初夏,入夜仍然有些凉意,这幢装修奢华的小洋房仍然开着暖气。
      
      人是挺舒服的,黄油却全部软了,折腾的迟稚涵一头的汗。
      
      恍惚间,似乎听到了对门密码锁开锁的声音。
      
      她一手面粉黄油昏头昏脑的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钟。
      
      十点零五。
      
      ……
      
      脑子里面刚刚压下去的阴谋论又开始露出苗头,迟稚涵趿着拖鞋举着满是面粉的手跑到门前,垫着脚往猫眼看。
      
      跑了一半还想起了监控,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
      
      真的有人。
      
      门外的是齐宁,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人,似乎是第一次输入密码的时候出错,齐宁在弯腰输入第二次。
      
      三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迟稚涵犹豫了一下,开门,探出头:“需要帮忙么?”
      
      三人同时回头,齐宁挥挥手,语气有些不耐烦:“没你的事。”
      
      ……
      
      迟稚涵的脑袋在门缝里顿了一下,然后缩了缩脖子,嬉皮笑脸的应了一声,关上了门。
      
      “活该,让你多事!”迟稚涵自嘲的拍拍自己的脸,轻声的骂了一句,蹭了一脸的面粉。
      
      自从齐宁提出可以帮她找到妈妈后,她对齐宁的态度变得很复杂,在明知道齐宁不太看得起自己的前提下,她居然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巴结齐宁。
      
      她想妈妈,很想很想。
      
      哪怕她妈妈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因为债务缠身抛下了她,她也仍然想她,因为在抛弃她之前,她的妈妈,一直是个温柔称职的妈妈。找到了妈妈,最起码,她可以不用像现在这样,孤零零的守着他们一家三口的房子,像个孤女。
      
      ***
      
      齐宁对迟稚涵的态度其实已经很克制,她并没有第一时间收到迟稚涵发给她的微信,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而齐程早就已经不接她的电话。
      
      齐程是个体贴心细的人,知道家里人担心他,除了发病期间,其他时间他是一定会第一时间接电话报平安的人。
      
      这一次是她的疏忽。
      
      赵医生在跟她说齐程可能会主动找迟稚涵的时候,她否决了。
      
      一来,赵医生和她其实心底都不太相信齐程真的能够鼓起勇气,心理病是有严格的阶段的,齐程现阶段做这样的事,可能性几乎为零。
      
      二来,她并不相信迟稚涵,最初请她过来只是因为她的长相典型,齐程这半年来请的私厨向来都只有做菜送饭这一件事而已,迟稚涵也不会例外。她非常不希望迟稚涵和齐家会有超出私厨以外的联系,所以她把迟稚涵的软肋握在手心,用钱货两清的方式要求迟稚涵陪他们演一场戏。
      
      结果,谁都没想到,齐程犹豫了十天,居然真的主动了。
      
      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齐程发病,治疗效果反复,甚至有越来越严重的迹象,除了他刻入骨髓的自卑外,敏感也是重要因素。
      
      不管迟稚涵接到纸条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齐程都一定会发现迟稚涵其实早就已经知道摄像头的事了。
      
      眼下就是最坏的结果。
      
      齐程发病,换了密码锁,房间里面一片漆黑。
      
      “是我的错。”齐宁的声音带着颤,他们最后用了管理员密码强行进入,房间里面一盏灯都没有,“如果我没怀孕,我应该不会劝齐程用这样激进的方式治疗。”
      
      她和管家刘妈妈的儿子周景铄结婚六年,终于有了孩子,她害怕怀孕后精力不够,所以赵医生说这个方法可以试试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结果,变成了现在这样。
      
      周景铄握住齐宁的手,语气镇定:“你是为了他好,而且,这个方法也确实有效。”
      
      “他生病多年,有了这样的进展一定会有反复,并不是你的错。”赵医生的声音,并且摸索着打开了房子里的电闸,在一片亮光里苦笑,“我们都没料到这次效果会这么好,这一次不疏忽,下一次也会疏忽。”
      
      心理病的痊愈是阶梯性的,齐程那张纸条简直像是从治疗低端一下子飞到了治疗中端,反弹几乎是肯定的事情。
      
      拉开衣柜,赵医生和周景铄熟练的把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齐程抬上床,药物注射的时候,齐程突然从自我封闭状态伸出手,拽住了齐宁的胳膊。
      
      “为什么,要跟陌生人说?”因为精神状态不佳,他说话语无伦次断断续续,但是抓的很紧,眼睛盯着齐宁一眨不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嘤嘤,怎么办我也开始觉得齐程可怜了。。。
    齐程的心里治愈过程会是螺旋上升式,一开始会有一些反复,但是进展一定是好的
    齐家人那么保护齐程,也不可能会一开始就信任一个外人
    齐程和迟稚涵的互动,在这次反复后会多起来,文案上的半年,那是真的半年啊~~~
    嘿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